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节 认可

很多人都沉迷于乡镇企业之前的风光,觉得乡镇企业在国营企业的夹缝中能够得到如此发展,就说明了它们的生命力,而且从全国这个层面来看,乡镇企业的发展依然是红红火火,相当风光,双峰的乡镇企业发展也算是中规中矩,没出多少问题,为什么双峰要搞这个产权量化改制?
应该说双峰的这一轮改制尺度把握得还算不错,比起他到浙江温台地区了解到的那些个情况,双塬电杆厂的这个改制方案无疑要完善许多,既有相对中立的中介机构评估,又有行政监督机构的监督,还通过貌似公正的拍卖程序来进行拍卖,最起码可以给那些担心集体资产流失和有人从中中饱私囊的人一个交代。
当然李志远也知道合金会的清理虽然是一个必然,却未必会在这一两年间就要推行,毕竟从大范围来看,乡镇企业的产值规模都在不断膨胀,还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下来的他,原来主要是负责协调联系常务副省长刘运书分管这一块工作,就和刘副省长谈起过乡镇企业的隐忧,谈到过合金会在乡镇企业崛起中发挥过巨大作用,但是却同样因为乡镇企业和合金会本身经营管理质量问题存在的巨大隐患。
双峰提出的要用获得的资金加大规划中的双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同时也还要考虑部分偿还亚洲国际事件欠下烂帐,也正是因为如hetushu.com此,这个方案获得了常务副专员焦正喜的竭力支持。
这个问题也成为不少干部攻讦双峰改制的一个最好借口。
刘副省长就说起过从金融风险这一块来看,对于合金会的清理宜早不宜迟,但是从全国经济发展的大气候来说,要动手清理合金会无疑有点儿逆流而上的味道,不符合中央鼓励乡镇企业发展的精神。
但是问题并不仅止于如此简单,从意识形态上集体产权量化改制,最终变成了私有制,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常春礼态度很鲜明,他坚决支持乡镇企业改制,陆为民和他做了一次长谈之后对他的触动不小,陆为民开阔的思路和相当新锐的一些观点都深合他的胃口,在他看来,像丰州这样的穷困地区,如果不大胆改革尝试,根本无法和黎阳、洛门这些地方竞争,更不用说昆湖、青溪这些省内发达地区,只会随着改革开放逐步深入被甩得越来越远,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在思想上和动作上大胆一些,抢在其他地区都还在观望的时候先动起来,尽可能的打造出一个类似于深圳在中国这样地位角色,也许还有一些机会。
听完常春礼的汇报,李志远半晌沉默不语。
李志远从来就不认为一切事情都能做到尽善尽美,是人就都有私心,从中想要得到一些什么都可以理解,但是通过规则的制定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个人私心的膨胀www•hetushu•com和不受约束,维系公正,这就是政府所要做的事情。
而这些债权压在和合金会头上,也让合金会的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果不尽早未雨绸缪,一旦合金会揭开盖子,只怕到时候清理整顿下来,这些看似风光的乡镇企业也许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下呼啦啦的倒下一大片,到时候,你就是想要改制变现,只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对于企业改制后能否如双峰县委县府所说的那样能够达到激发企业自我发展的作用,实现企业快速发展,这一点还未可知,但是却能带来最现实的资金回笼,同时也能削减掉一部分合金会的债务问题,这倒是相当引人瞩目,很多人只顾盯着集体企业变成私营股份制企业这一点,认为要变天了,但是却没有看到这种产权变化实际上带来的现实收益和政府的理念转变。
李志远前不久在去拜访刘运书时,也曾谈到过这个问题,刘运书给他的意见是,低调但是坚定地尝试,不要怕出问题,出了问题解决和纠正就行了,可以选一个县来试点,地委行署可以站在更高层面上观察了解,多一些包容和理解,但不宜过度宣传。
刘运书对合金会的发展一直持审慎态度,认为各地的合金会无论是在制度管理、经营人才、风险控制都多方面都和国有银行甚至信用社都存在较大差距的情况下,很容易沦为基层政府的提款机,而乡m.hetushu.com镇企业就是这些发展冲动的最大黑洞,这些资金都来源农村居民实际上的存款,一旦失控出现问题,各级政府都要背负起连带责任。
“志远书记,关键在效果,我对双峰采取什么方式来实现改制不太在意,我的观点很简单,怎么改能最大限度的激发企业壮大发展,能给地方政府和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就怎么改!双峰在我们全地区都属于排在末尾一两位的落后地区,又有什么不可以去试一试的?马克思不是有句话么?革命让无产阶级失去的是镣铐,得到的是整个世界,那么对于双峰甚至丰州来说,改革失去了的是各种意识形态上固有的枷锁和镣铐,顶多也就是一些破坛烂罐,得到的是无比广阔的发展机遇,这样的改制,有什么不敢去大胆的试?”
