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三十九节 软压

“这肯定没有问题,无论什么原因什么理由,这样的袭击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当然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还是触犯了《刑法》,那要看你的伤情和公安局的进一步调查。”陆为民语气平和冷静,“不过这个人一直信誓旦旦的称他跟踪了你们很多次,都看到你送萧樱回家,而且还有一些不合适的亲热举动,我有些担心……”
“对了,郭满堂那边没问题吧?我估摸着他只要一回去,肯定就有人会来打探消息,尤其是明天王伯通回省城去休息一段时间,那这些人苦心积虑的等这么一个机会,那还不得趁机发难?”陆为民将脚踩在花台上,九月的深夜已经有些凉意,蚊子依然多,他不得不挥舞着手臂,赶走那些企图在他身上占点便宜的东西。
※※※※
陆为民无声地点点头。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有些古怪,“准确的说,这个案子不是抢劫,对方也不是王八蛋,而是自觉自己当了王八,所以才要给那个他觉得是给他当了绿帽子的家伙一个教训。”
王伯通吸了一口气,慢吞吞地道:“陆书记,你这有什么依据么?我和萧樱之间的关系你很清楚,就算是我对萧樱有些好感,但也是停留在好感程度,绝没有超越界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挨两下,是不是也太冤了一点?姓郭的出手这么恶毒,我还得忍气和*图*书吞声不敢吱声,那他气焰不是更嚣张,甚至还觉得我就是做了什么事儿,心虚了呢?”
“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我和萧樱之间什么都没有,就是普通的谈得比较来的工作关系而已,他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呢?”王伯通忍不住叫了起来,他已经相信了陆为民的说辞,“太可笑了,法治社会居然会有这种事情,陆书记,公安局已经抓到他了?”
“没什么别的意思,王总,你和我都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一次我们联手做得很成功,我担心恐怕有些人心里就不舒服,如果真的是有人借这个事情来生事儿,抹黑了你,也就是在打我的脸啊,我怕有些人那这事儿说事儿,捅到你们省投资公司里去,影响就不好啊。”陆为民有些烦恼的摆摆手,“难道说你还觉得我会害你么?”
被陆为民最后这一句前世网络上相当流行的话语逗得笑了起来,巴子达也把这句话咀嚼了一遍,这才笑嘻嘻地道:“陆书记,我有一种感觉,总觉得你不像个县委副书记,倒像是天桥耍把式的,这啥话到你嘴里,张口就来,你仔细琢磨一下,还真有些道理。”
“王总,这些问题怎么处理,你自有办法吧,难道还要来问我?我也没有啥好办法。”陆为民微笑起来,他知道对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意见,“不和*图*书过这个家伙就这么轻松放过当然不可能……”
“抓到了,他自己也对他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只是说不甘心有人百般纠缠他妻子,甚至认为自己妻子迫不得已才和你来往,所以……”陆为民摊摊手,显得很无奈。
“看你自个儿理解了。”巴子达和陆为民也是随便惯了的。
“啊?案子破了,人逮住了?”王伯通惊喜之余又觉得不对,这县公安局破案效率也太高了吧,像这种晚上的抢劫案,这么快就能破了?不是随便抓个人来糊弄自己吧?“那敢情好,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王八蛋究竟是哪路蟊贼,这么猖狂!”
“陆书记,其实这也没啥,人正不怕影子斜,你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得见,那些个耍心计玩小心思却做不了实事的人大家肚里也都心知肚明,纵然他们一时得势,那也是短暂的临时的,照我说,双峰真还需要一个有所作为的领导了,拖不起,等不及了,再拖下去,就得要距离其他县越来越远。”
王伯通嘴巴张得几乎要吞下一个鸭蛋,直瞪瞪地看着陆为民,原本扶着脑袋上伤口纱布的手也僵在半空中。
被陆为民这一番话也说得有些意动,但是一想到这头上的大包,他又忍不住有些冒火,“难道我这顿打就白挨了?人家问起我这头上的伤,我怎么解释?单位上那些人又怎么看我?”
“王总http://www•hetushu•com,无大碍吧?”陆为民关心地问道。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摇摇头,“子达,你是在夸我还是挖苦我?”
