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八节 惺惺相惜

“而我们拓达丰州水泥厂不一样,如果有丰州市委市政府的牵线搭桥,我想我们还是可以从中获得一些机会的,这还不算丰州农村信用社这一算得上丰州自己的银行,我相信只要我们自身发展没有问题,银行方面应该看得到拓达丰州水泥厂良好的发展前景,当然,这可能还要做一些工作,尤其是这些专业银行,其观念要想转变过来,也需要花些工夫,尤其是从上边做一些工作,这一点雷总也和我谈过,他也赞同这一点。”
拓达集团的背景很深厚,从在丰州投资建这个水泥厂的规模就能看出来,该省则省,不该省则相当舍得,这明显就是要打造一个具有相当生产规模的水泥制造基地,而不是那种只图尽快建成赚钱的短平快项目,也使得他对雷达高看了不少。
这是长期在国营大厂担任领导职务养成的独有气场,便是如雷达、何铿这等人物也一样对甄敬才的举重若轻的这般气势十分推崇,从某种角度来说,一个企业的负责人表现出来的风范气度在商场上往往就代表着一个企业的形象,像雷达和何铿欲把丰州水泥厂打造成全昌江数一数二的大型建材企业,选好一个上得了场面的负责人就相当重要。
不仅仅是雷达一人,这个身份来历有些神秘的何铿一样如此,这就更让他感到惊异。
“呵呵,何总,这里边也是有原因的。”甄敬才知道这何铿也是一个不简单http://m•hetushu.com的人物,无论是见识还是气度都不俗,要赢得这种人的认可,没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不行,他也是早有思想准备。
“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吧?”雷达走过来,“甄总都过来大半个月了,你也不说来看看?有你这么当晚辈的么?”
“瞧瞧,我就知道你的嘴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是那种人么?”何铿一边摇头,一边拍着陆为民的肩膀道:“幸好你没有跟着他去,要不再坚定的信仰也得要在他的熏陶下变坏。”
雷达他不敢说雷达绝对属于后者,但是在工作接触中对方流露出来的气度足以让甄敬才认为自己不会看走眼,而陆为民却能在雷达心目中占据一个相当高的位置,甚至是以一种平等的地位在论交。
“你小子,嘴巴倒是挺会讨好雷达啊,怎么雷达是哥,你铿哥就不是哥了?”何铿目光中有了几分意气飞扬,看样子也是心气很顺。
现在甄敬才来了一下子就把日常事务全部接管了过去,除了需要拍板的大事儿,其他都由甄敬才负责处理,这一下子极大的减轻了雷达的工作量,也把雷达解放出来,能够腾出精神干其他事情。
而甄敬才也没有辜负雷达和陆为民的期望,两个星期下来就把水泥厂建设的事情打理得有条不紊,分工负责,督促落实,一支笔签字,一顺溜儿规章制度确立起来,各司其职。
何铿点点头,看来的和*图*书确还是有两刷子,不是那种只会卖嘴白的角色,这大概也和对方长期在国营企业担任领导职位有一定关系,这种经验丰富而又谙熟企业运作的人才的确很难得。
“哦?甄总这么有信心?”何铿也是刚回来,和甄敬才还不算熟,虽说信得过陆为民和雷达的眼光,但是也还想听一听这位曾经是195厂副厂长的水平。
连跟着雷达来丰州的几个“建厂元老”都不得不承认甄敬才的确有一手,国营大厂出来的人物的确不同凡响。
甄敬才在谈自己的观点时冷静而平和,既提出了存在的问题和困难,但是也点出了机会和希望,很巧妙的把自己的观点分析展示出来。
“哦,那甄总的意思是还有其二?”何铿并不意外,当初这个理由也是陆为民提出来的,才打动了雷达的心思。
“恐怕苏联这个名词只能存在于历史当中了,要不了多久,苏联就要寿终正寝了。”何铿的语气异常肯定,“为民,真不知道你这脑瓜子是什么构造的,你小子就是一个天才,啥事儿都能被你料中了,也不知道你还非要赖在南潭这种破地方干啥。”
站在一旁的甄敬才脸上笑容更灿烂。
“甄叔,达哥,铿哥!”陆为民下了车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工地上的三人,尤其是何铿,“铿哥啥时候回来的?”
