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二十节 人脉的积累

“我母亲是南潭人,我的户口也在南潭,魏处您是知道这大学毕业分配原则的,所以我就回南潭了,前两个月才调到地委给夏书记当秘书。”陆为民随口笑着回答道:“谁说不是呢,我女朋友也是怨声载道,没准儿哪天就要和说拜拜了。”
“得,陆秘,你这是太客气了,还是你们安秘书长更是能理解咱们下边人的难处啊,来,来坐,领导们在谈话,咱们哥俩没事儿也唠嗑唠嗑。”魏行侠一口东北话听起来也有些变味,他是昌江人,但是父亲在东北当兵二十年,找了东北媳妇,所以读书时代一直在东北长大,后来一家人跟随父亲转业回了昌江,这口东北口音也再也改不了,虽然在昌江也工作生活了十几年了,但仍然未能学会正宗的昌江话。
夏力行已经在黎阳担任了三年多地委书记,现在又在丰州担任地委书记,要说在外人眼中这从黎阳到丰州,一样是担任地委书记,似乎有点贬谪的味道,但是魏行侠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奥妙。
省委书记和地委书记谈话这是每一次考察调研的必修科目,而且一般说来都是最后的压轴戏,当然在此之前,省委主要领导也会根据工作需要考量,也要和行署专员谈话,至于其他领导也会根据情况来确定,但无论如何像跟随省委书记而来的一位副书记和一位常委也会参予这项工作中来。
不过魏行侠对陆为民很有好感,所以这话里也就透露出那么一丝半缕,至于说陆为民能不能领会理和_图_书解到,那就要看陆为民的悟性了。
“小陆也在魏处这儿?”高初一眼看见满脸含笑的陆为民,稍稍愣怔了一下,这小子倒是挺灵动啊,啥时候和魏行侠也能搅得这么近乎了?
陆为民和魏行侠算是见过几次面了,为了迎接这一次省委书记田海华的考察调研,夏力行分别带着孙震、王舟山、安德健、高初以及陆为民跑了两次昌州,也和李志远专门去了一次昌州,主要就是要了解确定田书记一行这一次来丰州调研考察的目的意义。
陆为民也知道这是一个机遇,所以每一次去省里都是很积极的主动和省里有关对口部门接触,像省委书记田海华的秘书唐风,副书记邵泾川的秘书魏行侠,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综调一处等处室的有关领导,力求尽快熟悉日后这些需要经常接触的对口单位负责人和有关工作人员。
魏行侠这名字取得颇为豪气,很有点燕赵男儿的雄姿,但本人却是一个皮肤白皙个头也不高的眼镜男,年龄也不过三十出头,说话温和友善,很有点人缘。
在这方面安德健倒是给了陆为民不少指点,像这临近年边上了,带些丰州这边的土特产,既有了情意,融洽了关系,又不违反规定,这也算是一个融入体系的过程。
“呵呵,行,我就叫你为民,你也别叫我魏处,叫我魏哥侠哥都行。你们这是两地分居啊,为民,这可够辛苦的,对了,你家是195厂的,怎么会分配到丰州这边来http://m.hetushu.com?你们这要调到一起可有些困难啊。”魏行侠颇感吃惊,他知道陆为民是岭南大学毕业的,要说也算是重点大学,怎么家在195厂,却分配到了丰州这旮旯地区来?
