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四十三节 人选

康明德眼睛很毒,一见这几位就知道不是简单人物,那位马来西亚来的林总就不说了,虽然文质彬彬,但是骨子里流露出来的优越感和倨傲却是难以掩盖,至于另一位何先生,陆为民甚至没有介绍他的身份,这更说明这位身份的不寻常。
陆为民并不清楚这背后的种种利益博弈和妥协,不过从常春来那里得知其堂兄常春礼向李志远建议他担任詹彩芝现在的角色之后,陆为民心还是忍不住动了心。
安德健并不怎么买自己的帐,这一点苟治良也很清楚,都是县委书记起来的,只不过自己抢占了丰州市作为地区所在地的先机,担任了组织部长,而安德健担任了秘书长,这一步他倒是难得撵上自己,只能亦步亦趋了,不过这并不代表对方就愿意在许多问题上服从自己。
苟治良离开之后,李志远才皱起眉头来。
“老康,怎么了,这么心急火燎的?正好,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洼崮的著名私营企业家,民德有限公司的老板康明德,老康,这一位你都熟悉了,林总,这一位也是林总,马来西亚天虎公司的林总,也是丰祥药业的股东,这一位是香港永泰公司何铿先生,也是丰祥药业股东。”
双峰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破落户,甚至用破落户来称呼都抬举了,准确的说有点像烂泥潭,这是常春礼的形容,谁去都得给陷住和*图*书,没有一点敢闯敢冲的劲头,那就得困死在这个泥潭里,一千七百万的欠账,震荡之下散乱的干部人心士气,缺乏明确的发展思路,又没有像样的资源和产业,怎么发展?
曹刚能力不错,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泥潭,能带动一帮人挣扎出来么?李志远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总的要有一个人来扛起这个重任,也只有寄希望于曹刚,看看曹刚的本事了。
李志远明白了苟治良未尽之言后边的意思,看样子安德健和苟治良之间的关系很僵,苟治良也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拥有足够的威信来压制安德健,安德健在这上边似乎并不怎么把苟治良放在眼里,这让李志远对苟治良的看重顿时轻了几分。
但是作为地委书记,他又不得不承认也许目前陆为民出任这个县委副书记就是一个最合适人选,虽然在年龄资历上是他的软肋,但是他的冲劲儿和闯劲儿可以弥补,尤其是在双峰目前的情形,需要一个人来把这个沉闷的局面打开,加上李志远也知晓陆为民在经济工作和招商引资上很有点见解手段,王舟山就曾经在离开丰州时专门嘉誉了陆为民,甚至还有意让陆为民跟他到洛门,足见对其的看好。
洼崮对于他来说固然是值得下功夫的自留地,但是洼崮毕竟底子太薄,而且资源有限,供他施展的舞台太小了一点,当www.hetushu.com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是足够了,不过如果有更大的舞台供他施展,为什么不尝试去争取一下呢?
已经有各种小道消息出来了,梁国威去职已成定局,现在仍然住在地区中心医院,陆为民去看望过一次,但梁国威处于深睡状态,陆为民也只能把六百块钱交到他的家属手中以示慰问。
“唔,这样吧,老苟,在这几个人选问题上还是再多酝酿一下,我觉得是双峰的工作要打开局面,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人选都很重要,我看是不是这样,先把曹刚他们三人的问题敲定,然后征求一下曹刚他们的意见和看法,我记得陆为民也在南潭工作过吧?对陆为民也不陌生,可以听听他的意见,当然,也要听听虞庆丰和孟余江的意见。”
这个问题摆在谁面前,谁都得头疼,就是李志远自己现在也觉得没有一个更好的思路想法。
“嗯,组织部长人选倒是有几个,不过……”苟治良也觉得头疼,安德健在陆为民的问题上很坚持,自己没有能在这个问题上妥协,以至于这个组织部长人选上也就起了纷争。
※※※※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现在要担任詹彩芝的角色有些渺茫,甚至连安德健都未曾向他透露过有这方面的可能性,但是他还是很希望能有这个机会。
不过想也只能想一下,陆为民更多的心思放和_图_书在了把彭元国等人的任职上去了,只不过考察虽然完成了,但是孟余江提出的特殊程序却未能继续下去,地委已经明确通知,近期县里人事变动一律停止,虽然没有说原因,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为新班子上任在做准备了。
所以他才提出要听一听曹刚他们几个人意见这一着缓棋,至于苟治良那里,苟治良的儿子和陆为民的冲突他也听说过,甚至连苟治良未来女婿和陆为民是同学,其间免不了有些竞争的味道他也隐约知晓,倒不是说苟治良小鸡肚肠,但是这里边难免就有些感情的倾向性了。
处于这种情形下,陆为民也的确不好去邀请什么人,好在林和祥也不是太过于计较这方面的人,所以这个奠基仪式也就显得十分轻松简单,只是陆为民、章明泉、齐元俊以及林和祥、林和贵以及何铿五人六人参加了奠基培土仪式,就算是大功告成。
让陆为民最为吃惊且有些郁闷的是据说要来担任县委书记的人选居然有曹刚,而且是热门人选,这是不是有些太让人意外了,真要来双峰担任县委书记,自己这个一直让他不顺眼的角色,岂不是让他更碍眼?自己和曹刚这个新任县委书记之间的关系岂不是比梁国威更难处?
