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一节 誓言

门猛地的被推开来,陆为民瞥了那个在门口露了一下头,大概是觉得自己有些冒失又缩了回去的家伙,重新把目光落在面前的男子身上。
“心底无私天地宽,只要我们自己行得正坐得端,经得起时间检验,我觉得就没有什么不敢面对的,纵然一时半刻得不到一些人的理解,但事实最终会证明我们的选择。”
“黄淼,基层干部的素质教育并不单纯是简单的政治思想和纪律作风教育,新时期下基层干部,尤其是对作为班长的支部书记素质要求会越来越高,他们发挥的作用也会越来越大,我建议你考虑一下组织咱们镇上的支部书记和村主任除外考察学习,不需要去远了,就在省内一些经济较为发达地区,选择那些班子团结有力的代表地方去好好学习参观一下,不叫蜻蜓点水走马观花,要然他们去学了之后能够有所收获,觉得人家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除了客观因素外,主观方面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你和县委组织部那边联系一下,省里有这方面的一些模范示范点,你好好筛选一下,要选和我们洼崮条件接近的,不要去选那些城郊地区的亿元村,条件相差太远,根本没有值得学习借鉴之处。”
这一切都在没有惊动外人的情况下进行,一直到何铿从基辅飞回国内来正式签约,这桩事情都没有对外作任何宣传。
※※※※
多年以后章明泉和齐元俊都在不同场合谈起过这一次元山和图书夜游,虽然两人看待这一次夜游的角度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两人都一致认同,那就是这一次夜游给他们原来还有些狭隘的观念带来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正是陆为民的这一番酒后豪言,让他们可以站在一个不一样的高度来看待当时的洼崮发展。
丰祥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与昌江医学院药物研究所洽谈原大东制药厂和昌江医学院合作研制的两款新药权属问题,原本昌江医学院已经准备将毁约不再投入的大东制药厂告上法庭,现在有了丰祥药业这个替代者,而且这个替代者还是原来从大东制药厂出来的原任厂长林和祥,自然是喜出望外。
昌州市区是沿着宽阔的昌江展开,而从北面来的淇河汇入昌江下游水量大增,从汇合处就能看得出来,以下水面宽阔了不少,江面在两岸的高楼灯光和辉映下波光点点,偶尔有夜行的船舶驶过,发出低沉的汽笛声。
在昌州夜谈之后的第四天,海外林家代表林和贵飞抵昌州,与林和祥一到接触了陆为民。
当初和佰达公司在争取土地入股的份额上他也是和佰达公司以及药商方面闹得有些不愉快,后来陆为民就专门开导他,要着眼于以后,这个市场只是一个平台,一个吸引更多相关产业进来的平台,只有让专业公司和药商们觉得在这个市场上有利可图,他们才会有更大的动力来把市场搞好,而市场搞得越好,http://m.hetushu.com带动的相关产业进来的也才越多。
“陆书记!”
“深圳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同样被划为特区的珠海、厦门以及汕头的发展速度却远不如深圳?”陆为民语速放慢,反问道。
齐元俊有些脸热,他知道这是在委婉的批评自己。
章明泉和齐元俊都在品味着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陆为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把他们拉到这元山上来享受昌州八景,他肯定是有所指有所言。
陆为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但是如果你们去过岭南那边,你就会意识到昌州与广州和深圳之间的差距就像丰州与昌州或者双峰与丰州之间的差距一样大,甚至更大,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深圳在十多年前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渔村,甚至连洼崮镇都远远不如,可它只用了十多年时间,就已经发展成为远超全国绝大多数的省会城市的大都市。”
一旦作出决定,林和祥表现出来的决心和效率让陆为民都为之瞠目结舌,他甚至怀疑林和祥其实早就做出了要在洼崮投资建厂的决定,而且还为此提前做了精心细密的准备工作。
“十多年前谁要把深圳和昌州比,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如同现在要把洼崮拿来和丰州市相比一般不可想象,可谁曾料到十多年后深圳就早已超越了昌州,甚至达到了昌州望尘莫及的地步?”
