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三节 觅机

甄妮也很喜欢陆家这种氛围,和自己家不一样,自己家只有甄婕和自己,而且母亲虽然是一个外向活跃的人,但性子却有些粗疏,不太爱管两姐妹的事情,现在父亲又在外,往往回到家中对于家庭气息的感受并不深厚。
“可是这些家伙对外人防范很严,对华人也有天生不信任感……”何铿棱角分明的面部看起来很有性格,缓缓升起烟圈似乎让他面部特征都模糊了。
何铿点点头,他现在对陆为民的分析判断有着盲目的信任了,而他在北边那个大国里现在如鱼得水,很大程度也得益于之前陆为民给他的建议,所以他很想获得陆为民更准确地建议和意见。
“好了,不说我的事情了,说说你自己吧,你打算搞的那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听说雷达帮你联系了几家公司,谈的怎么样?”何铿很快甩开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问起了陆为民的近况。
陆为民愣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何铿是想在资金问题上支持自己,连连摇头,“不,不需要,我相信这个项目可以找到真正看重它的投资者,而不是像铿哥这样因为我的原因来投资。”
※※※※
“嗯,记住,铿哥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何铿笑着道:“实际上我并不完全是冲着你我个人感情,铿哥是信任你的分析,像丰州水泥厂,铿哥也是无可无不可的丢了些进去,还真没想到居然和图书成了一个生金蛋的母鸡,说真话,还真有点儿把你铿哥投资国内实业的心思都给勾起来了。雷达现在也是扬眉吐气,在京里也是言必称他的丰州水泥厂如何如何,不过也该他得意,一帮朋友都来问我,我也是小炫耀了一番,弄得这些朋友们都说若是有投资机会一定要提前告知一声,大家都分享。”
陆拥军肆无忌惮的评价着丰田,羡慕嫉妒恨,打打嘴炮还是能令人愉悦的,“丰田现在在北美攻城略地,打得美国人落花流水,但是在我们国内却是畏首畏尾一副猥琐样,日产和本田也差不多,日本车企还是缺乏远见,比起德国人和美国人来,他们更保守,缺乏敢于冒险的胆魄,也不知道这些日本人二战时候偷袭珍珠港咋就这么大胆魄?难道说这几十年就被美国人给把奴性挖掘出来了?”
“嗯,有一家谈得还行,当然还有一些问题和困难,洼崮的条件太差了,短时间内要想改变人们的看法,的确有些难度,不过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我相信有眼光的人是看得到这个项目的前景的。”陆为民笑了笑,“节后,会进入实质性的谈判,我力争在三月份把这个项目敲定,五一之前就要动起来。”
“越是混乱,也就意味着越是有机会,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铿哥你肯定比我懂,乱世投机,首先选人。”陆为民搅动着和_图_书咖啡杯里的金属勺,目光幽幽,“铿哥也知道我是学历史的,对不少国家的不同时代都小有研究,我觉得从很多方面来说,苏联,嗯,也就是俄国,和我们国家都很相似,没有经过较为完整的资本主义发展时期,封建残余较多,然后就是一步到位社会主义革命,而且威权观念深入身心,法制体系不健全,人治观念远重于法治理念,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当这个社会遭遇了巨大的冲击而破碎时,那么个人强权力量就会在这个时代留下深刻印痕。”
听得自己兄长恣意忽悠着,陆为民也觉得好笑,“哥,日本车企现在还没有摸清楚咱们国家汽车产业发展方向的脉搏,老想着多卖整车赚钱,技术日产,营销丰田,外加本田这个后起之秀,我看一旦他们看准了方向,肯定会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到时候德国人有的是忙乎的时候。”
“哎,啥时候咱们国家自己的汽车能够扬眉吐气一回呢?”陆拥军有些感叹地道:“看来这副重担只能搁在我辈肩头上了。”
“需不需要铿哥帮你一把?”何铿微笑起来。
甄妮觉得自己依偎着的这个男友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陌生了,他们两兄弟的谈话显然超出了甄妮的认知,对国家汽车产业战略的看法和分析,陆拥军暴露出来的日后想要在汽车行业搞一把的雄心,陆为民给陆拥和-图-书军的建议,这颠覆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男友就是在乡下当个芝麻官,整日里和农民打交道的印象。
