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五节 有所谋

郭怀章给王自荣当秘书,但是口风却很紧,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谈王自荣的事情,甚至连工作上的事情也鲜有在自己面前提及,这让苟治良尤为看重对方,这是一个当秘书的最基本准则,也难怪王自荣如此欣赏郭怀章。
“嗯,苟叔,王专员和我提起过了,问过我的想法,我还是觉得尽早下去锻炼锻炼自己是上策,我从大学一毕业就跟着王专员当秘书,学到不少,但是真正实际操作具体事务的机会并不多,我觉得这是我的一大软肋,还不如趁着现在还年轻早一点下去实践实践,也有利于我日后的发展。”在苟治良面前郭怀章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王专员也是这个意思,他觉得我也需要这样一个机会磨砺一下自我。”
“有田书记这句话,我想这小子更应该扎扎实实在下边努力工作,做出一番成绩才不辜负田书记对他的器重了。”夏力行笑着道。
夏力行心中大喜,这陆为民可真是飞来横福,不知道田书记怎么就会被触动到了一些心事,才会有这样的即兴言语,虽说只是兴头上的言语,但是只要能让田书记有这个印象,那就是陆为民的福气了。
苟治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怀章,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难道你苟叔还能不支持你?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吧。”
“怀章,你真的打算下去?”苟治良看着很沉稳地坐在自己对面的准女婿,越看越满意。
http://www.hetushu.com力行也是含笑不语,茅海渐说得的确有道理,也许现在感觉不到这个印象的作用,但是在有些关键时刻,也许就是这个印象却能让你获得想象不到的机遇。
自己女儿的性格苟治良很清楚,大大咧咧却又没有多少心眼儿,脾气也有些体着她妈,急躁易怒,不过也许是太喜欢郭怀章了,却很少在郭怀章面前耍小性子。
※※※※
田海华似乎有感而发,坐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靠手轻轻敲击。
开发区就在地委行署眼皮子下边儿,可以说万众瞩目。
艳霞和郭怀章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上,小两口也有意要去领结婚证了,但被苟治良制止了。
一直到陆为民没有去担任宣传部长,而是主动下了区乡,并且在很短时间内就声誉鹊起,这让苟治良意识到夏力行这一手的高妙,陆为民能做到这一步固然与其能力本事有一定关系,但是若没有夏力行为他布这一局棋,以及他自己选择了下区乡从最基层起步,那也绝对无法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能玩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郭怀章相貌堂堂,性格沉稳大度,比起自己两个不争气的儿子来说,简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自己这个从相貌来说算是比较漂亮的女儿来说,都还有些配不上。
“你不亲自到基层一线去了解下边的情况,不分析基层现在真正需要什么,该怎么做,怎和*图*书么做才能做好,那些经验知识能力就自己钻进你脑子里来了?可现在我们国内从中央到地方上都有这种高高在上指手画脚的风气,很不好。力行,你这个秘书有见识有智慧,更有勇气和魄力,你给我带话给他,年轻人,好好干,大胆闯,不要怕出错,就怕你畏手畏脚不敢做!”
