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五节 洞察

甄婕和甄妮两姊妹明天要和母亲乐清一起过来,一来是看看甄敬才在这边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情况,二来也是要看看自己调到丰州这边之后的状况。
应陵在黎阳地区西北部,也是一个山区县,不过应陵那边的山区可和这边丘区情况大不一样,不但产煤和磷矿,而且煤炭煤质相当好,是难得的无烟煤,磷矿石的储量也相当大,只不过现在的开采规模都还不算大。
明日里甄妮过来,陆为民少不得又要做一番思想工作,不过陆为民倒是相信在目前这种情形下甄妮顶多也就是和自己闹闹别扭而已,还谈不上其他。
不过秦海基做到这样,也可以说算是很给自己面子了,毕竟他是一县县委书记,能有这个举动就相当不容易。
看来秦海基是真想要在这个组织部长位置上推杜保国上位,但这显然有些违背常理,杜保国刚进常委,而且任命为县委办主任,要想换岗到组织部长上去不那么简单,但是如果新任县委书记强力推动这件事情,也未尝不可能,关键在于地委这边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秦海基对自己不待见不是什么新闻,但自己调到地委之后,秦海基专门参加为自己举行的饯行宴,酒席上很有一点希望一笑泯恩仇的味道,陆为民心胸不至于那么狭窄,但是也不可能没有半点疙瘩。
陆为民来丰州这边已经两个星期了,但是和甄敬才也只见过两次面,和图书雷达已经基本上把丰州水泥厂这边的活计全权交给了甄敬才来负责,他自己回了北京忙其他事情去了,而甄敬才对这份工作也是相当尽心尽力。
常春来就曾经说起过杜保国的弟弟杜保红和刘三儿以及刘三儿的带头大哥刘黑娃都来往很密切,他曾经在黎阳看到过杜保红和刘黑娃同乘一辆小车,而且言谈举止间相当亲密,而杜保红在南潭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经营的潭湾山庄以吃野味著名,曾经屡屡被黎阳地区林业公安处查处,但是却从未翻船。
下意识的甩了甩头,陆为民觉得自己真有些杞人忧天了,杜保国当不当组织部长与己何干?
那么在难以获得徐晓春无条件支持的情况下,组织部长的位置就相当关键了。
而要树立起一个县委书记的威信,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把持对人事上的绝对控制权,在这一点上秦海基比谁都清楚,就以陆为民这样一个副科级干部来说,秦海基的意见都遭到了副书记徐晓春的质疑,如果不是曹刚支持了秦海基,且瞿峻和徐晓春有了心结,秦海基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是他的第一次滑铁卢。
“刚忙了几天,今天才算是把手上东西交脱手,可以好好休息两天。”陆为民笑着回应,“海鹏不和江姐一块儿回去?不过应陵也不算远,三个小时能到吧?”
对于自己调到丰州地委政研室的事情,甄m.hetushu.com敬才表现得很大气,表示尊重自己的选择,但是要做好甄妮那边的思想工作;甄妮却是很憋气,在电话里边说着说着都哭了一场,说一个人在昌州很孤单,尤其是现在甄敬才离开之后,厂里风言风语不少,那个姚平又有些蠢蠢欲动。
杜保国几番挣扎没能在安德健任上爬起来,但是却在秦海基任县委书记之后进了县委常委,当了县委办主任,知遇之恩自然不用多说,那么秉承秦海基的意图既是必须的了,给自己找些麻烦也不过是小儿科的事情,陆为民能够想得通。
回到二中教学楼里,陆为民看见隔壁的房门开着,似乎又只有那女子一个人,没看见张海鹏。
好在姚志善刚进了班房,而他手下几个马仔也一个没跑掉,所以姚平也只是有贼心没贼胆,加上萧劲风和吴健去警告了一回姚平之后,姚平倒也没有其他大动作,这也让陆为民放心不少。
拓达丰州水泥厂现在已经进入施工最忙碌的阶段,道路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很快,厂房建设的序幕也拉开了,甄敬才平时几乎都是吃住都在工地上,要抢在春节之前把厂房的主体建筑大框架拉起来,翻了年就要说附属工程和厂区规划建设的事情,再加上设备运入安装调试,定下的明年十月点火试运行看起来时间还早,但是你要仔细算一算,就知道时间相当紧。
