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四十四节 看路,做事

“陆书记,刚才老康在说你可能要走?”章明泉沉默了一下才突然道。
“在铿哥面前还玩这一套?我看老康在双峰也是一个玩得挺转的人,他的话不是空穴来风,那是肯定听到了一些什么风声,而风声也就意味着上边有些人肯定有这个意思,只是未必能变成现实罢了。”何铿轻轻一笑,瞥了陆为民一眼,“你铿哥虽然离开这个体系久了点儿,但是脑子没坏,知道这里边的规矩。”
“陆书记,这话不对,我们是局外人,您可不是啊。”康明德脸色突然一正,“当着谁我都敢说这话,这也是大实话,不是恭维阿谀谁,这双峰县里如果领导干部都像你,那双峰县恐怕早就不像今日这般场景了。共产党的干部好的居多,但是这个好不代表他们就能干事儿,他们的好顶多也就是不给你找麻烦,不给你设障碍罢了,你要让他们琢磨一下怎么让咱们双峰向其他沿海像昆湖青溪那些地方一样变得发达起来,他们没那个能耐,这是我实话,当着他们我也敢说!有些人呢,就整天琢磨着心思想往自己腰包里装两个,拿了钱却还不想办事儿,什么时候真正想过他自己当着这个官是干啥的,不说其他,就是老康去干他们的位置,也比他们强!”
陆为民讶异地看着何铿,“铿哥,你……”
“去你的,哪个领导会有这样愚蠢的脑子?!这是在让人失望,不是给人念想!”何m.hetushu.com铿摇头,“从级别上或,常委和副书记都属于同级,只是在党内职务上有所差异,从常委变副书记也表示什么不可逾越的天堑,至于说年轻,这要看领导怎么看,没准儿领导就觉得你年轻就是优势,就更用冲劲儿闯劲儿呢?”
陆为民也知道何铿的脾性就是这样,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肯定不会给自己明确说,他自然也就不会多问。
“蛇有蛇道,狐有狐踪,你铿哥好歹也是昌江人,嗯,试试看吧。”何铿也不多言,“好了,这事儿说在这里吧,你还是按你自己的工作干起走,老林还有事情要和你说。”
“对不起,康老板,今天是丰祥药业开工奠基,你来做东,岂不是打我们丰祥药业的脸?”林和祥也知道康明德在双峰县里也是一个人物,装龙象龙,装虎成虎的角色,和对方把关系搞好没有坏处,更何况现在丰祥药业也是对方在承建,“要不这样,康老板,你也看到我们今天的仪式了,县里出了香港骗子的事儿,咱们这也算是合资企业,别让县里人又把我们也当骗子了,所以陆书记让我们就简单低调,今天我们就在镇政府食堂,如果你不嫌弃,那就一起怎么样?”
“应该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项目,木糖醇不是新鲜东西,但是生产工艺一直制约着发展,近年的确有些新工艺改良,没想到林家居然看中了这个行业,不过也www.hetushu.com算是和丰祥药业有些瓜葛,医药行业用木糖醇量不小。”陆为民点点头,“他们也和你谈了,想要用小坝那家食品厂厂房,但是又不想给钱。”
镇政府食堂?看见陆为民等人都是一脸欣然,丝毫不觉的有什么不妥,康明德吞了一口唾沫,脸上还是堆起笑容,“既然林总你们都如此朴素,我老康还有什么说的?食堂就食堂!”
二林和何铿都还没太在意,倒是章明泉和齐元俊听得这话都是一怔,目光都落在了陆为民身上。
“不,为民,你错了,只要有一丝希望,你都要尽力去争取,你如果能够抓住机会在一个台阶上节约哪怕一年半载时间,日后到了更高的平台上,你就会发现这一年半载对你是多么重要。”何铿断然摇头,不同意陆为民的想法,“当然,处在你这个角度,我知道也许你该努力已经努力过了,上边帮你使劲儿的人也已经努力了,怎么,就从没有想过让你铿哥帮你使使劲儿呢?”
“嘿嘿,他们当然那么细想,可不给钱怎么行,小坝那边也交代不过去啊,食品厂虽然垮了,但是厂房和库房占地面积多大,又紧邻217省道,水电都是通好了的,厂房基本上都是上好的,还有不少设备,多少人来打这个厂的主意,我都知道小坝那边都没有松口,就是想要把这个厂的债务一下子转移出去。”章明泉乐呵呵地道:“hetushu•com要不把杨礼贵叫来商量商量?”
