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四节 更男人的选择

“陆书记,我很好奇,你就这么对我有信心?你的信心源于何处?”沉吟了一阵,林和祥沉声问道。
林和祥没有想到对方已经想得如此深远,饶是他心里有诸多思想准备,但还是被陆为民的这番言辞说震撼了,只是这一时间他还难以消化今天陆为民给他带来的这种种,他还需要一些缓冲时间来细细揣摩琢磨,但毋庸置疑,陆为民的建议的确为他打开了一扇他未曾想到过的全新世界大门。
“陆书记,你不妨开门见山吧,用不着这么云遮雾罩的绕圈子。”林和祥笑了笑。
男人的选择?林和祥有些苦涩的咀嚼着这话。
“离开?!”林和祥皱起眉头,难道这就是对方给自己的建议,这算个什么狗屁建议?如果只是离开,还用得着他来这么故弄玄虚的建议?
林和祥瞪大眼睛,注视着陆为民,想要看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对方眼中清澈明净的目光让他意识到对方绝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为而来。
“源于林厂长在大东制药厂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当然也源于大东制药厂这几年的巨变,更源于你在三年前大东制药厂效益还不算太好时就敢力排众议投入巨资和昌江医学院合作研发新药这一举动。”陆为民浅笑吟吟。
“愿闻其详。”良久,林和祥嘴里才不无艰涩地吐出四个字,他还真想听一听对方的建议,看看对方有什么样的建议能hetushu•com打动自己。
“好,那就恕我直言了。根据我的观察,您可能继续在大东制药厂呆下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即便是你继续呆下去,恐怕大东制药厂也无法按照您的想法去创造更大的辉煌,一个失去了人事掌控权的管理者,是无法让这个企业贯彻你自己的想法意图的,所以我建议你离开大东制药厂。”
如果真有人愿意投资五百万,那么林和祥也有信心说服林家那些海外亲戚投入同样数额的资金,那么打造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一个企业就不是梦了,想到这里他就禁不住心旌动摇。
林和祥笑了起来,这个建议看似很男人,但是可行性有多大?
那还有什么是更男人的选择?
新来的党委书记贾国志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季涌河的舅子,在计委那个虽然在外人眼里不算是清水衙门的塘子里憋屈了那么多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出去捞一把,前两年曾经停薪留职到海南那边去闯荡了两年,据说背了一屁股债跑了回来,在计委机关里边蜷着疗了两年伤,终于憋不住了,想要出来啄一嘴食了。
“嗯,五百万以内我可以帮我那两位愿意投资的朋友拍板,如果超过五百万,我需要请我那两位朋友来和林厂长当面沟通一下。”陆为民气定神闲的道。
“绵薄之力?”林和祥颇为震惊,当对方提到林家海外关系时和图书,他心里就是一动。
什么是更男人的选择?林和祥当然不相信陆为民会建议自己变成一个反腐斗士,坚定不移的和贾国志腐败行为作斗争,陆为民还不是那棵菜。
“或许其他人不了解这一点,觉得大东制药厂现在的情况很是红火,但是林厂长和我都清楚我们国内的制药行业与国外制药巨头们之间的差距根本不能以道里计,躺在现有的产品上吃老本的日子维持不了多久,现在国内政策还不允许国外药企大举进入国内市场,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加快,一旦我们进入关贸总协定的谈判,很多壁障就势必被打破,到那个时候,也许一场风雨过后,就能看到一地惨烈的鸡毛了。”
对于林和祥的揶揄陆为民不以为忤,他仔细了解过林和祥,也了解过林家的情况,资金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在于以林和祥现有的身份地位和年龄,他是否愿意搏一把。
“哦?”虽然今天这个青年男子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惊讶,但是听到对方如此强调自己三年前斥巨资投入昌江医学院药学研究所的两个新药项目研究,还是让他有些意外,对方连这一点都能了解得如此透彻,足以说明对方对自己的调查是很花了一番心血的。
