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百零九节 冲突

只可惜自己没有带相机,要不到时可以把这些照下来,陶泽锋有些遗憾,现在也联系不上甄妮,要不让甄妮来看看这个家伙的嘴脸,倒是最好的办法。
而这个时候,陆为民却遇见了另外一个熟人。
听倩盈说甄妮和这小子这一段时间在闹矛盾,而且好像还说原本已经调到丰州地委的这小子又下到了另外一个穷县去了,具体情况虽然不清楚,但是毫无疑问这家伙又栽了筋斗了。
陆为民眼睛一亮,自己这个当局者果然没有苏燕青这个旁观者看得清,只要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能够真正做起来,做强做大,附属衍生的行业绝对不会少,像运输物流仓储、餐饮住宿这些产业都会围绕这个主导产业发展起来,而如果能够吸引到制药行业进入洼崮,那何愁其他?
※※※※
陶泽锋现在对甄妮的想法现在仅存一种说不出的阴暗欲望,那就是尝一尝这个女孩子的味道,甄妮越是抗拒,他就越是想要得到,他想看到自己把甄妮搂在怀中骑在身下陆为民那种暴怒憋屈的表情。
陆为民的确没有想好,就算是一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建成并良好运行,对于全区的中药材种植的确能够起到很大推动作用,但是你要指望一个市场改变一个区的面貌,显然也不太现实,但是洼崮究竟还有什么优势能够利用和发挥,这一点他却没有考虑好。
想到这里和*图*书,陶泽锋内心就越发不平衡起来,为什么陆为民这种货色总会有如此出色的女孩子环绕,而像自己如此优秀的条件,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对象?
“为民?呵呵,你也在这里,多久没见面了,三个月了吧,升官了也不吭一声,我还说你咋就不回来了呢,后来才听到秘书长说你的情况,嘿嘿,我打内心佩服啊。”白皙男子很高兴地笑了起来,“还没介绍呢,你这是你嫂子,你叫汤姐就行,这是陆为民,夏秘书长的前任秘书,现在怕算得上是咱们昌江省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了,双峰县委常委。”
这个陆为民可真够胆大,也许是觉得他在这昌州没有多少熟人吧,陶泽锋已经在琢磨着该怎么来利用这一次机会好好羞辱一下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装得一本正经,背地里居然玩起了这一套。
看陆为民望着自己似乎有些走神,也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语,苏燕青脸微微一烫,搁下咖啡杯,娇嗔道:“为民!”
苏燕青感觉到陆为民还是有些心急,也许是洼崮的穷困给了他很大压力,他急于想要改善洼崮的面貌,为当地百姓做点事情。
“德行!”这一句话出口,苏燕青才觉得似乎有些变味儿,怎么听起来都有点恋人情侣之间那种嗔怨的味道在里边,赶紧岔开话题:“我问你打算在那个洼崮区呆多久?www•hetushu•com
“呃,你刚才说什么?”陆为民讪讪的收回目光,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陶泽锋看看表,琢磨再三,他知道自己现在过去揭穿陆为民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甄妮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她对这个陆为民有着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这已经在几次自己和倩盈对甄妮的忠告中体现出来了,说什么都行,唯独不能说陆为民的不好,否则就要翻脸,这让陶泽锋也郁闷无比。
他利用一次上厕所的机会看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全貌之后内心就忍不住泛起一种酸意,为什么像陆为民这种角色认识的女孩子都是如此惊艳的容貌,而且这个女孩子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那种娴雅大方一看就能感觉出不一样的教养,绝对不是什么做作或者故弄玄虚摆出来的架势。
陶泽锋对甄妮的兴趣已经淡了许多,甄妮她爸栽了大筋斗,195厂副厂长已经被免了,而他自己大概也自觉在195厂呆不下去辞职了,现在听说跑到丰州那个私人老板那里去打工去了,甄家已经彻底垮了。
“嗯,不是我要在洼崮区呆多久,而是洼崮区需要我呆多久,或者说呆到我可以离开,我的目的达到了的时候,或许两三年,或许三五年,这个现在还不好说。”陆为民叹了一口气,“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如果很顺利的话,三年吧,如果不顺利的话,也许m.hetushu.com要五年甚至更长。”
只不过甄妮这个贱货现在还是不肯就范,虽说在和陆为民闹矛盾,但是自己这边却没有半点进展,想到这陶泽锋禁不住微微笑了起来,这个陆为民还真是不一般啊,咬人的狗不叫,这小子那边霸着甄妮,这边还敢另外吊马子,虽然从背影看不清楚那个女孩子的面容,但是从穿着和身材来看,质量也绝对不差,两人居然还来东莱咖啡来喝咖啡,蛮有情调嘛。
苏燕青微微蹙起的眉头让她略显硬朗的眉峰变得柔媚了一些,细腻柔润的嘴唇紧挨在乳白的瓷杯边缘,垂落下来的发丝遮掩住半个略略有些清瘦的脸颊,颀长粉嫩的颈项和她手中握着的咖啡杯一般融为一体,一件很无扣无领羊毛开衫很随意的穿在身上,内里桃红色的羊绒衫透露出淡淡的生机,看上去更像一幅西洋油彩画。
“那么久?!”苏燕青吃了一惊,“你打算要在洼崮干成啥样?”
