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七节 扑朔

梁国威有些生硬的语气让关恒意识到对方的怒意已经积累到了极点,但是他却无法回避。
杜笑眉小心地观察着眼前这个坐在沙发里漫不经心的年轻人,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看不穿琢磨不透一个人,而这个人的表现也让她对这个年轻男人下意识地产生了一种敬畏感,而这种敬畏感中又夹杂着些许兴奋和好奇,就像七姐夫巩昌华所说,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池中物,要么就是一飞冲天青云直上,要么就是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他已经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苦口婆心的阐述得很清楚了,但是他发现毫无作用,也许是香港之行让梁国威觉得玩具厂项目足以为双峰带来一个巨大的变化,让他不愿意冒某些风险来推动这个方案,如果是这样,关恒也就无话可说了。
“还有呢?”陆为民心里微感踏实,并不出他所料,总体来货普通老百姓对这些并不怎么感兴趣,毕竟和他们没有多大直接关系,而即便是有些关系的比如普通干部的家属亲戚,作为普通一员并不排斥改变,更关心的还是这种改变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稍微有些思想的,就要考虑如何来监督约束避免有人从中损公肥私,这才是关键。
“哦?他们都这么说?”陆为民安详地坐在沙发里,显得很淡定,“这个大帽子扣下来会压死人的,连梁书记都同意我把这个方案提交到县委常委hetushu.com会上来讨论,虽然他本人不同意,但是也没有剥夺我提交方案的权力啊,这些人是不是有点儿越俎代庖了?”
关恒轻轻叹了一口气,正如陆为民告诉自己的,梁国威不会同意,不是因为对他的成见,也不是担心在改制过层中会不会出现以权谋私或者私下交易这一类导致集体资产被侵吞的这一类情况,而是在根本上接受不了把集体企业变成个人财产的这个理念变革,这无关其他。
看见梁国威阴沉如水的表情,望向自己的目光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淡,关恒就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他已经尽了力,至于说结果会是怎么样,却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在他看来,一个新来的常委,想要和县委办主任搞好关系很正常,但是之后正如戚本誉所说的,关恒似乎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迅速升温,两人在工作上似乎有很多共同语言,关恒也经常在自己面前为陆为民的一些做法和观点解释说项,他早就有些反感,但是想到关恒对自己素来忠心,何况关恒的一些解释也并非是毫无原则的诡辩,所以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在这一点上,杜笑眉稍稍打了埋伏,实际上双塬镇上对这一点反对的居多,当然这可能和双塬镇不少企业效益要比洼崮那边好不少有一定关系,不过巩昌华倒是对陆为民的观点有些赞同,觉得双峰这么些年来没有什么大变和-图-书化,比起周边县份来,差距越来越大,需要一些变化来改变。
关恒吸了一口气,“我和为民都觉得,让这些企业改制,方式方法可以多样,即可以让这些企业的职工成为主人,同样也欢迎外来投资者和企业家来并购,这些企业要说规模都不大,我个人认为还上升不到危及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个高度上来。”
他试图努力让自己接受关恒的意见,但是却无法做到,梁国威自认自己不是那种狭隘的人,就算是自己对陆为民有成见,但是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客观冷静的分析判断,可这个方案是什么?!
