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八十三节 阴魂不散

“常哥,我咋能和陆书记比?陆书记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这本事我可比不上。”许阳笑嘻嘻的道。自打那一次之后,秦磊后边又来纠缠了一回,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来纠缠过樊婵了,还有两回在其他场合下碰见,对方也只是用阴冷的目光瞅着自己两人,但是都没有上前来生事儿,总算是让许阳放下了心。
陆为民大学毕业分配回来才一年多时间,已经完成了三级跳,无论是谁都为此瞠目结舌,即便是他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被搁到县团委副书记位置上引起了不少议论。
“常哥你也别乱说,先不说这事儿有没有敲定,就算是我真调到地委去了,那也就是一打杂做事儿的活儿,难道说地委就高人一等了?”对于常春来,陆为民也是无奈,只能笑着解释。
这个婊子!自己摸一下她的手她都不答应,这会儿却和这个啥都不是小科员搅在一起,也不知道这小婊子究竟看上了这个姓许的什么,就凭他生了一张小白脸,还是嘴巴甜会哄人?
“秦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猛吃一惊的许阳挣扎着想要摆脱对方的控制,但是却被对方死死卡住肩膀,由于挣扎过猛,险些翻倒在地上。
“呵呵,是啊是啊,怀章你就快去忙吧,别耽搁大事儿。”张军也是一点即透的聪明人,忙不迭地道:“第一次去,得准备一下,正式一些。”
“陆书记,你到了丰http://m.hetushu.com州可要记得我们这些老下属啊,没事儿得多回来看看,要不你把我也调到丰州去吧。”许阳笑嘻嘻的道,这话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
“嘿嘿,日后怀章结婚的时候可一定别忘了秦哥和军子啊。”秦磊很难得相当客气,一脚就走进大厅,“咦?!”
“啊!”如同是见了恶鬼,少女一下子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像受惊的小鸟一般一下子就躲闪到了一边,“许阳,快跑!”
“你给老子老实一点!”秦磊狞笑着将脸附在许阳耳边,酒臭混着口臭熏得许阳不得不把脸扭向一边:“你以为我这段时间没空找你,你就可以装疯卖傻混过去了?老子告诉你,老子想要的女人,谁也抢不走!南潭这个码头,是姓秦地说了算!你他妈一个小小的办事员也敢虎口夺食,真他妈活腻味了,你信不信,下一次你就再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吃饭了!”
常春来言之凿凿,对于体制内这些关节踏实了如指掌。
也不知道陆为民用啥办法就让狂妄骄横的秦磊居然就服帖了,但是许阳算是认定了陆为民的本事。
看见坐在大厅里的一桌人,秦磊眼睛就下意识的眯缝起来,脸上露出乖戾的表情,尤其是看到少女依偎在旁边男子的身旁卿卿我我的喜笑颜开,那份沉醉的爱情里的甜美表情,还有男子亲热的替对方夹菜,几乎是如一颗火星子扔进了汽和*图*书油桶,几乎要把他内心残存的理智烧光。
“我就说你小子绝对不是池中物,团委这个浅滩绝对容不下你这条蛟龙,怎么样,常哥的话兑现了吧?”拿起一瓶洋河大曲的常春来言语中说不出的自豪得意,仿佛这调到地委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陆为民,“许阳,你小子得好好学学为民,别一天就知道和小樊黏黏糊糊,两口子恩爱结了婚日后多的是时间,现在你得好好混一混,争取弄个一官半职来当一当,免得日后后悔。”
“跑?往哪儿跑!我又没干啥,跑啥跑?”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珠子,秦磊死死将许阳按在座位上,将自己的嘴巴贴在许阳耳边,阴狠无比地道:“看来你是没把我给你打的招呼放在心上啊,我让人给你带的话你是当成耳边风了?”
