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六十七节 借势

“嗯,她希望我能尽早调回昌州。”陆为民漫不经心地道:“在昌州人眼里,除了昌州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乡下,哪怕昆湖、青溪都一样,都是乡巴佬,他们是不愿意离开昌州半步的,宁肯在昌州吃腌菜,也不愿意到其他地方吃肉。”
人事局副局长霍立国到洼崮担任镇党委副书记,作为镇长候选人,而章明泉这一走,也就还欠缺一个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唐军在年底也要回县公安局,洼崮区委班子一下子就缺两个副书记,按照陆为民的想法,洼崮区委副书记如果能在本地产生固然好,但是如果没有合适人选,也可以从县委县府机关里选派一些年轻有冲劲愿意干工作的年轻人下来,这样也有助于打破洼崮现在地域观念,形成一个能进能出的传统。
送走了邵泾川一行人之后,李志远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回到了办公室,蔺春生也跟随着他。
刚来得及出洼崮镇上了省道315,陆为民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这顿饭虽然不算是正式的饯行宴,但是只有三个人让大家更能放得开,很多话语也能说的更透。
“至于咱们丰州,虽然总体来说我们丰州成立地区一来的经济增速不算最慢,一直保持着全省平均增速,但是我们底子太薄,经济总量太低,仅比昌西州略强,甚至比排名第十一的谷川都差太远,但是我们人口又在全省十三个地市www.hetushu.com州里排名靠前,如果单论人均GDP的话,我们丰州是排在最末尾,比昌西州都不如,我估计是不是邵省长也有些觉得我们丰州发展速度可以再快一些,所以才来给咱们加加劲儿呢。”
他需要认真评估一下邵泾川这一趟下来考察的目的和意义。
“陆书记,听说旅游开发公司马上就要拆掉现在的招待所,在现在招待所原址加上后边农机厂荒废的厂区,建设一座三星级酒店,那这两年您在哪里去住?”
好在齐元俊的工作作风很让人放心,陆为民也只是叮嘱一下几个关键问题。
※※※※
地区工作会议一直开到晚上七点钟才结束,全体地委委员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三五年内我没这打算,回省里不适合我,我还是觉得在下边工作更实在一些。”陆为民摇摇头,眼睛里闪动着光泽,“看着通过自己的努力,心中的希望一点一点变成现实,这种感觉真的很有成就感,我喜欢这种感觉。”
要说洼崮也还有几家小饭馆,但是陆为民还是选择了这里,当然这说不上个啥,可这女人实在名声太大,而且要说模样很有点勾魂夺魄的味道,虽然貌似端庄清丽,但是齐元俊总觉得这个女人骨子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妖媚劲儿。
这番评点让安德健大为惊讶,也让他颇为得意,所以在送走了邵泾川一行之后http://www.hetushu.com,安德健才会专门打电话来。
“正常,谁能在经济上闯出新路子,拿出新点子,取得好成绩,都会受到大家的支持。”李志远淡淡的道。
吃完晚饭,陆为民又与齐元俊单独谈了一阵,毕竟章明泉是到县里工作,和自己在一起的机会很多,而洼崮这边就要靠齐元俊主持大局,而洼崮也相当于陆为民起家之地,他不希望自己一离开,洼崮这边的工作就出什么纰漏。
李志远苦笑着摇摇头,“春生,若都是像你设想的这么美好,那就真是太好了。你说的前一个设想差不离,邵省长这一次来曲阳和丰州肯定不是为了表扬成绩来的,而是来说问题和不足的。”
“这也能理解,女孩子长期在大城市生活,您要她一下子到咱们双峰这样的旮旯里来,肯定不习惯,不过你们这样两地拖着也不是办法啊。”齐元俊也有意无意的建议着:“不过可以先结婚,但暂时不要小孩,没准儿您两三年后高升,调回省里也不一定。”
“陆书记,没打算在我们双峰成个家?您对象是不是不愿意来?”这也是章明泉和齐元俊第一次提及到陆为民的私生活,虽然之前三人关系日渐紧密,但是在涉及到陆为民私生活时,两人都还从未问及过。
“志远书记,我觉得邵省长恐怕还是对我们丰州的发展不太满意,为什么只走了http://www•hetushu.com曲阳和丰州?曲阳去年在全省十三个地市州里经济总量排名第七,地处中游,但是据说今年曲阳地区发展增速在全省排名最低,可能要滑到第九,被洛门和宣河超越,所以邵省长这是要去督阵。”蔺春生也知道李志远的心事,帮着分析邵泾川这一次来意图。
