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四节 有为才有位

“老鲁,不管你离开不离开地委办,我都要提醒你一句,《丰州社情》是在综合科的领导下编撰,你是常务主编,具体负责《丰州社情》的编撰,但是你也一样是综合科的一员,张建春他心胸狭窄也好,不懂业务也好,只要他一天是科长,你就得尊重他,这一点上我要批评你。”
“如果你真的要离开地委办,我觉得你也应该要在地委办再好好干一段时间再走,不说赢得张建春的认可,至少你要让综合科其他人或者地委办其他人觉得你鲁道元不是灰溜溜的离开地委办的,而是的确干得很好,大家都认可赞许,是被其他部门领导看上了才挖走的,这对你也好,也对想要让你过去的领导也好。”
陆为民面无表情,张建春心胸固然不宽,但是鲁道元也不是省油的灯,年龄比张建春长一截不说,加之本来就有些看不惯张建春的有些做派,认为张建春不了解基层情况,却喜欢指手画脚,所以自己一走,两人关系就有些恶化,只不过自己在的时候这《丰州社情》本来一直就是鲁道元在打主力,所以自己走之后张建春刚上位也不好就调整鲁道元,鲁道元这负责《丰州社情》日常编撰工作也就有些不怎么理睬张建春,不少时候直接越过张建春向分管综合科的副秘书长汇报,这也引起了张建春的很大不满。
鲁道元不无感慨,他和徐晓春本来就关系密切,所以也知道徐晓春和陆和*图*书为民关系不错,这一次徐晓春又要调到地委宣传部,所以也就有意想要去宣传部那边,不一定非要去部里边,如果能到刚刚成立不久的地区电视台或者地区日报社去,他都乐意。
“陆书记,您恐怕还不知道吧?南潭县委徐书记要调地委宣传部任副部长,据说地委已经研究过了,正好地区电视台和日报社正在做小平同志南巡一周年的联合采风,刚做完南潭这一期,所以今晚徐书记要在丰州饭店做东,宴请地区电视台和日报社的一干参与了采风的同志,也就把我给叫上了。”鲁道元笑嘻嘻的道。
“哼,若不是忌讳这个,我早就走了。”鲁道元轻蔑的撇撇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陆书记,我不是背后说人坏话,就是当着他张建春我也一样说,他比起你来,差远了,不在一个层面上,小鸡肚肠,就那点胸襟还想让人心服口服?”
“呵呵,哪能让你请客,就我和地区电视台和报社的几位媒体同仁。”鲁道元笑了起来,“我虽然在地委办,也算是媒体人不是?”
“嗯,好像是地委昨天研究过会的,徐书记现在是在站好最后一班岗,估计星期一就要到宣传部上班了,算是一人代表两个单位和大伙儿吃顿饭,我都属于蹭饭吃的角色了。”
“怎么,在地委办干得不顺心?”陆为民一边招呼鲁道元上车,一边随口问道。
“佳人有约?如http://www.hetushu.com果不是佳人,那我们晚上一块儿吃顿饭吧,我请客,你知道我的习惯,要让我出血可是很难的。”鲁道元故作豪爽的笑起来,也逗得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这家伙虽然是自我调侃,但不能不说把握时机很好。
鲁道元不吭声了,陆为民这番话很大程度满足了他的一些虚荣心,让他对陆为民批评言语心理接受度也好了许多。
对于他来说,陆为民的能耐他了解得太深刻了,不谈解决自己的编制问题,即便是在双峰的几招,他都有所耳闻,而陆为民更能一下到底,直接到区乡去任职,放弃了内定的宣传部长位置,这更让从基层出身的鲁道元对陆为民多了几分高看,不是随便人都能有如此恒心魄力的。
鲁道元欲言又止,但一时间却又找不出合适的反驳语言。
“哦?晓春书记要到宣传部?”陆为民吃了一惊,但随即转念一想,曹刚调任双峰,而南潭新任代县长是从地区下去的,徐晓春担任县委副书记却未能接班,而且秦海基和徐晓春素来不睦,估计这几个原因加起来,调整徐晓春也就成了一个必然。
陆为民听出了鲁道元话语里似乎有些情绪,张建春现在是综合科科长,他也听说张建春对位置看得很重,权力也捏得很紧,像鲁道元这样本来就进地委办没多久的新人,虽说基层经验很丰富,但是在地委里边却未必受尊重,尤其是连http://www.hetushu.com编制问题也是自己离开之前才解决,这骤然变成了《丰州社情》的常务主编,肯定也会引起一些嫉妒。
“审美疲劳?”陆为民启动汽车,一推排挡杆,汽车灵活的倒车而出,轻轻一点刹车,再度排挡加油,三菱蒙特罗怒吼着驶出了这个老化肥厂的办公楼,“所以就想换个地方了?你也不怕别人说你把地委办当跳板?或者对你有看法?安秘书长一走,你就要走,蔺秘书长怎么看?”
