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七节 幕后黑手

陆为民心中咯噔一响,看样子巴子达猜测得没错,那个袭击王伯通的人多半是熟人,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萧樱的丈夫。
“哼,你那个男人可也真是个二百五,喝了几口酒就不知道姓什么了,被人随便煽乎几句就妒火中烧,把脑子都烧坏了。”陆为民环保双臂,有些烦恼。
王伯通被打伤倒地时,萧樱就认出了对方,自己丈夫的身影她太熟悉了,虽然对方蒙着面,但是那动作步伐和身形,如何能够瞒得过萧樱?
没想到和牛有禄的事情才过去几个月,现在竟然又冒出来这样一件事儿。
他觉得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为什么会在自己向县委提出调萧樱到新成立的招商引资局(乡镇企业局)担任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之后,就出这么一桩事儿,这时间段未免也卡得太准了一点儿。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和对方早一点了结这一段关系,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自己包没受损,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抢劫不可能选择在那个位置和那个时间段,而且为了抢自己包而先把王伯通打倒,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只不过在情急之下,她只能临时编了这样一个理由来敷衍搪塞,而公安局这帮人也不是吃素的,稍加调查分析,很快就会发觉其中疑点,在顺藤摸瓜调查,只怕立即就会水落石出。
当时自己顾虑自己刚被提拔为副局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http://www.hetushu.com只要自己一提起离婚,而丈夫如果不同意进而闹起来的话,自己又无疑会卷入风口浪尖,甚至女陈世美这一类的帽子又得要扣在自己头上。
虽然自己和王伯通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关系,但是在有心人的煽风点火之下,这一出事儿不知道又该演变成什么味道,所以萧樱只能把王伯通送往医院急救时,面对公安局来人讯问,情急之下,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陆为民也觉得有些棘手,王伯通伤得不算太重,但是也不轻,至少要休息好几个星期才能恢复。
就算是萧樱他们两口子关系再糟糕,可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关于她和王伯通的风言风语也不是这一两天才有的,怎么就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情?
并不出他所料,萧樱这个男人选择这个时候出手也是有缘由的,这甚至和甄敬才那时候被人抓住把柄那一次有些相似,巴子达已经打来电话,他已经带着两个人找到了萧樱的丈夫,并控制住了对方,获得了一些让陆为民心里烦躁的消息。
这件事情弄得萧樱也是无比难受,回去之后就和丈夫分居,任凭丈夫怎么承认错误,萧樱也绝不谅解。
他当然不可能像萧樱甚至鲍永贵和巴子达想得那么简单,他需要想得更深远一些。
泪水忍不住又从萧樱眼中流了出来,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外边人都并不清楚,也只和图书有牛有禄大略知道一点,但是也只是宽慰她让她多忍让一些。
萧樱也不笨,见陆为民这样难以遽下决断,稍加琢磨也就知道陆为民在考虑什么,想了一想才决然道:“陆书记,我去和王总说,请他原谅,只要他肯原谅这件事情,无论什么我都答应。”
没等陆为民开口,萧樱已经低声啜泣起来。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低调处理,但怎么个低调处理法?这让陆为民也是头疼不已。
但现在看起来,还是该痛下决心,哪怕是背负不好的名声,甚至因此不当这个副局长,自己也该断然离婚,免得酿成今天之祸。
事实上她和丈夫已经分居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之所以但是亚洲国际事件时萧樱为了去缴集资款甚至还到处去借钱,就是因为家里钱都是丈夫拿着,她不想在丈夫那里去要钱,所以宁肯去找朋友借钱。
但很快萧樱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谎言实在漏洞太多,以公安局的调查,很快就可以查出其中的疑点,而这件事情一旦被捅开,只怕又会引发轩然大波。
这里是院长办公室,值班院长还在下边忙碌着,鲍永贵还在下边,而巴子达重新到现场去做进一步了解去了。
