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八十六节 家底

“洼崮镇每年两万,沙梁乡一万五,垛子口和小坝各一万,总共合计五万五千块,另外到年底县里有时候也能拨一点作为补充办公经费,大概也就是在一万五到两万块之间,也就是说咱们区委每年能有的经费大概就在七万五千块左右。”章明泉对这些方面倒是十分清楚,“看起来不少,但是咱们区委有临时工三个,其中司机一人,一名打字员,还有一个在办公室负责收发文件和接听电话,加上看门的刘大爷,光是他们四人的开支一年就要接近一万块,另外这台昌河面包每年的燃修保险费大概也要八九千,咱们区离县里最远,这车公里数跑得也多,燃修费也比较高。”
一直到孟余江乘坐的切诺基彻底消失在眼帘中,陆为民这才回过头来,看着用各种目光打量自己的各乡镇领导们,陆为民略略想了一下,才道:“各位,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我初来乍到对咱们洼崮区各乡镇的情况都不了解,所以也没资格指手画脚发号司令,近期我可能会下来到各乡镇走一走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我会提前和各乡镇打电话通知,今天本来想留大家吃顿饭,可大伙儿都看到了咱们区委的窘况,所以我就不留大家了,等咱们区里边工作有了一点起色,咱们再好好坐下来喝一杯。”
陆为民略加思索之后表示同意:“这样也好,先见个面,洼崮镇和其他乡不一样,算是我的大本营嘛。”
如果说hetushu.com朱明奎做了什么好事,大概也就是为这洼崮区委留下了一个条件还算不错的大院,无论是建筑物还是绿化都搞得相当不错,宽大的院内广场很有点奢侈的气派,只不过欠下的三十多万欠款就能让人把一切好心情给彻底打消。
对于这位新来的区委书记洼崮区各乡镇的领导们了解并不多,除了知晓他是新任的县委常委之外,能了解到的唯一秘密就是这位年轻的区委书记曾经是前任地委书记夏力行的秘书,这大概也勉强能够解释为啥这么年轻就能当县委常委。
“咱们区里七个干部,按照去年标准,每年奖金发下来也得要一万多接近两万;招待费这就不好算了,三年前老朱没来之前,还不多,每年开几次会,加上日常接待和年终总结,大概招待费也就在八千块上下,但是去年招待费就突破了两万,今年就更不止了;办公费开支倒是不算多,主要是两部程控电话的电话费和一些耗材使用,以及出差差旅费,水费电费,按照目前每月费用来算,大概一年下来也得要接近一万五千块。”
就这么把大伙儿打发了?在做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或古怪或讶异或不可思议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间之后,大家就和陆为民章明泉等人一一打招呼道别离开,也有人想留下来请陆为民坐一坐,但是都被陆为民婉拒了。
“那这基建欠款问题,区里原来有没有什么打算怎m.hetushu.com么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大头,三十多万,每年哪怕只还三万,那都要十多年,估计人家也不会答应拖到十年才把帐还清。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章明泉这么在意这一点,“嗯,你说得有道理,这里才是大本营,走,老胡,一起过去坐一坐。”
朱明奎在时除了修建初期和竣工交付使用时付了七万多,基本上就把区委的底子给掏光了,而且还提前预支了年底各乡镇要交给区委这十来号人发奖金和临时工工资的钱,现在可以说现在洼崮区委就成了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死局,怎么来熬过去,就得要看陆为民这个当家人了。
看样子洼崮的确是有些举步维艰了,不说欠款问题,光是这日常开支运转都是捉襟见肘,寅吃卯粮,一年往下一年拖,这都成了各地通病,反正击鼓传花,传到谁手上,谁就接着继续往下拖就行了。
“老齐,这样吧,我下午过来,你看三点钟怎么样,镇上也开个碰头会,我初步听一听镇里近期工作情况和下一步的安排打算以及急需要解决的问题。”陆为民也不和齐元俊多啰嗦,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心情和精力来废话。
