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三节 原子弹

但是现在康明德出现让陆为民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
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稿子,关恒瞥了一眼,是手写稿子,而且是陆为民自己的笔迹,再加上题目是《关于对洼崮区乡镇企业改制试点的一些想法》,关恒立马就感觉到这份手稿的分量。
但是对于这些企业的改制并无先例,甚至可以说没有人想到过要把这些企业进行改制,在很多人看来,这些企业只要能够维持着不垮,就没有必要去管它,它们每年还能上缴税收,在镇上乡上财政困难时,还可以以上缴管理费的名义让这些企业支持一把,顶多也就是再让这些企业想办法从信用社或者合金会里弄一笔贷款出来罢了。
看见关恒有些疑惑的目光,陆为民笑了笑,“这是我刚写好的东西,只是一个意向性的东西,请你先看看,我觉得上一次我们关于县里经济发展的一些路子和尝试对我很有启迪,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我们洼崮的经济该怎么搞才能实现飞跃,除了招商引资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这就是我这一段时间的一些思考。”
陆为民笑了起来,“关主任,你这话有些过了吧,你若是真对这东西没半点兴趣,我想我就是拿给你分量再重十倍的观点,你束之高阁就行了,至于这么胆战心惊的模样么?这说明你心里有鬼啊,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东西还是有些符合你的意图,说出了你不敢想不敢说hetushu.com的一些观点想法,甚至还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敢比我更大胆来开这个头炮了,嘿嘿,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其心可诛啊!”
他一直在考虑怎么来解决这些企业的出路问题,这么一刀切的关闭肯定不现实,虽然这些企业经营状况都不是很好,但是也都还能勉强应付,突然关门,对于在这些企业打工的本地百姓也影响巨大,最好的办法就是对这些企业进行改制,让其与政府彻底脱钩。
产权量化,让集体资本从乡镇企业和集体企业全体退出,政府集中精力从政策和服务上位经济发展提供支持!
陆为民注意到了关恒脸上的混杂着震撼和嫉妒的一抹神色一掠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色,他好整以暇的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表情让关恒差一点就想要叫喊出来,你知道这篇文章意味着什么吗?!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
对于这些企业的改制问题陆为民一直在考虑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推进,但是考虑再三,他还是觉得没有多大把握,尤其是像梁国威他们会同意自己的这个观点?陆为民觉得很难,以他们眼下的思维,只怕很难让他们接受将这些企业扫地出门的想法观点。
这些企业普遍规模偏小,效益不佳,洼崮建筑公司就属于原来洼崮镇的街道集体企业,最早是洼崮镇建筑社,后来更名为洼崮建筑公司。这些企和_图_书业在经营上都眼中依靠信用社和合金会的贷款维持,可以说已经成为各个乡镇心中的隐痛。
文不惊人誓不休啊!
关恒连连摇头,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为民,你这是杀人不用刀,放火不用烧啊,我拿着你这玩意儿,简直就是捧着炸弹,你想要干什么,把我给炸得粉身碎骨?还是想拉着梁书记一起殉葬?”
关恒的办公室相当朴素,除了堆满了桌案上的文件,也就是靠墙书橱里的各种书籍了。
“哟呵,稀客啊,为民,算一算,从上一次常委会之后,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踏进这栋大楼了?”在走廊里看见陆为民的身影,关恒禁不住笑了起来,快走两步上来,“怎么今天有空回来了?”