王伯通心一紧,目光有些狐疑夹杂探寻的味道在陆为民脸上逡巡,“陆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躺在县医院的病床上,来苏尔的味道很浓,王伯通呲着牙,吸着凉气,这酒精洗伤口真还够味道,痛得他几乎要咬断牙根。
“基本说好了,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一旦爆开,对他也有很大影响,尤其是省旅游公司一直对他态度与旅游公司不一致很是不满,认为他太自私,只顾省投资公司的利益,而忘了自己是旅投司的副总,所以一直希望省投资公司换一个代表,如果被罗耀祖和龚玉顺他们抓住了把柄,那还不得趁机落井下石?”陆为民解开衬衣上边的一颗纽扣,舒了一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人在江湖飘,就难免不挨刀啊。”
“嗨,要不了我命,陆书记,你们双峰县城的社会治安不是一向不错么?怎么县城城区里也出这种事儿,也幸好萧樱一个女人没出啥大事儿,这公安局是吃干饭的?也太不给你们双峰长脸了吧,这身上手上是我,可脸面上受伤的是你们县委县政府啊,哎哟!”王伯通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但一牵扯到伤口,又忍不住呲牙咧嘴,呻吟起来。
脑袋还有些晕眩,这是轻微脑震m.hetushu•com荡的表现,脑袋上两个大包,一个破了皮,缝了两针,另一个还好没破皮,这背后下黑手的小子还真够狠,抢东西也不带这样干啊。
“那就好。子达,这一次还要好好谢谢你了。”陆为民背负双手,仰望夜空,“做点事儿真难,不是得罪这个,就是触及那个的利益,可不做,那又怎么办?”
见陆为民出来,站在医院院子里葡萄藤下的巴子达这才迎上来。
看陆为民的表情不像是作伪,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是很平静,王伯通有些讪讪的放下手,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道:“陆书记,有没有搞错?你的意思是在我背后下黑手的人是萧樱的丈夫,那个姓郭的家伙?”
“案子破了,人也逮住了。”陆为民淡淡的道。
“怎么样?”
陆为民看对方这幅模样也有些好笑,这家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从某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给自己也敲了警钟,这人妻不可欺啊。
陆为民就坐在王伯通对面,看样子对方气色还行,估计应该没有大碍,陆为民心里也就略略安稳一些,若是伤势不轻,那这事儿还真不好弄。
“你的这种顾虑我也考虑过,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这个家伙也是一个脓包,被公安局一逮住就怂了,大概也是喝了几口酒又被人煽动,有些冲动吧,这会儿吓得不行。”陆为民耐心地解释道:“至于说你所说的依据,我只能说怀m•hetushu•com疑肯定有,但是你要想找到确切证据,很难,找到了,人家也不会承认,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多半都是一对一的交待,你能抓住什么把柄?”
巴子达的话相当直率,似乎也是有感而发。
“应该没问题,材料取得很扎实,他已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行为,治安拘留没有一点儿问题,还有对方医药费和误工费,这家伙是个怂货,真不知道小樱桃怎么会嫁给这种货色,瞎了眼也不至于找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玩意儿。”巴子达撇了撇嘴,“就算是有人去找他,他也不会承认,我把利害关系都和他说清楚了的,他虽然怂,但是不傻。”
“这太荒谬了,就凭他自己的妄想臆测就来袭击我?这简直是无法无天,陆书记,对这种人必须要严加惩处,绝不能轻饶!哎哟,我的头!”由于太过激动,扯动了伤口,王伯通又忍不住叫唤起来。
“这要看你了,要说郭满堂的行为至少他几天没有一点儿问题,如果你的伤够重的话,怕他两年也很正常,关键是这么处理会有什么后果。”陆为民摸着颌下的胡须茬儿,若有所思地道:“我怕这是有人设下的套啊。”
“陆书记,有没有线索了?得好好查一查,逮住这家伙,好好拾掇拾掇!”王伯通咬牙切齿的道。
王伯通略一思索,也知道陆为民此话不假,他沉吟了一下道:“陆书记,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