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一十六节 决裂

“为民,舒行长来调研考察咱们县里企业发展是好事,但是不要以企业权属来划线,国营企业也好,集体企业也好,私营企业也好,我觉得都应该要选择一下其中具有典型意义的,推介给舒行长考察,私营企业亟待发展,难道说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就不需要发展了?就没有前景了?这个观点恐怕有点儿问题啊。”
曹刚有些轻慢的话语刺痛了陆为民,他很想拍案而起质问对方,什么叫长远角度,眼窝子浅?
凤巢中学一场暴雨下来,垮了七间房,也幸好是放暑假了,若是正在上课,恐怕你曹刚和李廷章都得要蹲大狱了,现在县教育局局长嘴皮子急得起了一串水泡,成天扭着李廷章和杨显德不走,问开学怎么办,教师工资可以拖一拖,但是学生们读书怎么办?
昨天还有两个退休干部要到地区中心医院住院却没钱,据说县里已经在地区中心医院挂账高达二十多万,这两位把杨显德骂得狗血淋头,财政局长躲在厕所里不敢出来,李廷章干脆一走了之,最后还不是自己去赔笑脸,真正唾面自干,好说歹说在双塬镇那里借了五万块打入地区中心医院账户,才把一帮老革命打发走,那时候你在哪里?这个时候去给我说他妈这些一文不值的屁话!
“对了,为民,舒行长考察调研的事儿暂时不说,还有几天时间,和旅投司那边谈判进展怎么样?和图书
曹刚叫停了双塬第二批企业改制,事实上第一批企业改制已经囊括了双塬较为典型的企业,曹刚叫停第二批企业的理由是需要看一看改制企业发展情况,是否起到了促进发展的效果,达到了扩大生产的目的,而且要求全县合作基金管理办公室对改制企业的贷款要严加审核,提供必须的担保,这一条很厉害,让包括双塬电杆厂在内的几家企业都面临资金困难的难题。
真他妈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
当然叫停第二批改制也有其理由,上边对双峰推动的企业改制一样争论激烈,虽然双峰在这个问题上显得很低调,但是一样有无数告状信寄到了省里和地区里边,只不过省里边和地区里边在这个问题的态度上都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保持沉默。
事实上陆为民已经觉察到了曹刚正在一步一步的巩固他自己的权力地位,先前还对自己比较放手,但是在叶绪平投入他的怀抱,而他又成功的密切了与虞庆丰的关系之后,对方就开始在一些细节上开始着手了。
陆为民不打算和曹刚对抗,但是他也无法对曹刚的举动熟视无睹,他可以容忍曹刚的小动作,也可以在一些问题上让一步,比如和旅投司的谈判上,但是在双峰经济发展这个大问题上他却难以坐视时机的流失。
“曹书记,谈判没有多少进展,萧樱和龚总、王总谈判和_图_书了多次,我也参加了两次,但是还是僵持不下,他们坚持垛子口到S315这段路要由县里来承担建设费用,只同意在垛子口集镇到骑龙岭山口这一段土地占用费用可以考虑由开发公司来承担,另外在我们县里在开发公司中所占股权比例问题也是毫无进展,他们最多只同意我们在公司占股百分之三十五,称这是他们底线,我觉得这不可接受,我认为我们的底线应该是占股不低于百分之四十五。”
曹刚还是对属于自身的权力看得很紧,自己这样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拜访地区农行领导,肯定让他心里很不满,但是陆为民也是没有办法。
“哦?舒行长对我们改制的企业很感兴趣?”曹刚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转瞬即逝。
陆为民也注意到了曹刚脸色变化,但是他装出没注意到,内心却也叹息了一声。
让叶绪平协助自己与旅投司谈判就是一个明证,而叫停双塬第二批企业改制,也是一个动作。
没等陆为民把他的想法介绍完,曹刚已经极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头,沉声道:“好了,为民,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旅投司能答应么?他们不答应,就这样拖下去,他们拖得起,我们能拖得起么?我们要现实一点,旅投司牵扯到省里利益,地区里边对这个项目很看重,李书记和蔺秘书长都在盯着这个项目,蔺秘书长几乎隔天一个电话询问进和-图-书展,我们要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眼窝子不要太浅,这对我们县里对外开放的形象很不利!”
