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节 戏肉

巩昌华注意到陆为民表情虽然没有多少变化,但是眼神却凌厉了不少,菜还没有上来,室内气氛有一种说不出压抑。
“嗯,他们家养得有野猪,好像是几年前王老大设陷阱抓住了一头怀孕的母野猪,后来就给弄回来圈养了,结果野猪和家猪混养,繁衍出来,这肉也就成了他这里一大特色,另外这山林里要想吃点野味也很容易,什么鹌鹑斑鸠,野鸡野兔,还有蛇,都可以吃到,像这里的菌菇木耳都是天然野生的,味道比起外边不知道要鲜美多少,还有他们自酿的柿子酒和甘蔗酒,加上王老大儿子开了这家驿站之后又专门去请了两个厨子,这味道一下就上去了,自然生意就火爆了。”
这家被叫做翠峰驿站的野店看上去规模不算小,用纯木制作的二层楼建筑物看上去相当结实,无论是栏杆还是外壁,均用原木剖开之后密集的联排拼成,甚至连原木上的固有树皮都予以了保留,给人以一种纯原生态的自然感觉,很是舒服。
孟余江担任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之后,就没有再坐这辆车了,这辆车就成了新任县委组织部长张存厚的座驾,只是没想到张存厚初来乍到双峰,居然也能找到这个地方。
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也能遇上个双峰的熟人,看巩昌华有些说不出味道来的表情,陆为民估计多半还是这个圈子里的角色,那可就真有些不太方便了。
一边这么想,一边却在琢磨着该怎么来应对,巩昌华却http://www.hetushu.com是反应很快,“陆书记,要不把车开进后院,这驿站背后还有一个小院子,可以停车,只是出来绕了点儿。”
陆为民在听到巩昌华那一句“咦”时就知道看样子今天专门选个这最偏僻的旮旯小店来也不是时候了。
这个时候如果和张存厚碰头虽然对于陆为民没什么,但是对巩昌华来说却有些尴尬,按照常理他这个分管党群的镇党委副书记主要工作是要向虞庆丰和张存厚,可现在却是和陆为民走到了一起,尤其是张存厚和县委书记曹刚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很密切,这就更需要慎重了。
巩昌华心里微微一动,看着陆为民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前面恐怕不过是一些细枝末节,只怕黄祥志提出的这个问题才是戏肉。
“老巩,这个驿站的老板是本地人?”陆为民饶有兴致地问道。
陆为民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还有如此雅致的所在,看得出来这家店的主人是很花了一番心思在这个驿站的打造上,从构思设计到选址建成,但是这份创意就足以让人心动了。
“哦,我知道了。”陆为民点点头,难怪巩昌华有些忌惮。
陆为民和巩昌华有意走在了后边,让三姊妹前去安排。
“老黄,凤巢区的工作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今年我们县里情况不容乐观,尤其是财政收入很艰难,你知道亚洲国际事件给我们县里财政捅了一个大窟窿,现在地区那边儿帮我们把hetushu•com地区工行那一千万还扛着在,到年底还得要兑现这些干部们的集资,县里做了承诺就肯定要兑现,可这笔钱从哪里来,就算地区借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还得我们自己筹集,难度很大。”
张存厚的声音永远都是那种波澜不兴的平和,似乎从来没有感情变化,陆为民虽然和张存厚接触不多,但是也很佩服这种城府修养。
杜笑眉也不动声色的小声告诉陆为民,张存厚和凤巢区委书记黄祥志以及另外几个人就在隔壁。
陆为民轻轻一打方向盘,三菱蒙特罗轻盈的一个急速拐弯,从驿站旁边有些狭窄的林荫小道钻了进去,绕过厨房,这才稳稳的停在并不算小的后院里。
“张部长,咱们也是多年的交情了,您这一次来我们双峰工作,我代表我们凤巢区委敬您一杯,欢迎您多来我们凤巢视察工作,也请张部长多关心一下我们凤巢区的干部们。”那边相当豪迈的声音正是凤巢区委书记黄祥志,“咱们凤巢又远又穷,没多少领导愿意踏足咱们这边,嘿嘿,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这一年下来,除了您,也就只有陆为民陆书记来过咱们凤巢一趟,我就说咱们这里哪儿是凤巢啊,比狗窝都不如,要不为啥领导都不愿意来咱们这里呢?”
