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二十五节 刀尖上玩火

或许蔺春生是真的没理解透李志远的意图,或者是理解过火了,当然王自荣觉得最大可能还是蔺春生把其中夹杂了自己的一些私人意愿,这也让他在这一点上更加小心谨慎。
王自荣不认为陆为民能达到目的,李志远对于这种举动如何看待还不好说,但是王自荣觉得这不可能在李志远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哪怕是你真的为县里争取到了更大的利益,那又怎么样?拂逆了领导意图,那就是自取灭亡。
但是王自荣也觉得陆为民不会这样不智,就算是他太年轻不清楚其中奥妙,难道说安德健也不清楚其中利害?难道说这种事情夏力行也一无所知?这显然也有些蹊跷,所以现在王自荣也还看不清楚地区里边这些乱麻般的局面。
王自荣和郑泽宁的会谈一开始就进入了僵局,气氛也变得很阴郁压抑。
而且这已经是陶泽锋几度寻衅了,如果不给陶泽锋一个深刻教训,日后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要在其中搅出多少风雨来,所以当萧劲风和吴健他们都摩拳擦掌要好生教训一下陶泽锋时,陆为民并没有阻止,只是提醒他们不要过线。
而地区行署里边也有些看法,财政局长罗长庚甚至直言不讳的说这钱借给双峰县就是捐给福利院了,双峰县现在根本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和方案,怎么可能还得起这笔借款,这还不说地区工行那笔连本带息高达一千多万的担保贷款。
和-图-书李志远给他交待中的有一条是明确的,省旅投司必须是首选合作单位,而且要主导整个开发事宜,理由是日后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省旅游公司的各项既有资源,省旅投司正是仗恃着这一点才会如此坚决。
陆为民知道恐怕刚才那一幕被王伯通瞅了去,这家伙眼睛倒是挺尖,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和陶泽锋的不对路。
“嗯,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可以在有些问题上适当做一些让步,但是有些问题我们也要给他们挑明,阐明我们的想法观点,免得他们总还有些不切实际的念想。”有了陆为民的支持,王自荣下了决心。
有陆为民和王伯通从中撮合,谭德明和王自荣很有点儿一见如故的感觉,中午省投资公司设宴款待丰州方面一行人,宾主也是尽欢而散。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举动,王自荣当然清楚陆为民这样做的意图,李廷章很快就要离开,谁来担任这个县长现在尚无定论,陆为民这样做无疑是冲着这个县长位置去的,这个家伙还真是敢想敢做。
“专员说得对,拖下去弊大于利,县里还是希望能尽早启动这个项目,但是前期旅投司的做法对县里伤害太大,所以县里边的反对情绪才会如此强烈,现在地区已经明确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都要加入开发行列,我觉得这个开发公司注册总资本扩大了一倍,哪怕县里股权比例缩小一些,但是算下http://www•hetushu•com来比起前期那个方案县里获利更多,我想这也是好事,应该可以得到县里的赞同。”陆为民点点头认同王自荣的意见。
“为民,看样子不太好谈下去啊。”王自荣也觉得有些棘手,他虽然不指望这一次和郑泽宁的会谈就能把日后的谈判基调给确定下来,但是看到对方态度如此强硬,甚至表明态度不惜退出来威胁,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些压力。
陆为民也知道财政厅长朱先才和副厅长陶行驹并不融洽,而谭德明是朱先才的红人,又和另外一位副厅长王镛,也就是眼前这个家伙的叔父,关系甚密,朱陶两系在财政厅中的隔阂极深,但是陶行驹与新任省长邵泾川关系非同一般,即便是朱先才现在也要让陶行驹几分。
和省旅游公司这边见面的气氛就远不及省投资公司这边了,得知丰州地委行署否决了双峰县和省旅投司草签的协议之后,省旅游公司这边就一直在和丰州地委行署进行交涉,但是得到的结果却并不好,原来主管协调这项工作的地委秘书长蔺春生不再过问这项工作,转而交给了新任行署副专员王自荣来负责。
王自荣和谭德明的会谈很融洽,对于丰州方面希望省投资公司加大投资力度开发双峰县旅游资源一事,谭德明也非常支持,也提到了省里对于省旅投司资本规模太小,可能会影响到对双峰旅游资源的总体开发进度和力和_图_书度,谭德明也表示会把这个情况向有关领导做一个专题汇报,看是否可以适当对省旅投司增资扩股,加大开发力度。
