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六十一节 瞩目

到了电杆厂门口,就看见白宏胜正指挥着工人们在门口洒水,这电杆厂原料就是水泥和砂石,来来往往又是重型货车,外边那一段辅道几乎是两年就要整修一回,陆为民三菱蒙特罗一停下来,白宏胜就满面红光的迎上前来。
两人正说间,一辆桑塔纳“嘎!”的一声刹在了一旁,孔令成从车上跳下来,“陆书记,邵省长和李书记孙专员他们的车马上就到了,厂里准备得怎么样了?”
“咦,小陆?你下来了,就在这里工作?很好,很好!”邵泾川见到陆为民时忍不住惊讶的扬起眉毛。
陆为民接到曹刚电话时已经出了城,驾车正往洼崮去。
陆为民摆了摆手,“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既然你订了货,我想办法请那边提前给你出货出来,让你把这十天给搪过去。”
“曲阳地区供电局,刚签合同不久,要不我为啥这么急,第一次合作好歹得留下一个守信重诺的印象,要不日后还怎么合作?”白宏胜有些得意地道:“曲阳那边我们宏大还是第一次进入,我宁肯少赚两个,也要把曲阳市场打开,所以曲阳这边的供货,我半点都不敢有差池。”
“那你们厂里销售情况如何?”陆为民更关心这一点。
实际上他还不想这么早去,洼崮那边情况他很放心,有章明泉和齐元俊盯着,用不着他太操心。
见陆为民如此轻松自如,孔令成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大将风范和_图_书,比起对方来,自己就无法做到这样大气。
“嘿嘿,不瞒陆书记您说,也幸亏县农行这边解决了两百万贷款,改造了一条生产线,新增了一条生产线,产能才算是跟上了,要不我这也是看着钱赚不着,那不是更让人窝火?”说起这边来,白宏胜倒是满心欢喜,“哎,就是这原料供应不上让人愁啊,陆书记,你在帮我一次,就这一次,我已经联系了三家水泥厂,只要挺过下一个月,基本上就能接上趟了,我知道你在丰州水泥厂有关系,你说我厂里有困难可以来找你,你还得帮我一次。”
“曹书记,不是说好让老孔负责介绍么?要我过去干什么?”在电话里听得曹刚压低着声音小声说话,陆为民估计对方就在邵省长车上,所以不敢大声说话。
无论是市场还是种植基地,这些情况他都了如指掌,数据也好,现状也好,前景也好,他都成竹在胸,这些都是他实打实的操心做起来的,用不着刻意去背演讲稿。
看见厂区里灰尘扑扑的表现,李志远和孙震心里都是一阵发凉,怎么会选择这个地方来参观考察?就这第一印象就让人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不愉快起来,遑论其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敷衍过去。
“陆书记,这事儿我比你还着急,应陵水泥厂那边我也去了,黎阳水泥厂我也预定了,可今年水泥俏死人,拿着现钱去都提不到货,提www•hetushu.com前交款都得排队,钢筋也一样,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白宏胜兴奋之余也有些懊恼,“怎么就叫我赶上这种事儿了。”
随着柯斯达缓缓驶入厂区大门,陆为民和孔令成一路小跑到柯斯达门口迎候,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柯斯达后方的魏行侠,挥手示了示意,陆为民也微微点头,表示知晓了。
陆为民看着连续三辆辆重型货车带着拖斗,每一辆货车都拉着满满一车十来根水泥电杆,缓缓驶出厂大门。
“老白,看来,这改制之后厂里情况大不一样啊。”陆为民笑了起来。
“志远,孙震,曹书记,这就是双塬电杆厂?外表不怎么样啊。”邵泾川站在厂大门口足足看了几分钟,这才扭头找到曹刚么,“曹书记,电杆厂虽然厂区里边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但是这家企业的那些工人带出来的示范效应却引人深思啊,走吧,我们进去看一看。”
“得了,老白,别给我上迷魂汤,我就是帮你加个塞,你们都是在商言商,现钱交易,说不上其他,我呢,尽我所能,能帮上企业的,都帮一把,这也是我的本分工作。”陆为民满不在乎地道:“今儿个邵省长要过来,曹书记让我先过来看一看,别给咱们县里丢脸。”
而产能跟不上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水泥的供应跟不上,陆为民已经帮他解决了一次问题,但是目前水泥紧俏已经成为一个长期www.hetushu.com性问题,就算是提着现金先交钱,也一样拉不到货,现在正是生产旺季,而水泥供应不上直接影响到了宏大水泥制品厂的生产进度。
陆为民这么一说,白宏胜倒有些紧张起来,“陆书记,我们宏大改制了就是一私人企业,不是说备选,不一定来么?怎么你也要来陪着看?”
