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六十四节 改制(2)

“只要是拍卖,那就是价高者得,我就有把握!”白宏胜似乎已经钻了牛角尖一般,脸膛更红,“二庄,这具体情况我后边再告诉你,现在我就要托你帮个忙,问一问陆书记,那个准信儿,是不是还是按照洼崮模式那样公开的来转让拍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找陆书记汇报一下想法。”
“这事儿我可以帮你问一问,不过宏胜,这事儿你得考虑清楚,不要冲动,很多问题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乔庄沉吟了好一阵之后才道。
乔庄这一瓢冷水泼下来,让白宏胜顿时心就凉了半截,有些失望地说:“难道这陆书记也就是搞噱头造声势搞着玩儿?”
“有了一个大概,这事儿老孔交给老巴在负责,他亲自把关,还没有最后定下来,但具体那几条你不是都大略知晓么?”钱理国在电话里也是显得有些心气不平,“是不是理华来找了你?哼,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我早就提醒过他,别只顾着往自个儿包里捞钱,也要考虑一下厂里内部反映,这一次改制职工股权比例也不小,白宏胜现在正在四处游说,看样子是要和理华争一回。”
“我没啥意思,我就是说,你要自己考虑,这个改制有没有伤害厂里职工的利益,这是其一,如果有,该反映要反映;如果必须要改制,那么所谓职工股权也应该有一些差异,管理干部和普通工人对厂里的贡献是不是应该有所区别,这一点和图书你也要多征求大家意见,这是其二;当然,这需要等到具体方案出来,所以你要好好考虑一下……”
就这样钱理华和自己小舅子也已经在他家里和他吵了几架,钱理华甚至破口大骂自己是吃了抹嘴不认,这让钱理国也很是郁闷。
乔庄也知道自己这个表兄从电杆厂一建厂开始就在里边工作,对电杆厂感情很深,而且也算是厂里资深元老,在厂里那个工种都干过,钱理国担任厂长时,他就是销售科长,那个时代开拓市场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两年对厂里的情况极度不满,可是却又扳不过钱理华和阎忠他们,所以很憋气,一度想要离开这个厂,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想要尝试一下。
他有些担心叶绪平看不清形势了。
“理国,你们镇上关于电杆厂改制具体方案出来没有?”
等到满腹心思的钱理华一走,叶绪平就抓起桌上的电话给钱理国打了一个电话。
乔庄一惊之后不敢置信:“宏胜,就算是按照洼崮那边的模式改制,企业职工也只有少部分产权,余下股权是要转让拍卖,你们电杆厂净资产至少在一两百万之间吧?你能和钱理华阎忠他们比,斗得过他们?”
“白宏胜有那么大的实力么?抛开职工股权,剩下的产权转让,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白宏胜他拿什么来赎买?县里明确要求你们镇上是要真金白银拿回来的。”叶绪平有些和图书惊讶的道。
叶绪平脸微微一热,他当然知道钱理国话语里有所指,建材经营部那边他也有股子,不过砂石场那边你钱理国难道不也掺和了一脚么?大哥莫说二哥。
“叶哥,话不是那么说,孔令成早就对我不满,如果不是看顾着我哥面子,只怕早就要对我下手了,他这一次虽然现在只把方案原则拿出来了,但是我敢肯定具体方案早就有了,他这是一步一步来,方案原则一出来,只要无人反对,具体方案马上就要出来,我就是怕孔令成把声势造起来,如果具体方案一出来,我怕我们想要反对都来不及了。”钱理华苦着脸道。
他看得清楚形势,孔令成敢这样搞,恐怕不仅仅是得到了陆为民授意,如果没有曹书记的点头,孔令成他敢玩这样大的冒险?也怕只有陆为民这种愣头青敢在洼崮搞一搞而已,而孔令成这样干了,也就意味着曹刚是认可了的,谁要在这个时候去搞事儿,那就更是冒险。
钱理华似乎捕捉到了自己这个姐夫话里的一些意思,但是仔细一琢磨,似乎这话里又没有多少清楚的内容,有些疑惑,“叶哥,你的意思是……”
“哼,有啥大不了?大不了就不干这个副厂长了,难道还能饿死?”白宏胜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主动降低了声调,“二庄,不是说新来这个陆书记很有胆魄么?洼崮建筑公司虽说效益不好,可毕竟也是正份儿集体企业,和-图-书还不是被他说卖就卖了,现在洼崮那边企业除了一两家的确卖不掉的,基本上都改制了,康明德的民德建筑公司不就搬到洼崮去了么?他要在双塬搞这个改制试点,不会连这第一关都过不去吧?”
