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二十三节 细微的变化

略略有些红肿的眼眸,泪迹尚未全干,娇嫩的粉靥在这妖娆一笑间惑然生辉,江冰绫这一笑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魅惑风情,让陆为民心脏没来由的一阵狂跳。
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你好!”
“在哪儿?”若是换了寻常,陆为民可能就婉拒了,虽然夏力行的这种饭局是不需要自己参加的,但自己一般说来陆为民都还是要在饭店里候着,一直要到夏力行回家才算是了结,不过今天他感觉到夏力行给自己的提醒味道很浓,要求自己要逐渐把工作重心调整到综合科长位置上来,虽然不能说以综合科长那边工作为主,但是也隐含着让自己要学会站在不同角度来思考问题,这给了陆为民一个暗示。
“为民,这件事情敲定在舟山头上,你把你的意见以地委办综合科的名义拿出来,我请舟山牵头落实,你也可以协助舟山来督促推进,你要记住,你不仅仅是我夏力行的秘书,更是地委办综合科的科长,你有这份职责。”夏力行若有深意地扫了陆为民一眼:“舟山对这件事情很重视,一直在亲自抓这项工作,综合科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多为舟山把脉出力。”
年后这一段时间里,谢长生已经和陆为民在一起吃了两次饭,一次是徐晓春到丰州开会,谢长生主动约在一块儿坐了一坐,另一次则是地委政法委召开政法工作会议,陆为民陪同www.hetushu.com夏力行参加,坐在旁边,正好就和谢长生在一桌上。
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话一出口才觉得可能有点问题,可江冰绫听后只是脸一红,只是告诫自己别乱说,却没有说自己那一句话是乱说。
“为民啊,我是老谢啊,晚上有没有空?晓春到丰州,今晚不走,咱们一块儿坐一坐,怎么样?”电话里谢长生有些粗犷的声音震得听筒都有些动静。
张天豪和吉云坤的一举一动现在也是颇惹人瞩目,吉云坤相对低调,但是张天豪却是一个有些张扬的角色,再加上丰州市长这个人选也是一直悬而未决,不知道是不是要和张天豪是否担任地委委员联系起来,这个问题也是引发了无数人的猜想。
江冰绫笑了起来,“小陆,你怎么对我们长风厂搬迁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咱们丰州虽然也在争取,可是那也是大领导们的事儿,你那么关心干啥?怎么,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做一篇文章?”
从夏力行办公室出来,陆为民就在琢磨对方的话语,鼓励自己要以综合科科长的身份加强协助王舟山的工作,这固然是因为自己这份建议切合了夏力行的意图,但是也有一些另外的意思在其中。
陆为民深深了一口气,他有一种感觉,似乎从省里开会回来,夏力行就有一些变化,虽然他也说不出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他感觉和-图-书夏力行说话语行事更为稳重了,对自己的要求似乎也有一些变化,就像要求自己不要局限于只作为他的秘书,而要站在综合科长角度来为整个地委领导们考虑问题。
“行,不过丰州饭店条件很一般,怎么会夏书记安排在那里?”谢长生随口道。
虽然来丰州饭店时间并不多,但是既然给夏力行当了秘书,这也陆陆续续来过有几回了,大堂经理都已经认识陆为民,行署这边的接待是安排在丰州饭店最大的小厅——长城厅,陆为民把夏力行送到,夏力行也示意陆为民可以自由安排自己,陆为民这才离开。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知道夏力行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他从来不去胡乱猜想,如果这个问题他都能揣摩到夏力行的想法,那只能说夏力行太浅薄了,所以陆为民也懒得在这上边费心思,像徐晓春和潘小方也曾有意无意在提及过这方面的事情,陆为民都是一笑而过,从不接口搭话。
“陆秘您好。”看见少女巧笑嫣然的姣好粉靥,陆为民心中也没来由的一阵高兴,美好的事物永远是令人愉悦的,“小范,又当班?怎么每次我来丰州饭店都能碰到你当班,你是不是太敬业了,你们桂总应该给你评个优秀员工才对。”
