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六十九节 昭然若揭

曹刚发现自己就像是被陆为民绑架了一般,只能亦步亦趋的按照陆为民设定的路线走,他很想要否定陆为民的规划,但是却发现否定了对方的方案自己却拿不出更好的东西来,而来自地委行署越来越频繁的言语也让曹刚不得不捏着鼻子吞下这口苦酒,有时候他甚至自我安慰,反正按照陆为民的构想,出了成绩那也是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指导有方。
现在地委虽然还没有明确对詹彩芝牵扯到亚洲国际事件中的责任,但是纪委对她的调查却没有结束,也还没有拿出结论,只是先撤了她的职,而梁国威以生病的原因免职,甚至没有给一个象征性的闲职,这也说明了在亚洲国际事件中他难辞其咎,至于说戚本誉被一脚踢到了旮旯里冷藏,日后究竟会不会还要追究其责任也很难说。
而如果能够在现有乡镇企业产权改制上积极稳妥的推进,不但可以明确产权,激发企业所有者和经营者加大投入发展壮大企业的积极性,而另一方面将这些集体资产变现,既可以消除合金会上隐藏的巨大窟窿,又可以用这笔资金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为下一步的招商引资打下一个坚实基础。
据说这样可以不但可以缓解压力,还可以让额部的皱纹舒缓许多,减轻老态。
李廷章和杨显德在角色上的缺位,使得陆为民在某种程度上承担起了县府那边的一些责任,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发展和图书经济。
那时候他也曾无数次的咬着牙想再熬一熬,熬上三四年,媳妇儿熬成婆就好了,没想到惊喜来得这样快,才两年时间,自己就跨越了这道门槛,从老二变成了老大,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
双峰遭遇这样的大震荡,导致原来以梁国威为核心的班子人心彻底涣散,要想重新把这股子人心凝聚起来,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不可能,加之本身经济一直就在全地区属于垫底两个县之一,曹刚也做好了来这里过苦日子干苦力活儿的思想准备,但是当他来了这一个多月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在双峰工作的难度。
来双峰之前,曹刚就有一定的思想准备,梁国威这个人他虽然不太熟悉,但是毕竟都是在一个圈子里,他对梁国威的作风还是有些了解,霸道专横,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刚愎独断,县里边基本上是一言堂,李廷章虽然也是老资格县长,但是在他面前也只能是当受气包的份儿。
连曹刚自己都感觉虞庆丰担任这个县委副书记就是地委为了平衡双峰局面所做的一个妥协,要想协助自己在双峰打开局面,别说虞庆丰本人现在存着什么心思他都有些拿不准,就算是虞庆丰真有意支持自己,曹刚觉得都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凑合着理顺局面也许能行,但要想达到自己所期望的那样打开局面,真正把双峰工作拿起来,恐怕难度很大。
虞庆丰hetushu.com是地头蛇,人熟地熟,但是这个人长期在纪委系统工作,威信虽然有,但是在县里边人缘关系就不算好,过于古板方正的性格加上纪委特殊工作性质,使得他的工作思路显得太过狭窄,考虑工作看待问题也就难以跟上局势发展节拍,更缺乏开创性和主动性开展工作那种能力和动力。
双峰现在无法和丰州市和古庆县比,也无法和经济技术开发区先行一步已经有了一些气象的南潭和淮山比,甚至连大垣这样的县也要胜过双峰一筹,对于现在的双峰来说是要和阜头争夺全地区的倒数第二名,这才是最现实的。
可要想搞基础设施建设,那就得说投入,现在的双峰为亚洲国际这件事欠下一屁股帐,地区里边的,还有几百干部的,年底就要说兑现,想到这一点曹刚就觉得头疼无比,哪里还能有钱来搞基础设施建设?可基础设施建设不投入,那就意味着双峰在日后招商引资中越来越处于劣势,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孟余江原本是一个各方面能力和人脉关系都不错的角色,但是对方和梁国威过于密切的关系让人不得不让地委三思,曹刚在接触了这么久之后,也觉得有些遗憾,如果地委能够让孟余江出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而让虞庆丰继续担任纪委书记,也许自己的局面就要好得多。
陆为民不是曹刚心目中合适的合作人选,如果不是别无选择,曹刚也不会http://m.hetushu.com走这条路。
想到这里曹刚就忍不住想要叫出声来,这绝不可能!