※※※※
这不是做一番思想工作就能改变的,而自己的努力也让自己失去了梁国威的信任。
梁国威注视关恒良久,这才淡淡地道:“关恒,这件事情不用再提了,我个人不同意,我也相信县委其他同志不会赞同这个方案,你替我转告陆为民,他作为洼崮区委书记可以向提出这个方案,也可以拿到县委常委会上来讨论这个方案,但是我本人明确表明态度,只要我在县委书记位置上,我不会同意他的这个方案。”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些过分信任对方了。
“梁书记,我和为民是这样看的,这些企业经营状况都不算好,更重要的是作为地方党委政府根本就没有这个精力来经营和监管这些企业,更谈不上如何让这些企业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展起来,甚http://www•hetushu•com至可以说这些企业的衰败,既和企业经营者素质有关,同样也和地方党委政府过度干预有很大关系,这样只会导致这些企业在市场经济竞争下败下阵来,这样企业亏损给各乡镇政府带来的越来越大的窟窿,这些窟窿要么体现在合金会的亏空上,要么就反应在政府的担保上,我做过一个统计调查,洼崮区算是比较好一点的,其他区问题更为严重。”
不,变化不是从自己去香港之后才出现的,梁国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应该是从陆为民来到双峰之后关恒就逐渐和陆为民越走越近,戚本誉曾经若有深意的提醒过自己,说关恒和陆为民似乎关系很亲密,他当时并没有在意。
“那么县城里这些人呢?区乡上那些干部呢?他们怎么来看这件事情?”陆为民紧跟着问。
“现在外边都吵得沸沸扬扬,说您打算把洼崮的企业全部都卖给私人老板,还有人说你采取洼崮没多久,就搞这个,前两任区委书记都是好色,你是贪钱,所以才会搞这么一出。”杜笑眉抿着嘴细声细气的道。
如果按照陆为民的这个方案来动作,洼崮区还有什么?
在这一点上,关恒觉得自己无论是对陆为民,还是梁国威,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关恒觉得对于眼下处境不佳的双峰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机遇,在百舸争流的情形下,双峰要想脱颖而出,要想突出重围,你没有一点儿敢hetushu.com于尝试敢于冒险的勇气,你就真的只能被淹没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了。
他不想再多解释或者劝说,极深的成见让梁国威对与陆为民一切有关的东西都有一种天生的反感,更不用说这份东西本身就有相当争议和风险,尤其是政治风险。
“老关,你不用多说了,我个人不会同意这个方案,你所说的一切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洼崮区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实施私有化,那么洼崮区将会一个乡镇企业,也就是一个集体企业都不再有,那么你认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不是在洼崮区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呢?”
“笑眉,你这个他们和外边究竟是指什么人?”陆为民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这个似乎充满了好奇兴奋又有些惴惴不安的靓女,微笑着道。
杜笑眉微微蹙眉,略加思索之后立即道:“县城里一般老百姓谁会关心这些事儿,除非是有家里人在县委县府以及局行里干事儿的,说啥的都有,也有说现在双峰这样要死不活的,工资月月拖欠,奖金兑现不了,县城十年不变,除了县委县府大楼和双峰饭店、电力宾馆外,看不到一幢像样的高楼,早就该变一变了,也有说弄不好会越变越穷,钱都被那些当官勾结那些私人老板装在腰包里去了。”
他想不通关恒怎么会接受这样一个方案,这简直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了,昔日对关恒的看重也让他此时对关恒更加失望。
梁国威几度想要http://www•hetushu.com把自己内心的怒意压下去,但几度都未能成功。他觉得眼前这个追随自己时间不算短的老部下似乎一下子变得陌生了,他无法想象怎么在自己去了一趟香港回来,关恒就变成了这样。
在梁国威看来,陆为民这个方案几乎就是一个全盘私有化的方案,这和俄罗斯那边正在搞的那些勾当有什么不同?这完全偏离了政治轨道,这是资本主义自由化思潮对中国的渗透的典型表现,但中国不是俄罗斯!
“嗯,他们就是县里领导吧,戚书记、詹书记还有黄县长,外边就是指县委县府大院里喜欢嚼舌头的这些人。”杜笑眉略一愣怔,立即回答道。
“区乡镇的干部们倒是对这个讳莫如深,都不愿置评。不过我听巩哥说他们镇上对这个也有很大争议,觉得这个问题需要因地制宜,而且能不能采取这种方式来改,问题定性有没有偏差,还是得要上边来拍板,而且如果上边同意改的话,也得要怎么来防止被人钻了空子,把钱装到私人腰包里去了。”
也许正如陆为民所说,抛开梁国威对自己的成见这个因素,梁国威也不具备接受他的方案的那份胆魄,梁国威的胆魄只是建立在他在用人驭下时的表现出来的刚愎独断而已,只不过是在这种梁国威长久以来建立的威权和目下的体制格局下被人误读和片面化了,陆为民甚至说了一句话,这很可悲,让关恒心里也很是不舒服,但现在看来,这句话似乎映证着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