陆为民被夏力行安排到双峰也是让苟治良大跌眼镜的,他一直以为夏力行要把他这个得力秘书带回省里,但是没想到不但没带走,而且还让他下了县,还是下了最穷条件也最差也最排外的双峰县,这个安排让苟治良很久都没有回过味来。
至于另外一项工作——规划建设,那倒是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不过也对一个干部的眼光眼界很考究,在这方面做得好,很容易博得领导的青睐。
所以选择一个合适的去处相当重要。
“嗯,你那个秘书叫什么,陆为民是不是?我还有点印象,让他好好干。”田海华记忆力也很好,前年到丰州考察,陆为民也很活跃,他还依稀有点记忆。
郭怀章也点点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苟叔,我听说你和安部长关系不是太好,可是王专员和他一说,他就主动提出来可以让我到开发区挂个主任助理,我这正科也是才升不久,我还担心是不是让我下去担任一个二级中干,没想到安部长这么安排,这里边会不会……”
苟治良也想得很远,他最和*图*书初是想把郭怀章弄到丰州市或者古庆县去的,丰州市这边张天豪虽然还在担任书记,但是估计这家伙担任书记的时间不长了,有老郭在那里,怀章肯定没有问题,如果丰州市不合适,去古庆也是一个好选择,古庆经济条件好,工作也基本上了轨道,去古庆容易上手,但是王自荣和他交换意见时就提到最好还是让怀章去一个工作量大条件差但是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去,趁着年轻好好拼搏一把,做出点儿事业来,既锻炼了自己,又能彰显自我,现在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无疑就是最合适的。
“苟叔,我知道,王专员也和我说起过,但是我还年轻,也正是学本事磨砺自己的时候,您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也知道在基层锻炼对于一个干部日后成长的重要性,根基不打牢靠,日后在哪里都要矮人一头,所以我想还是选择一个最能锻炼自己的位置。”郭怀章平静地道:“为民在双峰干得很出色,我想我并不比他差多少,我也一样可以做到。”
等到田海华离开,茅海渐才笑着道:“老夏,你找个秘书还真有些运气啊,夏书记都还能记得他的名字,全省一百多个县区,夏书记怕是连县委书记县长的名字都未必能记得住,现在却把你这个当副书记的秘书名字能记住,不能不说是一个运气啊。”
就在陆为民的名字被田海华和夏力行谈论到的时候,同样还有人在和_图_书谈论着陆为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项工作都不太好干,也很费心思,但是干好了却很容易就能赢得上边的关注,这对于郭怀章来说都极为重要。
苟治良笑了起来,这郭怀章的确有些悟性,稍有异样也能觉察出不对,他微微颌首:“怀章,我和老安虽然关系说不上好,但是他能坐上这个位置,难道说连这点胸襟都没有?我苟治良的女婿难道就连这点便宜都不能占?他这么做,当然有他的意图,哼,你那个同学可是他的心腹大将呢,他现在示好于我,自然有所图谋,不过……”
现在各地开发区建设可谓如火如荼,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也不例外,红星华侨农场一改制,为开发区提供了相当丰厚的土地资源,但地区还把丰州市的两个乡也划入了开发区。
“下去锻炼是好事儿,但是你现在还是一个科级干部,下去之后……”苟治良沉吟了一下,“老王说他和安德健谈了,想让你先去经济技术开发区挂主任助理,你觉得呢?”
“怀章,你和艳霞虽然还没有领证,但是我早已经把你当做我的女婿了,艳霞那两个哥哥不成器,艳霞性子粗疏了一些,但是她心好,你和她很般配,我也很满意,到经济技术开发区去挂个主任助理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知道经济技术开发区刚刚起步,条件差,事情多,工作压力大,你这么年轻去挂个主任助理,就算是一年半载后担任副主任hetushu•com,恐怕都得要累死累活,工作做不好完不成,一次两次也许人家给我苟治良的面子不好说你,但是多几次,就不好说了,对你自己也不好,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啊。”
现在还不是领结婚证的时候,要领也得等到郭怀章有了一个妥善安排之后才来领,这样自己既可以避嫌,又能不忌讳什么的为郭怀章选择一个更好的位置。
“嗯,有点想法嘛,我赞同这种选择,有些年轻人年纪轻轻就一门心思想要往上钻营,却又不愿意到基层去锻炼发展,以为坐在办公室里打几个电话,写几篇文章,就觉得自己能解决一切问题了,荒谬!”
“我愿意去。”郭怀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王自荣还举了陆为民下双峰来做例子,这让苟治良也颇为意动。
当然,有自己这个地委副书记的老爹作为后盾,苟治良自认为自己女儿也还是配得上郭怀章的,所以他一直也在琢磨怎么来扶持自己这个女婿往上走。
现在开发区的面临着几方面的工作量都相当大,一方面不用说是招商引资,在现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前提下,谁能在招商引资上做出成绩,谁就能在领导心目中赢得更多分;另一方面就是拆迁,这项工作虽然听起来没啥,但是作为基层干部起家的苟治良却深知这项工作对于一个干部的锻炼有多么重要,可以说如果谁能够在拆迁工作上做到百分之六十的人满意,那基本上群众工作就算是出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