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一节 鞭子

来综合科里几个月,陆为民也在渐渐地融入这个群体里,比起秘书科的人员庞大,综合科总的来说还是人丁单薄,但这也和丰州地区才成立不久有一定关系。
“黄叔这才过四十岁几年?就要去史志办,是不是在我们综合科里工作不顺心啊?”陆为民温和地笑了笑,“咱们科里现在人虽然还不足,但是很快就要补充,这包括我在内的年轻人都还得要跟你好好学一学,这传帮带可是咱们的老传统,没有这传帮带的传统,咱们综合科的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啊。”
“呵呵,我这把年龄还去干啥?再熬两年,我都要请陆科给秘书长和潘主任说说,看看能不能让我去史志办或者保密局那边了呢。”黄安锦摇着折扇一脸笑意。
临近国庆,这天气却丝毫不见有凉下去的模样,地委这边除了领导们的办公室开始装空调了外,其他办公室都还没有敢动,这也引起了不少机关干部的怨言,不过在地委秘书长安德健提到目前办公楼也是因陋就简不必花冤枉钱这个意思之后,大家立即就明白了秘书长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只要地委机关一旦搬迁到新的大楼里,那么毫无疑问就要考虑这些条件了。
对于陆为民的一些想法夏力行一直很欣赏,而且也很有点从善如流的态度,只要能够说服他,夏力行从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会表扬陆为民善于用脑思想。
地委、行署以及人和-图-书大、政协工委的办公楼建设项目已经在七月就开始启动地基工程,因为考虑到地委、行署等各部委局行机关宿舍区可能会因为北方机械厂家属区以及后续长风机器厂家属区的问题,所以将地委行署这一摊子的办公区规划进行了微调,与原来初定的地域远了将近两公里,但是却距离规划中的丰江二桥更近,所以实际上看起来虽然远了一些,但是从方便程度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按照李志远的观点,地委行署机关大楼都应该着眼长远,要考虑今后五年乃至十年二十年的需要,虽然目前地区限于财力原因不可能把架子搞得太大,但是现在丰州土地资源较为充裕,可以考虑将地委行署大院的面积适当放大,在建筑群落上适当拉开距离,以期建立一个较为优美宽松的工作环境,这一点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至少陆为民也是相当认可李志远的这个观点的。
“怎么了,谈得这么热闹,我一来就没声了,不至于吧?我人缘就这么差?”陆为民笑着看了一眼科里几个老同志,“不是啥保密话题吧?”
不过他也不想刻意去打听了解,在他看来凭什么关系进来不是他能过问的,他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或者愤世嫉俗之人,对于这种人还要有啥偏见,只要到了科里能把科里把本职工作干好,那就一切OK。
黄安锦原籍是丰州的,但是之前和_图_书是在黎阳地区行署办干过,因为身体原因,他更喜欢老家的气候,所以在黎阳丰州分家时,主动提出回丰州,这也解决了当时黎阳地区行署办的一个分家名额,到丰州这边后,因为他是老同志,对丰州这边情况也比较熟悉,笔头子也还行,所以就到了地委办这边,由于年轻和身体原因,他本人也没有啥想法,就想寻个宽松一点的环境,在综合科里也算是一个老好人。
而《丰州社情》就要充当起这个不断挑漏寻疤的探寻者,也许很多人不喜欢甚至会厌恨《丰州社情》的存在,或许会伤及到一些干部的利益和积极性,但是作为地委行署一级领导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这是不断推动改进工作作风推进工作发展鞭策自我的一根鞭子,其作用不容小觑。
“怎么,经济技术开发区又怎么了?这不刚有一个说法么?”陆为民含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就这么站着。
像综合科编制八人,这还不算本应算在事业工勤编制里边负责《丰州社情》编撰的两个编制,到目前加上陆为民这个科长也只有五人,除了张建春外,也就只有两个老科员董如顺和黄安锦,唯一一个非领导年轻人雷鸣是比陆为民还晚一年毕业的大学生,只不过他是昌江师范学院毕业的。
夏力行最后拍板的一句话让陆为民印象深刻。
