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六节 攘外必先安内

就算是陆为民是夏力行的秘书,也不可能让张天豪对他另眼相看,张天豪和夏力行之间的密切关系张建春太清楚了,没有夏力行的一力支持,张天豪一个外来户哪怕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年里就把丰州县这个苟治良经营了几十年的铁桶地盘里打出一片天来。
“哦?你是说你们科里新来那一个科长?”妻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趣,丈夫这一段时间情绪都不太好,自然也是和工作上的事情有关,可丈夫不太喜欢在家里讲他单位上的事情,每次自己询问也是问三句答一句,今儿个却是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他邀请一道去爬山?还有这个雅兴?”
“没干啥,出去一下。”张建春也觉得有些不自然,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锻炼过,今儿个居然要上枇杷山去踏青,嘿嘿,这位新来的科长可真是有意思。
看见丈夫一大早起来就把多年未穿的回力球鞋拿出来拍打着灰尘,而且还换了一套许久未穿过的运动衫,正准备洗衣物的妻子无比惊讶。
枇杷山下有一个国营红星华侨农场,创建于1957年,是当年解决印支归难侨而设立的国营农场,面积达到十五点八平方公里,其中林地和水面占到了一万一千亩,果园茶园三千亩,粮田有四千余亩,还有将近三千亩的河滩地和大片未开发的荒地。
不过对方话里也说得挺有道理,m.hetushu.com他是夏书记秘书,没有多少真正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一切安排都得围绕夏书记的工作来决定,只有这个星期天上午能有空闲时间,一起喝茶显得有些太过拘谨,一起爬山踏青,权当锻炼,感受一下枇杷山的野外春光,也算是一种乐趣,这般一说下来,张建春也只有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建春,我知道你这一次也想动一动,不过你从县里到地委时间不长,又没有啥过硬的关系,光靠赵永来没有多大用,所以这一次你也没必要那么沮丧,而且我看陆为民当你们科长也未必是坏事。”把手里活儿做完,妻子又接过张建春手中的球鞋,找了一个刷子刷起来。
※※※※
妻子的话让张建春有些意外,他沉吟了一下才道:“你知道些啥?”
陆为民的意图他也大略了解,初来乍到,自己又是副科长,而且对方也估摸到了自己大概有些情绪,所以想要和自己交流交流,拉近距离,消除分歧,以便于开展工作,这不奇怪,只不过用邀请自己一起去爬山踏青的方式就显得太过标新立异了。
“哼,也许是怕我给他出难题不配合他吧。”张建春轻哼了一声。
张建春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乱了。
“建春,我听说你们这个新来的科长可不简单啊,关系网不是一般化的广啊,你这次没当上科长也没关http://m.hetushu.com系,和他搞好关系日后也许对你大有帮助呢。”
听得妻子这般评价,张建春吃了一惊。自己竞争科长的事情一直没有给妻子说,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过,但丰州就这么大,很多事情也瞒不过人。
“呼呼”喘了好一阵,张建春差一点就要瘫倒在地,再也管不了其他,一屁股坐在旁边一块石头上,调匀气息,“陆科,我可不敢和你比,这年头也没啥时间锻炼,都瞎忙去了。”
“建春,那看样子你们这个科长也是想要和你把关系搞好啊。”妻子兴趣更浓,一边扭动洗衣机开关,一边把衣物丢进洗衣缸里。
冯可行说丰州水泥厂的事情张建春也知道,都说那个水泥厂的老板来头不小,据说还有京里的关系,可陆为民能和那个老板扯上关系?!而且拿冯可行的话里的意思还是很亲密的关系,所以才能让张天豪在陆为民还没有当夏力行秘书之前就对陆为民另眼相看!