他甚至可以肯定他们俩之间绝对不会是什么单纯的朋友关系,来东莱咖啡的如果是单独一对男女,那就不可能是什么普通朋友,除了情侣就是恋人,最起码也是郎有情妾有意那种。
只不过这样一个机会不好好羞辱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角色,陶泽锋内心的确咽不下这口恶气,而如果当面羞辱这个家伙一番,顺便在这个女孩子面前揭穿他的假面,没准儿还hetushu.com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想到这里,陶泽锋打定主意站起身来。
冬日里淡淡的阳光透过落地大玻璃洒落下来,半遮掩的穹顶露出湛蓝的天空,昌州是很难得有这样明媚的天气的,一刹那间,陆为民觉得这样的时候谈论任何东西都是一种破坏,唯有这样静静的相视对坐不语,才是最唯美的。
陶泽锋看到那个正在娓娓而谈的男子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但是他很快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坐在了一旁,这不是陆为民那小子么?
“为民,很多事情你需要一步一步来,而且我觉得如果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真的能够建成并带动周边地区中药材种植的话,肯定会引发连锁反应,一些你最初可能没有想到的产业也许就可以带动,你不是说洼崮的交通条件是一大优势么?如果这个中药材市场能够做到你所说的那么大,运输和餐饮这些服务性行业肯定需求很大,还有,如果这里既是中药材主产区,又有这个专业交易市场,交通也很方便,那么制药业会不会向这里汇聚呢?所以我觉得你现在不比想那么多,安安心心踏踏实实把这个市场做起来,只要你能做起来,我相信很多你最初想不到的许多行业都会依托这个大市场慢慢衍生出来。”
“你打算在那个洼崮区干多久?”
无论甄妮再漂亮再勾人,自己也不可能再和她有什么可能了,陶泽锋很清楚这www•hetushu.com一点,更何况倩盈也说甄妮大概早就和陆为民这小子有过那种事情,陶泽锋只是觉得这样一个水灵明秀的鲜花竟然能被陆为民这种乡巴佬给摘了去,实在让他有些气不过。
陶泽锋一直在观察着陆为民和那个女孩,看得出来这对男女谈得很投缘,陆为民时而微笑时而低语,而那个女孩子也是时而蹙眉,时而欢颜,眉目间流露出来的点点滴滴,已经证明了太多。
“咦,魏哥?你也在这里?”陆为民一眼看到挽着一个少妇进来的白皙男子,赶紧站起身来打招呼。
“啊?!”陆为民从恍惚中惊醒过来,苏燕青双颊泛起的那一抹红晕更增添了一分妩媚,那一抹红潮甚至蔓延到了脖项,饶是他刚才并没有想偏,此时禁不住有些意动神摇,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而粗大喉结蠕动更给了苏燕青一种误解,只不过此时的苏燕青却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情绪,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得意高兴的窃喜。
“怎么说呢?我的想法是要让洼崮成为双峰经济最发达,老百姓的生活有一个明显改善,而要实现这个目标,仅仅是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还远远不够,但是我还没有想太远,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建成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
关键就在于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要做大做强,只有你做到足够大足够强,你才能起到磁石效应,吸引其他产业自动向你这里汇聚,这才是核心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