陆为民揣摩着其中奥妙和_图_书,以秦海基的身份应该说没有多少有求于高初的,或者说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和地委副秘书长并没有多少工作上的交织,而他们俩之前也并无多少交情,那么这个时候的表现很显然就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咦,江姐,海鹏又没回来?文化局那边也这么忙,今儿个可是周末啊。”陆为民一边半开玩笑,一边开门。
何况秦海基是不是为了这事儿要通过高初来沟通,也是一个问题,要说秦海基完全可以直接找夏力行才是正理,就算是高初深得夏力行的信任,似乎也不大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进言,更大程度上可能是想要刻意交好高初来为日后更长远的运作做打算。
倒不是说陆为民怵与秦海基和杜保国这类人打交道,也不是对秦海基和杜保国有多大的成见,官场上的东西本来就是这样,皮里阳秋的事情太多了。
陆为民也不在意,如果有徐晓春,也许他会去一趟,可是只有秦海基和杜保国,陆为民就需要考虑一下有无必要去了。
“嗯,明天回一趟应陵,家里有点事情。”江冰绫吐出一口闷气,淡淡地道:“小陆,你们政研室那边看起来也挺清闲啊。”
一直等到下班,陆为民都再没有见到高初,也没有再来通知自己。
“哼,好不容易落得个周末,还不得好好玩一晚?”江冰绫提起这桩事儿就有些来气,明天一大早自己还要回应陵去,原本说好海和*图*书鹏也和自己一块儿回去,可是听到今晚几个狐朋狗友邀约打牌,便立即把回应陵的事情抛之脑后了,让自己一个人自个儿回去,想到这里江冰绫就有些心酸。
尤其是那些个单身汉们,在外边租住房子,怎么说一个月也得要好几十块,就算条件好一些,但是想想要把工资的几分之一花在这上边,哪里比得上在这里白住好?
这固然不能说明什么,以秦海基现在的位置,他去谁办公室不去谁办公室都很正常,但那是杜保国随时跟在秦海基身后亦步亦趋,却有些蹊跷,要说作为县委办主任经常跟着县委书记走也正常,但是随时跟在身后,那就不正常。
在食堂吃了饭陆为民有些意兴阑珊的往回走。
秦海基不是夏力行最亲密的人,无论是南潭县里一帮子人还是秦海基自己都很清楚,但是能坐到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和夏力行关系也不会太差,否则他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哟呵,也是,周末了放松一下也对。”陆为民倒没想那么多,看着对方似乎在收拾什么,“江姐要出门?”
这些事情本来与陆为民也没有多大关系,自己已经是跳出了南潭这个是非圈子的人了,南潭的风风雨雨打生打死他尽可冷眼旁观了,只不过杜保国这个人陆为民却不能多掂量一下。
有一个传言说瞿峻很有可能要调离南潭,而这个时候杜保国如此活跃,却未必没有什么原因,如果自己所和*图*书料没错,那秦海基刻意邀约高初,那就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在其中了。
夏力行不是很喜欢应酬,来地委这边有些时间了,要陪夏力行一起出去吃饭应酬的机会也屈指可数,能推则推,能不去尽量不去,这是夏力行的原则,这一点上陆为民倒是挺敬佩夏力行。
秦海基就任县委书记也有几个月了,但是在工作上还远无法和安德健时代对下边的掌控力相比,对县委常委会的掌控力度更是有些欠缺,尤其是面对曹刚这个资历和人脉并不比他差多少的老南潭面前,这种微妙的局面就更耐人寻味。
秦海基现在和苟治良走得比较近,反而隐隐和安德健拉开了距离,就这两个星期,陆为民已经看到了秦海基带着杜保国在地委里边出现了两次,去拜会过孙震和王舟山,也见过苟治良,恰恰并没有去安德健办公室。
住在丰州二中校舍里的人并不算多了,但是现在还住在里边的也就是一些“死硬分子”了,短时间内都是不打算搬走的。
在获得了曹刚支持的情况下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要和曹刚对阵掰腕子呢?
丰州他没啥同学朋友啥的,也没有什么熟人,而跟着夏力行当秘书看起来是一个很光鲜的差事,实际上却限制了你交往的范围,一般办公室里的同事和你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而你也需要考虑自己的身份而不得不在交友上有所选择,所以这样下来,能够进入视线的朋友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