陆为民的话逗得林和贵、何铿以及林和祥以及章明泉、齐元俊等人都是哈哈大笑,康明德也不着恼,笑嘻嘻地回应道:“陆书记,我说过您,难怪外边都在传言说你在咱们洼崮呆不长了,就凭你这张嘴也能当个县委副书记。”
“陆书记,林总说的那个项目怎么样”章明泉终于等到了林和祥林和贵离开,立即就跟了过来。
陆为民无奈的挠了挠头,有些苦闷地道:“铿哥,这事儿的确有些传言,但我自己觉得可能希望不大,主要是我年龄和资历,这担任县委常委时间太短,而且年龄劣势太明显,到洼崮工作才半年多,所以我觉得这更多可能是领导的一种姿态而已,给个念想在那里,让我保持上进心吧。”
陆为民也知道对方迟早要问到这个问题,在章明泉面前,他不愿意虚言敷衍,想了一想才道:“是有这个风声,但是我本人未接到任何领导哪怕是一个暗示,估计也和这一次县委要大调整有关系,啥传言都有,不过我个人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我担任常委时间很短,来洼崮时间更短,洼崮局面也刚刚有了一点起色,估计不管是地委还是县委都需要考虑这个现实情况。”
陆为民是真拿这家伙没辙了,这家伙别看貌似憨厚直爽,其实心眼儿比谁都多,典型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角色,这般在外人面前示好于自己,那也是吃准了这和_图_书些人不会传出去,而且传出去对他也没有多大影响,只不过却会把自己套在里边脱不得身。
“嗯,商量是肯定要商量的,但是得先把这边底细摸清楚,这事儿是林和祥牵线,林和贵代表的马来西亚林家大概也是早就和林和祥牵线的那边谈得差不多了,这才过来,这也算是对咱们洼崮的信任,但是信任归信任,也不能因为他们信任咱们,咱们就不管咱们自身利益受损不是?这得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能搞成一个双赢的结果。”陆为民手扶在下颌沉吟着道:“先不忙和小坝方面说,这边先谈。”
“这我们也就放心了。”章明泉舒了一口气。
“怎么,为民,你要动一动,当县委副书记?”吃晚饭,何铿主动招呼着陆为民走到了一边,“这是好事儿啊。”
“老康,别做起一副上刀山下火海的样子,开工典礼不过就是一个仪式,一个企业一个项目能不能成功,不在于它开工搞了多大排场,也不在于它请客吃饭在什么地方,需要搞排场那就是打广告聚人气的需要,至少我觉得目前我们这些企业都没有多大必要,天虎林总和永泰何先生都赞同我的观点,到镇政府食堂就餐也是我的建议,你觉得呢?”陆为民笑着揶揄对方:“难道说在我们镇政府食堂就餐丰祥药业的前程就要大受影响,弄得丰州吃一顿就要生意兴隆,或者到昌州搓一顿,生意就遍布全球?”
陆为民飞快地扫了一眼四和*图*书周,还好周围其他人相距都还远,只有这几个人,他脸色一肃:“老康,你喝早酒了?一大早就在这里胡言乱语?你是没事儿给我添堵是不是?”
一行人就这儿嘻哈打笑着到了镇政府用餐,镇政府食堂本来也对外营业,加上经常要为镇里开会准备会议伙食,所以办上一二十桌也不是什么难事儿,顶多也就是菜肴准备上没有县城里宾馆酒店那么精致罢了,但却胜在实惠。
“老康,又在哪儿去听了些小道消息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我在这个洼崮区委书记位置上挡了你的发财路啊?这么想赶我走?”陆为民平静如恒,“县里是有人事变动,那也是地委考虑的事儿,啥时候轮到你我这些局外人来操心了?”
“铿哥,你别听康明德在哪里胡说,根本就没影儿的事情,纯粹空穴来风,我才来这里多久,当这个县委常委当时都有点儿破格了,这才多久,洼崮这边工作刚有点儿眉目,怎么可能又动我?”陆为民摇摇头。
康明德满不在乎地道:“陆书记,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你要不爱听,我不说就是了,我觉得你胆儿挺大的一人,咋也变得这样了?至于么?话是老康说的,有啥冲着老康来,谁能把你怎么着?”
“铿哥,你就别宽慰我了,我真没想过,或者想过但觉得的确可能性不大,我心态很端正,就是把现在手上的工作干好,而且我也有信心把手上工作干好!”陆为民相当坦率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