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节 麻雀

像农村中的第一产业中结构的调整,一直是从中央到地方上都十分关注的课题,虽然现在各地都提出要推进城镇化和工业化,但对与农业地区来说,怎么来让农民农林牧副渔这几项产业科学合理规划,综合协调发展,实现第一产业的科学化现代化发展,为第二三产业的发展打牢基础,确保农村地区经济稳定和粮食供应,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甄婕也注意到陆为民有些不情不愿的表情,看到陆为民搁下电话,这才问道:“你要出去?”
是张静宜打来的电话,这让陆为民很是无奈。
她现在和一个比她早一年留校的学姐合住一间宿舍,而这个学姐现在和男朋友早已经谈婚论嫁,男友在昌州钢铁厂工作,也是暂住单身宿舍,所以经常过来,甄婕也就只有很知趣的离开。
原本年底省委将有一批干部到地方任职,现在推后到了明年初,这也给了沈子烈张静宜两口子更多的时间来谋划准备,而沈子烈目前在省委宣传部里短时间难以有进步,所以也希望到地方上去寻找机会,张静宜也在积极帮自己丈夫活动下地方任职。
双峰的经济虽然落后,但是正处于寻找适合自身情况发展路径的产业调整期,越是这种处于变革时期的麻雀才越典型,才越具有研究价值和意义,获得的研究结果才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而且陆为民现在担任分管经济的副书记,不管他www.hetushu.com能不能当上县长,至少能够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课题组可以获得各种第一手数据,甚至可以到最基层接触各种平时很难了解到的信息。
前者要求有所在地方有充足的产业体系支撑,后者则需要地方财政有充裕的资金或者金融支持,而这对于昌州这样较为发达的地区来说,也许尚可尝试,但是对于丰州来说,无疑还不太现实。
不用猜也知道张静宜是来催问他和岳霜婷之间的进展的,几乎是每隔半个月张静宜就要打来电话询问自己和岳霜婷之间的进展情况,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头疼。
“嗯,老领导相招,不去不好。”陆为民也有些心虚,随手拿起提包站起身来,当着甄婕的面撒谎,他心里也不踏实,但是这种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张静宜和岳霜婷正好在逛街逛累了,准备去古堡咖啡坐一坐,鬼使神差的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就把自己给套住了,“我在南潭工作时的沈县长的爱人打来的,沈县长现在在省委宣传部理论研究室担任主任,可能想要下到昌州去工作,让我过去聊一聊。”
昌州是副省级城市,而历任昌州市委书记基本上都是由省委副书记兼任,所以昌州在昌江省里的地位不同一般,很多事情连省里都不好插手,所以昌州市和省里的关系也一直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下,经历了几任领导m•hetushu•com,哪怕是前任市委书记现在变成了省里领导,一样难以扭转这种局面。
甄婕很得她现在的导师欣赏,所以现在就跟着她的导师做一些教学辅助工作,同时也帮导师搞一些课题研究。
两人正谈得热闹,陆为民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那你该去。”甄婕站起身来,犹豫了一下才又问道:“你晚上要回来住么?”
