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六节 枝蔓攀缠

陆为民下午还有事情,所以饭后就告辞离开了。
晏永淑在担任昌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时候,张静宜就和晏永淑比较熟悉,但是熟悉归熟悉,当时老爷子还在,倒是晏永淑来主动交好张静宜。
“话不能那么说,为民,比起你沈哥来,你现在优势很明显,你沈哥三十好几了才奔到一个正处级干部,就这样都还有不少人眼红,你才二十五岁不到,现在已经是实打实的副处级干部,你人年轻走到这样的高位,肯定就会有不少人不服气说风凉话,要让这些人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出成绩来,这就要求你必须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如果没有一个在后边支持你的女人,甚至可能是扯你后腿的女人,那你的工作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影响,所以我希望你在这一点上要慎重考虑,哪怕暂时忍一忍,或者说你处对象是一回事,但不要轻易在婚姻问题上遽下决定。”
沈子烈对自己妻子这一篇长篇大论啼笑皆非,但是他得承认妻子对于男女吸引这方面的心理因素分析得很透彻,一个漂亮女人要吸引男人很容易,但是要想长久的把一个男人拴在身边那就不容易了,而要把一个出色的男人牢牢拴在身边,那就真的要有卓越的魅力了,这份魅力养成那就绝不仅仅是容貌姿色那么简单,正如妻子所说,内涵、气质、个性的养成才是最重要的。
沈子烈有些疑惑不解,妻子这话和_图_书好像有点绕口令的味道:“什么意思?”
“谢谢静宜姐的关心了,我还年轻,暂时还没有考虑婚姻之事,不过我和甄妮之间还是很有感情基础的,就像静宜姐刚才所说,可能现在女孩子都这样,不太习惯艰苦的生活,觉得事事儿都得遂了她的愿才行,我会耐心的和她沟通,我也相信她应该理解和支持我的想法。”
陆为民有些脸热,这个张静宜看似温雅文静,说起话来却是犀利无比,这忍一忍的意思可耐人寻味,大概是怕自己把握不住,而且露骨的表示处对象可以,但不能谈婚论嫁,这言语可真有些剽悍粗犷了。
岳霜婷的母亲晏永淑是昌州市委副书记,在昌州市委里主管党群人事。
午饭吃得很愉快,这一顿家宴只有沈子烈一家三口和陆为民四人,沈子烈的女儿不过十二岁,还在读小学六年级,是个相当聪明伶俐的小丫头,模样也长得和张静宜挺挂像,很可爱。
在张静宜看来,如果陆为民真的能和岳霜婷走到一起,那无疑是天作之合皆大欢喜之局,对陆为民日后发展大有裨益,而岳霜婷也找到一个不错的丈夫,而自己家也可以因为这层关系拉近已经疏远了的与晏永淑的关系,这对于沈子烈的下一步非常重要。
“很简单,对于男人来说,太过漂亮的女孩子会给男人带来一种不安全感,当然有绝对自信的男人例外;对于女人来说,如果她的http://www.hetushu•com容貌太过出众,那么很容易让男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外表上而忽略其他,而女人也习惯于用容貌姿色来吸引男人,而忽略自身内涵的养成,久而久之,但男人见惯看腻了你的姿容时,而你自己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你很快就会变成残花败柳般的过去式,男人都是喜新恋旧的,如果没有真正韵味来吸引男人,仅靠外表姿色,那么很不幸,这种吸引力实在太过寡淡,很快就会挥发一空。”
现在沈子烈想要留在昌州并求得一个好的职位,晏永淑就是一个的台阶,可这个台阶却不那么好踩上去,踩上去人家也未必肯理睬你,弄不好还得滑一跤,自找没趣,所以这种情形下,张静宜自然而然的把心思打在了这上边。
“所以你觉得岳霜婷挺适合陆为民?”沈子烈笑了笑。
沈子烈回省委宣传部一晃就快一年半了,加上在南潭担任县长的经历,实职正处的年限已经满打满算整整两年了。
“你怎么不说对你丈夫更有帮助呢?”沈子烈没好气的道。
一直到陆为民离开之后,沈子烈才埋怨张静宜不该在介绍对象这个问题上多言,他知道陆为民挺珍视和现在女朋友的感情,张静宜的话语有些太过孟浪了。
沈子烈也是觉得自己妻子这话来得有些凶猛,好在他也知道陆为民不算外人,所以也只是嗔怪地瞪了自己妻子一眼,张静宜却不在意,反而hetushu.com反瞪了沈子烈一眼。
