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百零八节 只想做点实事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苏燕青端起咖啡,轻轻呷了一口,浓烈的苦涩混杂着醇香,萦绕在口腔里,让她的好奇心似乎也在一点一滴的升华发酵。
“在机关永远不知道基层的真味,而你没在基层真正感受过普通基层干部的难处,没有直观接触到老百姓的内心真实想法,没有体味到老百姓最迫切的感受,那么你就永远不可能真正成熟,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上,你心里都没谱儿。”陆为民淡淡的道。
“为民,希望你的这个想法在十年二十年后依然如故。”苏燕青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淡淡的道。
陆为民把自己到双峰这两个月来的种种一件一件娓娓道来,从朱明奎死亡案到永济事件,从洼崮农贸市场迁建到洼崮镇里复杂的角力风波,听得苏燕青心情随着陆为民的言语起伏跌宕,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为民在下去这两个月时间里,竟然就面对了这样多的风风雨雨,而双峰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穷县居然也能有这样大这样多的风浪一波接一波地向着陆为民袭来,而更为难得的是陆为民竟然都能熬了过来,尤其是在洼崮农贸市场迁建问题上,陆为民展示出来的能力,更让苏燕青唏嘘感慨不止。
陆为民的话让苏燕青心中最柔软的那一点顿时颤栗起来,这才是最真实的想法,没有那些豪言壮语,也没有虚伪的承诺,这才是最真实的他,也许最吸引自己http://m.hetushu.com的就是他的这一点真实?
“真没想到,你为什么一定要到洼崮去当这个区委书记呢?在县里难道就不能做事了么?”苏燕青很是不解,“我觉得以你的情况,在县里应该更妥当一些。”
“真没想到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为民,你放弃了一条前程无限光明的道路。”苏燕青看着眼前这个书有些疲惫的男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
轻轻搅动着咖啡勺,陆为民为自己的咖啡里加了一些奶,他不喜欢喝那种纯咖啡,加一些奶,让生活有更丰富的味道。
“嗯,这也是一种观点,但我一直认为,就目前来说,农村问题始终是一个大问题,像丰州更是如此,一个农业地区,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解决农民的问题,如何让农民这个最广大的群体富裕起来,这才是关键,无论你是采取工业化也好,还是城市化也好,只有解决现有的农民问题,才能谈得上其他。”陆为民颇为感触地叹了一口气,“而农村工作恰恰是最为具体而棘手的,几乎每一项工作你都像是在泥潭里艰难跋涉。”
陆为民直白的袒露自己的心声让苏燕青再度震动了一回,为老百姓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这大概就是陆为民的想法,最质朴而纯粹的想法,简单而真实,但是就是这种简单而真实的想法,这个社会里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有此想法,只怕和_图_书连自己的姨父未必如此纯粹,或许十年二十年前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当他走到一定高的位置上时,只怕就不会有如此纯粹了,或多或少都要夹杂有些其他在里边,那么陆为民呢?
陆为民被苏燕青这句话给触动了一下,缓缓点点头,“燕青,随着时间流逝和人对这个世界认知的变化,你要指望一个人一成不变不太可能,我只希望我们都能保持心灵中的一点最基本的东西,不至于被红尘俗世中的花花绿绿所淹没,那就足够了。”
陆为民做出留下的决定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小姨让自己去劝一劝陆为民,但是她没有那样做,一方面她深知陆为民的性格,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改变,另一方面她也觉得相信夏力行所说的留在丰州未必就是不好这个意见。
“那你的意思是说,谁都必须要到最基层干上两年才能当一个合格的领导?据我所知现在省里也有不少省领导连在县里干过的经历都没有,你的意思是他们就不合格了,就无法走出正确的决定了?”苏燕青的眉毛一扬,犀利的言辞是惯有的风格。
关于BP机建台的构想陆为民也并非空穴来风,要建你就得要考虑建大,要考虑怎么形成规模效应,而要想形成规模效应,或许从现在来看还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进入这一行道的越来越多,这种竞争越来越强烈,你要突围而出,就必须要展示自身优http://www.hetushu•com势。
陆为民知道自己只需要给萧劲风点一点,其他的事情萧劲风自己会去考虑,萧劲风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萧劲风了,他能和邮电局内部人打得火热搞出这样大规模的一个门市部,自然有其门道,陆为民不想多过问,他只需要在战略方向上予以点拨,剩下的自然有萧劲风自己去操作,他也相信萧劲风能够做好。
“基层工作经验很重要,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术业有专攻,也不能强求一定要有基层工作经验。”苏燕青不完全赞同陆为民的观点,“我倒是觉得如果能够在多个不同性质的岗位上工作过,也许更具有优势。”
“能不能说给我听听?”苏燕青饶有兴致的以手撑着下颌,盯着陆为民道,双眸中流淌的关怀让陆为民心里忍不住颤动了一下。
苏燕青好奇地看着陆为民的眼睛,美眸流盼,露出关心的神色,“为民,我感觉你似乎有些疲倦,是不是在双峰工作不顺心?”