洼崮区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区,但是也有几家在八十年代乡镇企业蜂拥而起的时候发展起来之后存活下来的乡镇企业,也有一两家属于遗留下来的街道企业,比如洼崮镇的建筑公司、木材加工厂、预制件厂、机砖厂以及一家半开半闭的非标件厂,沙梁乡的包装材料厂、塑料制品厂、机砖厂,小坝乡的机砖厂、鞭炮厂。
“就来找你啊。”陆为民不太清楚这一次考察关恒为什么没去,照理说这种情况下梁国威要出门是肯定要把关恒带上的,但是没想到戚本誉去了,关恒却被搁下了。
在陆为民看来,这些企业中的绝大部分,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管理人和_图_书员素质以及财务经营状况都难以在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完全是依靠贷款输血来维持,早一点断奶只有好处,虽然这可能给信用社和合金会的账面上带来相当难看的损失,但是陆为民清楚,这种事情越到后面窟窿就越大,信用社那边他管不到,但是合金会这边他却要尽早止损。
陆为民还是稍稍缓和了一些语气,只说是尝试,而没有敢说是推进,尝试就意味着错了可以重来,而推进也就意味着要排除一切困难的实施了,语意不同,意义也就不一样。
“找我?”关恒愣怔了一下,又笑了起来,“那好啊,走,去我办公室。”
这就是这篇文章的中心意思!
也只有陆为民才知道这样拖下去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那就是合金会的窟窿越来越大,真正到清理合金会这一天,各级政府才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关恒脸色慎重起来,陆为民对他的信任和看重让他既感到高兴又有些得意,但是同样也让他感到巨大的压力,他知道陆为民把这份东西交给他的目的,但是单凭自己粗略的浏览了第一页的一些内容,他就知道这份东西对于梁书记来说只怕是不可接受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关恒才合上手稿,使劲儿按摩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苦笑着打趣道:“为民,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吗?该死的,我的脸都被你这篇文章弄得僵硬了,所有制是发展生产力的手段,不应和-图-书该是只局限于意识形态意义上的目的,这话你可真敢说啊,倒转几年,你就得为这句话付出血的代价!你这脑瓜子里究竟装得是什么东西啊?!”
※※※※
从春节前后,陆为民一直在考虑洼崮区的工作,当前的大环境下,一切都需要围绕经济发展来动作,除了在招商引资上做文章外,陆为民也在考虑洼崮现有的企业改制问题上下功夫。
关恒脸一热之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和陆为民在一起谈话总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梁书记身边呆得太久,总感觉有些说不出压抑,而陆为民的出现让关恒似乎一下子找到了一个可以敞开心扉交流的朋友。
关恒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这个家伙,怎么每一次拿出来的东西都要弄得漫天风云,可以想象,这个东西一旦抛出来,只怕立马就能搅起轩然大波,他还真是看得起自己,把这个东西交给自己,这简直就是把一枚炸弹,不,是原子弹,交到了自己手中!
县委大院里显得格外安静,陆为民脚步踏入大楼时,甚至能感觉到整个大楼气氛似乎都显得比以往轻松许多,无他,几个主要领导都不在,受港商的邀请,赴香港考察去了。
“为民,你写的这东西我今天得拿回家去好好看一看,先不说这事儿了,说说你们那边的情况吧?我怎么觉着你们洼崮很有点独立王国的倾向啊,什么工作和情况都不向县里汇报m•hetushu.com,这种情况不太好,你恐怕需要注意一下才对。”关恒很郑重其事的把陆为民的手稿收了起来,看得出他对这东西也很感兴趣。
梁国威、李廷章、戚本誉、詹彩芝、蔡云涛五人带着县委办、县府办、计经委、双塬区委等一大帮人都兴冲冲的去开洋荤去了,参加这个考察团的还有地区各部门的一大帮人,对于这样一个投资额高达三千万港币的企业,地区各部门参加考察更能彰显地区对这个项目的重视,整个考察团从最初的十人不断膨胀,一直到最后十八个人,这才算是确定下来。
只不过他有些不太明白,以陆为民的身份,他完全可以把这东西直接交给梁国威,哪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的交给自己征求自己意见?
“关主任,共产党执政的宗旨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那么当前人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准确的说就是解决物质需求,那么作为执政党,现在就要满足群众的这一需求,至于其他,都只是手段,所有制问题不要用古板拘泥的眼光来看待,只要能使广大老百姓生活水平得到提高,让经济发展起来,我想没有什么不可以尝试的。”
陆为民在就任区委书记之后就要求各乡镇合金会严格控制贷款,到最后陆为民甚至以区委的名义发文要求对合金会进行为期半年的清理整顿,清理整顿期间一律只收不贷,这也使得这些企业的经营越发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