“老白,人逢喜事精神爽啊,邵省长要来参观考察,照相机准备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可算是给你们厂长脸的好事儿啊,日后把和邵省长握手陪邵省长参观厂房的照片挂在你们厂行政楼大厅里,那也是一份荣耀啊。”陆为民笑着打趣对方。
搁下电话,陆为民掉转头返回了县里,直接到了电杆厂。
陆为民在邵泾川一下车伊始,就主动的占据了一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位置,这种情况下去出风头,无疑是一个自取其辱的策略,他宁肯让曹刚去得意猖狂。
“老白,光是靠我这帮你在丰州水泥厂吆喝,怕不是长久之计吧,现在咱们丰州地区除了丰州水泥厂之外就只有古庆县水泥厂,但是古庆县水泥厂产量不大,日产不到三百吨,质量也不是很稳定,我觉得你恐怕还得考虑一下在黎阳那边几个县水泥厂去打打主意。”陆为民帮着白宏胜想办法。
“老孔,这么紧张干啥,没啥大不了的。”陆为民很潇洒地道:“你主讲介绍,如果有些不清楚的,我再来补充。”
“那好吧,其实和_图_书曹书记,老孔对电杆厂改制情况很熟悉,应该没有问题,行,我过去吧,到时候我提前几分钟走就行。”
不过曹刚还是千叮嘱万吩咐要他早一点过去,再去检查一遍,从地区那边来的消息称,邵省长在开发区、丰州市和古庆县的考察调研情况都很不满意,一直到南潭调研之后情况才稍稍有所好转,所以地区要求双峰无比要收好这个尾,不能出半点差错。
但是他刻意低调最终还是在邵泾川对电杆厂改制思想和意图以及措施手段方略都很感兴趣的情况下,最终被推上了前台。
这几个月他全副身心都放在了开拓市场上,在曲阳和洛门两个地区市场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产能跟不上趟,出现了生产瓶颈。
“老白,你紧张个啥?该怎么还怎么,邵省长来考察调研,也是对你们企业的关心爱护,别人求还求不来呢,待会儿若是邵省长问起你们企业现在的困难,你大胆说,实事求是的说,有啥困难都摆出来,没准儿邵省长大发慈悲,还能给你解决点儿实际困难呢。”
现在电杆厂已经正式更名为宏大水泥制品有限公司,主要产品还是水泥电杆,但是他已经在组织技术人员开始规划生产除了水泥电杆之外的市政用钢筋混凝土排水管和水泥井盖,准备主攻昌南地区市政用水泥制品。
“那太感谢您了陆书记,我们宏大日后若是真能搞出一点儿名堂来,您是一大功和*图*书臣。”白宏胜喜出望外。
“这是为哪儿送的货?”
“陆书记,管他谁来,咱们厂都一样生活。如果不是你们县里安排,我昨天就去曲阳谈合同去了。这省长来也好,书记来也好,我看他们来了也帮我们解决不了多少问题,市场还得我们自个儿去开拓,水泥还得去想办法去进货,对了,陆书记,丰州水泥厂那边你还得替我去打个招呼,那一千吨水泥款项我早已经打过去了,可他们说货得要下个二十号才能送出来,可我们这边仓库存货顶多能扛到十号,这十天咋办?等不起啊,我们和曲阳那边的签了合同,真要赶不出来,这违约金不是一笔小数目,最麻烦的是这是我们第一次和曲阳那边打交道,留下一个坏印象,那可就损失大了,这事儿您得帮我一个忙。”
说实话,白宏胜对于上边来考察兴趣不是很大,除非这次考察能给他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而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厂里的原料供应问题。
“陆书记,实事求是地说,压力大多了,但是干得有奔头有想头啊。”白宏胜有些感喟地道:“现在厂子大家都有份儿,年底利润分红都得要摆出来算账,分不分,分多少,大家来讨论,想多分,那大家都得要努力,都得要相互监督相互鼓劲儿,就这么简单。我现在是负债累累,除了银行贷款那算是厂里的,我自个儿都借了亲戚熟人朋友同学,一下好几十万,但我有信心三年之内彻底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