曹刚和叶绪平提出的方案被双峰县本土干部所抵制,也引起了地区一些人的不满,最终曹刚不得不把叶绪平当成替罪羊推出去才算是勉强化解了这番风波,现在包括李廷章、杨显德、关恒以及县人大政协一帮老杆子们似乎都很巧妙的把陆为民推出来作为利益代言人。
但是陶泽锋这个家伙却是欺人太甚,那一夜的事情陆为民很快就通过桓子衿把情况了解清楚了,事情虽非因陶泽锋而起,但若不是陶泽锋从中作梗,自己也不会吃这么大一个亏。
尤其是在得知丰州方面和陆海集团、嘉桓公司频频联系,甚至就有传言出来说丰州地委行署对省旅投司的投资规模力度和涉及到双峰县所占股权都非常不满意,有意重寻合作伙伴时,这就让罗耀祖更为担心。
“嗯,的确是如此,但是我觉得我们也不宜在一直拖下去,适当做一些让步,早一点推进这个项目,比过分注重眼前利益更有意义。”王自荣看了一眼陆为民,淡淡的道。
他知道陆为民现在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双峰县本土利益的代表,曹刚和叶绪平在这个项目上前期的那个方案引发了很大的反对声音,尤其是李廷章和杨显德都明确反对,加上近期双峰财政枯竭,再度向地区财政借钱,这也引起了县里包括和*图*书人大政协不少老干部的强烈不满。
王伯通心中大定,对陆为民亲近感更浓,“好了,不说这种厌物了,难怪陆书记不入眼,他在厅里边名声也并不好,也是陶厅长护犊帮他当块宝,哼……”
对陆为民来说,省里边这些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带来的风风雨雨照理说是影响不到他的,魏行侠和陆为民一直保持着比较密切的关系,也很含蓄的暗示过不要和陶泽锋一般见识,所以陆为民之前也没打算和陶泽锋这种人计较啥。
陆为民笑了起来,“王总,你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不过我实话实说,这种人,烂泥巴扶不上墙,除了会替他老子招祸,做不了其他事儿,不信我这句话撂在这里,我们走着瞧。”
下午王自荣又和陆为民一起去拜访了省旅游公司总经理郑泽宁。
“嗯,说不上认识,有点儿小误会吧。”陆为民回视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也许是意气不相投吧。”
虽然知道丰州地委行署既然否决了前期草签的协议,必定会在很多方面提出不一样的要求,但是省旅游公司还是对丰州方面提出的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参加开发,双峰县所占股权比例大幅度提升的这一意见感到无法接受。
虽然笃定双峰县不太可能直接甩开省旅投司,但是如果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强势介入,旅投司这边又有省投资公司在后边掣肘,那下一步的谈判旅投司的处境就相当困难了,甚至有可能再无法和-图-书主导整个开发事宜。
陆为民紧走几步撵上谭德明和王自荣他们一行人时,却见王伯通脸上露出奇异的表情靠了过来,“陆书记认识姓陶的?”
而罗耀祖几次联系王自荣,得到的答复都是还需要调研之后再做定论,这让省旅游公司也有些着急。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王自荣的来访让省旅游公司这边也稍稍宽了一下心。
王伯通脸上笑意更甚,“陆书记,陶泽锋可是陶厅长的心头肉掌中宝,一直是当做苗子在培养呢,现在在中行那边也是很受重视呢。”
听得陆为民赞同他的观点,王自荣心里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连他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居然也要征求陆为民的看法了。
“专员,肯定有难度,要不李书记也不会让您出面了。”陆为民是看王自荣做出上厕所姿态又不动声色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他便心领神会地跟着出来了,“不过我估计他们现在面临的压力也很大,省投资公司那边的动作对他们刺激不小,加入打不成协议,省旅投司甚至可能会被冷藏起来,寻找下一个合适投资对象不是说行就行的,他们之前也已经做了好几个月的筛选寻找,这才确定了双峰,他们重选合适目标,未必能赢得省投资公司的认可。”
他不知道陆为民意识到这一点没有,但以他对陆为民的观察,陆为民应该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个家伙却是在刀尖上玩火,似乎想要驾驭这份力量来为他自己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