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八十一节 枝蔓瓜葛

“有人说他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在双峰干成大事儿,让地委行署里边的领导看一看他和双峰干部之间的差距,然后好早一点调回到地区去,也有人说他在搞的那个什么中药材市场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来投资,县里边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见到所谓的投资商一眼,多半是陆为民在外边故意找人造的势,估计两三年都搞不起来,也有人说他搞的中药材种植基地也是劳民伤财,根本不实际,一旦中草药行情不好,就得要闹出像前两年淮山种植猕猴桃卖不掉农民堵政府的大事儿。”
“能出啥事儿?小妹又不是要赖上他,现在不过是问一问你陆为民能在这里呆多久,现在小妹这么不尴不尬的呆在这招待所主任位置上,算个啥?连干部编制都不给一个,你也帮小妹解决不了问题,小妹有其他想法也很正常。”身下女人一边快活的哼唧着一边回答道。
这个县委办主任太厉害了,打过这么多次叫道,啥事儿都瞒不过他,想要在他面前耍个小花招都不行,别人这样评价陆为民没啥,可关恒这样评价,杜笑眉就不敢不信,而且关恒还专门在陆为民来双峰之前把原来招待所里两个他觉得不稳当的女人给撵走了,说明关恒对陆为民的看重程度,这也是她为什么今儿个在陆为民面前表决心投效的主要原因。
巩昌华一边搓揉着自己女人的奶子,一边耸动着身体hetushu.com,同时也在急速思考着回答:“干部编制本来就很紧,哪有那么容易转的?招待所主任本来就是一个不入流的位置,你还以为真是以工代干不成?我觉着孟部长对陆为民也很看重,估摸着是上边有人也给孟部长打过招呼的,弄不好就是地委组织部安部长给孟部长打过招呼,这要出了事儿,别说老九,到时候孟部长追究起来,只怕我都要受牵连,毕竟你和老九是亲姊妹。”
而且巩昌华家里是纯粹的农民家庭,从城南中学一个师专毕业的普通政治教师,没有任何背景,能混到现在的城关镇的三把手,没点能耐不行。
听得杜笑眉说起这事儿,巩昌华原本有些兴致的心思稍稍分散了一点儿,点点头,沉吟道:“陆为民和戚书记很不对路大家都知道,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詹书记也和陆为民有些隔阂了,兴许是陆为民太年轻气盛了吧。不过现在县里边有些乱,听说下一周行署孙专员要来双峰问罪,县里边领导们都是火烧屁股一样坐不住,明天好像要开县委常委扩大会,估摸着又得有不少人的耳根子要发烧。”
“他说陆为民甭管怎么也是县委常委了,他就是在这里混两年,真要有那个夏书记还在省里,就肯定要提拔,顶多就不在双峰而已,他没有必要搞这么大一个假阵仗,真要被揭穿了,他在双峰甚至丰州就不http://m.hetushu.com好混了。或许这个投资商对条件不太满意,或者这个市场规模比较小,这倒是很有可能,不可能完全是空穴来风,没影儿的事情就说得活灵活现,陆为民还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多半是有人看不惯陆为民故意在那里往陆为民身上泼粪呢。”
可古有禄担任财政局副局长的时候和局里边另外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搅在一起,被杜家八妹捉奸在床,闹得乌烟瘴气,结果是古有禄被县委撤职,仕途无望的古有禄一气之下坚决要与杜家老八杜笑黛离婚,杜笑黛又坚决不答应,当时也是闹得不可开交,最后拖了两年法院还是判决二人离婚。
杜笑眉把话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巩哥说得有些道理……”杜笑眉话音未落,门帘一掀,从堂屋里已经钻进来一个矮胖子,“九妹,你巩哥说啥有道理了?”
