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五节 丈母娘看女婿?

陆为民不打算参加徐晓春的宴请,不过他准备晚饭也在丰州饭店吃,到时候过去敬一杯酒。
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对面几个人明显不是丰州人的几位,仔细分辨了一下,才认出对方其中一位站起来的中年男子,“真是你啊,陆科长,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
锦澜苑这里经常是所谓丰州名流来往之处,但是真正丰州地区和丰州市党政机关人员来的时间并不多,反倒是下边县里来地区办事,有时候上午没办完事情,或者需要等人,倒是喜欢来这里坐一坐。
那里也是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生活区所在,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忙无比的大工地,来往如梭的渣土车和运送建筑材料的重型货车将临时便道碾轧得破损不堪,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如果不是屁股下这辆车地盘还算高,只怕还很难如愿以偿的横穿这一区域。
从三角洲区域出来陆为民心里就充满了懊悔的情绪,没想到自己给地区出的这个狗屁主意倒是真把两大厂吸引来了,但是这一片湿地遭受的损失却再也难以弥补,这让他心情顿时变得有些糟糕,一直到丰州饭店之后都没有能恢复过来。
“哦?夏力行的秘书?”含笑站起身来很矜持的和陆为民握了握手的中年女子听得一介绍,原本很泰然自若的神情一变,目放奇光,上下打量着陆为民,“双峰……”
鲁道元先走了,他要去先与电视台和日报社的一hetushu.com帮人汇合之后才,和陆为民约好敬酒的事儿,他就先离开了。
陆为民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称呼了,自己不过离开丰州这个政治中心半年时间,丰州的一切似乎对自己来都变得那样陌生了,甚至下意识的感觉有一层隔膜正在把自己和丰州分开,而双峰才是自己真正的舞台。
陆为民给何铿打了一个电话,何铿已经进了丰州城区,很快就要到了。
也许只有晚上敬徐晓春酒的时候再来看看情况了。
陆为民当然不会小觑安德健的实力和手腕,事实上安德健已经用很多细微动作证明了他无论是当地委秘书长还是组织部长都是绝对合格的,但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还是有些看不清楚。
徐晓春宴请地区电视台和日报社一帮人就安排在丰州饭店,随着张天豪成为地委委员,丰州饭店也进行了一些修缮,改善了条件,提高了接待档次,地委行署的一些公务接待也逐渐开始安排到了丰州饭店。
※※※※
对于徐晓春,陆为民一直很记情,毕竟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引路者,无论是自己成为沈子烈的秘书,还是进而被安德健相中推荐给了夏力行担任秘书,徐晓春在其中都扮演了一个很重要也很关键的角色,而且在自己担任沈子烈的秘书期间,徐晓春的点拨也让自己受益匪浅。
“赵主任,我哪能和你们这些国营大厂领导比啊http://www•hetushu•com,泥腿子干部,到哪儿都是跑腿干活儿的命,来地区的时间不多,今儿个也是有朋友要过来,我才壮起胆子来着锦澜苑坐一坐,怎么,吴书记和徐助理也在那边?”陆为民微笑着自我打趣般地回应道。
陆为民把车开到丰州饭店之前,让鲁道元带着自己沿着东沣河与丰江交汇处那一带跑了一圈,也算是离开丰州之后去看看日后丰州地委行署的所在地。
“赵主任,你好你好,怎么今天这么有空,来这里坐一坐?”看见那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陆为民也赶紧站起身来走过去和对方握了握手,他回忆起了对方是什么人,长风机器厂党办主任,为了长风机器厂搬迁到丰州的事情,没少和陆为民打交道。
早就听得侧面似乎有几个人的声音,陆为民也没有太在意。
陆为民不相信安德健看不见这一点,作为组织部长,在这个动作上他似乎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但是却……
虽然不知道何铿究竟是通过哪条渠道帮忙,帮没帮上忙,但是陆为民却相信何铿绝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能说这个话,肯定是有一些底气的,至于说究竟有多大作用,这个谁也没有绝对把握,但是归根到底,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是上来了。
但是随着丰州地区的成立丰州市就变成了地委行署所在地,其原来的城市规划立即就被彻底重新推翻重来,而这一带地势宽敞平坦,加和图书之荒地较多却搬迁量小,立马就成了地委行署已经各地直机关办公和住宿的首选区域。
