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二节 佳人

甄婕一边替陆为民盛上稀粥,一边关心地问道:“是不是工作很忙很累,为民,你也要注意一点儿身体才是,也别太拼命了。”
昌州1992年GDP已经达到了二百二十亿,丰州地区只能顶得上昌州的一个零头,人均GDP更是相差达到十倍左右。
这顿饭吃得很轻松愉快,甄婕只吃了一碗稀粥半个馒头,剩下半锅稀粥都被陆为民包揽了,三个馒头也一点不剩,倒是吃得干干净净。
见陆为民一时间忘了吃饭,呆呆地看着自己,甄婕也有些不好意思,故作镇静的拂弄了一下额际的秀发,“怎么了,为民,我脸上长花了么?”
陆为民点点头,“甄妮又不回来?”
“不是你脸上长花了,而是你舌绽莲花了。”陆为民也反应过来,忙道:“甄婕,真没有想到你对我们丰州的情况也这么了解,而且都说到了点子上。”
见甄婕这么问起,陆为民也笑了起来,甄婕在昌江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专业,研究生读的是产业经济学,她的导师谢迪青是省内著名的经济学家,在国内经济界也小有名气,对经济这么感兴趣,也在情理之中。
为此甄妮和爸也在饭桌上就吵了起来,最后甄妮夺门而去,弄得一家人吃饭的心情都被破坏了。
甄婕现在已经留校当助教,帮助导师搞研究教学,也要搞一些课题研究,双峰算是一个典型的农业贫困地区,她也经常听陆为民提到要和_图_书把双峰县由一个农业县向工业县转变,也提到招商引资和有针对性的发展主导产业,建立支柱产业,而她现在跟随的导师谢迪青研究的一个课题就是区域经济与产业结构,这也正好和陆为民所谈到的一些观点有些牵连。
甄婕这番话顿时让陆为民刮目相看,他只知道甄婕学的是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没想到甄婕读研究生却是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专业,而且居然还对昌江省的经济也有这样的认识。
见陆为民话语中充满了自信的气势,甄婕也笑了起来,“后发优势的确能够为落后地区的发展带来一些希望,但是总体来说,发展在前列的依然占据更大优势,但愿丰州能够尽快摆脱后发,进入先发行列。”
“其实这也很简单,你们丰州的情况摆在那里,我现在协助导师就是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自然就要收集这些方面的资料,我只是通过正常渠道收集了一些有关丰州地区的资料,就能得出这样一个初步结论。”
爸前两天回来在吃饭时就说起为民很有可能要担任双峰县的县长,这将成为整个昌江省最年轻的县长,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爸也是眉飞色舞,说不出骄傲自豪,可是甄妮却没有多少高兴,甚至还有些懊恼,觉得陆为民若真是当了县长,那回来岂不是更遥遥无期了?
“不是有些糟糕,而是非常糟糕。”陆为民开了个玩笑,“我们丰州是典型http://m.hetushu.com的破落户,地区GDP只占全省GDP的百分之三点五,而双峰县的GDP只占丰州地区GDP的百分之九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双峰GDP大概占全省GDP的百分之零点三,今年双峰GDP估计能有两亿四千万,也就相当于昌州一个郊区的十分之一左右,可人口却差不多,你说这样大的差距,你有没有压力?”
她还真没有想到这样大一个项目也是陆为民一手操作的,所以也对这个投资中的谈判和变动过程充满兴趣,尤其是从最初和省旅投司怎么变成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也加入,进而使得双峰县在获得投资额度以及股权权益上都获得更多,这期间的谈判博弈过程更是让甄婕很感兴趣。
甄婕的话让陆为民忍不住皱起眉头,“我不完全赞同你的观点,虽然丰州的确存在如你所说的困难,但是丰州现在也在积极改善自身的投资和发展环境,而且也出现了很多可喜的变化,这些情况你并不了解,才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那也发展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啊,我没去过双峰,但是丰州的情形也就那样,双峰条件不是更差?哪有一两天就能把经济发展起来的?”甄婕一边小口喝着稀饭,一边好奇地问道:“为民,你们双峰县经济情况有些糟糕么?”