甄婕脸一烫,她当然不想管陆为民,可是今晚学姐的男朋友要住在学姐那里,而自己又不想回厂里去住,若是陆为民今晚要回来住,她觉得有些不方便,但陆为民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太敏感了。
“这年头的确有些脑体倒挂了,那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国家在这方面投入的确偏低,而基础学科的研究往往是一个国家国民经济发展的最根本的底蕴,如果忽略了对这上面的投入,必定会极大削弱国民经济发展的后劲。”陆为民随手把电视遥控板调到昌江省台。
“静宜姐啊,嗯,我在哪儿?呃,我刚回来,嗯,是在昌州,吃了饭了,没啥事儿,啊?”陆为民听得电话那边张静宜惊喜的声音就知道情况不妙,但是改口也来不及,他也不想在张静宜面前撒谎,毕竟沈子烈和张静宜两口子对自己的帮助也挺大。
“这个,好吧,你们在哪儿,我自己过来吧,嗯,我开了车,行,大约要hetushu.com半个小时吧,嗯,我尽快,好,我就过来。”
不过甄婕的观念还是让陆为民对她刮目相看,陆为民和她平时接触不算多,在甄敬才事件上两人虽然在一起奔走,但是那时候更多的把心思放在了如何把甄敬才“营救”出来,并没有涉及其他太多。
陆为民很想明确和岳霜婷讲明,但是他又不得不考虑到沈子烈的情形,沈子烈对这一次年底的调整很看重,一直在通过各种关系运作,希望能够下到昌州市下边某个县去担任一把手,这中间难度不小,但省里边沈子烈通过原来自己岳父的一些关系基本上都疏通得差不多了,现在关键是昌州这边。
“嗯,这倒是一个好建议,双峰虽然落后,但是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也并非只关注经济发达地区,相反,越是落后的地区才更值得研究,从这些区域经济发展要素和产业构成来寻找出地方经济存在的问题和对策,这也是我们研究的目的,这事儿我回去谢教授说一说,看看她的意见,我估计她肯定有兴趣。”
学姐和男友家都不是昌州的,知道甄婕家是195厂的,所以有时候干脆就直接提出来让甄婕行个方便,回家去住,弄得甄婕也很尴尬,所以当甄妮在自己姐姐面前炫耀说陆为民买了一套房子,让甄婕过来住时,甄婕也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前两个月陆为民工作太忙,一直没怎么回昌州,所以也有http://m.hetushu.com理由推托,但是陆为民也不想在张静宜面前撒谎,而且他也知道张静宜催得这么急的目的。
“甄婕,要不这样,既然你的导师的研究方向也是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那我们双峰勉强够得上一个比较落后的典型,如果你们这个课题研究组有兴趣来解剖麻雀,我倒是很欢迎你们这个课题组来我们县里解剖双峰这个小麻雀,当然若是觉得双峰太过于落后,不够典型,那我就无能为力了。”陆为民笑着建议道。
岳霜婷这么久也打来两次电话,每次在电话里也和陆为民聊了十来分钟,无外乎也就是谈一谈各自的工作生活情况,虽然没有涉及到其他,但是陆为民也感觉得到对方是有意想要和自己接触下去。
甄婕的话让陆为民又是一个意外,不过甄婕所提到的这一点对地方财政实力和基础设施要求有较高的要求,像要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这就需要资金投入,这就有两条路可走,一方面是把这些科研成果嫁接到相关行业的企业中去,而另一条路就是为研究出这些成果的人员提供创业发展资金,让他们自己来把自己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基础学科研究投入当然相当重要,但是产学研的一体化推进对于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结构来说更为急迫。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难以转化为生产要素,而企业需求科研机构却又茫然不知,这两方之间存在一个融合孵化的平台,这极大的制和-图-书约了两方的积极性,也对发展很不利,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很多地方都不太注重这一点,而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了招商引资上,而招商引资而来的企业大多都是一些科技含量不高的行业产业,有远见的地方政府应该考虑在这方面上做做文章,如何吸引这些具有很好成长潜力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进而创造产品和财富价值,这比单纯的招商引资要容易见成效许多。”
陆为民也没有在意,随口道:“你别管我,我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
沈子烈现在是正处级干部,如果平级到地方任职,最希望的是到昌州,这中间还有许多关节要走到,但即便是到昌州工作,这里边也还有很多差别,如果能够疏通好岳霜婷目前晏永淑的关系,对于沈子烈年底到地方上任职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
不过当助教的收入不高,而且学校里论资排辈的现象也很严重,无论是评职称、涨工资还是分房子,那都得靠打熬资历来积累,像甄婕这样刚留校的角色,基本上就处于最底层。
今儿个这一次无心之谈倒是让两人在工作上的许多东西有了共同语言,尤其是甄婕现在正在搞的课题研究和陆为民的工作有不少共通之处,让两人更容易谈到一块儿,而且在许多观点上两人也都惊人的一致。
甄婕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典型,心情越发好。
见甄婕心情很好,陆为民也顺便问了问甄婕在大学里工作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