她对自己这个姐夫还是挺尊重的,虽说这个姐夫在外边也免不了逢场作戏,喝喝花酒,泡泡女人,但是对自己七姐还是挺不错,至少两口子关系挺好。
杜笑眉本来就和严家关系不怎么好,这严卫国儿子一死,杜笑眉就成了自由身,原来严卫国在担任开元区委书记时,大家还忌讳一点,可没两年严卫国就退下来了,这一下子围绕着杜笑眉身边的狂蜂浪蝶就多了起来,又有各种传言说杜笑眉和时任县长关系暧昧,总之杜笑眉就一和-图-书直没有再结婚,一拖就是六七年,也就从一个当初青春年少的花骨朵儿变成了大名远扬的杜九娘了。
连关恒都佩服的人,不能不让杜笑眉感兴趣。
杜笑眉点点头,这话倒也有些道理,她曾经听到关恒说过陆为民很不简单,关恒的厉害杜笑眉太清楚了,这县委里边她连梁国威和戚本誉都不太怕,就怕关恒。
只可惜关恒算是整个县委县府里边除了虞庆丰之外的另外一个另类,对女人素来不假辞色,无论是萧樱还是自己都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讨得半点好颜色,甚至也有传言说关恒得过一场病之后那方面就不行了,所以才会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憎恨。
杜笑眉说了几句之后,才拿起外套穿上出门走了。
杜笑眉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当时找了当时开元区委书记严卫国的小儿子,严卫国儿子本来就是一个傻不愣登的二愣子,本来有个在公安局有个挺好的工作,给局长开车,结果不知道听信了谁的话,说甘肃那边淘金能挣大钱,结婚才三个月,一口气跑到甘肃去挖金子,结果去了没半年,就在一次和当地人的争斗群殴中丧命。
身下女人不满足的摇晃了一下身子示意身上自家男人赶紧干活儿,好容易等到男人回来有兴趣交公粮了,却被这桩事儿给扫了兴致那才不划算,早知道还不如快活之后再来说。
“九妹刚才说啥呢?”巩昌华瞥了一眼自己这个姨妹和_图_书子的身子,眼珠子定了定,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赶紧又把目光转开,落在自己女人身上,见到自己女人穿了一件睡裙,外面披了一件毛衣,连奶罩都没戴,一对奶子挺翘着,连奶头都能看得见,不由得身子有些发热。
杜家老八曾经是最得意的一个,她是卫生防疫站的一个工作人员,嫁了当时还在担任财政局一个副股长的古有禄,后来古有禄官运亨通,很快提拔为股长,又下派到永济镇当了两年副镇长,然后调回来担任财政局副局长。
杜七妹又顿了顿,“不过老巩好像不太认同。”
当初还有不少人都说自己七姐可惜了,这么漂亮,就算是个农村户口也不该找个普通教师,哪怕找个年龄大一点的也行,没想到巩昌华时来运转,不知道怎么就会被当时还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孟余江看上了,借调到县委组织部,后来正式调过去,一步一步提拔为干部科的副科长、科长,三年前升任城关镇也就是双塬镇的党委副书记,分管党群组干,成了现在杜家九姊妹里嫁得最好的一个。
“你说什么?!”刚来得及把自家女人裤衩给扒拉下来骑上去,还没来得及舒爽两下就被身下女人两句话给弄得差点下马来。
“现在说法又多了起来?说啥了?”杜笑眉随口问道。
“那巩哥咋说?”杜笑眉精神一振。
巩昌华是真被自家女人的话给吓了一大跳,“老七,你让老九可别乱来http://m•hetushu.com啊,陆为民可不是小人物,真要出了事儿,我看她的事业编制都得要黄。”
“巩哥回来了?”杜笑眉见矮胖男人满脸通红地走了进来,就知道多半是刚吃完饭,要不就是在那个卡拉OK厅里又去喝了酒。
“我还能从哪里听到?还不是老巩那些熟人?前几天他和计经委还有商业局那帮人在一起吃饭打牌,我也去了,就听他们在牌桌上说根本就没看到过什么投资商,说要投资好几百万,人家投资商是傻瓜啊,县城里都没有人来投资,还会投资在你那兔子不拉屎的洼崮?”
巩昌华也知道自己这个小姨子看似有些风骚,但其实这两年都还算洁身自好,其实也不算洁身自好,而是很多人有所顾忌,不过眼见得老县长马上就要彻底退下去了,看样子也有不少人就在打这个小姨子的主意了。
“七姐,说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根本没有人来投资,是陆为民自导自演的假戏,这个说法你是在哪儿听到的?”
见自己七姐说得眉飞色舞,杜笑眉也吃了一惊,这第一个和第三个说法她也听说了,还有说陆为民上边关系硬,故意找一个穷县来折腾一下,弄出点声势来,就好早一点走人,之所以选择下区乡而且下条件最差的区乡,也就是要故意显示他不怕艰苦的精神,好让人帮他吹嘘做文章,但是说陆为民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根本没有人愿意投资,是陆为民自导自演的假戏,她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