要自己不要局限于他的秘书身份,而要更着重于综合科科长身份,这点醒自己的意思很明显。
“今晚?”陆为民下意http://m.hetushu•com识地看了看自己桌案上的台历,顺手翻了翻,又仔细回忆了一下,晚上夏书记有一个饭局,接待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一行,地委组织部长苟治良专门来夏力行办公室请夏力行参加晚上宴会,夏力行最后答应了晚饭时候出席。
陆为民和桂建国也比较熟了,以来桂建国就任丰州市委办副主任之后,来丰州地委办这边的频率一下子高了不少,潘小方也带着陆为民参加过两次和丰州市委办那边的接待,加上冯可行在开年后第三天以丰州市委办名义邀请丰州地委办这边搞了一次会餐联络感情,张天豪也专门来敬了一杯酒,言谈间无论是桂建国还是陆为民都把距离拉近了不少。
※※※※
“现在丰州也就这么两三家拿得出手的饭店,除了天河就是丰州,要不就是丰江,还能到哪儿?”陆为民也笑着回应,“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地委行署本来就穷,节约一些也是好事。”
现在关于丰州市市长人选的议论也是颇多,关于张天豪和吉云坤谁担任丰州地委委员的各种传言也是甚嚣尘上,甚至连陆为民都觉得这个事情不易久拖不决,夏力行可能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决定才对。
说实话陆为民是不喜欢丰州饭店的,倒不是因为丰州饭店留给了他不好印象,而是因为丰州饭店经常会遇到丰州市的党政领导在那里接待。
江冰绫听得那hetushu.com一句爱屋及乌,心里也是一跳,脸一热,这话可有些语病,让外人听见,尤其是张海鹏听见那还不得有啥联想,“小陆,别瞎说。”
“嘿嘿,说不清呢,我和江姐是这么好的邻居,就对长风厂有感情了,希望长风厂能搬过来,这是爱屋及乌吧。没准儿,咱也能出一把力呢。”陆为民在美女面前也是口没遮拦。
“晚上夏书记在丰州饭店要陪省里来人,我得在那里候着,要不在那里怎么样?”陆为民也就不拘,径直道。
“她也说了,说厂里对洛门和我们丰州看法差不多,都要比青溪差一截,主要是说洛门城市设施环境虽然比我们丰州略好,但是规划也比较杂乱,觉得发展前景不看好,咱们丰州呢,虽然地委行署很热情很积极,也拿出了很大的诚意来,但是我们丰州市政基础设施实在太差,甚至比应陵都颇有不如,四周交通条件不太好,提的一些规划想法都还停留在纸上,没有落实的具体时间,也没有见到什么具体动作,估计也是担心咱们丰州喜欢说大话,没有……嗯,对,就是没有执行力吧,这执行力一词儿,还是你说的呢。”
“呵呵,陆秘这么夸奖小范,就是代表地委办对我们丰州饭店的表扬,我们丰州饭店一定把这个当作年终考评依据。”从侧面走廊走出来的壮年汉子一身笔挺的白衬衣,领带袖口系得一丝不苟,方面阔嘴,笑起来很有点和-图-书草莽味道,正是丰州市委办副主任桂建国,年前他从丰州市府办副主任调整为丰州市委办副主任,又兼了丰州市委接待办主任,但是却还没有把这个丰州饭店总经理的职务卸掉。
陆为民担任综合科长之后,桂建国还专门登门来拜访恭喜,只不过那一段时间陆为民实在太忙,连挤出一点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没有。
陆为民下意识的侧开目光,避免出丑,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绪,这才稳住心神道:“那你那个同学有没有说长风厂对我们丰州和洛门有什么看法意见?”
“桂主任,你这不是打我脸么?我哪里有资格代表地委办?”陆为民佯怒道:“寒碜人可不是这样当着人面寒碜啊。”
“哦?你这个想法很好啊,用不着我再来和舟山说了,你直接向舟山建议就行了啊。”夏力行搁下手中文件,抬起目光,“这个情况很重要,你的意见也很有针对性,这件事情要马上落实。”
“好,那就晚上六点半,我定好位置,你到时候问一问前台就行了。”谢长生也不多废话。
“夏书记,我觉得……”陆为民犹豫了一下,负责和两大军工企业接洽谈判的是王舟山,但是自己提出的这些意见和建议真正要落实却需要行署那边来具体落实,如果夏力行出面来协调安排,这件事情就要好办许多。
“呵呵,为民,你是大忙人,我和晓春下了班都是清闲人,看你方便。”谢长生乐呵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