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一节 风吹草动

※※※※
“废话,我也是不忍让爸妈太过担心,但我们总有自己的路要走,爸妈的想法和我们不一样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为民你才是最符合爸妈想法的,得多帮我们给爸妈解释解释,疏导疏导。”陆拥军叹了一口气,“人生就这么几十年,不趁早抓紧时间做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老了就会像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说的样,会为碌碌无为而懊悔了。”
窗外的大榕树显得苍翠明净,小池塘周围是簇拥的灌木,两张藤椅就这样摆放在草地上,虽然草地主色依然是苍黄,但是隐约可以从苍黄中发现几丝嫩绿。
从表面上看是如此,在正常情况下,跟随领导进步速度会快许多,但陆为民却知道自己的确不是一个适合做秘书的人,自己内心深处也并不喜欢当秘书的生活,他更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去打拼创造。
“丰州目前班子情况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仅仅是班子对这一个问题有了清醒认识还不够,县市一级的班子呢?思想是不是真的通了,有没有拿出对策和办法来?……”
秦炬在电话里也没有遮掩,直言是他将这篇文章推荐给了省委田书记,而田书记在将这篇文章看完之后押了两天之后才突然打电话给他,要他安排在《昌江日报》二版一个相当显眼的位置上发表。
“要动起来!思想通了,那就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措施对策来!”老者m•hetushu.com将身体向藤椅里略略一靠,“我记得上一回正熹同志提起过一件事情,说昌州在搞招商引资活动时就被当时黎阳下边一个县的干部搞了偷袭,弄得昌州方面大为光火,我也问过昭阳同志,他说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据说来搞‘偷袭’的同志也是振振有词,认为省里在搞招商引资活动时不应当搞区别对待,而且还提出了一个观点,大概意思就是说投资商如果选择他们绝不会因为是他们的出现,而在于昌州自己的吸引力不足,没有他们的出现投资商一样不会选择昌州,会到其他地方,而打定主意要选择昌州的,也不会因为他们出现就改变主意,我很赞同这个观点!”
夏力行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位置上,从上一次海华书记来丰州考察调研之后夏力行就隐隐感觉自己可能不会在丰州呆太长时间,邵泾川也很含蓄的点到一些意思映证了夏力行的判断,十四大之后恐怕自己的职务就会有一个变化,但是具体怎么变化夏力行自己也还不确定。
一年多时间眨眼就过去了,陆为民觉得自己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依然不时会冒出有如梦中的那种恍惚和不真实感,只有当和甄妮紧紧相拥时,他才会真正确信自己现在的处境。
说实话那篇文章能够被《昌江日报》采用,而且是发在了头版上,让夏力行都有些意外,http://m•hetushu.com为此他还专门打了电话给省委宣传部长秦炬。
“呵呵,哥,你当然要支持她,否则你一个人不是会面临爸妈太大的压力?如果二姐也辞了职,那你不是就有了一个同盟军,可以并肩作战对抗爸妈了。”陆为民戳破兄长的意图。
夏力行还真没有想到陆为民在南潭开发区管委会时的所作所为竟然会给海华书记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从田海华家中出来时他还在回味这一番谈话自己需要细细消化的东西。
“站在黎阳方面角度来看,搞‘偷袭’的干部不但要鼓励支持,而且要大张旗鼓旗帜鲜明的给予表彰,搞工作就应该要有一股子锲而不舍的钻劲儿,只要是合法的方法策略,都可以一试,我觉得我们昌江就是欠缺这点儿狠辣执着的劲头!”
“丰州现在主要问题是什么?抛开客观存在的差距,更关键的还是我们干部队伍的思想观念,尤其是领导干部!解决这部分人的观念更新问题,这是首当其冲的任务,只有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丰州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才有了最坚实的思想和队伍保障!”