积极稳妥的推进试点,走一步看一步,少说多做,以效果作为检验试点的依据,这就是省里边心照不宣的观点,根据刘运书流露出来的意思,省委书记田海华和省长邵泾川应该都倾向于这种低调推进试点的做法,之所以在丰州启动起来,就是因为丰州乡镇企业发展在全省也属于相对落后,乡镇企业产值仅比昌西自治州略高,在这里试点即便是出一些问题,也能把影响和震动缩小到最低。
地区财政为双峰亚洲国际事件背负了巨大的包袱,地区工行那一千万债务担保落在了地区财政身上,现在双峰财政根本http://www.hetushu.com无力偿还,眼见得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几百万双峰干部在亚洲国际事件中的集资欠款又像一个乌云一样笼罩在地区财政头上,一旦县里还不上,弄不好又要向地区财政打主意,这让分管财政的焦正喜坐卧不安,所以没少在李志远面前谈到双峰推进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的好处。
“志远书记,顾名思义,乡镇企业的职工几年前都是农民,他们对这个企业的性质并无多直观的感受,他们只希望干了活儿,能准时拿到工资,工资能够随着物价上涨幅度有适当上涨,这就是他们的要求,至于说企业性质,他们并不在意,他们的根还在农村,并没有完全转化为产业工人,至少在心理认同上还未达到这一步,现在改制可以为他们带来最直接的收益就是配送职工股,根据进厂的工龄和所从事的职业还在基本股份上有一定比例的倾斜,尤其是在有意竞购的经营者都放出话来,愿意按照竞拍价赎买这部分职工股,这就让他们更为高兴,其他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
双峰改制方案提出的目的有几点,一方面是实现产权明晰,让经营者拥有企业绝对控制权,不再受政府制约,同时产权明细能够最大限度的刺激经营者创造财富的激情,最大限度激发经营者的发展潜力,有助于企业发展壮大;另一方面,政府可以从改制这一过程中部分摆脱债务,同时也可以获得部分发展资金,而这笔资金对于双和*图*书峰来说更是弥足珍贵。
“老常,按照你的说法,这个双塬电杆厂的改制获得了绝大多数职工的拥护,他们意识到通过这一次改制,企业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没有?”
李志远对刘运书相当敬重,自认为跟随刘运书几年里学到不少东西,这位从昌江大学副校长过来的领导,在省里一直有学者型领导的风范,他原来是昌江大学教宏观经济学的教授,授课深入浅出,雅俗共赏,深得学生们的喜爱,后来升任副校长之后依然要挤出时间为学生们上课,即便是到省里担任副省长之后,依然坚持一个月要回校上一堂课,直到担任常务副省长之后,才算是彻底放弃了这个习惯。
刘运书的话语虽然说得很含蓄,但是李志远却明白了,省委省府对于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慎重的,但是还是持积极态度的,这一点让李志远放心不少,但刘运书也提到国内理论界对这个问题争论比较激烈,所以要在改制过程的监督上做足功夫,更要关注企业职工的反应,避免引发群体性事件,防止落人口实。
作为地委书记,李志远当然要比一般人看得远,他看过一个统计数据,全地区的乡镇企业基本上都是在合金会贷款大力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但是这些企业中除了极少数经营状况特别良好的外,绝大多数企业的负债率都高,而它们的最大债权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合金会,像信用社也有一部分,但远不及各地的合金会,至于银行,那就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