“为民,吃点儿饭吧,这里也没有开伙,我就在外边铺子里买了点儿,随便吃点儿吧。”甄婕http://www.hetushu.com一边招呼陆为民,一边在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桌上摆好,一盆凉面,半锅稀粥,还有三个馒头,一碟豆腐乳和泡菜。
前者可能性几乎为零,而后者虽然有此可能,但是陆为民觉得如果是那样就应该一次调整到位,让李廷章这一次就离开,让新来者先来熟悉适应工作,担任一段时间代县长,等到年底或者明年初的人代会选举才对。
“哦?那倒是,我们获得的资料都是前一两年的,这一年来的很多情况我们还无法适时掌握了解,但是我觉得同样的条件下,丰州不可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吧?”甄婕并没有那么容易被陆为民说服。
不过既然安德健都这般说了,陆为民自然也就不去想其他,现在摆在面前的工作千头万绪,需要理顺推进的很多,好在章明泉和萧樱已经正式调过来,可以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帮陆为民减轻不少压力。
“现在正处于一个日新月异的变革时代,而变化的决定性因素并非指来源于外部的客观条件,在我看来更在于我们内部自身原生动力。”陆为民喝了一口稀粥,掰开一块馒头,慢条斯理的咀嚼着:“人定胜天这句话非科学性太强,但是也并非毫无道理,现在丰州上上下都感受到了来自周边地区发展的压力,内部想要求发展的愿望很强,而这种内生动力往往是具有很强主动改造性。周边一些地区有先发优势,那么也有后发优势,那就是在m•hetushu.com一穷二白的情形下,我们可以更为科学合理的选择发展路径,而不需要太过于考虑旧有的产业基础,这有助于我们在经济发展时可以少走许多弯路,也不会交很多不该交的学费,从科学合理和效率上我们可以更具优势。”
“哦?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是临时回来有事儿。”陆为民笑了笑,“就说过来看一看,没想到就坐在这里睡着了。”
陆为民也同样觉得蹊跷,但是却也不相信地委这样做有何意义,难道说他们觉得孟余江比虞庆丰更适合担任县长?或者说地委真要有意从地区里边或者外县市调一个县长来?
洗碗之后,两人又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阵,陆为民也把目前双峰的情况大略介绍了一下,双峰在引入省旅投司和陆海集团、嘉桓公司三家外来资本开发双峰县的旅游资源这一案例也引起了甄婕的很大兴趣。
见陆为民表情似乎还有些懵懵懂懂,脸色也不是很好,甄婕估计对方是还没有睡醒,看样子这一段时间陆为民恐怕是工作太忙,累得够呛。
陆为民很疑惑,但是安德健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却也有些模糊,只是让他安心工作不要想太多其他的,这分明就预示着似乎没有太大变化才是,这可真是把陆为民搞糊涂了。
陆为民也介绍了昌南中药材市场项目的引进到发展医药行业产业链的构想过程,这更是让甄婕兴奋莫名,因为这恰恰和她现在协助导师研究的课题——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http://www.hetushu•com有很大关联。
“你没有给她先打电话?”甄婕有些吃惊,“她给我说了今晚就算是要回来可能也会比较晚,也许就住厂里那边了,厂里今晚有个商务活动,她被临时抓丁拉去当礼仪了。”
陆为民也笑着说一定努力。
陆为民含笑道谢之后接过碗:“这段时间稍稍忙一些,县里招商引资任务很重,双峰是一个农业穷县,要想尽快把经济搞起来,招商引资是重头,没有项目进来,工业唱戏这一出架子就搭不起来,就得拖累全县经济发展。”
“可是现在丰州地区各方面的条件都不算好,我了解过,丰州是新成立地区,恰巧把全省最大地区老黎阳地区南部的最不发达区域给囊括了,现在黎阳地区丢掉了南边的不发达地区,反而可以轻装上阵,集中精力发展优势工矿业,现在经济发展速度一下子就提起来了,而你们丰州地区基本上没有多少资源,而基础设施也相对落后,现在京九铁路还刚开始建设,预计至少要在几年后才能发挥作用,丰江上游东沣河和西沣河的通航条件不太好,即便是要通航一百吨以上的船只只怕也要进行疏浚,而丰江以下虽然有较好的通航条件,但从航道和码头建设也严重滞后,现在丰州地区的交通主要还是依靠两条省道,加上丰州本来产业基础差,思想也较为保守守旧,接受新生事物慢,加上周围地区各方面的条件都要优于你们丰州,所以你们丰州发展的速度要想快起来,难度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