“你才有病呢,咱们科里新来的科长邀请我一起去枇杷山踏青散步,这可是第一次,我能不去么?”说实话张建春也对陆为民的这种邀请很不习惯。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有意讨好自己,张建春心里还是一阵舒坦,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发贱,就这么几句话,自己似乎心境都要好不少。
他是从丰州县里出来的,当然对丰州的情况很清http://m.hetushu.com楚,当初也就是在丰州县委办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坐得难受,当时还是县委办主任的闵采仁是苟治良铁杆,把自己给压得头都抬不起来,自己也是实在呆不下去了,才想尽千方百计借丰州地区的成立,调出丰州县委办到了地委办。
见自己丈夫没有吱声,妻子知道丈夫心里不痛快,但这种事情她又不得不说清楚,免得日后真要有啥,丈夫又要埋怨自己当时没把话说清楚了,“冯哥还说陆为民很不一般,连张书记都对他很看重,还说了一个事儿……”
冯可行那时候还在县府办,他是张天豪的铁杆,但张建春不想搭上这条线去逢迎张天豪,他更想凭自己本事来挣出头来。
“呵呵,生命在于运动,其他都是别人的,唯有健康是自己的。”陆为民微微一笑回应,“瞎忙?若是瞎忙潘主任也不会这么看重张科你了,我来综合科之前,秘书长和潘主任都专门交待了我,科里的事情不懂的就多请教张科,绝对没错。”
换了一身运动装的陆为民兴致勃勃的爬上这一处高坡,吐出一口粗气,从东面爬枇杷山略显困难,尤其是只有平时农场职工走的羊肠小道,就更显得费劲。
但是没想到却是没动,而且还来了一个才工作没两年的年轻人,哪怕是换了一个资格比他老年龄比他大的人来当科长也能让他心理平衡一些。
自己为了从丰州www.hetushu.com县委办调到地委办也没少花心思,赵永来算是自己一个引路人,这一次竞争科长位置张建春也知道自己要想直接转正有些困难,他希望的是哪怕调整一个岗位,比如到保密局或者机要局这些单位职务上转正也就心满意足了。
几分钟之后,面色赤红汗出如浆的张建春才气喘如牛地出现在眼帘中。
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心思,对于怎么应对陆为民的示好,原本的一些想法似乎也需要重新审视才行。
张建春琢磨着妻子话里的意思,搞好关系?一城一地的得失?哼,冯可行可是把这陆为民抬得够高,当然,也免不了是想要讨好夏力行,也不想想,就凭他一个县委常委,有资格接触到夏书记么?
枇杷山位于丰州城东,紧挨着东沣河畔,距离东沣河和丰江交汇处却还有一段距离,山上有大量的枇杷树,因此得名枇杷山,不过山上枇杷树所产枇杷质量却不怎么样,核大肉少,味道也很普通,所以更多的成为了一种观赏树。
看着下边绵延如带苍翠如盖的密林,陆为民心生感慨,二十年之后,这里就要成为整个昌江都为止侧目的别墅区,而非法占地在这里几乎每年上演,而更南面的碧波潭更成了昌江省里最著名的高档私家别墅围圈的目标。
枇杷山山势不算太高,但是植被保护得相当好,正因为枇杷山属于当时的国营华侨农场,和-图-书所以躲过了七八十年代的砍伐潮,使得这里成为镶嵌在丰州盆地上的一块翠绿宝石。
“嗯,前天我到堂姐那里去坐了一会儿,正好冯哥在家,我就说了你的事情,他就说这是好事儿,和陆为民搞好关系没坏处,还说啥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什么雅兴,他是夏书记秘书,大概这几天也就只有今天上午有时间吧。”张建春知道自己妻子喜欢八卦,所以一般不在家里说单位上的事儿,但是这种事情哪里又瞒得到人,自己竞争科长失手,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来综合科当科长的事儿早就在地委行署这栋楼里传遍了。
“哦?”张建春略一思索就回味过来,盯着自己老婆道:“这是你那个堂姐夫说的?”
“出去一下?这啥时候你换这一身衣服干啥,跑步?还是快走?”妻子也有些迷糊了,“你没病吧?”
“建春,你这是干啥?”
“张科,看来你的身体素质不怎么样啊,你才三十五吧?”陆为民笑着打趣着对方,说实话这么一趟走下来,陆为民也隐隐有些汗意,不过这春日里这么走一趟,那份感觉很舒服。
当妻子含混不清的把情况说完之后,张建春就不得不掂量一番了。
老婆的堂姐是丰州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冯可行的老婆,自己和这个隔房连襟关系很一般,但是调到丰州地委办自己这个隔房连襟还是出了一把力,这一个情张建春还是要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