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九节 态度

职工们前期的担心和抵触变成现在的热烈拥护,让县里边也是始料未及,最初担心职工们集体上访引发群体性事件,这已经在一些城市国有企业改制中有所出现,曹刚尤其担心会在双峰来开乡镇企业职工集体上访的头炮,有这样一个结果,到时让曹刚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算来算去,自己手边上的确还是欠缺得力的人选,也才只能由着陆为民去折腾,当然曹刚也承认陆为民折腾出来的这些东西也能让自己沾光长脸,至少前两天常春礼来县里考察就对近期双峰的招商引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陆为民冒这么大风险剑走偏锋的要搞企业产权量化改制,绝对不是为了捞一笔钱,当然不排除日后他也能在这里边耍些花招,他是要在这上边搞出一番像样的政绩来,尤其是在这众目睽睽的第一个企业改制上,陆为民更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什么手脚,钱理华和阎忠有什么关系背景,曹刚也清楚,他也清楚实际上白宏胜来盘下这个企业要比钱理华和阎忠强得多,陆为民在这一点上有所倾向也很正常,换了是他,也一样。
即便是有区里镇上再三提醒转让自己的职工股要慎重,避免日后因为股权价值继续溢价后悔,但是职工们的热情都是高涨,在私下已经在和白宏胜等几个有意购买职工股的管理层接触了,希望在方案敲定和集体资产这一块拍m.hetushu.com卖成功后也转让给白宏胜等几个他们也比较信任的管理层。
曹刚对此也有些看法,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表态,他想要从电杆厂的改制观察一下陆为民的做事风格和脉络,也想看看电杆厂是不是能够在改制之后就焕发生机。
常春礼来调研双峰工作时,上午半天时间都是在了解电杆厂改制情况,听取改制领导小组的汇报,而且还花了一个小时专门和双塬镇党委政府干部以及电杆厂职工代表进行座谈,了解他们对电杆厂改制的想法,但是在下午县里汇报工作后作指示时,却是半句未提电杆厂改制的事情,只是谈到了双峰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也专门表扬了自己能够很快进入状态,团结一帮人把双峰工作迅速抓起来。
陆为民的动作太快太大了,让曹刚都有些感觉到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
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丰祥药业再到虎泰生物科技项目,三个项目投资高达四千多万,几乎是一环扣一环,而且还带动了洼崮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仅仅是这个立意就让人不得不侧目而视。
集体资产产权这一块的拍卖将在下个星期一在县政府会议室进行,县改制领导小组专门邀请了县纪委、县监察局现场监督,邀请昌江省拍卖行来现场进行拍卖,这也是全省第一家关于乡镇企业的集体产权进行拍卖和*图*书的范例,引起了省拍卖行的极大兴趣,对于这一次拍卖,省拍卖行愿意免费来进行尝试,白宏胜及其合伙人以及钱理华和阎忠都报名参加了拍卖。
不过作为分管经济的地委副书记,常春礼很多时候还是和李志远保持着一致,所以曹刚不得不考虑常春礼这么来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地委也对双峰搞的这个企业产权量化改制态度上有变化了?
改制方案关于管理层的赠送股也算是差强人意,和普通职工相比,管理层基本上按照一点二、一点五、一点八以及双倍等赠送股比例标准来配送,这一度也引起了管理层的不满,认为自身比一线职工所作出的贡献更大,应该获得更多的配送股,但是在职工们的坚持和白宏胜率先认可的情况下,最终县改制领导小组认可了这一配送标准。
陆为民在之前就把方案从制定到定稿详细的向他作了汇报,可以说陆为民在这个方案上花的心血不少,而曹刚也对这个方案很下了一番功夫来琢磨,想要找一找其中纰漏,但是让他既有些遗憾又有些失望的是,陆为民这个方案考虑得相当周到,他煞费心思的提出的几个问题,比如在职工股的配送问题上,在集体资产退出程序上,陆为民的回答都相当完美,他也不得不承认陆为民这个家伙肚里是有点儿货色,至少在企业工作这一块和产权改制的结合上是做m•hetushu.com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和丰祥药业两笔投资高达两千多万,而且已经正式报地区计委的虎泰生物科技的木糖醇、山梨醇项目投资更是高达两千二百万,项目一旦建成,年产值将达到四千万,保守估计可实现利税六百万以上。
已经有一些反应出来说白宏胜在这一次改制与陆为民勾勾搭搭,甚至也有人直言不讳的说白宏胜给陆为民送了多少多少,但是这一点上曹刚倒是不太相信。
电杆厂的改制方案已经基本敲定,现在就是征求职工意见了,而根据县改制工作领导小组下去征求的意见,电杆厂职工对于这份改制方案反映相当热烈,尤其是当方案中提到职工持股会的持股可以向大股东按照市场溢价转让时,这对于这些更愿意看到眼前利益的职工来说都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对双塬电缆厂改制的问题在县里引起争议很大,效益如此好的一家企业非要卖给私人,原因何在,难道说集体企业就非要变成私人企业才能发展壮大?为什么有的人就见不得集体企业的存在?
