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七节 纨绔

读高中时他也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在学校里是好学生,出了学校,那就和萧劲风一样变成那种特别好战嗜血的坏学生,高中时代没少和萧劲风他们一起出去和外校学生打架。
“住手!汪小涛,你是真要我把你这些龌龊肮脏的事儿告诉汪伯伯和小波哥?”虽然珠泪在眼眶里打着旋儿,但是岳霜婷却克制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而是厉声吼道。
“咦?!”岳霜婷话一出口,就立即让那个叫涛哥的青年男子清醒了不少,连忙疾步过来,一眼就看见了陆为民和岳霜婷二人。
照理说两人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但是在一次校外的打架中,陆为民和梁炎被十八中那帮小痞子们堵住暴揍,也是陆为民帮梁炎扛了几铁棒,硬生生踹翻了一个堵口子的家伙,两人才算是跑掉。
昌州市原任市委书记、现在的省委副书记汪正熹好像就是省里和昌州市里边唯一一个姓汪的领导了,而且看这个汪小涛的架势,也并不怎么怕岳霜婷,从这上边来看,这个汪小涛多半就是汪正熹的儿子,而岳霜婷的母亲晏永淑和汪正熹同事这么多年,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如何,但是陆为民觉得恐怕不会差。
粗野不文的话语一下子把岳霜婷气得满脸通红,她从来没有想到汪小涛居然会用这样粗野的话语来辱骂自己,在她印象中,汪小涛虽然有些不规矩,但是在自己面前都还是保持着相当风度的,没想到今儿个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让她无法想象的德行。
“咦?梁炎http://www.hetushu.com?”陆为民也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梁炎。
看见岳霜婷眼眶中珠泪欲滴,嘴唇也哆嗦不已,陆为民也是怒火中烧。
“为民,你怎么会在这里?”看了一眼岳霜婷,梁炎似乎若有所悟,和汪小涛交往这么多年,他也大略知道汪小涛的一些事情,对方看不上汪小涛是很明显的,但是却和陆为民搅在一起,据他所知陆为民不是和甄敬才的女儿搅在一起,弄得姚志斌的儿子姚平咬牙切齿不甘心么?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也是这么一个风流种子,这倒是让梁炎很是觉得有意思。
“为民,你是什么意思?”梁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岳霜婷,你他妈在这里偷野男人,居然还有脸来管我的闲事儿?”
陆为民还不知道这个汪小涛的身份,但是他已经隐隐猜出一些。
但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来介入,局面就一下子演变成这副情景,让她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为民,我看这样,既然你和小岳出面了,今儿个小涛又多喝了几杯,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们把小涛扶走。”梁炎在俩边也应该有些威信,一挥手,几个男子跑上前来,扶起究竟是在装醉还是真醉了的汪小涛就往另一边走了。
看到对方几个人气势汹汹向着陆为民扑过来,岳霜婷也有些发急,事实上她当时也很矛盾,说实话,她不想和那个叫涛哥的男子打照面,但是却又无法面对这样一副场景置之不理,尤其是其中还有hetushu.com一个和自己有些渊源的人,于情于理她都无法置身事外。
“你刚才在干什么?”岳霜婷杏眼圆睁,怒意盈面。
“小婷,是你?”男子吃了一惊,有些色变,尤其是想到刚才自己那种种表现,更是禁不住有些懊恼,但是他的目光马上就落到了陆为民脸上,内心的醋意顿时翻滚起来,脸色一下子变得格外难看,“这家伙是谁?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汪小涛,我只提醒你一句,你看看你的所作所为,真把汪伯伯脸都丢尽了!至于我和谁在这里干什么,这似乎用不着你来管。”岳霜婷并未被汪小涛那种择人而噬的表情所吓倒,清冷地道:“喝多了就赶紧回去睡觉,是不是需要我给小波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回去?”
“朗朗乾坤,居然钻出来这样人模狗样却又满嘴喷蛆的畜生?这昌州城里环卫工人真该好好管一管,四处乱吠的野狗了,否则迟早败坏昌州的形象!”