燕青的眼光真是不错,陆为民这小子的政治嗅觉和眼界目光都不同凡响,即便是自己之前依然对这篇文章有些疑虑,但是陆为民那一句“省里会有一个正确的看待”才打动了夏力行。
正是这样一个微妙位置让夏力行也很犹豫,在http://www•hetushu•com观点看法上太过于“激进”无疑是大忌,但是平稳保守一样也有弊端,权衡再三,夏力行决定还是按照自己内心本意大胆一回,就像陆为民所说,把第一责任交给了省里,由省里来判断这篇文章的风险。
坐在藤椅里的男子没有理睬自己妻子的招呼,依然继续着自己的话题:“力行,我赞同你的观点,丰州情况比较特殊,我不讳言省里当初要将丰州划分出来是有为黎阳脱掉包袱的意图,但这只是一方面,原来黎阳地区行政区域过大,人口过多,让丰州划出来,可以让省里更有针对性的给予丰州以扶持支持,让你们可以有更充足的精力来推进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这才是省里的本意。”
如果夏力行真的要高升到省里,无论是担任副省长还是进常委,自己跟随夏力行而行似乎都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就算是夏力行在十四大之后离开丰州,自己给夏力行当秘书也不过一年时间,陆为民也自信夏力行会认同自己这个秘书,但是不是跟随夏力行到省里就是最好的选择呢?
对未来的规划他只有一个模糊的大概,尤其是现在,自己是给夏力行当秘书,可以说盛衰荣辱皆系于夏力行仕途上的是否顺利,这既有极大的优势,同样也有巨大的风险,自己不可能一直为夏力行当秘书,如果真如张静宜所说夏力行会在今年内离开丰州,自己的前程又会hetushu.com面临一个变动。
“我们现在要发展经济就得要改变思路,那种大摇大摆坐等上门的心态很有问题,你不改善自己的投资环境,你不转变自己的工作作风,怎么能适应时代的变化,怎么让外来投资者满意?”今天的谈话田海华显然是在兴头上,“所以我和正熹同志讲,公平竞争是良性发展的基本保证,昌州方面不要和兄弟地市斤斤计较,而应当从如何改善自身投资发展环境来考虑,你昌州条件好了,对投资商吸引力够大,还用得着担心别的地市把投资吸引走么?难道说昌州的竞争力还不如黎阳丰州?不是这么一回事嘛!”
其实从《昌江日报》原文刊登了自己的文章之后夏力行就已经有些感觉了,高层的风向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而昌江省委无疑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之所以田书记敢这样大胆明确的指示将自己这篇文章刊登出来,就是一种宣示。
……
虽然海华书记的意思是赞同自己的观点的,但是很多东西不到尘埃落定见不出分晓,往往你以为你胜券在握,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这种事例太多,但这一步既然踏出去,只怕就没有后悔药可吃。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弟弟说的话并非毫无道理,自己从红旗机械厂车间副主任位置上毫无缘由的辞职而走,陆为民毕业一年多时间沉浮起落的经历比起那些工作十年的干部丝毫不逊色,现在更是成为一个地区一号人物的秘http://www.hetushu.com书,而华东师范学院毕业的陆志华本来在黎阳一中就是很出名的老师,她的特立独行更让她成为学校里的一个瞩目人物,如果她也真的辞职,那陆家真的就要成为一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家族了。
陆为民的话惹来陆拥军哈哈大笑。
夏力行默默的倾听着眼前人的点评,作为一省的省委书记,即便是春节期间也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休息时间的,自己能获得这上午的两个小时和田书记的长谈,已经是殊荣了,夏力行隐约感觉得到,这固然和自己在上一次田书记来丰州考察调研时的一些想法观点有关系,只怕也和自己前两天在《昌江日报》上那篇文章有一定关系。
“我倒是觉得,志华想要干啥不重要,关键在于只要是她自己本心想法,那就没啥,我支持她。”陆拥军大大咧咧的道。
想到孙震都敢署名在《求是》发表,夏力行禁不住又为自己的忐忑和着相哑然失笑,有什么可怕的,共产党人光明磊落,讲求实事求是,不就是在媒体上袒露了自己内心的真实观点想法么?
但现在想这些似乎还有些为时尚早,做好手中每一项工作,赢得包括夏力行甚至孙震、安德健等人越来越多的认可,利用每一项工作每一件事情,不断提升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高度才是首要任务。
陆拥军的话道出了陆为民的心声。
“老田,添一件衣服吧,小心着凉。”站在窗前的中年妇女把一件外套递给旁边的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