按照县改制领导小组提出的意见,改制必须要获得全厂职工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也就是要求达到百分之六十七的同意,但电杆厂改制方案获得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职工同意,改制方案正式生效。
在老黎阳地区里,常春礼也是老资格的副厅级干部,和图书回到丰州,态度却很模糊,李志远对他很尊重,但是却很难把他归入到李志远苟治良这一系中,而孙震安德健似乎和他有些观点近似,但是他们似乎却从未有过多的私交,这也使得他在地委里边的地位很超然。
就在叶绪平思绪纷杂的时候,同样在县委大楼里也有人思绪万千。
事实上真正的拍卖公司现在还没有出现,省拍卖行也算是一个带有事业性质的国有单位,而国家对拍卖的正式认可要到97年《拍卖法》出来之后才正是规范,对于乡镇企业集体资产产权的拍卖在全省都是首例,所以双峰也就是啥都摸着石头来,算是第一个吃螃蟹者。
地委里边水深,关系错综复杂,曹刚也清楚,但是常春礼却算得上是一个独行侠味道的角色,他是南潭人,但却是在夏力行离开丰州之后才又从黎阳地区杀回丰州的。
倒是钱理华和阎忠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镇上要对集体资产这一部分进行拍卖,价高者得,钱理华和阎忠也自信真要去竞购,也能拿下来,关键是就算是按照拍卖底价拿下来,对于钱理国和阎忠来说都已经是一笔极其不合算的生意,按照现在市场变化,今年电杆厂甚至可能会略亏,花大价钱买下一个亏损企业,而钱理华和阎忠又对拿下这个企业之后的发展毫无头绪,弄不好明年就会大亏,到时候可能还会变成一个烫手山芋,这种生意谁愿意干www.hetushu.com
专门来调研企业改制,最后却在指示是半句未提企业改制,这有些诡异的态度让曹刚也有些拿不准了。
常春礼在前两天调研双峰招商引资工作时也和曹刚谈到,在第二季度经济工作会议上曹刚要就洼崮区这三个项目落户经验做交流发言,并明确说这是地委李书记的意见,这让曹刚也是又惊又喜同时也有些忐忑不安。
电杆厂的改制一启动,陆为民就在催促着县改制领导小组与双塬区委、双塬镇党委政府尽快把第一批后续两家企业的改制前期工作推动起来,和电杆厂一起列入第一批改制企业的还有双塬塑料制品厂、双塬电缆厂,其中双塬电缆厂算得上是双塬镇的支柱企业,产值在两千万上左右,年上缴利税在两百万左右,也是双塬镇的金娃娃。
就算是有建材门市部这一块来冲抵,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何况这么多职工还指望着涨工资提高待遇,这又是一大块需要算进去的开支,这些问题都让钱理华和阎忠退避三舍。
对于这样一个在整个丰州都算得上耀眼夺目的明星项目为什么会落户双峰县的一个旮旯里,常春礼在第一季度经济工作会议上专门提出了这个问题,也把洼崮这个旮旯推上了风口浪尖。
洼崮那几家企业也改制成功了,但是第一企业规模规模小,第二那些企业改制也不像电杆厂那样具有典型意义,所以曹刚并没有把洼崮那几家企业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