陆为民分管经济工作,农业这一块在县政府那边也有一位副县长在分管,但是作为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很清楚农业税对全县财政收入的重要性,每年小春之后对农业税和_图_书的收取都是天字第一号工作,从县委书记到县长都要把这项工作盯紧,对于一个农业县来说,全县农业税收入就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来源。
巩昌华也是来这里吃过几次饭了,对这里情况也比较熟悉。
“陆书记,那辆切诺基越野车好像是原来孟部长的座车。”巩昌华紧跟在陆为民身后,小声道。
“好像是本地人吧,不过据说这个小店好像原来不是这样的,老板两口子都是这虎头岩的人,男的是老猎户了,姓王,女人主要是挖药采药,不过他们那个儿子好像考上了大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外边工作了几年,却又回来了,前两年就搞起了这个驿站,听说这个驿站从设计到建设都是王老大的儿子搞的,而且具体经营也是他儿子在负责,王老大两口子就负责后勤了。”
杜氏三姊妹也都是一点即透的角色,很快就安排好了,陆为民和巩昌华这才迅速入席。
陆为民不是那种不管他人感受的人,处于巩昌华的角度,他有各种担心都是正常的,陆为民也不愿意给对方带来太多压力,何况他也是真心希望通过巩昌华来了解双塬的情况。
很显然黄祥志嘴里的有些领导应该是指的眼前这一位。
陆为民皱起了眉头,这杜笑眉怎么会安排到这里,不是弄得这帮人在这里谈话又要顾虑其他影响,不谈话,似乎又显得怕了什么似的。
杜笑眉这才解释,现在只有这一间了,隔壁这一桌可能马上就要结账走人,所以杜笑眉才同和-图-书意安排到这一间,好在这两间互不相通,连走廊都是隔断了,两间房各从一端下楼。
“老黄,说话注意一点,啥狗窝?我看凤巢很好嘛,干部精神状态很好,凤巢贫困是贫困了一点,可是这是客观条件造成的,也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任班子造成的,只要大家有信心有决心,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我相信凤巢的情况是会得到改变的。”
“嘿嘿,张部长,有你这句话我心里也就踏实不少了。有些领导不了解我们凤巢的情况,一来我们这里走马观花的看一圈,就指手画脚要求这样要求那样,好像我们区里边干部都没做事儿,成天都在睡大觉一般,农业税有那么容易收起来么?不用点儿强硬措施能行么?老是用永济的事情来吓唬人,我在区里开会时就说了,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领导不了解下边儿基层的情况,有些话就不能听,都说得容易,那工作谁来开展?农业税拖欠多了,县里板子还得打到我们头上,又要求合金会要严格把关,重新清理,我都不明白究竟要干啥了。”
张存厚似乎没有听出黄祥志的弦外之音,自顾自地道:“现在要解决这个难题,唯一办法还是发展经济,老黄,洼崮的情况原来比你们凤巢还差,但是上半年洼崮的起色很大啊,招商引资两千多万,几个项目都正式落户,凤巢区也得要有点儿动作才行啊,别老是盯着那点儿农业税,农业税收不收,当然要收,但是我们思路要放宽一些,还要学会转变思路,m.hetushu.com谋划怎么从农业以外的路子谋发展。”
“张部长,我也知道光靠农业税肯定不行,所以区里也有意要在发展企业上有所动作,可是你也清楚我们凤巢的情况,比不得洼崮当道,尤其是这条阜双公路的路况你也看到了,外边人谁愿意来投资?”豪放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可县里发了文件,要求严格清理合金会,要求严格限制合金会的贷款,对一个企业贷款超过三十万贷款的要继续贷款的必须要经过县农业局合作基金管理办公室进行审查,你说说,要这样,我们本来还想上两个项目,另外原有的几个企业也打算在贷几笔款项扩大生产,现在都被卡住了,我们凤巢还怎么发展?”
翠峰驿站四个字红粘贴在四个红色灯笼外壁上,悬挂在挑檐外的树立起的一根木柱上,随风晃悠,另外还有一个布质的幌子,绣制的翠峰驿站四个隶体字古朴典雅,很有味道。
“以前他们这个小店比现在寒碜多了,王老大两口子也就是靠自己打点儿野味,外加女人搭着做点野菜,生意也算不错,但是根本没法和现在比,这条路本来车流量也不算大,也就只有来往于阜头和双峰之间的车辆,前几年车流量更小,这驿站火起来,也就是这两年,全靠他儿子回来帮他出谋划策搞起来的这个驿站,现在不少人都是从阜头和双峰县里过来的,甚至还有不少丰州和洛丘的人也跑来尝鲜。”
“哦,这么说他这里是很有些特色了?”陆为民听得大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