可老爷子很快退了下来,而晏永淑却升任昌州市委副书记,准确的说在晏永淑升任昌州市委副书记这个事情上张秀全没有起作用,甚至有也是副作用,张秀全当时希望提拔的是另外一人,所以在晏永淑升任昌州市委副书记和老爷子退下来之后,两人关系就有些转冷变淡了。
沈子烈已经通过老岳父原来遗留下来的关系疏通了省委组织部那边,省委组织部那边也基本上同意只要省委宣传部这边把沈子烈推出来,那么就可以把沈子烈考虑下放到昌州市,沈子烈已经在南潭挂了一年多时间,张静宜希望沈子烈如果这一次能下去,最好就在昌州发展,而省委组织部虽然可以把沈子烈放在昌州,但是具体放在什么位置上,却要由昌州市委来决定。
陆为民虽然也认可张静宜的话,但是感情这东西不是说断就能断的,理智若是能完全控制感情,那这个世界就变成了机器人世界了,完全通过利害得失的计算来判断分析,再作出决定,这恰恰是人类最不同于其他动物的所在。
“子烈,我不否认我有这个意图在里边,但是你不觉得这和这件事本质并不矛盾么?”张静宜平静地道:“世事本来就是如此,何况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促成它我不会有任何愧疚和不安,我觉得他们合适,我相信晏书记也会看得到这一点。”
“呵呵,静宜姐是巾帼英雄,沈哥能娶www.hetushu.com得静宜姐那是沈哥福气,一般女孩子哪能和静宜姐比。”听得张静宜一口一个你静宜姐你沈哥的,陆为民也就知趣的把称谓换作了静宜姐和沈哥,人家有意拉近关系,你还不懂事儿,那就太迟钝了。
“为民,我不是说你,男人在婚姻上一定要慎重,你静宜姐虽然是个女人,但是也懂得一些基本道理。”张静宜微微一笑,“你沈哥从省委宣传部下挂南潭,说实话当时完全可以不去,但是你沈哥想要下去锻炼磨砺一下,这样对他日后的发展有好处,于是就和我说了说,那时候孩子还在读书,我这边工作也忙,还担心我不支持,要说不去也就不去了,可我还是支持你沈哥去,人这一辈子总要拼一拼,别到老了来后悔,男人就得有点儿属于自己的事业,女人如果真爱一个男人,那就应当为男人的事业作打算。”
据说今年省委组织部有意要让省委机关干部和昌州、昆湖、青溪以及桂平四个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进行干部交流,培养干部多个方面的工作能力和经验,也就是四个市会选调一批干部到省委省府机关任职,而省委省府也会一批干部到地方上去任职,任职期限满之后根据情况来确定下一步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到地方干部有可能留在省里不在回地方上,而省里的干部也有可能就在地方上扎根发展。
张静宜知道自己丈夫笑容里的意思,有点儿揶揄的味道,她也不在意,“没错,我和*图*书是想要撮合为民和霜婷,晏书记托我帮忙找个好的,为民人不错,能力强,性格好,配霜婷正好合适,他们要能成,对为民日后发展也大有裨益。”
昌州是副省级城市,像沈子烈这种正处级干部,把你搁在市档案局副局长或者林业局副局长也是正处级,把你搁在无忧或者莫愁这样的市中心区担任副书记、副区长同样是正处级,只不过这样的正处级干部的含金量就太不一样了。
“嗯,没错,我是有这个想法,霜婷性子容貌不用说了,学舞蹈的,看似性子孤傲,但主要是家庭原因让她养成了那种性格,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丫头外冷内热,刀子嘴豆腐心,人品更是没的说,二十二岁的丫头了,都还处过对象,这年头昌州城里哪里找去?介绍对象的人踢破门槛,可这丫头愣是没瞧上一个,也是晏书记和我说起过两次,加上为民的确很优秀,要不我也不会考虑为民,毕竟这家庭差距太大了些。”
“子烈,这些事情我们做女人的比你清楚,一个女孩子如果恃宠而骄而不知收敛,那么那个男人离她远去就是迟早的,爱情很甘甜,让人沉醉,可光甘甜不够,还要馥郁醇厚才能持久。”张静宜胸有成竹,“像陆为民这种人物,你以为光靠容貌姿色就能套得住他?哼,不是我说,一个太过漂亮的女孩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并非好事,对于女孩子本人来说也一样不是好事,我是指太过漂亮,并非指普通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