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六十节 最好的镇痛药

无论是姚平和陶泽锋都是因为她而导致了对陆为民的敌意,如果说对姚平甄妮是问心无愧,那么陶泽锋那边,当初自己和对方来往过多,虽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客观上还是给了对方一些念想,才会导致这后面事情的发生。
如果可以的话,陆为民倒是愿意和这个桓子衿交个朋友。
看见男友望向自己的灼热目光,甄妮心里也是一烫。
袭击自己的幕后主使者陆为民不用猜都能想得到多半是姚家人,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姚平,姚放和姚安虽然也很和自己不对路,但这两人还做不出这样愚蠢的举动,明知道最终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那帮小痞子难道还能像革命烈士那样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只能是姚平这种头脑简单却又暴躁冲动的家伙才会做这种事情。
“你不是有上好的镇痛药么?给我啊。”陆为民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
伴随着甄妮腻声娇吟,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心间的无限情意都被燃烧了起来,双手将体恤连带着纯黑色的胸罩向上推起,而甄妮也是少有的如此配合,举起双手,主动将T恤和胸罩脱了下来,骄傲的仰头挺胸,将整个完美的上半身胴体都呈现在陆为民面前。
甄妮花容失色,“那怎么办?”
看着陆为民乌肿起一大块的胳膊,甄妮心疼地摸了摸,“大民,真是姚家人干的?他们www•hetushu•com为什么要这么做?”
“和寰亚关系不大,我知道黑手是谁就行了,不过真正的动手者还得你们去落实,虽然我大略能估摸出是谁,但这得要证据。”陆为民冷冷地笑道:“倒不是说要用这个证据来证明什么,算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吧,我喜欢坦坦荡荡做事儿,一个都跑不掉!”
那个桓子衿也是一个很有点儿意思的人,在混社会的人中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如此有风骨个性的角色,别看一副文绉绉的斯文模样,但是他感觉得到对方身上隐藏着的那股子沉稳狠辣,只不过一直遮掩的很好,而且他也感觉到对方也似乎也并不喜欢自己把他视为和马金章一类的人,他更想证明自己一个纯粹的生意人,这倒是让陆为民觉得对方颇有意思。
见甄妮欲言又止,陆为民笑了笑,“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失去理智乱来。”
也幸亏出了这么一桩事儿,要不甄妮又要扭着自己问究竟什么时候能调回来,陆为民给甄妮的说法就是自己如果真的想要调回来,就肯定能调回来,但是前提是自己要在下边干出一番事业来,最好能够更上一层楼之后,这样回来之后也要好安排一些,这个说法勉强得到了甄妮的认可。
萧劲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今儿个吃这么大亏,如果不想办法报复回来,他一辈子心里都不www•hetushu•com会舒服,他就怕陆为民又来一个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时机不成熟或者碍于他自己的身份不愿深究的态度,这一次看样子陆为民倒是真的被惹怒了。
陆为民自认为自己看人素来很准,而直觉尤为重要。这个桓子衿身上没有多少社会气息,但是却又很有担当,如果说萧劲风所说对方是八十年代初的大学毕业生,那这个人身上就太有故事了,他也感觉到对方对自己也很感兴趣。
陆为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本来说五一节要回来,可是听爸爸说双峰出了大事情,县委书记和副书记都被免职,为民被提拔了一级担任县委副书记,刚上手事情多,走不了,为民也打电话回来说忙得脚不沾地,她心里也是酸酸的。
雪白如瓷的玉肌宛如一对洁白无瑕的玉碗倒扣在胸前,两点嫣红如豆,即便是因为身体仰躺的角度,也未能让甄妮胸前这对人间胸器减少多少魅力,浑圆饱满的乳肌虽然不及隋立媛那样豪硕巨大,但是在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了绝对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
是该买一套房子的时候了,要不这在昌州还真没有一个可供落脚换洗的地方。
“我哪有什么镇痛药?!”一边查看陆为民的胳膊,甄妮一边不解地问道。
“你就是最好的镇痛药。”陆为民猿臂轻舒,揽住甄妮的腰肢一带,甄妮的身体便横了和*图*书过来,这个时候甄妮才知道上了当,心里一松也是一甜,娇媚无比地瞪了陆为民一眼,却听凭男友的手穿过了无袖体恤探索到了自己背后,解开了乳罩锁扣,一双魔掌开始恣意的揉弄着那对无以伦比的软肉。
“疼痛难忍!”陆为民故意皱着眉头。
甄妮脸颊绯红眉目含情的神态落入陆为民眼中,他就知道对方已经有些动情了,动了动手,做作地做出一副有些疼痛的表情,果然引得甄妮有些发急的靠过来,“大民,没事儿吧?”