汪小涛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个丫头太可恶了,每次一遇上什么事情,就要拿大哥来压自己,可大哥每次都是偏袒这个丫头,听说大哥还明确和爸说自己配不上这个丫头,这更是让汪小涛愤怒欲狂。
陆为民见正主儿已经到了,也就把扼住在身下的男子手丢开,拍了拍手站好,却也不言语。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干啥的,但是从对方话语中称呼岳霜婷的口吻来看,应该是岳霜婷的熟人,而且还有一点那么说不出的味道来。
汪小涛微微一迟疑,今儿个这和图书种事情若是被自己父亲和兄长知道,只怕随便自己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听自己的,自己在他们心目中话语的可信度远不及这个丫头,虽然说父亲和兄长多多少少对自己有些了解,但是毕竟像今晚这种事情还是有些下作了一些,真要被这丫头在自己父亲和兄长面前控诉一通,只怕自己也不太好过。
所以即便是陆为民大学毕业之后也没有碰见过梁炎,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而且看得出来梁炎和那个汪小涛的关系不浅。
“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儿,吃了屎没漱口怎么的?”陆为民语气很平和,但是言语却很恶毒。
而那一次195厂子弟校里有四五个子弟都受伤不轻,其中有一个高二的还被开了瓢,在医院里缝了十几针,好在这些人都是咬死不吐,才算没有把陆为民交待出来。
陆为民及其恶毒的话语把汪小涛气得不轻,一挥手,围绕在他身后的几个家伙就要扑上来,陆为民也不示弱,微微后撤一步,摆出格斗架势。
“我和朋友正好路过这里,我来取车,就遇上了。”陆为民看了一眼脸色还阴晴不定的汪小涛,“你和这个……”
虽然有些年成没有打架了,但是他并不怵这种打群架。
梁炎见此情形,也就知道今晚这件事情只怕还真只有算了,汪小涛这个正主儿现在都是心神不定,还能怎么样?
被陆为民一句话就给激得怒火上冲,转过车头扑上前来,就想要来揪陆为民,却被陆为民轻轻一掌拨开对方探过来的手,然后和图书一个标准的扼腕手势,轻轻一压,对方哎哟大叫一声,便蹲了下去,被陆为民扼住手腕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伙伴的怪叫声,引来了几个正狠狠揪住女孩的男子,而那位涛哥和梁子也是一愣怔,还真没有想到在这昌州城里居然还有人敢来和自己一拨人挑衅的。
陆为民是真不想惹事儿。
陆为民也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办,下意识地望了望岳霜婷,岳霜婷却把脸扭向了另一边。
“我在干什么用得着你管?我倒是要问问你,你和这小子在这里干什么?这小子是干什么的?”
正犹疑间,那个叫做梁子的男子已经走上前来,却一眼看到了摆开架势的陆为民,愣怔了一下,“为民?!”
岳霜婷也没有想到陆为民手脚这么凌厉,一下子就把那个嘴巴不干净的家伙丢翻在地,而这却一下子引来了对方另外几个人。
汪小涛狂怒不已,内心的醋意如波涛般汹涌,自己一直在追求这个丫头,但对方却从来不假辞色,父亲也很喜欢这丫头,让自己好生表现,看看能不能追到这个丫头,但是今晚这一幕只怕又让自己这么久来的各种表现彻底泡汤,现在这个丫头居然和另外的男人搅在一起,这份羞辱和气恼如何能够让他汪小涛吞得下?
他自己觉得自己现在出门在外也不知道犯了太岁还是怎么的,稍不注意就得要弄出点儿事儿来,在南潭和秦海基的侄儿弄得势同水火,在丰州又和苟治良的老二搞得势不两立,他觉得自个儿并没有多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精神,也和*图*书没有大路不平旁人铲的自觉性,但是这种事情每每都要让自己遇上,而且还得让你退无可退。
“汪小涛,你要干什么?”
梁炎是梁广达的二儿子,在195厂子弟校时,比陆为民高两届。
“为民,这是我的名片,多联系。”和陆为民打了个招呼,梁炎也不多说,和几人径直扬长而去,却把那两个女人给扔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两人究竟属于什么关系,但是以他的判断,多半也就属于那种两家大人也许有点联姻的意思,但是岳霜婷却并不喜欢的那种情形,何况以这个汪小涛的德行,很难想象这种人会是什么好鸟,岳霜婷若是找了这种人,只怕也是一辈子不得安生。
“哟呵,哪里来的小婊子,居然敢在这背后放蔫儿屁?”一个矮壮青年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冲着陆为民那辆三菱蒙特罗保险杠就踹了一脚,“妈的,开了一辆破帕杰罗就不知道姓啥了?信不信我把你这破车给砸了?!”
自那一次后,陆为民和梁炎就算是有了一些联系,但是因为相隔两个年级,两人来往不算多,后来梁炎没有考上大学,也没有进厂,就下海做生意去了,据说和几个都有些来历的朋友在一起做搞建筑和建材生意,很赚了一些钱。
“为民,这几个都是我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伴。”梁炎很会观风辨色,一看汪小涛见了岳霜婷之后气势都弱了不少,就知道汪小涛还是不希望他在父兄那边把形象搞糟了,毕竟日后要挣钱,也得要靠他的父兄,这个时候真要把关系弄僵了,也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