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十九节 机会和资源

两个人在安德健家里见面都没有感到意外,陆为民是早就知道,而李廷章似乎也早有所料。
“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地方,纯天然,没有一个人,就我和隋姐两人!那空气和湖水,简直就像是世外桃源!”脸上泛着运动过后的健康红晕,卓尔显得格外兴奋,眉飞色舞的在陆为民面前炫耀着:“你还当在这里当区委书记,你去过么?我敢说那灵鹫峰你肯定爬不上去!我告诉你,根本就没有路,全靠自己踩,我简直就不想回来了!如果我带了帐篷,今晚我就和隋姐住在那山上湖边了!”
陆为民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也许自己也该去孙震和王舟山那里走动走动。
三点半陆为民准时离开,他知道安德健的时间基本上也是安排满了,作为丰州地委组织部长,又是原来南潭县委书记,这春节期间前几天基本上都是家人亲戚在一起,而这初三以后这几天,免不了就有工作上的一些关系较为密切的下属来拜会,让自己这个时候来那也是选择了时间的,也得给李廷章留些单独向安德健汇报的时间。
他看得出来两女都累得够呛,估摸着这一大早卓尔就和隋立媛去垛子口那边了,骑自行车就得先骑上一个多小时,然后再走路进山,以灵骑龙岭那边的陡峭险峻情况,一天根本就没法来回,估摸着她们俩也就是在鲛湖边上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去蝴蝶谷边上和*图*书溜达溜达。
陆为民在走之前又在丰州城里转了一圈,和张天豪通了电话。张天豪不在丰州,好像在省城里,在电话里依然是那副豪气干云的气势,只说抱歉不能和陆为民坐一坐见个面,陆为民也不在意,这春节假期后几天本来就是最忙碌的时候,就像自己要来安德健这里拜会一样,张天豪也免不了要走动。
他在安德健家里吃了一顿饭,而李廷章则是下午两点过来的。
皇冠驶上省道315便开始加速,S315丰州段也开始进入了施工期,不过由于资金到位和配套问题,丰州段开工情况也是时断时续,远不及洛门和昆湖段。
“只要你愿意来,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这野外之地,荒无人烟,安全倒是要小心,你想要在野外住,我可不敢答应。”隋立媛含笑道,显然她也很喜欢这个性格率真活泼的女孩子。
陆为民想了想,今天已经是正月初五了,估计孙震和王舟山都应该在家里,现在再去联系稍显唐突,但是至少也是一个姿态,哪怕他们真的没有空,至少自己的心意到了,日后再要去找机会也要自然许多。
他太了解孙震的脾性了,孙震这个人也不是圣人,虽然对派系这一说不那么敏感,但是要说没有几个可以帮衬他能够替他挣脸面的人也不现实,但一般的纯粹想要去溜须拍马谋个出路在他那里是肯定行不通,再说得通俗一点,和-图-书你想要在孙震那里谋个上进,没有点拿得出手的真材实料东西,想都别想,你想要投靠,他都不让你进门。
“啊?你也有这个打算?是真的?”卓尔惊喜地叫了起来,“那可真太好了,这里啥都好,就是交通太闭塞了,进去根本就没有路,骑自行车都只能骑到乡政府,要进山还得走三四个小时才行,没有路,根本就没办法开发。”
“哼,你别不信,要说你还算是这里父母官,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去过!我和隋姐七点半就出发了,一点钟才到鲛湖边上,只可惜时间太短了,才在湖边休息了一会儿就得要往回赶。真是太美丽了,我简直无法相信昌江居然还有这样的原始森林!”
