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节 一样能玩转!

“你现在做的事情就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白圃站起身来,“所以连自己私人事情都顾不上,你今年二十几了?”
“白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久走夜路必闯鬼,有些人仗势着自己家里有些关系就胡作非为,以为家里关系可以保他一切,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他错得很厉害。”看见白圃一副心气未平的模样,陆为民也安慰对方。
夏力行的话虽然严厉,看似反对,但是却在最后一句话里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意图。
看了一眼也有些遗憾的陆为民,白圃也在想,难怪自己丈夫很欣赏陆为民,陆为民的性格在某些方面和丈夫有些相似,冷静理智,谋定而后动,绝不草率冲动,不打无把握之仗,这大概是为官者的基本素质。
白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一时间说漏了嘴,心念急转之下,“你很久没有回昌州了吧,是不是和你那个女朋友吹了?嗨,白姨早就提醒过你,你们这样两地相距,若是没有牢固的感情基础,那肯定会出问题,感情基础是什么?不是你情我悦那么简单,要有共同的事业和理想……”
实际上在之前安德健也曾经专门来昌州向他汇报了陆为民的情况,谈了他的想法,想要把陆为民推上县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这个位置,最初夏力行也不是很赞同这个意见,觉得安德健是不是有些急于求成甚至是揠苗助长了。
“双峰的情况秘书长你很清楚,要想发展,就必须走工业化的道和-图-书路,但是现在双峰没有什么工业基础,那怎么办?在省地县三级财政都不可能投资在双峰发展工业的情况下,发展工业又是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那么我们就只有走招商引资这条路,招商引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吸引外来资金,包括外资和港资台资,也包括内资,另一方面,我们要想办法鼓励本地民间资本从储蓄这种沉淀资金的方式向实业投资这种活跃性方式转移,鼓励本地民间资本进入实体行业,这是双峰发展的唯一道路。”
“二十五。”陆为民有些诧异,白圃是知道自己有女朋友的,怎么会用这种语气来和自己说话。
“白姨,不是妥协投降,而是灵活策略的正视现实,与其毫无结果的闹得沸沸扬扬,不如积蓄力量埋头苦干,干好自己的事情,多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陆为民知道白圃这一关算是过了,松了一口气。
陆为民头皮一阵发麻,这白圃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言语和张静宜这么相似呢,都不看好自己和甄妮这段感情?难道说白圃也要效仿张静宜,也打算给自己介绍一个对象?
“你少给我偷换概念,南潭当时虽然也困难,但是财政不负债,而且财政状况也要比你们双峰好一些,银行也能够提供一些支持,还有一点,南潭县开发区是建立在河滩荒地上,一期拆迁补偿很低,而基础设施建设也是通过建筑企业垫资先行搞起来,这种滚动开发和*图*书才算是勉强推动起来,更重要的是当时整个昌江省的经济开发区还处于一个摸索状态,尤其是县级开发区更是全省第一家,你们这一搞当然吸引了不少企业来投资,土地卖出去了,才能有资金来投入后续开发,而现在全省经济开发区发展风起云涌,县级开发区比你们条件好的比比皆是,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复制你在南潭的表现?”
白圃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虽然心里很不畅然,但是她也得承认陆为民所描述的可能性很大,在丰州一年多时间,她对作为丈夫同僚的苟治良印象也不太深,但是她也知道苟治良作为原来丰州县委书记在丰州本地的影响力,尤其是又称为丰州地委组织部长,现在更是丰州地委副书记,其影响力可谓无处不在,要做一些小手脚,实在太容易了。
陆为民很喜欢这种半谈心半聊天式的交流,而且夏力行也丝毫没有省领导的架子,他可以敞开心扉的谈自己的观点,汇报自己的想法,甚至探讨一些前瞻性的观念。
“启动开发区建设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以双峰目前的财政状况,能支撑得起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没有理睬陆为民表现出来的昂扬斗志,夏力行毫不客气的质疑道:“你们双峰捅了那么大一个窟窿,我看过丰州地委关于解决干部集资问题和地区工行贷款问题,最终还得都要落到你们双峰县自己来承担,而且我看到你们县今年就要偿还干部集资高达http://www•hetushu.com数百万,就算是地区财政可以暂借给你们一部分,但是绝大部分还是要你们县自己来解决,而且明年你们的还债压力一样很大,如果还要在开发区上大投入,你们怎么来解决这个现实矛盾?”