两个县长副县长都是无言以对,你这个县委书记在干啥?!
陆为民的话让曹刚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却不好明言,毕竟陆为民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他主动寻求地区银行部门的支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他觉得陆为民已经隐隐有了一些自行其道的苗头,像这样不向自己汇报就径直去联络地区农行,显然是有些轻慢自己的味道,大概这也和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一些举措有关系。
几百万集资款要我来解决兑付,这个时候却给我说不要计较那一点蝇头小利,一个百分点都价值好几十万,萧樱咬着牙关陪着笑脸甚至有点儿卖笑的味道,自己是装神弄鬼欺哄吓诈红脸白脸啥解数都使完了,不就是为了替县里多争取一点?
陆为民默默地点点头,曹刚这是在不动声色的上纲上线了,喊明叫响敲打自己,而且理直气壮,在这一点上自己似乎也有些得意忘形了。
陆为民的话让曹刚有些不悦,“为民,地委领导对这个项目很看重,省里也很重视这个堪称全省一个比较典型的旅游资源开发项目,不要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要着眼长远,我知道你引入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的意思,但是平心而论,要开发骑龙岭,还是得旅投司来,这不仅仅是http://www.hetushu.com简单的资金问题,还涉及到开发出来之后运营问题,旅投司有省旅游公司背景,只有他们才能支撑起后续的运营,这一点我们要考虑到。”
改制后的企业正处于一个亟待发展的关键时机,也是经营者创业精神最强的时候,这个时候只要给予必要的支持,这些企业就能够迅速发展起来,而这将是日后支撑起双峰经济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确立起这样一个发展环境和氛围,其产生的吸聚效应将会带来难以想象的优势,所以哪怕是冒着触怒曹刚的风险,有些事情他也必须要做。
“曹书记,我有这样一个想法,旅投司在资金投入上我觉得有限,如果能够引入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进入,我觉得不但可以使得开发资金更为充裕,而且也可以让我们县里在开发公司中占据更为有利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也能让我们这部分股权的价值也增加不少……”
“曹书记,舒行长考察县里企业发展情况,至于说改制企业大概也属于其中吧,目前高层也有意要推动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我拜会舒行长时感觉到舒行长有意要让丰州地区农行系统在全省先行一步,我就琢磨着可不可以让双峰县农行搞一搞试点,正好我们县里双塬和洼崮的乡镇企业已经先行一步搞了企业改制试点,这样也可以结合双峰县农行推进向商业银行转变的动作,所以就向舒行长提http://www.hetushu.com了这个建议,舒行长很感兴趣。”
妈的,县里教师工资两个月没有发了,如果不是现在是暑期,教师们只怕又来县政府里静坐了!九月份开学眨眼就到,县财政空空如也,拿什么去应对?
现在你他妈居然在我面前充大款扮慷慨,给我说这是蝇头小利?!蝇头小利你也给我拿点儿出来看一看?
陆为民略一沉吟,坦然道:“前两天我去拜访过舒行长,谈了我们双峰目前经济发展面临的困境,尤其是我们双峰企业发展存在的现实具体困难,希望农行能够在这方面给予双峰发展的大力支持,舒行长态度很热情积极,我也介绍了我们双峰在企业改制上所做的一些工作,舒行长很感兴趣,所以想要下来看一看。”
曹刚对这一点很紧张,他认为上边保持沉默并不代表就是支持双峰这个尝试,而是要看情况的变化,如果改制之后企业没有明显的变化,那么这个改制的意义就更值得商榷了。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凛,曹刚是真打算要反攻倒算了?
曹刚半真半假地看了陆为民一眼,淡淡地道:“就算是我们县里率先推动了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并不代表我们县委就只关注私营企业发展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以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为代表的公有制经济依然是我们国家经济基础的主体,对公有制企业发展的支持更要坚定不移,这一点必须要毫不动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