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二十四节 垃圾

要想迎头赶上,下基层锻炼磨砺自己,扎扎实实做些事情,积累一番资历,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和坐在自己身后这个老同学比肩一番。
老板和陆为民的谈话态度很亲和,这是老板的固有风格,和下级谈话时都很亲切和蔼,但是郭怀章还是从老板的语气中觉察到了一些和以往的不一样。
见陆为民看似淡然的目光隐藏的一丝阴冷,陶泽锋本不想理睬对方,但是见到谭德明和那个王姓男子都已经把目光望了过来,谭德明算是和他父亲同辈的人,而且听说谭德明也正在竞争财政厅副厅长一职,一旦上位,也就要和自己父亲成为同僚,他如果不理睬对方,显得太过无礼。
省投资公司就在省财政厅大楼的一楼和二楼,整个一二楼都属于省投资公司的办公用房,而三楼以上才是省财政厅的机关办公用房。
坐在副驾上的郭怀章一直保持着沉默,甚至连头也没有动过,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车窗玻璃前方,仿佛前方有无限风景让人目不转睛。
被陆为民有些骁悍狂野的言语吓了一大跳,陶泽锋本来只是想要说些场面话交待一下,没想到陆为民就这么硬生生的扛上来,丝毫不给自己台阶,甚至还有些嗜血般地盯着自己,就想要等着自己只要露点儿口风,也许对方就要扑上来饱以老拳了。
他很努力的分析着陆为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观点意见,想和*图*书要从中寻找到陆为民话语所蕴含的意思,再比较老板话语里的意见,从而分析两人观点的异同。
就这种人,如果不是靠父辈余荫,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混到昌州市中行行长助理的位置,在陆为民看来,这种人连基本的素质都不具备,如何能够胜任?
※※※※
陶泽锋眼眶几乎要睁裂,眼珠子也有些泛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双拳紧握,差一点就要扑上前来动手,还是陆为民很冷静的摆摆手:“陶助理,这里是财政厅机关大楼,我不想在这里背一个斗殴的恶名,相信你更不愿意,你不要面子,相信你那个老爹还要爱惜羽毛,是不是?”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神都被身后两人的谈话给吸引住了。
“谭总,王总,怎么敢劳烦你们二位大驾出来,王专员,这位是省投资公司谭总,这位就是旅投司的王总,谭总,王总,这是我们地区行署王专员。”陆为民瞥了一眼那个脸色闪过一抹阴毒而又嫉恨目光的家伙,却没有搭理对方。
尤其是额际这块伤痕尚未完全消失,他只能下意识的压了压刻意留长的头发,想要遮掩住这块伤疤。
从二楼楼梯下来的两名男子陶泽锋也认识,一个是省投资公司的老总谭德明,另外一位是省投资公司的中层,对了,好像现在是到旅投司担任副总,姓王,父亲的老对头,财政厅副厅长王镛和图书的侄子,叫什么名字他记不起来了,但是他知道这家伙在厅里也是跟着谭德明相当紧。
郭怀章一度认为陆为民只是在为夏力行担任秘书时占据了先机,而现在自己有了苟治良和王自荣这两方优势的扶持,一样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把这个县级多回来,最起码自己可以迎头赶上对方,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和对方仍然还有一段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仅是现实职级上的差距,更有这两年两人不同历练带来的心理上的差距。
让陶泽锋无法想象的是,自己竟然会被对方找来黑社会来报复,这让他震惊之余也才有了一丝恐惧,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貌似纯良的男人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样君子可欺以其方,对方阴狠下来居然一样无所不用极,一样也会下这种黑手。
不过他意识到自己想要躲避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对方一下车目光就投射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那脸上露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笑意,更是让陶泽锋心里一阵发堵。
老板和自己谈话也一样亲切自然,但是郭怀章却从未敢于以现在陆为民这样一种放松随意的姿态和老板谈话,也许这是自己长期服务养成的习惯,但是老板流露出这种的征询和探讨味道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谭德明和王自荣也是一阵热情的握手寒暄之后,邀请一行人进入。
