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节 握手

“嘿嘿,那是现在在文体局,她以前出名可是在永济,我告诉你舞跳得心腔子都能跟着一跳一跳,对了,这一次县里不是要搞文艺汇演么?你看着吧,绝对又是她的压轴。”唐哥一副资深八卦人士的表情,“咱们双峰三大美人,洼崮隋寡妇,开元杜九娘,永济小樱桃,那些个电视电影明星也是全靠化妆,真要走下来素打扮,比起她们来都要差一大截。”
三楼是县委领导们的办公室,除了书记和副书记们的办公室外,也就只有县委办在这层楼了。
“得,咱们大哥莫说二哥,这都还有人家小年轻,别把人带坏了。”
“唐哥,你说刚才来找陆书记的这个女子是啥永济小樱桃?她不是文体局的么?”没有了萧樱带来的压力,小何立马就恢复了平常的机灵。
笑得最起的是几个驾驶员,作为驾驶员,他们的责任就是开好车,保养好车况,其他一切工作都和他们无关,只要领导不出门,他们的工作就是休息,县委办和小车班办公室紧挨着,办公室里有两个小姑娘,人气也高,这些驾驶员们没事儿也就要窜到这个办公室来坐一坐。
小伙子退了出去,刚到办公室,就听得办公室里几个同事都笑了起来,“小何,瞧瞧,哈喇子都快要把衬衣打湿了,是不是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这都是牛局长搞出来的花样,萧樱郁闷的想着,这文艺汇演也就文hetushu.com艺汇演吧,非要搞出这么一个请柬,恭请领导光临,据说这也得到了蔡部长的支持,拿牛局长的话来说,今年不比往年,县里换了主要领导不说,只怕是要过苦日子的,像文体局这样后妈生的,只怕首先就属于经费压缩对象。
陆为民对曹刚的印象并不好,但是也得要承认这个家伙比起两年前有不可同日而语了,对方不管是假意还是真诚表现出来的大气都让他只能拍胸脯一表忠心和诚意。
“为民,我可给你说好了,这个项目必须要拿下来,甭给我拿环保要求说事儿,县里的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这个分管经济的副书记才上任,我这个县委书记也一样,地区盯着咱们,就得要看咱们,南潭那回事儿就不说了,过都过了,我告诉你,坐在不同位置上,你就得转换思想,从更高更远的角度来看问题。”
“放屁!胡二,我啥时候碰头了?怕是你见了杜九娘那脸才笑得快要面瘫了吧?”唐哥被对方这一说,脸顿时一红,立马反击道。
“我找陆书记。”
萧樱抬头遮了遮阳光,这才四月,阳光似乎也显得恁大了一点,有点火辣辣的味道了,往年都还有点倒春寒,怎么今年却似没有感觉到一般,呼啦一下就有点夏初的味道了。
领导也有领导的苦处,萧樱也能理解,牛局长是个实在人,也不知道他原来在凤巢区委当书记时怎m.hetushu.com么能坐下来,似乎在机关里来一下子就收敛了原来的棱角锋芒,变得低调许多了。
两个女孩子都被这些司机们粗俗的话语弄得面红耳赤,小何和县委书记曹刚的秘书也都笑嘻嘻听得耳朵都支楞起来了。
“为民,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这个环保有天然的敏感,启天纸业那个项目我们不说了,我也知道造纸行业污染严重,也知道南河对于我们丰州来说就是母亲河,这桩事儿到现在也还在打嘴皮仗,张天豪死死盯着这个项目不放,弄得现在这个项目也没能落户,我不置评这件事情,但是这一次天虎集团木糖醇项目必须要拿下,对了,我倒是忘了你还兼着洼崮区委书记呢,要不这样,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项目让你难做,要么县委把你洼崮区委书记这个兼职免了,省得你纠结,要么这个项目放在双塬或者太和都可以,你自己看着办。”
现在好容易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搞个活动,还不得好好把领导们请来坐一坐,让领导们感受一下文体局的工作,领导们在研究经费时也可以手下留情一些。
陆为民张口结舌,谈着双手,还欲解释:“曹书记,这事儿咱们还得慎重一些,天虎集团他们是看好这个行业,投资规模也不小,但是我对木糖醇和山梨醇产业做过一些了解,这个产业如果不做好污水处理,将会带来很大的危害,所以……”
“您请hetushu•com坐。”萧樱还是第一次走进县委副书记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窗户大开,一盆云竹放在窗台上,设施倒是挺简单,两个书柜和一个橱柜,一套沙发外带茶几,也没什么多的东西。
“我是文体局的,牛局长让我来找陆书记,有点事儿。”如果不是牛局长专门叮嘱必须要见到陆为民本人把请柬送到,萧樱真想把请柬扔在办公室就走人了。
曹刚根本不给陆为民解释的机会,大手一挥,很坚决地道:“这事儿我定了原则,至于具体怎么去操作,你自己考虑,我只有一个要求,甭管你耍什么手段,只要这个项目落户在我们双峰,那就万事大吉,否则我就要唯你是问!”
