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十一节 赴宴

一直到陆为民很随意问起了昔日隋家的情形,女人才渐渐放开来。
甄家已经搬离了属于厂级干部的独家小院,而在郭征的帮忙下,甄家搬到了一个一套二的普通住宅,好在甄家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也早就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多少不适应。
隋立媛一时间还没有明白陆为民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干什么,一直到陆为民停好车,示意对方跟自己一起去百货商场,她才反应过来。
黑色的皇冠缓缓地在女人面前停下,女人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在她印象中洼崮区委好像只有一辆面包车,她也看见过陆为民自己驾驶过那辆面包车,没想到竟然会是一辆全身流淌着黑色神秘光泽的豪华轿车停在面前。
陆为民两人抵达昌州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进入洛门境内之后省道315的多个路段都经过了整修,使得车速大大加快,两百公里的路程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跑完了。
正如有些老工人骂骂咧咧话语里所言,195厂有哪个厂领导能有像甄敬才那样辞职几天就能立马找到一个年薪十万外带皇冠轿车专座的工作,那195厂就算是真的要红火了,言语间竟然直指厂党委书记辜明良和厂长梁广达。
丰州水泥厂的专用码头也开始发挥大作用,从北边黎阳地区那边过来的煤炭通过这里直接上岸,而现在丰州水泥厂相当一部分水泥也开始通过这里运出。
陆为民和图书也没有客气,这年前年后事情的确多,特别是要跑昌州的时候不少,区委那辆面包车章明泉和胡焕山用的时间也不少,自己也不想和他们争车用,只是这辆皇冠在这双峰都实在太刺眼了一些,陆为民也知道这有些不合适,原本陆为民想用那辆大霸王,可是大霸王座位要多两个,厂里边用着更方便,所以他也就只能暂时把这辆皇冠用着将就了。
总而言之拓达丰州水泥厂已经开了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头,这也坚定了雷达要继续在昌江投资兴业的想法,甚至连一直不愿意在国内实业上投注的何铿都有那么一点心动。
※※※※
皇冠3.0是雷达为庆贺丰州水泥厂顺利投产三个月时买的。
连何铿也没有想到水泥厂会面临如此好的一个局面,先前不过是照顾情绪丢下的两百万投资面对如此好的局面,也不能不让何铿和雷达对陆为民的判断越发信任,对陆为民也更是倚重。
预计翻了年后,省里和丰州地区交通局也要准备对丰州境内的这条省道开始全面翻修,等到这条省道彻底翻修结束之后预计可以节省时间将近一个小时,从昌州到丰州,二百八十多公里路程大概四个小时就可以跑完。
不过甄敬才这几次回家据说也狠狠的震撼了195厂那些人。
陆为民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小时,约好六点半在锦丰宾馆。
隋立媛怎么也没有想www.hetushu.com到会是这样一辆轿车停在自己面前,自打接受了陆为民的要求一起去昌州之后,那种患得患失的惶恐心态就缠绕着她,让她整个中午都显得心神不宁,幸好今天是冷场,街上没多少人,客人也不多,她把店里事情交代给帮厨的老黄,自己欲盖弥彰般的假称要去走人家,悄悄从后门出来的。
所以他有些孟浪的带这个女人来想要替对方换一身衣物,明知道这可能会引来误解,但是如果就这么和这个女人到锦丰宾馆吃饭,而且除了隋氏兄弟外还有其他几个和隋氏兄弟有些业务往来的药商,就有些冒昧了。
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有些老气的拉链皮包提在手上,换了一件素青色的外套,头发挽起来用一个发网裹起来,沉甸甸的坠在脑后,裁剪得挺合体的长裤下边的黑色皮鞋擦得很干净,美出天然这话用在这女人身上倒是挺合适。
隋立媛不愿意在区委大院里来乘车,更不愿意在人多眼杂的客车招呼站搭乘车,这让陆为民也是无可奈何,女人心思不太好理解,不过陆为民大略知晓,对方是不愿意让自己也沾染上以一些无妄的猜疑,这一点倒是让陆为民内心有些感动。
陆为民和司机小王道了别,小王坐那辆一起过来的大霸王返回了丰州,甄敬才的意思是反正这辆皇冠他也没有多少时间用,偶尔用一用还不如用那辆大霸王,陆为www.hetushu•com民这年前事情多,不如暂时借用这辆皇冠一段时间。