“我看你见你开的那辆皇冠了,丰田公司的九代产品,无论是内饰做工还是质量都是上乘之作,算是集前几代皇冠大成,在我看来丰田公司在北美生产的凌志实际上也就是皇冠的升级版本,甚至还算不上是升级版本,只不过日本人想把低档消费品的这个印象从钱多人傻的美国人脑海里抹去,才故意搞出了凌志这个混血儿。”
“哥,我支持你,当然现在还只能是精神上的,希望你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胸怀为中华之崛起而打工的抱负,好好在沪上学习锻炼,日后好为咱们国家汽车工业的崛起而奋斗!”强忍住笑容的陆为民用让陆拥军翻白眼的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陆拥军本想问一问陆为民在双峰的工作情况,但是注意到陆为民给自己的眼色,猜测到大概是不想在甄妮面前谈双峰的事情,估计两人还是在回昌州的事情上有疙瘩,所以也就知趣不提。
“哦?”陆为民心思却活泛起来,何铿和雷达在京里人脉宽泛,倒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机会,只是现在一时间陆为民也想不好像双峰这样的县份,怎么才能沾上这点光,这一点倒是需要好好琢磨一下,如此好的资源,若是不能利用起来,实在太可惜了。
陆为民和甄妮都忍不http://m.hetushu.com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兄长在自己面前也是言语无忌,一个家庭的温暖往往就体现在这上边,那种萦绕在每个家庭成员之间脉脉温情,才是一个家庭的吸引力所在。
“这话也对,不过铿哥把注押在我身上不如把心思花在那些人身上。”陆为民想了一想道:“如果我真的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开口告诉铿哥的。”
只是这样一个人才却甘愿在双峰那样一个乡下工作,让何铿也是相当的惋惜,他坚信如果陆为民愿意跟他走,完全可以做出他现在大百倍甚至千倍的成绩来,只可惜他也知道对方是一个认定目标不松手的人,他也相信对方日后肯定会有所造化,只不过不能为自己所用,实在太可惜了。
何铿笑了起来,笑得意味深长,自己刚刚和他说想要在香港搞一家公司,对方就领悟过来自己的意图了,这个家伙的反应和悟性如此敏锐,再加上对俄罗斯局面分析得如此准确,就算是自己给他提供了很多资料和内幕消息,但是能够从庞大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找出核心本质,却绝不简单。
“事在人为,这是其一,利益当前,一切皆可从权,这个时候他们也很困难,他们不会拒绝抛出的橄榄枝,当然,铿哥你不能指望一下子就进入他们的核心,也不要指望在未来利益分割中攫取大头,但是保持良好关系,加深合作,从而获得属于自己的m•hetushu•com一份收益,我想还是可期的,这一点怎么做铿哥比我清楚,”陆为民笑了笑,“欧美资本现在还在徘徊观望,虽然俄罗斯内部不少人骨子里是倾向欧美的,但是现实会告诉他们欧美资本对俄罗斯的天生不信任,像我们国家国有资本想要进入俄罗斯肯定会受到抵制,但是私有资本我想俄国人不会拒绝,方式方法很多,比如走香港,抑或代理人方式,都应该没多大问题,最关键的是他们现在急切需要资本进入。”
两兄弟又说到了陆志华在岭南那边忙乎,连春节都不回来,这副劲头倒也让陆拥军很是感慨。
“呵呵,你不是说最有收益的投资就是投资于人么?”何铿并不诧异,他知道陆为民做人的原则,需要帮助的时候从不讳言,但是原则分寸把握得很好,公是公,私是私。
“现在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有点近似于我们国家的辛亥革命之后,叶利钦和议会之间的争斗看似很激烈,甚至还有点摇摇欲坠的味道,但是民心思变,社会民意基础站在他这一边,就像当时的袁世凯甚至可以挟势重新登基当皇帝一样。”陆为民语速很慢,似乎也是在精心思索,“我上次和铿哥提起过的事情,铿哥不妨多面下注,就像美国总统竞选一样,大财团从来不单独在一方下注,而俄罗斯这边铿哥不妨就在叶氏身边几个坚持推进私有化改革的重量级角色方面多花心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