尤其是她也清楚自己刚被陆为民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名担任招商引资局副局长,主持招商引资局工作,这几乎就是一个破格提拔,也让无数人羡慕嫉妒得要发疯,现在却出了这么一桩桃m.hetushu.com色事件,无疑就是在抽陆为民的耳光,让陆为民难堪。
“陆书记,能不能请公安局不要再查下去了?”良久萧樱才抬起红肿的眼眸,咬着嘴唇幽幽的道。
如果这件事情被有心人炒起来,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就是你陆为民选的人?这还没有上任,就闹出这么大一出风流韵事儿来,而且还牵扯到旅开司的一个副总,本来萧樱就有一些名声在外,这要被炒作起来,还不得引发无数人遐思,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
陆为民扫了萧樱一眼,他理解到了萧樱话语中的意思,目光变得有些冷硬,淡淡地道:“至于么?王伯通不是那种不知好歹不知进退的人,这件事情他本身也有一定责任,我听老牛说曾经和王伯通谈过,让他注意一点,他还是我行我素,你不好去拒绝,他自己也不检点,才会被有心人利用。”
恰恰在这个时候,文体局改为文体旅游局,萧樱被牛有禄推荐为副局长并获得了县里边的认可,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萧樱的丈夫却借着多喝了几杯酒跑到文体旅游局找到牛有禄大闹,问牛有禄和萧樱究竟有没有那种关系,弄得牛有禄勃然大怒,没给对方一阵好脸色,一杯冷茶倒在对方脸上,才让对方酒醒了不少,就这样之后,牛有禄在和萧樱工作接触时也格外注意了。
“对不起,陆书记,请不要问为什么了,我知道你和巴和图书局长他们都可能猜到了,我刚才说的是谎话,没有人抢我的包。”萧樱实际上也早就料到这种事情瞒不过公安局的。
“为什么?”陆为民想也没想就问道。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这种事儿幸好还没有落到自己身上,不过看萧樱丈夫那猥琐样儿,估计就算是自己和萧樱有什么关系,只怕他也未必敢来找自己麻烦,王伯通又不一样,不过是个开发公司的副总,又是外来的。
想到这里,萧樱就更加委屈,忍不住泪如雨下,嘤嘤哭泣起来。
县里边要想把这件事情压下去肯定不可能,曹刚和叶绪平他们知道了还不借题发挥,这可是一个太好的机会了,陆为民甚至怀疑这背后有没有其他黑手在推动。
这样不明不白被人打伤,不给对方一个交待,也得给旅开司一个交待才行,无论是省投资公司那边还是其他几个股东成员恐怕都会要把这个问题弄个明白。
虽然事后两人表面上还是恢复了正常,但是两人关系就变得冷淡了许多,丈夫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对萧樱看管得更严,每天回家都要刨根问底,文体局虽然事情不多,但是各种文娱活动萧樱却不得不去加班排练,原来丈夫并不怎么在意,但是现在却变得格外敏感,之后又连续出现了几次喝醉酒打萧樱的事情,虽然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却让萧樱意识到自己和丈夫的生活恐怕难以在继续下去了。
得让王伯通不追究这件和*图*书事情才行,可这该如何给王伯通来做这个工作,一旦没有处理好,还极有可能引起王伯通的不满,反而把事情弄得越发难以收拾。
见陆为民脸色阴晴不定,萧樱心中也是越发懊悔。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陆为民忍不住再叹了一口气。
至于先前萧樱所说的不过是情急之下为了保护自己丈夫而编造的谎言。
关键在于王伯通那边。
“被有心人利用?”萧樱吃了一惊,抬起目光惶然地问道。
丈夫从物资局改制之后脾气一下子就变得乖戾起来,心眼儿也小了不少,多疑更敏感,啥事儿也爱计较,稍有不如意就爱发怒,但是萧樱也都能理解,一直到三年前喝醉了酒之后两人发生争吵,丈夫把自己打得住进了医院,这才让萧樱彻底失望,虽然事后丈夫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宽恕,但是萧樱知道自己的心中那道裂痕已经深深划下,再无平复的可能。
一时间萧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喊救命报警,把丈夫抓住了又该如何是好?王伯通伤情怎样也不知道,如果伤情很重,丈夫一旦被抓就有可能要坐牢,到时候不但自己的名誉毁于一旦,丈夫一辈子也就算是彻底毁了,那简直是一个灾难。
等到县旅发司的工作人员来到之后,陆为民才找到一个机会和萧樱单独见面。
“我也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这几年都不太好,他性格也越来越暴戾,越来越多疑敏感,只是我没想到会出今天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