“这事儿呆会儿我还得好好和你谈一谈,走吧,别让雷达和你老丈人觉得我们有啥见和*图*书不得人的话要说。”何铿话语未落,却听得雷达已经叫嚷起来,“何铿,你小子别又把俄罗斯和乌克兰姑娘如何漂亮,里加和摩尔达维亚的少妇风情万种拿来诱惑为民,甄总可在这里站着呢。”
“呵呵,这可是铿哥你自己说的,在苏联那边还行吧?”陆为民随口问道。
陆为民抿嘴一笑,看甄敬才容光焕发的样子就知道甄敬才在这里过得挺顺心。
“丰州地区初建,听说省里给予丰州地区的一大支持就是要帮助丰州道路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的改建,促进丰州发展环境的改善,这我也从省里有关方面的文件看到了,估计从明年初开始,丰州就会开始推进持续三年的道路基础设施改建项目,丰南、丰大、丰淮三条公路改造工程预计在明年五一之前就要开工建设,而双峰到丰州、丰州到阜头的道路也将分段在明年年底之前进行改造,这样大规模的建设,需要多少水泥?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拓达丰州水泥厂一投产就会正好赶上这样一个好时机,银行没有理由不相信我们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我们拓达丰州水泥厂没有偿还能力吧?这是其一。”
“如果抓紧时间的话,有希望,要看设备运进来之后的调试情况怎么样,这边道路基础设施和厂房的建设进展都很顺利,丰州方面也很配合支持,能给予咱们的优惠条件都已经给足了,而且落到了实处。”甄敬才一边走一边道:“贷m.hetushu.com款问题我也考虑要尽早启动,不能等到需要的时候再来临时抱佛脚,有备无患未雨绸缪更妥当一些,丰州地区几家银行都刚开始搭起架子,业务还没有正式推开,我打算逐一拜访联系一下,我觉得问题不大。”
作为一个在国营军工大厂里当到副厂长位置上的角色,对于京里边的许多东西并不算陌生,这些长于四九城下的角色,眼高于顶志大才疏的纨绔不少,但是一样有深藏不露手腕通天的人物。
陆为民走在前面不动声色地听着何铿和甄敬才的谈话,铿哥也是精细人,虽然是自己介绍来的,而且有这层关系,也一样要考较一番,这倒让陆为民很有些欣赏何铿的风格,胆大心细,对事不对人,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
“呵呵,我还以为你把铿哥给忘了呢?我不能回来么?这里好歹你铿哥也还是这里的股东不是,虽说股份少了点,可蚊子腿也是肉啊。”何铿走过来狠狠拍了拍陆为民肩膀一掌,压低声音:“行啊,自己不来,把未来老丈人推过来,不过说实话,你这个未来老丈人挺有能耐,搞管理我看比雷达强!”
甄敬才语气温和平淡,但是流露出来的气势却隐含相当自信和自傲。
这水泥厂建设周期不短,中间的繁杂事务让雷达疲惫不堪,几个月下来就瘦了一大圈儿。
“嗯,这第二个理由就是丰州地区初建,地区几家银行也都才开始搭起台子开门营业,虽然http://www•hetushu•com说这几家银行属于国有专业银行,但是就目前丰州的状况来说,国有企业举步维艰,除非是刚性政策要求,恐怕这些银行都不太愿意再在那些已经要死不活的国营企业上砸钱打水漂。”
他现在心情非常好,原本以为灰溜溜从195厂扫地出门,来到丰州这里,纯粹就有点丧家犬的味道,能够休养生息暂时寻个栖身之地就很满足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达哥是干大事儿的,这种日常管理并非他所长。”陆为民微笑着道:“让铿哥来,恐怕铿哥还不如达哥呢。”
他不知道陆为民是怎么做到与雷达和何铿建立起如此深厚的友谊的,在他看来似乎无论怎么说陆为民的生活都无法和雷达与何铿交织在一起,和雷达接触了这么久,雷达的背景他也隐约了知晓一些。
“达哥,甄叔刚来也还有一个熟悉过程,我过来也是打扰他,现在我不就来了么?”陆为民觉得和这两位亦兄亦友的人物在一起,心情都要好很多,每一次和他们在一起,总能有所收获。
“行了,走吧,一边吃饭一边说。”何铿看了一眼工地,“明年下半年能不能投产?”
“铿哥,你不是认为我就能大略估测到这种事情就能无往而不利吧?能预测到这种事情的人多如牛毛,只不过敢于藉此去冒险的人却没有几个,铿哥,这其中孰轻孰重,你比我清楚,我自己更清楚。”陆为民摇摇头微笑,“我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