实际上他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让他有些吃不准的是搞一个制药厂不是三五百万就能建起来的,按照他的想法,要搞就要搞一个真www.hetushu.com正符合自己内心想法的制药企业,而昌江医学院那两个已经接近瓜熟蒂落的新药研制项目更是让他难以释怀,只不过仅仅是要重新获得这两个新药项目估计就得要砸进去好几百万,对于从未在医药行业有过投资的海外亲戚们来说,让他们砸几百上千万来搞这样一个企业,只怕也会心存疑虑,而林和祥最不愿意去乞求什么人来投资,在他看来投资合作本来就需要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
他当然知道那个被大东制药厂拒之门外的新药项目——心血舒宁在一年后才被昌州一家私营企业泰苏制药厂拿下,而三年后仅心血苏宁这一个产品的销售额就达到了四千万,直接为泰苏制药厂日后上市并成为全国著名的制药企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不是泰苏制药厂老板苏和尘的那个富二代儿子接班之后太过张狂,卷入了与后来国家药监局领导的大案中栽了一个大筋斗,泰苏制药也许就要成为和修正药业比肩的民营药企巨子了。
市计委和市经委两个部门相互间联系太多,在经委里干了多年的林和祥对贾国志虽然不敢说知根知底,但是也知道这个家伙不是善茬儿,既然来了大东制药厂,那就肯定不大捞一把是绝对不肯罢休的,自己如果留在大东制药厂,就只有同流合污,甚至连明哲保身都不可能,所以自己真正能选择就是主动先行离开。
和-图-书离开大东制药厂,但是并不是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我觉得林厂长完全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离开。”陆为民紧接着道:“大东制药厂是林厂长一手打造起来的,就算是有人想要撵林厂长走人,但是也不可能做得太过,林厂长完全可以以建分厂的名义离开,在我们洼崮投资建分厂,建一个独立于大东制药厂的企业,我想现实会给有些不自量力的人一个深刻教训,让他们明白有些位置不是谁坐上去都能玩得转的,到时候林厂长再回去也不迟,这是我的第一个建议。”
“哦?”心情荡漾的林和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还有第二个建议?”
“嗯,这我是考虑到林厂长对大东制药厂的感情不舍的一个折中建议,其实这个意见我个人看法并不太好,我还有一个更男人的建议。”陆为民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彻底离开大东制药厂,去打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企业,以你的经验和资源,你何须看什么人的脸色行事?大大方方的离开,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存在,来我们洼崮建厂,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再造一个比大东制药厂更辉煌的企业。”
陆为民颇为感喟地道:“而真正要支撑起一个制药企业发展的唯一依靠就是新品的研发,而看看国外企业的新药物研发投入,一家大型跨国药企的年研发投入就能抵得上我们全国整个医药行业的新药研发投入,这样悬http://www.hetushu.com殊的差距,一旦我们跨国药企同竞技,我们有多少药企能够存活下来?”
“陆书记,我可以问一句,你知道建一个向大东制药厂的企业需要多少投资么?经验和资源我有,甚至我也可以物设到一批愿意跟我干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可是资金呢?”林和祥嘴角挂着一丝哂笑,“千万别告诉我们你们双峰县或者那个什么洼崮区打算投资几十万要搞一家制药厂。”
“我看过林厂长发表在《企业经营》上的几篇文章,虽然我不完全赞同林厂长的观点,但是也要承认林厂长高瞻远瞩地看到了国营企业在转换机制中面临的困惑,也提出了解决问题的一些想法,我觉得为什么林厂长不可以跳出这个窠臼,站在更高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呢?”陆为民斟酌着言辞,看怎么来说才更能打动对方。
“林厂长如果对自己有信心的话,我想资金应该不是问题,林家在海外亲属不少,眼下国内改革开放的步伐迈得越来越大,国内市场和机会也越来越多,难道说林家对进入我们国内来投资兴业赚钱没有一点兴趣?”陆为民语气更加狂放,“如果林家真的对此不感兴趣,只要林厂长有这个信心,那陆某人也可以在资金问题上效绵薄之力。”
“我可以问一问陆书记,你这个绵薄之力指的是多少么?”林和祥觉得陆为民口气有些过于托大了,他不相信对方不明白自己刚才那句话语中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