“陆书记,您就是开辆奔驰那也轮不到我来评论您不是?”鲁道元笑眯眯地道:“有没有空,坐一坐?”
“也不是,《丰州社情》还是很受地委领导看重的,不过就像您说的,这不是对广大民众的公共媒体,实际上就是一个内部调查部门,做出来的东西也就是那么百十来号人看,而且看了能不能起到作用也还是一个未知数,先前还觉得很有兴趣,倒是久而久之,也就觉得似乎有点儿怎么说呢?有点儿审美疲劳了吧。”鲁道元也不客气,上了副驾位置。
张建春也不是气量大的人,原来自己担任综合科长,他就有情绪,只不过在自己耐心安抚下,加之自己又兼着夏力行的秘书,他也只有按下一番心思不提,现在名正言顺的当了科长,恐怕也就容不得其他人来挑战他的权威了,以鲁道元有些桀骜的性格,免不了就会有磕磕绊绊了。
如果说前面陆为民说的,鲁道元还只是碍于和图书情面勉强听着,那么这一番话出来却让鲁道元颇有触动了,他是想要走徐晓春的路子到宣传口那边去,但是徐晓春也是刚到宣传口的新人,固然也想要一些自己用得顺手信得过的人,但他也得考虑部里边主要领导的感觉,如果自己真是这样灰溜溜的走,的确如陆为民所说对自己对徐晓春那边都很被动,没准儿张建春就是这样希望的,那真还不如自己再好好干一段时间,让大家尤其是地委办的领导们觉得鲁道元是个可堪一用干事儿的实在人,再来说走的事情,也不为迟。
陆为民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吭声,只怕这鲁道元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他必须要提醒一下对方。
“作为一个综合科的前任科长,我谈谈我的感受,我一样很讨厌那个越过我而直接向我的领导汇报工作,这是对我的极大不尊重,当然我知道你要说张建春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是你想一想,谁没有毛病缺点?你老鲁就没毛病?那你坐在张建春这科长位置时候,有人像你这样,你心里会不会觉得这家伙太过分了,是该拾掇拾掇了?”
鲁道元暗叫厉害,自己这么隐晦的一点儿心思,怎么在这个家伙面前就无所遁形一般?难怪这家伙如此被人看好。
在他看来鲁道元的性子到宣传口去未必合适,还不如就扎在《丰州社情》好好干上一两年,赢得领导认可,自然有你的位置,有为才有位这句话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绝不是一句空话,没http://m.hetushu.com有哪个领导不想用能干事儿也能干成事儿的下属,这句话对现在的自己来说,一样也相当合适。
鲁道元很喜欢陆为民和自己这种随意亲密的关系。
“我知道你要说,我绝不会像张建春那样不懂装懂,更不会不懂还要去瞎指挥,但是你想想,他是科长,就算是说了几句不在行的话,那又能怎么了?有损于你鲁道元的光辉形象了?你听着不吭声难道身上就能掉一块肉?”
陆为民看了看表,四点钟,距离晚饭时候还有两个小时,“行啊,不过晚饭可不行,我有约。”
“说错了,媒体是对公众开放的,你这个《丰州社情》只是内部刊物,不算媒体,就像新华社如果只写内参的话,那么它也算不上媒体,只是一个内部调查机构而已。”陆为民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怎么,想去宣传部,章部长看上你了?”
陆为民仅用了半年就从县委常委晋位副书记更加深了鲁道元对自己的判断,而地委里边因为陆为民而引发的争论也证明了陆为民的分量。
陆为民没有理睬鲁道元脸上表情变化,鲁道元没有啃声就代表自己这番话对他是有触动了,至于说他会不会按自己所说的那样去做,那就是他的事情了,自己言尽于此。
“晚上我有一个朋友从昌州过来,谈点儿事情。”陆为民想了一想,鲁道元也是自己一个很重要的棋子,他不能称之为朋友,但是却对自己很有帮助,“也行,晚上我来请客吧,你们那边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