依靠在床头上,陆为民默默的想着事情,如果桓子衿所说的属实的话,那么这真正袭击自己的人就不是陶泽锋,而陶泽锋不过是落井下石,阻止了寰亚看场子的人来制止事态发展,这很正常,以陶泽锋这个家伙的小鸡肚肠,有这样的机会不这么做,那才叫奇怪了。
本想要去双峰,但是一想如果自己真的去了双峰,这日后恐怕为民就更不想回来,有事儿没事儿都让自己去双峰了,弄不好还真想让自己调到双峰去了,所以她也就咬着牙关没有去。
“你告诉吴健,咱们只是找幕后者,没必要弄得满城风雨,也用不着去把事情搞大,只要确认了背后主使者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们再来好好琢磨一下。”陆为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也已经有了几分狠戾的气息,听得甄氏姐妹心里也都是一颤。
上了陆为m.hetushu.com民的车,萧劲风吸了一口气,等待着汽车启动起来,才问道:“大民,就这么放过寰亚?”
“放心吧,大民,吴健已经让人去找那帮家伙了,桓子衿也答应出面帮忙,那帮家伙跑不掉。”萧劲风恶狠狠的道。
陆为民和甄妮径直去了锦丰酒店。
陆为民也能理解甄妮的心情,这两人相距几百里,自己这一段时间一两个月都未能真正回昌州,要不就是去办了事儿就得要往回赶,像甄妮这样一个女孩子在昌州,看见别人都是成双入对,那份滋味肯定不好受,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愧疚,尤其是看到甄妮有些红肿的眼眸,陆为民心里就更是涌起一股难言的柔情蜜意。
可孤单的日子真是难熬,尤其是看到自己身边同学同事朋友都有男友相伴,每一次出去玩儿自己都是一个人,这种味道让甄妮一个人都悄悄哭过好几次,以至于后来她都不太喜欢和朋友们出去了,虽然她是很喜欢和他们一块儿出去玩的。
甄妮也默默的靠着陆为民的胸前,今天晚上这一场事端让她也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拉着陆为民去寰亚迪厅,事实上从陆为民和萧劲风的对话中,她已经猜到了今晚的罪魁祸首是谁。
他已经习惯于回来住锦丰酒店了,只需要和石梅打一个电话,石梅就会帮他把房间订好,而甄妮从开始的有些娇羞不好意思,也变得很自然地接受了。
陆为民看和*图*书出了甄妮心中的担心,“嗯,他脱不了干系,不过没事儿,这一次我会让他牢记做事不计后果需要付出的代价。”
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坚决而激烈的反应,当然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去做,而有些事情也只需要暗地做了,让对方受个教训,明白受教训的原因,不需要大明其道。
把甄婕送回学校之后,萧劲风也下了车,他还要去找吴健商量。
甄妮稍稍放心了一点,陆为民撑起身体,胳膊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呲牙咧嘴,倒吸一口凉气,甄妮赶紧帮了他一把。
从内心来说,陆为民是真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找事儿,身份不一样,的确受限制也很多,不过他也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这陶泽锋也好,或者是自己怀疑的姚平也好,都这么屡次三番的惹事儿挑衅,若是自己不作出强烈一点的反映,没准儿这些家伙就会把主意打到甄妮身上,陆为民可不想如范莲那样的事情发生在甄妮身上,那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莫大的羞辱了。
甄妮在陆为民的贪婪的亲吻吮吸下身体迅速颤栗起来,当女孩忍不住将陆为民头狠狠的按在胸前感受着那惑人的体香时,陆为民知道甄妮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的准备。
看看这一身血迹的衣物,回家肯定会引来父母的一阵询问,可现在哪儿都没有,也幸好这会儿夜市摊点都还没有关门,甄妮去买了两件衬衣和T恤,才算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