“嗯,看上去我是放弃了一条光明无限的路,不少人都对此大惑不解,包括不少领导,我估摸着连夏书记,嗯,夏秘书长也开始都觉得不可思议,谁会拒绝和他一起回省里?跟他回省里,在省委呆上三五年,三十岁时候弄个正处级干部只怕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再往下一走,怎么也不会到像丰州这样的穷乡僻壤去吧?留在丰州能有什么好处?”陆为民微笑着自己为自己hetushu•com现在情况设问,“像现在我这样,虽然挂了个县委常委,看似一步上到了副处级干部位置上,但是资历浅,人年轻,工作经验不足,到哪里都得要受人冷眼,这一呆下去,不知道要多少年才有出头之日,何苦来哉?燕青,你觉得是不是?”
“我没有那样说,我只是说像我这样年轻的干部,到最基层去工作,能够更快的成熟起来,能够学到的东西也更多,嗯,如果一定要说,我个人看法,在县里干过的经历绝对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同等情况下,在县里工作过的干部肯定要比没有在县里干过的干部要强,同样,同等情况下,在乡镇上工作过的干部也要比没有在乡镇工作经历的干部要更具有工作经验,当然这不是决定的,而是指在相对平等的情形下,而且也只是我个人观点。”陆为民虽然言语上很谦虚,但是语气里却流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肯定。
“怎么说呢?我若是留在县里,估摸也就是担任宣传部长,对于双峰目前的情形来说,这个宣传部长更多的是务虚的工作多一些,我不是说务虚的工作不重要,但是我想要做点实际的事情,做一点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情,我希望我在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能够获得老百姓一个这样的评价,陆为民这个人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就这样一个评价,我就心满意足了。”
苏燕青抿嘴笑了起来,心情似乎也一下子好了许多,这家伙,还是这http://m.hetushu.com样,似乎永远都保持着乐观向上的这种朝气,“你都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你看的这样清楚,仍然坚持你自己的选择,自然有你自己的道理,我不好置评,但我知道你肯定有你的道理,你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一点我倒是很清楚。”
苏燕青喜欢这种浓而醇香的正宗咖啡味道,苦味刺激了味蕾之后更能有一种醇香,尤其是那种回味悠长,更让人享受。
陆为民笑了起来,点点头,“还是燕青知我心啊,自打我到了双峰,虽然他们对我都很客气,但是我估摸着所有人都在怀疑我是不是被夏书记面前失宠了,所以才会被抛弃了灰溜溜下来,就连着县委常委大概也是给我的一个安慰奖,有时候甚至连我自己似乎都要被搞糊涂了,我是不是真的被抛弃了?还是我头脑发热,做了一个无比愚蠢的决定?”
东莱咖啡无疑算得上是昌州最好的一家咖啡厅,至少在90年代,东莱咖啡的风格被许多咖啡厅所效仿,宽大的阳台上绿色植物间隔成许多私密的空间,既保障了情侣们亲密谈话的氛围,同时又能充分感受来自大自然的阳光,而坐在阳台边缘,则可以俯瞰昌江江畔胜景。
陆为民想了一想才道:“不能不说是不顺心,或者说不是一句不顺心这么简单就能概括的,应该说下边工作的复杂具体和难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是我很享受这种一个一个问题被解决的快乐感,但是我也得承认这很费神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