但是如果你仔细琢磨一下,从县长秘书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再到副主任,这期间不过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即便是到团委当副书记,可那也是实打实的副科级干部,就这样都还引起了一些人的议论,觉得不该大材小用,现在更是一步跨出了南潭这个圈子,所以这人比人就得气死人。
秦磊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的猛跳起来,想到这个女子会躺在这个啥都不是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就觉得像被人揪住了心肝使劲儿的撕裂般的疼痛,脑子里涌起的一股股血气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理智底线。
“常哥,这和图书话别乱传,我只是调到地委政研室工作,可没说要为夏书记服务,这事儿可胡乱说不得。”陆为民一下子紧张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南潭一下子就开始风传说自己要给夏力行当秘书,这可比自己调地委政研室这个消息震撼度强太多了。
“得,你小子是后知后觉,高秘书长亲自来办你的调动,你以为你就调政研室能有这么大面子,高秘书长以前可一直是夏书记秘书,若不是有意要让你接他的班,他会亲自来跑一趟,你以为你调政研室,他这个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就要来亲自跑一趟?笑话!”常春来满脸躁动兴奋,把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搁,“为民,我告诉你,这事儿你信常哥的,上边做事都喜欢不显山露水的,如果三个月,不,一个月之内,你的身份还不明朗,你常哥把脑袋割下来让你当球踢!”
“嗬,为民,别在常哥面前装,你现在是副科级干部,是调地委政研室吧,我估摸着也得给你安个科长位置当当,不是说你要给夏书记当秘书么?那提拔成副处级干部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给地委一把手当秘书基本上都是要挂地委办副主任的,就算是你现在资历浅,级别一时半刻上不去,那也就是一年半载的事情。”
常春来的堂兄常春礼现在已经从昔日副专员转任新黎阳地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了,也算是迈进了小小的半步,在黎阳地委里边排名第四。
m.hetushu.com怀章,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站在郭怀章身后的妙龄女子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表,撒娇般地道:“我还要回丰州呢,爸说好了今天晚上回去吃饭,你也早一点准备一下。”
“哟呵,吃得挺开心啊!”秦磊呲了一下牙,悄悄走到毫无防范的两人身后,从后边一只手按着少女的肩膀,一只手狠狠的捏着男子的肩头,突然勾下身子,将头伸到正在说话的两人之间,恶狠狠的道。
陆为民和许阳、樊婵都一下子笑了起来,这是常春来赌咒发誓时常用的言语,每当信誓旦旦需要保证时,便是用这般言语来表示他的信誉度。
“秦磊,我和樊婵处对象光明正大,她情我愿,和你有啥关系?你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就仗着你叔父是县委书记?我就不相信你叔叔就能放纵你这样,有本事你就把我打死,要不我就要直接到地委去找夏书记找李专员,看看南潭这个地方究竟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狠狠的把秦磊的手从自己肩头扳下来,许阳站起身来,半步不退,面对对方几欲喷火的双眼,理直气壮地道:“我就不信这个世道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了,就没有管得到你的人了!”
妈的!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陆为民都敢毫不犹豫的为自己这个还算不上朋友的角色出头露面扛一头,难道说自己这个正主儿就不敢为了自己的女朋友硬骨头一把,出死无大难和_图_书,大不了就让对方再找人来把自己暴打一顿,他就不信还敢把自己给打死了。
秦磊带着酒意从雅间里走出来,一边亲热地拍着对方的肩膀,一边道:“没事儿,怀章,以前咱们虽然没多少交道,但军子是我多年的小兄弟,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日后你有啥事儿就尽管吱个声儿,你秦哥能办的决不推辞,你说的事情问题不大,放心,这事儿我说了算。”
在出了那一桩事情之后,陆为民和苏燕青没少给他打气,就是让他不要被秦磊所吓倒,对方只敢暗里使绊子,耍手脚,真正要明目张胆的乱来也不敢,就是想要利用这种手段来达到目的,只要自己态度坚决,注意方式方法,对方也做不了个啥,也正是有陆为民和苏燕青的鼓气激励,他才和樊婵坚持在一起。
许阳脸色苍白,但是骨子里的血性却也激发起来。
郭怀章微笑着握住秦磊的手,“这事儿就拜托秦哥了,我也土生土长南潭人,父母都在这边,家里也没啥牵挂,就我哥不争气,惹这么一个事儿来,那就烦劳秦哥帮这个大忙了,军子也是我的好兄弟,这事儿他也帮了不少忙,这份情我郭怀章也记住了。”
“是啊,怀章,秦哥这人仗义,说一不二,他答应的事情肯定就能办好,你就放心好了。”张军从旁边接上话,一边讨好的递上烟给秦磊点燃火,“怀章你去了淮山,也不常回来了,没事儿你还是得回咱们南潭来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