夏力行原来在这一点上不太认同,后来陆为民也在www.hetushu•com一旁或多或少的谈到了土地经营这个概念,夏力行立时明白了其中意思。
陆为民走进科里大办公室时,张建春也刚进办公室,几个人正谈得热闹,看见陆为民进来,办公室里几个人顿时收起了话题。
现在科里人真还不够,《丰州社情》杂志创刊号一炮打响,夏力行回来之后安德健把创刊号情况汇报了之后,夏力行又亲自细细品读了创刊号的文章,最后又专门把安德健、潘小方以及陆为民叫到一起进行了探讨,最终还是夏力行一锤定音,决定印发。
“陆科,可别这么说,我老黄也是跑过几个码头的老人了,但实话实说,就属现在工作最顺心,只是我的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太好,科里现在人又少,活儿都忙不过来,我问心有愧啊。”黄安锦连忙解释道。
“听说行署那边动作很快,编办那边也开始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规格架构开始调研和拿意见了,估计很快就要有东西出来,现在不少人都瞅着那经济技术开发区呢,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风光单位,寻摸着走走门子往里钻呢。”搭话的是科里另一个老科员黄安锦。
陆为民也隐约知晓这个年轻人应该有些渊源,像这样的应届毕业就分到地委办的人少之又少,若无特别渊源,自然无人相信。
“怎么,莫非黄叔也打算去开发区那边试试水?”陆为民笑着打趣,黄安锦人品不错,性子和善和-图-书,又与世无争,虽说在工作积极性上有些不足,不过他这把年龄加上身体原因,能做到这一步也让陆为民很知足了,所以一直对黄安锦也很尊重。
现在丰州地委行署大院选择的区域虽然略显荒僻,但是谁能说得清楚今后三五年或者十年八年之后那里就不会成为闹市区?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而哪怕是这一片土地也算是自己这一届党委政府留给后任的一笔巨大“财富资源”,尤其是在现在那边土地根本不值钱的情况下,多三五十亩地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李志远毕竟是省政府秘书长下来的,对省政府里边狭窄拮据的工作环境李志远是深有感触,所以在这个问题一力希望要尽早考虑周全,避免日后真需要扩建的时候,周围又再没有发展空间变得捉襟见肘。
夏力行表明了态度之后,地委行署选址和占地以及建设规模等各方面工作就迅速推进起来,七月建筑单位就开始入场施工,按照地委中四楼,人大、政协小三楼,行署那边大五楼的建筑规模来建设,预计春节前就要把大楼筒子给拉起来,翻年之后搞内装和绿化,七一之前各项装修和设施安装基本完工,十一之前正式搬入,也就是说要在丰州地区成立两周年之际四大家都要正式搬入。
“陆科,在您面前哪来什么保密话题?”雷鸣早已经站起身来把藤椅递了过来,这小伙子很有点眼力劲儿,也很机敏,“还不是在议和图书论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事儿。”
按照地委行署的要求,四大家的院落基本上按照一个一比三的方位角度来建设,也就是说行署独占面南背北这一面,而地委、人大工委、政协工委则处于面北背南,双方遥遥相对,而地委、人大工委、政协工委背后就是一个一百多亩的小湖沼,而且植被也还保持得比较好,正好可以作为三家的后花园,工作环境也大为改善,这也正符合三家的意愿。
就这份胸襟气度就让陆为民自叹弗如,也许比需要走到某个位置达到某个境界,你才能有这样的气度,没有那份境遇那步平台,整日为利益斤斤计较,你先要博大也博大不起来。
按照孙震的观点,地委办这边进人要严格控制,可以采取广泛筛选,严格甄别,成熟一个调入一个的程序来办,不宜成批调入,这也造成了整个地委机关都普遍缺人,而地委办这边尤甚。
他说一个体系如果没有锥刺股的那种紧迫感,那么就会怠于政事,忽视民众需求,导致官僚主义作风盛行,其危险性可想而知如果没有直面真实现状的勇气,没有勤于解决问题的责任心,那这个领导就可以撤换了。
“黄叔别这么说,人都有老的一天,何况科里现在有小雷,你可以多带一带教一教,让他尽快上手,体力活儿多让他干,你把把关就行。”陆为民也不在意,他知道黄安锦也不是那种有意撂挑子的人,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