“理华是有些担心这部分产权被白宏胜故意抬高价格,这样就算是拿下来,也就不划算了,哼,他就想用最便宜的价格拿下来,维持现状,可能么?”钱理国在电话另一头吐出一口气,“我估摸着白宏胜这一次怕是要干一票大的,理华这两年就这么混日子,只顾着自己那点儿蝇头小利,结果是被阎忠这些人钻了空子,市场不知道开拓,现在日益萎缩,厂里日子不好过,职工意见很大,弄不好就要栽筋斗。”
叶绪平也知道这件事情上怕是钱理国也不好多插手,毕竟钱理华是他的堂弟,而且电杆厂这几年状况不好,估计镇上干部们意见也不小,这一次改制孔令成让巴子通负责操刀,绕开了他这个镇长,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要让钱理国避嫌。
乔庄在家里排行老二,亲戚里道的一般都叫他二庄,只是当了县委办副主任之后,这称呼才渐渐少有听见了。
叶绪平吸着烟安稳了一下心思,瞥了一眼有些焦躁不安的小舅子,淡淡地道:“慌什么?不是正式方案都还没有出来么?再说了,就算是要改制,你难道还怕白宏胜他们?县里的意见很明确,产权公开转让,价高者得,厂内和-图-书职工优先,你怕什么?”
乔庄见自己这个表兄酒还没有开始喝,这酒劲儿似乎却上来了,不由得皱了皱眉,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周围还没有上客,没啥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宏胜,说这些话有啥意义?这改制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除非你真的不打算在厂里干了,这话要落在那帮人耳朵里,你还不更难过?”
※※※※
钱理华能耐有限,如果没有人给他出主意,只怕这事儿就要像滚汤沃雪一般,也许一两个月之后,这个曾今给大家带来丰厚收益的企业就要改姓别家,而自己几家人合伙搞的那个建材经营部失去了电杆厂这棵摇钱树了,钱理国舅子的砂石场虽然也受影响,但是毕竟那是刚需,顶多也就是利润少些罢了,自己这边却不一样,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宏胜,现在就下断言还早了点,先前洼崮搞得挺顺,那是原来梁书记和李县长都有默契,陆书记舍了宣传部长这个位置到洼崮,那总得给他一点补偿,那就是给陆书记一些自主权力,何况洼崮是啥地方,能和双塬比么?现在曹书记来了,这里边门道说不清,你们区里老孔怎么想,也还不好说。”
狠狠地将烟蒂扔在脚下,白宏胜声音似乎都变得有些沙哑起来,“二庄,听说我们厂要改制后,我专门去了解过洼崮那边改制情况,听说改得挺彻底,而且方式也比较灵活,我就琢磨着如果咱们厂也像洼崮那边那样改和*图*书,真要全部都摊开来,明码实价的来拍卖转让,我就要博上这一把!”
“理华,这双塬企业改制是县委定了的事儿,你不要指望着谁能顶住,除非改制会引发什么大乱子,否则县里不会轻易改变这个决定。如果改变不了改制这个决定,那你就要做好如何应对的思想准备。”叶绪平轻描淡写地道:“在这个问题上,你自己好生掂量一下,难道说你在厂里搞了这么多年,就没有几个得力靠得住的人商量一下怎么应对?”
钱理国听出了叶绪平语气中的烦躁,心里也有些犹疑,叶绪平搞的那个建材经营部他当然知道,这几年捆着电杆厂的钢筋和水泥供应,赚了不少,就像是自己舅子的砂石场也一样在电杆厂发了不少财,为这事儿他也没少和妻子吵嘴,至少他清楚孔令成在这件事情上对自己有些看法的,所以这一次在企业产权改制上孔令成提出首先要拿电杆厂试点,他并没有坚决反对,只是说要慎重,要充分考虑利益相关方和职工的权益,不要遽下决断。
“理国,现在不说其他,你们具体方案什么时候出来?”
想了一想之后,乔庄又摇了摇头,“宏胜,这事儿还真不说,根据我观察,陆书记又不像是那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他要做的事儿,到现在,基本上都算是做成了,所以他在你们双塬搞这么一出究竟结果会是啥样,还得看看,只是我觉得似乎有些唐突了,或许是我自己太小心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