但是曹刚却知道地委是不会给自己这么多时间的,无论是李志远还是孙震对于丰州现在在全省所处的位置和目前所处的形势下都不会容忍下辖任何一个县的领导这种“不思进取”的举动,这也让曹刚扼腕叹息不止,这种情况下,曹刚就不得不选择另一条他极不愿选择的一条路,那就是和陆为民合作。
来双峰一个月,他就深刻感受到当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差别。
李廷章就像是一根卡在双峰喉管上的鱼刺一般,上不得,下不能,李廷章自己也知道他不可能再在县长这个位置上干多久,而双峰也失去了他的位置,所以现在就是静待地委安排,如果要过于积极热心,只怕还要引来自己的怀疑,所以能够这样低调的撒手,也算是对自己的配合了。
可是曹刚却知道陆为民正是用这种手法不断扩大他自己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在李廷章也许明年翻了年就要调走的情况下,这个家伙的野心简直就昭然若揭!
在南潭当县长时,他觉得秦海基威风八面风光无限,自己当县长事事受约束,苦事儿累活儿都是你的工作,做出成绩了,就是县委领导有力指挥有方了,没几个领导记得你的辛苦操劳,那份儿憋屈郁闷别说多难受了,可你还得笑脸迎合,否则就是班子不团结,板子都得打到你县长屁股上。
hetushu•com洼崮能够争取到几个项目投资那也是托了洼崮是中药材种植基地的福,加上中药材专业交易市场这个项目抢先一步成行,否则一样可能面临颗粒无收的结果,从到现在为止双峰包括双塬在内的其他地方都没能有一个像样的项目落户就能见出一斑。
曹刚和陆为民都认为要想让双峰经济在较短时间内有所作为,那么无外乎在两方面有所突破,一是招商引资要有要有大动作,而是要推进全县乡镇企业产权改制。
明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曹刚却还是下意识的有些担心,陆为民已经几度打破了常理,万一情况真如他所设想的那样大获成功,他又再度打破常理呢?
而双峰几乎十年不变的县城格局以及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初期的基础设施建设,让双峰很难在目前这种各地都在想方设法争夺投资项目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和胜算。
梁国威的垮台直接导致了整个以他为核心的班子的坍塌,戚本誉和詹彩芝黯然出局,却而代之的是虞庆丰和陆为民。
如果地委能够多给自己一年半载时间,让自己在这一年半载时间里从容的把局面理顺,然后等到李廷章离开,来一个新的搭档,两人再来携手好好谋划一下双峰的发展,那就再好不过了。
陆为民认为招商引资固然重要,但是以双峰目前的条件,尤其是在基础设施上的欠缺,即便是花再大的精力,招商引资上想要取得重大突破的几率也不太大,http://m.hetushu.com当然如果只是想要在纸面上做做文章那是另外一回事。
那自己为什么还这么担心?
陆为民不是自己愿意的合作人选,不仅仅因为对方和自己之前在南潭的嫌隙,如果仅仅是这份嫌隙,曹刚自问可以压下这份不喜,保持一份平和心态和对方合作,他对陆为民的反感还源于对陆为民在经济上过于激进的策略。
等到陆为民和关恒离开之后,坐在皮椅子上的曹刚才舒了一口气,有些疲倦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慢慢搓揉着额际的皮肤。
这也是摆在双峰县最核心最关键的工作,这项工作拿不起来,不但今年双峰县自身的日子会相当难过,而且地委那边也难以交代。
将陆为民放在案桌上的方案拿起,曹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虽然内心很不愿意承认陆为民的观点,但是理智却告诉曹刚自己,对方的观点才是符合双峰目前局面的合理做法。
曹刚更倾向于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全力以赴,以求能够在这上边获得一个满意的结果,至于说乡镇企业改制,他内心想法是可以适当搞一搞试点尝试,小步稳走,先易后难,由点及面,如果条件不合适或者有难度,不妨放一放,这和陆为民的观点恰恰相反。
可就这样一个风光一时无二的人物,就这么一栽到底,快得甚至如小说故事情节一般,而且还连带着两个副书记都为之黯然落马。
曹刚很清楚,摆在自己面前的难题还不完全是县委这一块,而是县政府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