这让陆为民也是相当的无语,站在公道的角度上,大东制药厂就和_图_书算是不愿意在继续与昌江医学院在这个项目上合作研发下去,也完全有理由将这部分权益寻找合适接手者卖出,可是贾国志这个根本不懂经营为何物的家伙,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放弃了,当败家子也不是这样当,大东制药厂落在这种人手中折腾,想不垮都难。
陆为民斜靠在汽车上,静静的眺望着这一江盛景,章明泉和齐元俊也下了车,无声地站在车后,顺着陆为民的目光望下去。
章明泉和齐元俊都从未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深圳的崛起他们当然知道,但是也仅仅局限于从报纸电视上知晓,深圳之前是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他们都不清楚,但是陆为民用深圳和昌州之间的差距来形容昌州和丰州之间的差距,让他们陡然意识到昌江这个深处内陆的地方与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有多么大。
“嗯,黄淼,你从纪委下来,基层工作千头万绪,我和你都是新兵,既要学习,但更要思索,只有这样才能提高自己。”陆为民点点头,“尽快把这个方案考察参观和学习体会的方案拿出来,到时候我和齐镇长都要参加。”
在与林和祥的接触中齐元俊也在打小算盘,希望林和祥能够一次性的买下镇上的那两家已经关门的企业厂房和土地,而不是像林和祥最初提出的租用厂房,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虽然也希望林和祥买下,但是站在企业角度来考虑,对方肯定也需要考虑资金的承受程度,所以林和祥没有同m.hetushu.com意,还是在陆为民的撮合下,争取先租后买。
丰祥药业有限公司投资八百万,租赁双峰县洼崮镇省道217路旁原镇印刷厂和镇文具厂所在厂房,建设药品生产基地。
经过一天的商谈,陆为民受何铿的委托同意,以香港永泰投资公司名义出资六百万人民币,而林家代表的马来西亚天虎集团出资六百万人民币,林和祥本人出资五十万人民币,共同组建丰祥药业有限公司,有林和祥出任丰祥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同样的政策,深圳从四个特区中脱颖而出,靠的是什么?”陆为民的谈兴似乎被彻底勾了起来,意兴飞扬,“我个人认为除了深圳在地理位置上有一定优势,距离香港更近外,更重要的是当时他们的领头班子胆子更大,迈出的步子更大,敢于尝试的决心更坚定,从三来一补产业的汇聚到蛇口工业区全面启动,这都是要有胆魄和冒险精神的,我的想法我们洼崮就要成为丰州的深圳,双峰应该成为昌江的深圳,就是要成为一个特区,要敢于尝试,只要是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我们就要敢于去试验,哪怕错了,我们可以改正,失败了,我们可以从头再来。”
“以我们洼崮目前的情形,我们又有什么不可以失去的?那点儿烂家当,送给人家人家还未必看上眼,敝帚自珍,在一些小细节上斤斤计较只会丧失战机。一个企业进来了并不仅仅是一个企业进来那么简单,这也就相当于给其他投资者做m.hetushu.com了一个示范,那就是这个地方是值得来投资的,这种示范和汇聚效应带来的意义非比寻常,往往比一家企业本身更为重要,所以这就需要我们看得更远。”
“十年前我也来过这里,当时还没有这条碧园路,和几个同学一起爬上元山俯瞰下边,江南这边还是一片荒凉的菜蔬地和树林子,英雄门大桥还没有影儿,昌江上只有昌江革命大桥,那时候昌州最高的高楼也不过十二层,是省外贸总公司的大楼,十年过去了,沧桑巨变,十二层大楼被无数二十层甚至三十层以上的高楼所取代,看见眼前这一幕,就可以感受到昌州和丰州之间的差距,而同样到了丰州,你就会发现我们双峰与丰州的差距。”
当然这对于丰祥药业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事,林和祥也不愿意刺激大东方面,一直到昌江医学院和大东制药协议解除了合同之后,才以丰祥药业的名义与昌江医学院重新签署了合作协议,并承诺加大投入,尽快让这两个已经有了眉目的新药完成临床测试。
“好的,陆书记,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马上和组织部那边联系。”年轻男子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
在没有告知大东制药厂方面接手方的情况下,昌江医学院与大东制药厂协商解除了合作协议,转而由丰祥药业方面投入肆佰万元研制费用接手原来大东制药厂的一切权益,也就是说大东制药厂在没有获得任何收益的情况下白白的把前期投入本应获得的利益全部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