一路上隋立媛都显得很拘谨,也许是突然间踏进一个陌生的空间,和一个依然有些陌生的人相处在一起,让她有些不适应,虽然先前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真正到了这一步,又让她感到说不出的紧张了。
“还不上车,难道要我下来帮你开车门?”陆为民看到对方有些胆怯夹杂惊惶的表情就有些好笑,想起那一日在公安局里那副孤注一掷的泼悍劲儿,这两个印象重叠在一起,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不过屡屡看到皇冠专程接送回家的甄敬才,再加上乐清那张忍不住想要炫耀的碎嘴,195厂里的人都知道甄敬才现在是发达了,甚至比在195厂更发达,一辆属于甄敬才专用的皇冠轿车,外加据说是十万以上的年薪,让无数曾经抱着看笑话心情的人看甄敬才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畏和艳羡。
皇冠平稳的驶离了洼崮镇客车等候站将近一公里,陆为民才看到站在路边上等候的隋立媛。
九代皇冠是91年日本丰田公司的最新产品,也是在国内市场颇受欢迎的日系豪华轿车代表,雷达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搞来了这辆皇冠和那辆丰田子弹头,据说总共花了也不到七十五万,这在国内正规进口渠道进口外加高额关税,大概也就只能买一辆子弹头,也就是说他几乎是白赚了这辆皇冠。
一期工hetushu.com程正常运行不过几个月,雷达已经雄心勃勃的准备要上二期工程了,面对这样火爆的市场行情,任谁都希望能够趁着这个大潮中大赚一把。
陆为民忍不住想笑,摇摇头,一踩油门,皇冠轻盈的起步,迅速驶入路况不算好的315省道。
无论是雷达还是何铿,包括甄敬才和水泥厂里其他几个负责人都对建设专用码头这个提议赞不绝口,可之前怀疑这个水泥专用码头能起到多大作用的人却大有人在。
一股怒气从隋立媛胸中涌起,她快步走近,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狠狠地将车门关上,厚重的车门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反倒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陆为民示意对方跟着自己到了百货大楼旁边的角落里,做了一个道歉的手势,这才苦笑着道:“请听我解释一下,我无意伤害你的自尊,但是可能你也知道隋家兄弟现在已经是有一些身份的商人,而且今晚可能还有他们业务上的一些客人和朋友,这些人对于我们洼崮未来的中药材专业市场很重要,所以我觉得做一些必要的礼仪准备是必要的。”
看见对方勃然色变,眼眶里浮起一层水雾,陆为民就忍不住想要叹气,他知道自己这样要求恐怕有些过分,但是实事求是的说对方这一身打扮如果说在洼崮还算不错,在双峰也许也能勉强看得过眼,但是放在丰州都有些略显土气,而到了昌州尤其是要参加今晚隋氏兄弟的晚宴,就真www.hetushu•com的有些不合适了。
这辆皇冠基本上就成了甄敬才的座驾,不过甄敬才这一段时间用这辆车的机会并不多,太好的市场需求使得丰州水泥厂不得不处于满负荷生产状况,而对于一家刚刚投产的企业来说,间或出这样那样的毛病问题也就难免的,他必须要随时呆在厂里,处置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确保生产正常。
这是一辆应该是从海南那边过来的走私车,先在海南那边上了牌照,然后再转户到了丰州,他一次买了这辆皇冠和一辆俗称大霸王的丰田子弹头,都是一样的渠道,不过价格上如果按照正规渠道只能买一辆皇冠或者大霸王的钱,却可以买来两辆车了。
据陆为民所知,这三个月里,甄敬才大概也只回家了两三次,基本上只能一个月才能回得了一次家。
“怎么了,还愣着干啥?上车啊。”陆为民放下右边车窗,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女人。
黑色皇冠缓缓地行驶在金台大道上,这里是昌州最繁华商业街区之一,和第一百货堪媲美的天星百货大楼就位于这里,这里也是整个昌江久负盛名的高档百货云集地。
伸长脖子在路边上看了好一阵也没见有面包车经过,倒是有几辆大货车想要停下来搭讪,隋立媛都只能木着脸扭向一边,未曾想却等来这样一辆豪华轿车。
水运低廉的运费使得本身在质量上就占有一定优势的拓达牌水泥不但在利润率上更高,而且也更具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