“当前最棘手的事情就是欠账问题,原来老朱来之前就有不少欠账,都是采取今年还去年的欠账,然后明年又换今年的,可老朱来之后,欠账大幅度增加,除了这修区委大院欠下一大笔之外,主要还在于外边www.hetushu.com餐饮费、烟酒茶钱等各种开支很大,前几天县里纪委来初步清理了一下,除了欠修建款三十六万多之外,尚欠几家饭馆的餐饮费二万八千多,其中王二麻子一家就高达一万七千多。”章明泉说起就有些来气,“另外还有几家副食店赊欠的烟酒茶钱大概有七千多,区委现在很拮据,基本上属于揭不开锅,这程控电话费都有点交不起了,除了办公室这个,书记办公室那个电话都欠费停机了。”
等到齐元俊离开之后,章明泉才笑着打趣:“陆书记,你说得不对,你的大本营应该是区委,洼崮镇可以算是你的根据地,大本营才是指挥的中枢。”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就有些耍无赖了,见识过章明泉面对那个叫王二麻子的债主的态度,陆为民倒也不觉得奇怪,住着宽敞明亮的新区委大院倒是舒服,可要来还这笔债就不让人心里畅然了,谁都这样,可你一级党委该还的还得还,失信于人的事情陆为民是最忌讳的。
听完区里这两个在家的领导这么一说,陆为民也就大略清楚为啥蔡云涛对自己愿意来洼崮感到无比震惊了,这洼崮基本上就是一个烂泥潭,光是这四十万左右的欠账就能把你给拖死。
“岂止是入不敷出?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非日常开支,比如每年基本上县里要组织那么一两次出去学习考察培训,费用自理,往少里说,这基本上算下来一万都打不住,如果县里多安排两次,那和-图-书就两万出头都有可能,另外开七一表彰会和年底工作总结会,以及慰问老党员,多少也得拿出来一点儿表示,这年头光是精神鼓励不行了,也得讲究物资奖励,这大概也要五千块左右。”胡焕山也补充道。
陆为民的办公室被重新安排了一下,没有安排在原来朱明奎的办公室,大概也是怕陆为民觉得晦气,甚至连办公用具也做了一些调整,但大体上还是延续原来的布局。
“区里边一年能从各乡镇收到多少钱?”陆为民也知道不得不面对这些他不想过问但是又不得不过问的事情。
齐元俊点点头,“那好,就三点钟,我的意思是开个见面会,我通知镇里各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都回来,见个面,让大家都熟悉一下,然后再来汇报工作,您觉得怎么样?”
很快区委大院里就只剩下几个人,除了章明泉之外,就剩下区委组织干事胡焕山,以及另外一个不属于区委的人,洼崮镇镇长齐元俊。
“老胡,你把咱们区委欠债问题仔细清理一下,县纪委只有一个笼统的数目,你把这些债务具体细化,分门别类,另外时间段也标注清楚,经手人是谁,整理好之后拿给我看一看,到时候咱们再来具体商量,这个债务怎么一个还法。”陆为民点点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甭管是谁欠下的,修房子也好,吃饭也好,抽烟喝酒了也好,只要是咱们区委欠下的,咱们就不赖帐,当然你想要咱们区委一下子就还清也不和图书现实,所以也得给这些个债主们说清楚,欠账不赖帐,该还的肯定要还,区委有还债计划,但请他们稍安勿躁,别有事儿没事儿跑区委里来吆喝扯圈子。”
“这么算下来,咱们区里边岂不是入不敷出?”陆为民笑了笑。
一直到切诺基消失在区委大院门外,人们似乎在回味过来,这一次干部大会就这么结束了,洼崮区已经迎来了新的一把手。
像区委这样既无实体又无财政来源的派出机构,除了县里管基本工资外,其他费用按照惯例都是从下边各乡镇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来维持运转,可这区委大院一修,就用去四十来万,风光倒是风光了,欠下这一屁股债可就成了让人头疼的事情了。
“没打算,就只能这么拖着,反正是洼崮镇建筑公司修的,它要去告也好,反映也好,就这么大回事儿,随他的便。”章明泉气哼哼地道:“我倒是真希望法院能判决咱们把这区委大院还给对方,没准儿还得要倒补咱们几个。”
“还有什么日常的大笔开支?”陆为民要问就问个明白,看看这家底究竟是个啥样。
“陆书记,你看……”虽然陆为民已经明确说明会下来之后再到各乡镇,但是洼崮镇不一样,陆为民还兼着洼崮镇党委书记,也就是说对于洼崮,陆为民还需要抱着另外一个角度和心态来看待,齐元俊不能不留下来。
“另外还欠文具店有一千多块钱,主要是笔墨纸张这一类日常耗材。”胡焕山干巴巴的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