而且从感情上来说,他个人也不是很喜欢陆为民这个人,虽然他也承认此人的确有些能力,但他毕竟是给夏力行当过秘书http://www•hetushu.com,而且是在夏力行走之前提拔起来的,他不想给人一个感觉,那就是夏力行走了之后这丰州还是在夏力行的影子下,甚至自己还有意提拔他的前任秘书来讨好他。
在陆为民的人选问题上他有些矛盾,一方面,他觉得陆为民的确不是最合适人选,年龄和资历上的太过于年轻稚嫩,从理论上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但是你得考虑其他班子成员的感受,一个二十来岁年轻人,工作不过三四年时间,就要担任县委副书记,无论怎么说都觉得有些过了。
“陆书记,可否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今天中午做做东?诸位客人远来,老康也算半个主人,这一顿我来请怎么样?”康明德一边套着近乎,一边殷勤的发出邀请,“县城如果觉得不行,我们可以去丰州,或者洛门也行,反正也不远。”
现在常春礼似乎也很看好他,如果同意陆为民担任县委副书记,也可以卖常春礼一个好,争取常春礼在其他方面的支持,也不知道陆为民这小子怎么就入了常春礼的眼。
“呵呵,幸会,幸会,我是啥著名企业家啊,这是陆书记挖苦我,在各位面前我就是一小包工头,这是我的名片,日后有什么建筑方面的需要,请尽管开口,老康其他本事没有,也就只能在这水泥钢筋活儿上练练把式了。”
詹彩芝那里陆为民也去看了看,精神状态很不好,抑郁寡欢,纪委仍hetushu.com然在找她谈话了解情况,这给她很大的压力,陆为民也有些可怜,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对这个人,陆为民也不想再置评。
但很快陆为民还是收敛起了那些不太现实的想法,常春礼固然可以做出这样的推荐,但是仔细分析了一下,陆为民就知道这可能性不大,不过常春礼能为其推荐一下,也足以让人感动了,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印象在主要领导心目中更深。
“老苟,陆为民的表现的确可圈可点,看样子这个年轻人在搞经济工作和招商引资有些本事,但是他太年轻了,就像你说的,资历阅历都还欠缺,年龄上更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也要考虑一下其他班子成员的看法想法,不要因为一个人而弄得整个班子不团结了。”李志远想了一想才道:“这样,陆为民的问题暂时搁一搁,先把曹刚、虞庆丰以及孟余江这几个人选定下来,对了孟余江空缺出来的组织部长人选有了么?”
“陆书记,陆书记!”看见康明德一路小跑过来,陆为民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要借这个机会来结识一下来的客人。
苟治良心中微冷,李志远这么快就打算妥协了?安德健姿态摆强硬一点,他就怵了?就算他背后有孙震,但是你是地委书记,这样的表现未免也太软了一点,但是表面上他却无法表现出来,只得淡淡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丰祥药业生产基地动工奠基仪式显得格外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