“陆科长?!”陆为民独自坐在丰州饭店顶层的锦澜苑雅座里,从这里可以尽览丰江胜景,整个六层楼的外墙除了承重柱之外,全部重新用落地大玻璃镶嵌起来,只不过为了安全,又在落地大玻璃和雅座间用了一层木质花格隔离开来,花格里填满泥土,然后种植一些喜光植物,倒也很有几分星级宾馆茶座的气息了。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生活区的搬迁会带来这样大一个后果,按照他和王舟山当时的设想是想要把三角洲地区的湿地建成一个湿地公园,这样既可以让这一片湿地得以保存,而且也可以借助湿地建成湿地公园,让这一片区域环境更加优美,平添几分自然气息。
“好,好久没见着吴书记和徐助理了,怪想他们的。”陆为民笑了起来。
徐晓春到地区宣传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平调,甚至到了地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也算是从南潭走出来了,但是陆为民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被边缘化的预兆,到地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可是地委宣传部除了有本来就是地委委员的宣传部长,而且还有一个常务副部长。
宣传部长章丘育不但算得上是李志远的心腹,而且也和苟治良关系很密切,算得上是李志远和苟治良之间的一个稳固桥梁和粘合剂,把徐晓春从南潭这个http://m.hetushu•com安德健的根据地挪出来,却又搁在了章丘育的一亩三分地上,在陆为民看来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哟,陆科长啊,真巧啊,对,部里边来了几位贵客,嗯,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部里边人事劳动司白司长,这几位都是我们部里人事劳动司的同志,张处长……”站起身来的吴厂长笑着和陆为民握了握手,“白司长,这位是咱们丰州地区算得上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双峰县委副书记陆为民,陆书记曾经是夏秘书长的秘书。”
如果单单只是地委行署和地直机关的办公和住宿区,这一片区域也显得绰绰有余,但是当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生活区也纳入这一区域规划之后,这一片区域似乎就显得有些拥挤起来了,所以在规划中就不得不大幅度的向南扩展,同时还需要在东沣河上建设一座大桥,以便于地处东沣河以北的区域作为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厂区与南边的生活区连接起来。
“部里边几位重要客人,刚谈完工作,距离吃饭也还有一会儿时间,吴书记和徐厂长也在那边,呆会儿贺厂长也要过来。”赵主任和陆为民握了握手,“你一个人,这么闲?对了,你下县有半年了吧?上次碰见潘秘书长,还说起你,怎么下去了也就乐不思蜀,不回来了?”
原本该陆为民去见何铿,感谢一下何铿在这一次自己晋升县委副书记这个任命上的帮忙的,但是的确时间太紧,最后还是和_图_书何铿过来。
“双峰县委副书记,陆书记,我没说错吧?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呢。”吴书记乐呵呵的道。
陆为民落落大方地走了过去,“吴书记,徐助理,好久不见了,有贵客来了?”
东沣河和丰江交汇地带原本是一片湿地混杂着河滩的荒地,正是因为这一片荒地地质太软,且远离了原来的老城区,使得这一带的植被相对保护较好,即便是八十年代以来丰州县老城区逐渐向东转移,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县城,其规模也很有限,也远没有辐射到这边来。
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让原本处于这一区域的湿地生态受到了很大的破坏,尤其是位于三角洲地带的湿地几乎十不存二三,这也是陆为民始料未及的。
“嗯,吴书记和徐助理都在那边,过去打个招呼吧?”赵主任当然清楚陆为民是前任地委书记夏力行的秘书,现在夏力行已经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吴书记似乎与夏书记关系很不错,他曾经陪吴书记亲自去拜访过夏力行,他感觉吴书记对夏力行似乎不完全是那种纯粹的工作关系一般。
但是两大厂的生活区却挤压了地委行署及地直机关宿舍区域,而如果要让地委行署和地直机关的宿舍区往南边搬迁,干部们却又意见很大,不愿意再往南搬,最终就只能将原来划入缓冲区的那一片变成了宿舍区,才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但结果就是湿地区域立即就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消失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