“秘书长,为什么农业地区就不能上开发区?农业地区的工业基础薄弱,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都知道进入现代社会,对于现在的一级政府财政来说,农业税的地位日趋下降,我相信要不了几年就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而且对比国外,对于农业,外国政府一般说来不但不会收税,而且都是采取各种政策补贴,包括优惠贷款、贴息、出口退税甚至是直接货币补贴,而主要是仰靠工商业税收和个人所得税作为财政主要收入来源,就目前来说,个人所得税的征收还不成熟,主要还是依靠工商业税收,尤其是工业税收,可以说,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一级地方税收没有来自工业的增值税这一块,那就是跛腿政府,永远都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
“秘书长,双峰越是困难,就越是需要加速发展才能解决这些具体问题,否则我们不发展,财政哪里来钱补上这样大一个窟窿?”陆为民笑了起来,“当初我们南潭开发区不也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之上搞起来的?”
“你觉得你们双峰必须要上开发区?”夏力行一边挑着鱼刺,一边问道:“省里现在不主张盲目的上开发区,尤其是在一些和-图-书条件不成熟的地区,更是要严格控制,这一点常委会上也已经明确了,中央对这一点也是三令五申,严禁跟风热追,尤其是在没有工业基础,缺乏投资可能的农业地区,更是要压一压,丰州依托红星华侨农场建设经济开发区,这个开发区规模在全省都不算小,尤其是有相当富足的土地资源,发展前景也很可期,恐怕对其他县级开发区就不会同意批了。”
“哼,为民,你现在也学会向现实妥协,不,是投降了?”白圃没好气的反问一句。
陆为民笑了起来,心里也放下不少,他就怕夏力行在这个问题上泼冷水甚至一刀切,但是现在看来夏力行还是很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而自己的分析判断也释去了夏力行的一些担心。
夏力行微微颌首,陆为民的思路很清晰,看问题也很准,不但能够找到双峰发展的瓶颈,更难得是能够迅速真对这个瓶颈拿出解决办法来,难怪安德健要力推陆为民担任县委副书记。
为了这事儿,夏力行后来又打电话和孙震、常春礼也沟通了一下意见,没想到孙震也赞同安德健的意见,觉得陆为民在洼崮担任区委书记干得相当出色,认为可以让陆为民在双峰试一试闯一闯;而常春礼虽然是夏利行走才到丰州,但是之前在黎阳时,常春礼还是相当尊重夏力行这个地委书记,而夏力行与常春礼之间关系也还处得不错,常春礼也在电话中表示对陆为民的一些见解看法非常认可,坚决的支持m.hetushu.com让陆为民在双峰搞一搞试点,夏力行这才算是放了心,认可了安德健的意见。
好在白圃也只是这么说了几句之后,后续言语却没有多说什么,这才让陆为民心里稍稍放下,但他还是有些不踏实,总觉得这白圃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弄不好就是言有所指,想到这里陆为民就觉得发憷,可千万别再有如张静宜一样的安排了,这种领导安排的事儿,推不掉甩不脱,当真要让你进退两难。
“秘书长,我不认为双峰搞这个开发区就真的比别的县差一截了。的确在启动资金问题上县里有些困难,这也是我之所以推动县里乡镇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一个意图,这可以回收一部分资金,用于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虽说双峰开发区的初期建设可能投入要比南潭大,但是双峰地理位置要比南潭好不少,而且我们也一样可以用垫资建设模式,采取滚动发展的方式,至于说招商引资,秘书长,既然在南潭我能搞得起来,在双峰我也一样能玩转!”陆为民语气中透露出强烈的自信。
“可是无论是吸引内外资,还是启动我们双峰本地民间资金投资创业,都需要一个最起码的投资创业环境,我说一句不太客气的话,洼崮已经有了一些气象,但是洼崮更主要是依托中药材种植基地和中药材专业市场来吸聚与制药行业有关的产业,可对于整个双峰县来说,怎么来解决这个投资创业环境?我觉得还是需要启动开发区建设。”陆为民语气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