陆为民不知道李廷章怎么入了安德健的法眼,或者说李廷章正在尽力入安德健法眼,这不是他能过问干涉的事情,他只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在他这个层面还想要再上一步,就不是地委能够决定了,虽然地委主要领导也能使上劲儿,但是更关键的还得要看省里,利用春节联络联络感情,加深加深印象,这都是必须的。
碰到一起两人也相谈甚欢,安德健也问起了双峰的一些情况,他也是双峰出来的干部,对于双峰情况并不陌生,二人在安德健面前也是有所选择的谈了谈去年双峰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情况。
卓尔满脸遗憾,蝴蝶谷都没有时间进去,只来得及走到谷口,据http://www.hetushu.com说就是金庸小说里那蝶谷医仙胡青牛隐居过的蝴蝶谷,不过现在还不是观赏蝴蝶的季节,还要等上两三个月才是蝴蝶谷最美丽的时候,卓尔已经打定主意等到春末夏初,一定要再来这里一趟,带上野外宿营工具,好好在这里玩几天。
王舟山虽然走了,但是他对自己一直很欣赏亲近,甚至在得知自己不打算跟随夏力行去省里时,还有点想要让自己到洛门去的意思,当然这显然不现实,但也足以说明他对自己的印象了。
至于说灵鹫峰,估计根本就没有能走到山脚下,光是要到灵鹫峰山脚下,就得要走五六个小时,哪里有这时间?而且要以二女的体力,能不能去爬灵鹫峰都是个未知数。
孙震初上任行署专员,要说趋之若鹜的人肯定不少,陆为民要去也是顺理成章,没有人能说什么,那个时候陆为民却没有去。
陆为民离开安德健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他走的时候李廷章还没有走。
陆为民下垛子口乡的黑木崖村时,去过到了鲛湖边上,但是蝴蝶谷和骑龙岭也只是在山脚边上远远的眺望了一下,的确没有太多时间去看。当时他也很奇怪怎么这里既有黑木崖,又有蝴蝶谷,还有骑龙岭的主峰叫灵鹫峰,这简直就是金庸小说里集大成者,而且听当地人说这些地名是自古就有,看样子还真不是后人牵强附会金庸小说杜撰出来的,这可真是一和图书个奇怪事儿。
虽说这年头在任用干部上或多或少会掺杂有各种关系派系的影响,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依然要看工作能力,在同等情况下选择任用自己更亲近更了解或者更入自己眼的干部,这也是各级领导干部最基本的用人法则。
“隋姐,下一次我来我们再一起进山好不好?我太喜欢这里了,要不干脆放暑假时我就来你这里住,好不好?”卓尔拉着隋立媛的手满脸期望。
这份情谊在这里,如果长久不走动,没准儿就要淡了,日后再要续接上来,那就不容易了,现在自己刚走了几个月,王舟山大概也应该在洛门那边站稳脚跟了,自己去拜访一下也不算失礼。
至于孙震那里陆为民之前也还是有些犹豫,一来孙震已经不是前世那个自己的恩主孙震了,这一世自己的恩主是谁,陆为民自己都说不清楚,要说沈子烈、安德健以及夏力行,都对自己有提携之恩,但是就这么两年时间,要说自己就有三个恩主,也有点儿夸张了,但是这三人的确都对自己的发展上进有莫大的帮助。
自己虽说在地委办里边的表现很得孙震看好,但那毕竟是宏观规划和建议,孙震此人很注重实在,在他看来,你在基层一手一脚干出来的东西,那才是值得好好琢磨的好东西,现在自己这个中药材种植基地和中药材专业市场的项目已经初现端倪,以此为契机去拜会一下孙震,想必不会让孙震感到反感。
m.hetushu.com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考虑呢?”陆为民对这个丫头敏锐的思维也有些惊讶,微笑着反问。
从某个角度来看,李廷章步入安德健圈子对自己并无不利影响,梁国威现在需要自己,李廷章或许还会或明或暗的助自己一臂之力,至少他年前来洼崮区委参加总结会也能给下边的那些个乡镇副职们一点无言的暗示,虽然陆为民自认为自己树立威信不需要任何人来帮自己站场。
“隋姐,哪有那么夸张?野外露营会有什么危险?这里又不是深山老林,我看离鲛湖不远也就有人住么?实在不行,我们就在他们那里搭伙借宿也行啊。”卓尔转过头来,对这陆为民认真地道:“你在这里当书记,这样好的自然条件也不知道开发出来,我敢打赌,若是这里开发出来,我看一点也不比什么九寨沟、千岛湖、黄山这些地方差!”
你想要在孙震那里赢得认可,那你就得要自己肚里手中有点货,这个货不仅仅是见识谈吐那么简单,最好还得有摆在面前做的实绩。
“有那么夸张么?”陆为民笑了起来。
※※※※
作为一级组织部长若是没有几个过得硬的下属,那这个组织部长也是失败的,这个过得硬不仅仅是指关系和自己过得硬,同样也是指在工作能力业绩上拿得出手的角色,否则你看好的干部最终被证明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或者银样镴枪头的货色,只会被书记专员和副书记轻看,你的话语权也只能被逐渐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