“嗯,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咱们干秘书的,本来就是劳碌命,由不得自己,但能在领导身边工作也算是一个缘分造化不是?能学到悟到不少东西,日后也能受益一辈子。”魏行侠眼中掠过一丝赞许,这陆为民相当会说话,难怪这么年轻就能被夏力行选做秘书,听说还干过南潭那个开发区的管委会副主任,看样子也当得起这个人物。
省委主要领导对夏力行的为人行事和能力作风都很看好,据说甚至某位中组部领导也曾经对夏力行有过不错的评价,之所以省委让他从黎阳地委书记到丰州这个旮旯贫困地区担任地委书记,当然有其理由。
“呵呵,安秘书长专门打招呼,就是说既要体现我们丰州人民的一番心意,又不能违背原则,几包野生的竹荪和干笋,还有就是咱们大淮山出产的原生态羊肚菌和葛粉,不值两个钱,但是胜在纯天然无污染。”陆为民摊了摊手,笑着道:“魏处如果连这点心意都不让我们表达,我们也能难以向丰州六百多万老百姓交待啊。”
“嗯,高秘,夏书记那边儿让我九点半过去,也还有一个多小时,正好魏处也没出去,我就来陪魏处聊聊天。”陆为民不动声色的接上话。
“魏处,你也别陆秘陆秘和-图-书的,直接叫我为民好了,我家是195厂的,女朋友在195厂财务处上班。”陆为民笑笑。
当陆为民陪着高初离开魏行侠的房间时,已经是九点半了,很显然省委田书记和夏力行谈得很投机,超出了原定的一个半小时,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信号,一直到十点钟夏力行才红光满面的从田书记房间里出来。
“呵呵,怎么,高秘有安排?”魏行侠也笑了起来,“我和为民都没啥事儿,就在这里瞎掰,高秘有啥安排,我们听从安排。”
“昌州说北方话的人不少,其实这是好事儿啊,日后普及普通话也是一个必然趋势,省得那时候再来改。”陆为民笑着道:“我女朋友也是将北方话的,不过我可没受她影响。”
“嗨,你还真别说,我说咋我这口音就改不过来呢?除了母亲影响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我找了个东北媳妇儿,不是地道东北人,也是从东北搬迁过来的,这种生活环境下来,你在单位上改一点,在家里就得要退化回去,连带着我儿子也变得一口东北和昌江口音混合语言了,在学校里人家都以为他是外地来插班的。”别看魏行侠文质彬彬,可说话也还挺风趣大方。
估摸着夏力行在丰州担任地委书记的时间不会太长,而且肯定会有一个上升空间,这也是魏行侠在工作中从自己老板和省委田书记只言片语流露出来的信息揣摩出来的,虽然未必准确,但是魏行侠估摸着也八九不离十。
“魏哥说得对,在领导身边学到和-图-书悟到的东西绝对是一笔宝贵财富,够我们受用一辈子,我在夏书记身边虽然只有一个月时间,但已经让我受益匪浅。”
“魏处说哪里去了,李专员和孙书记、王书记陪着邵书记在品茶呢,安秘书长陪着陶秘书长去夜游枇杷山了,当年陶秘书长在丰州可是当过多年的知青,对枇杷山很有感情,这回有时间也想去看看,晚上夜游大概更有不一样的感觉吧。”高初微笑着道:“我就担心领导们都有安排了,几位兄弟却还没安排好,所以过来看看。”
二人正说笑间,“笃笃”敲门声响起,魏行侠起身开门,“哟,高秘,请进,快请进。”
作为邵副书记的专职秘书,魏行侠挂着秘书一处的副处长,实际工作却主要是为邵泾川服务,陆为民跟着领导去昌州也和魏行侠联系过两次,还算谈得来。
陆为民这番话倒不是谀辞,夏力行为人行事很有值得学习之处,在某些方面他有和孙震近似之处,但是孙震相比之下个性更为突出一些,而夏力行言谈做事时那种淳和中正之气,无一不体现出一个久经宦海上位者的泱泱气度,这一点或许和他长期担任主要领导有关,但是也绝不是一般领导所能养蕴而成的。
“太客气了,陆秘,领导知道又要骂我了。”邵泾川的秘书魏行侠一边笑着摇头,一边把陆为民请进寝室,“你们夏书记是知道邵书记和陶秘书长的脾气的,还来这一套,这不是为难我们下边人么?”
对这个话题魏行侠倒不好多说,以陆m.hetushu•com为民现在的位置,自然是不可能有机会调回昌州去的,但也有一条例外。
“魏处,你这一口东北话口音可是太特殊了,回昌江这么久了也没改过来?”陆为民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魏行侠递过来的茶杯,笑着道:“嫂子也是东北人?”
“呵呵,为民你这话就是笑话了,昌州看似很远,对于一般人来说自然是难事儿,对于你来说不算难吧?只不过你现在的位置特殊,这就要得看机会了。”
“没事儿,魏哥,我有这个心理准备,不是说一入此门,便身不由己么?”陆为民有些俏皮的自我解嘲道:“我和女朋友也说了,趁着年轻多学点多干点,免得日后来后悔,她还是比较赞同我的观点。”
“哦?陆秘对象是哪儿的?”魏行侠有些惊诧,丰州这边说北方话的人可很少见,没啥大型国有企业,而且商业氛围也很薄弱,自己老板也在说丰州需要着力发展工商业,否则这座城市难以发展起来。
陆为民发现安德健对于省委办公厅这边的情况很熟悉,尤其是省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奚一帆和安德健很亲热,而且那种亲热绝对不是表面意义上的客套,那种自然随意流露出来的亲密,只有你仔细观察才能觉察得到,这让陆为民对安德健的深藏不露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没事儿,咱也不敢走远,怕领导召唤,就呆在房间里稳当。”魏行侠挺理解高初,干这一行的,啥都得关照到,心眼儿小的人没准儿一个不小心就给得罪了,日后补上都是个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