就是这份味道让郭怀章意识到了和*图*书自己和这个昔日几乎同时起步的同学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甚至可以说是一段难以追赶的距离。
见王自荣已经和谭德明走到了走廊拐弯处,陆为民这才淡漠的一笑:“是么?我一直在恭候,看看怎么个不好过法,不过我倒是要提醒陶助理一句,这年头人走背运,连走路都要摔筋斗,陶助理额头上的伤疤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是真的走路不小心摔下来的?那可真要小心了。”
陶泽锋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自己不让马金章出手导致对方被暴打,现在对方一样能招来社会人员对付自己,这彻底颠覆了他对陆为民的看法,让他对陆为民也禁不住产生了一丝惧怕。
即便是老板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和县里其他领导研究工作时,也从来没有过这样一种姿态,这一点作为秘书的他的感觉很敏锐。
看见陶泽锋故作潇洒的昂起头,狠狠地盯了自己一眼,这才疾步扬长而去,陆为民忍不住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
他一直以为陆为民就是一个踩了狗屎运的乡巴佬,在昌州城里就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儿,就算是认识几个官员干部,那也不过是狐假虎威,邵省长的秘书提醒过他,那也不过是让他不要去正面招惹陆为民,授人以柄。
老板话语中是征询带探讨,而陆为民则是解释带建议,很默契融洽,这也是谈话的一种艺术,老和_图_书板能做到这一点很正常,而陆为民能巧妙的配合做到,而且还能把他自己的意图表达出来,让老板接受,那就更不容易。
陶泽锋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但是头部和肋部的伤处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危险性。
其实他也注意到了对方额际的伤痕,他当然清楚这个家伙身上的伤痕是怎么一回事。
老板所说的开发区现在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各种繁杂工作都要推开,自己去也可以独当一面,比如拆迁、基础设施建设、招商引资、综合协调等等许多工作都是极为锻炼人,在主任助理位置上干上一年半载,绝对能让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提升不少。
“陆为民,你给我记住……”陶泽锋话语尚未说完,就被陆为民恶狠狠的打断:“我一直记着,等着你,就怕你没种,不敢来!只要你划下道来,姓陆的若是怂了,那就不是娘生父母养的!你若是怂了,记住,见到姓陆的,各人趁早滚远一些,怎么样?!敢不敢?!”
“这不是陶助理么?”陆为民放慢脚步,很“友好”的含笑向陶泽锋打着招呼,“好久不见了,怎么气色好像不太好啊,别是中暑了吧?”
陶泽锋远远就看见了那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家伙从一辆桑塔纳上下来,他下意识的想要回避,但是从走廊下来进入大厅只有这一条独道,如果这个时候要倒转退回去,显得太过明显,但www.hetushu•com他的确不想见到这个人。
强作欢颜的和谭德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这才把谭德明两人敷衍过去,陶泽锋压低声音狠狠地道:“陆为民,算你狠,不过你要记住,你一样不会好过。”
他曾经提醒过萧劲风和吴健他们不要过火,但是萧劲风和吴健他们显然没有听从自己的意见,这家伙据说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但是却很明智的没有报案,而是说自己不小心踩空,从二楼楼梯一直摔到了一楼,所以伤得不轻。
以往老板和下级谈话虽然亲切随意,但是谈到正题时确实很有针对性的提意见和建议,语气平和,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指示和安排意思一样很明晰,但是他感觉到这一次老板和陆为民谈话时却多了几分征询意思的味道。
“呸!”陶泽锋下意识的让开一步,似乎深怕对方就此扑了上来,飞快的环顾四周,然后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妈的,你以为现在还是中世纪,还要决斗啊,我呸!姓陆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就这样一个垃圾货色,被自己这随便一吓唬,就差一点屁滚尿流了,看来萧劲风和吴健他们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以至于让他简直不想勾起那段回忆。
要弥补这一点,只有到基层去独当一面,郭怀章这个时候突然间特别盼望自己能马上就下到开发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