蔺春生犹豫了一下,才道:“我看邵省长似乎对陆为民非常欣赏。”
接通电话是安德健打来的。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倒是没有多少看法,在他看来洼崮的干部整体素质还是有待提高,尤其是面临着目前的发展形势,像沙梁和小坝的领导干部年龄偏大,思想更趋守旧,如果能够从县委县府机关来一些新人,也许有助于洼崮干部们的思维观念的开拓,而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样干部交流也有助于本地区行政机关作风的改善。
章明泉要到县里工作,住房也是一个问题,还有就是妻子的工作也需要调动,后者不是问题,但前者却不好解决。
虽然安德健没有提到其他,但是陆为民也听出了安德健言语中的提醒,那就是这两三个月要格外小心,务求平稳。
齐元俊很平静地瞥了隋立媛一眼,接过茶杯,点点头,却没有说什么,而章明泉却不动声色的睖了隋立媛一眼,隋立媛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恢复正常,送上茶后悄然退去。
有人说陆为民和这个女人有些牵缠不和*图*书清,齐元俊不愿意相信,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怀疑,陆为民来洼崮之后解决晚饭选在这里,这就让人很不理解。
章明泉到没有太在意这一点,老婆能调到城里去也算是一个最好的安排了,也算是为他解除了后顾之忧,女儿本来就在县中校高中住校读书,现在自己调到县里,住校还可以变成通校,妻子也可以更好的照顾女儿。
县里边机关住房早就没有空余,也就是还有几间单身宿舍,不过按照曹刚来了之后的想法,县里在解决了亚洲国际事件的窟窿之后,还是要考虑统一建设一批干部职工宿舍,这可以结合着县城旧城改造来进行,但是这旧城改造只是口头上说得热闹,谁都知道以现在双峰的财政状况根本就无力启动。
李志远扶着窗棂,眺望远处灯火通明的眺远楼,若有所思,“丰州经济基础薄弱,怎么来突破这个瓶颈,实现经济的快速飞跃发展,这条路不好走,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切实选择好领头人,只有这样才能有所变化。”
见陆为民不愿意谈这方面的事情,章明泉和齐元俊也就把话题岔开,回到工作上。
邵泾川在会议上听取了李志远和孙震的汇报之后,谈了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经济工作的精神,谈了他这一趟对丰州地区考察之后留下的印象,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意见,既对丰州地委行署的工作进行了肯定,也对丰州地委行署在经济工作中出现的www•hetushu•com问题和不足提出了批评和建议,在评点中虽然没有点名,但是谁都知道邵省长对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很不满意,对丰州市和古庆县的印象也不太好,不过却对南潭和双峰,尤其是双峰的工作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
“曲阳咱们不去说它,但是我们自己呢?开发区现在情况很不乐观,我感觉邵省长对我们这个开发区很不满意,这相当危险;邵省长说丰州市是在坐失良机,地区新建本来对丰州市发展是一个巨大促进,但是丰州市在这方面却没有太大动作,依然是现在这副情形;至于古庆,本来说条件算得上是咱们丰州地区的翘楚,但是依然是种不温不火的模样,这需要认真总结经验,找出问题来。”
搁下电话的陆为民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安德健在话语中很难得给予了自己以赞许,这对于素来沉稳的安德健来说相当罕见,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打来电话,足见安德健对这一次邵省长视察留下好印象的看重。
“谁知道?”陆为民摊摊手,也有些烦恼,“单身宿舍我还真有些不太习惯,这习惯了在招待所吃饭,在洼崮也有吃饭的地方,现在招待所一撤,我上哪儿去混饭吃?不过现在县招待所这一块日后是酒店前的绿地广场和停车场,他们可能会先把农机厂那边先撤掉开建,之后才会考虑动招待所,我还能在招待所混上几个月,但也是时日无多了,只有到时候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