小伙子听懂礼貌,立即就把茶泡了上来,“您稍等,可能还要几分钟,陆书记去曹书记办公室都有半个小时了,快了。”
曹刚的一番话让陆为民无言以对,他意识到在这个项目上曹刚绝对不会退让,他也同样意识到曹刚来双峰急于想要做出一番政绩来的迫切,他不能不说对方这样做不对,实事求是地说,曹刚上任县委书记之后就专门找到自己开诚布公的谈了足足两个小时,明说就是要解开心结,携手打开工作局面。
萧樱也对这种情形见怪不怪了,有时候下区乡也是这样,到乡镇府里去,总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目光看自己,背后也是嘀嘀咕咕,弄得她很不自在,但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和图书了。
明媚的春光在四月显得格外灿烂,矗立的双峰县委县政府大楼也似乎也一扫半个月前的愁云惨雾,变得明朗巍然起来,甚至连进出县委县府大院的人们气色神容都要好了许多。
萧樱点点头。
“嘿嘿,唐哥,话也不能那么说,第一次见到永济小樱桃的,有几个眼睛能拔出来,我看你到现在见过小樱桃也有上百回了吧,哪一次眼睛又拔出来过?杜九娘来了,你还不就失魂落魄的样子,上次差点就把额头捧着,有这回事儿吧?这会儿却去说人家小何,太不厚道了。”另外一个坐在藤椅上和唐哥年龄相仿的男子笑着揶揄对方。
两个女孩子明显是知道这三个女人名头的,脸上都有些不自然,不过两个男青年却明显被勾起了兴趣,“唐哥,你给咱们说说,咱们这是乡巴佬进城,还是第一遭听说呢。”
橐橐橐橐的皮鞋声在走廊里显得格外清脆,萧樱吓了一大跳,赶紧放轻脚步,这县委三楼她很少来,平时顶多也就是到一楼宣传部,偶尔也去过二楼妇联那边,这三四楼她都鲜有踏足。
小伙子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衣襟,更是逗得周围人一阵大笑,县委办还承担着小车班管理的职责,县委这边三辆小车,除了书记一辆桑塔纳专用座驾外,还有一台伏尔加和一台北京212吉普车,伏尔加主要是副书记们用,偶尔主任也要用一用,而吉普则主要是县委办和史志办的人用和-图-书了。
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人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见是找陆为民的,忙迎了出来:“陆书记到曹书记办公室去了,请问您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事儿?”
萧樱并不知道办公室里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引发了一场探讨。她看了看表,已经在这里等了十五分钟了,怎么还没有见人影?这个陆为民是不是故意在消遣自己?转念一想,至于么,人家大人大量,怕是早就忘了那桩事情,也是自己在这里自怨自艾罢了。
“唐哥,你别笑我,我看你不也是眼睛贼亮,差点就变成X光机了。”小伙子看似老实,但是嘴巴却也不让人。
县委县府大门前人来人往,似乎前一段时间还死气沉沉的大院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萧樱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捏了捏手中的请柬。
办公室里一个正在整理文件的女孩子看见萧樱过来,探出头来,“你找谁?”
“小何,找陆书记的。”
“哟呵,小何,你还敢笑你唐哥?小心你在县里找不到好女孩子,信不信?”唐哥怪叫一声,“咱就说你看见小樱桃眼睛都拔不出来了,这话一放出去,看谁家女孩子还敢找你!”
“哦,那您跟我来,您到他办公室稍坐一会儿,陆书记在曹书记办公室商量事儿,很快就要结束了。”年轻人显得挺有礼貌,也许是被萧樱的姿色所慑服,显得有些腼腆,逗得那个女孩子都在给他做鬼脸,更把这年轻人弄得面红耳赤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