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一节 九窍心君

陆为民也有些感动,这番话那都是掏心挖肺的肺腑之言了,能说这话,其实也就代表了一个态度,那就是把自己当做了主心骨,当做了值得信赖信任的人。
章明泉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大地看了巩昌华一眼,难怪双塬那边都说这家伙是九窍心君,这武侠书里的名词儿怎么就落在这家伙身上,自己以前也没怎么和这个家伙接触,还没有意识到,今儿个算是领教了,这份细微慎密的心思,像他是永远也学不会的,尤其是对每个角色每个时候人性心态的捕捉揣摩,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这个境界的。
“现在曹书记正是想做事儿的时候,我估摸着就算是有些风险的事情,只要能给县里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只要能让地区领导和县里其他人改变看法,嘿嘿,只怕担些风险,他也是愿意的,甚至他还会主动大包大揽的把这份责任扛上……”
陆为民对迟革林的油滑不太满意,但是这家伙资格老,而且也很会来事,曹刚没来多久,他就搭上了曹刚这条线,本来打算让他下区乡或到其他局里去,但是曹刚不知道怎么了考虑的,却让迟革林留在了县委办,只是接替了乔庄的位置,兼任了县委政研室主任。
巩昌华没想到自己一来就遇上这样大一个事儿,不过他在双塬镇上工作时就被人称作九窍心君,也就是说他脑瓜子灵,反应速度快,考虑事情周到,连孔令成都对他倚重,而现在陆为民把这http://www.hetushu.com样一个称得上是核心问题的事儿挑明,也算是对他的信赖,他还不能不好好考虑一下,这也算是他在陆系两员大将面前的第一次公开露面表现了。
“坐吧,昌华,明泉和萧樱正在和我商量事儿,现在你也是跟我跑这条线,也说说意见吧。”陆为民摆摆手,制止了巩昌华的客套,径直把章明泉和萧樱的意见说了,问他的意见。
巩昌华到县委办担任副主任,也就相当于接替了迟革林的位置,主要是跟随陆为民跑经济工作这条线。
萧樱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地委究竟存何种心思现在还真的很难说,变数实在太大,也许今天确定下来的方案明天就有可能被推翻重来,只要一天地委的文件没有下来,那都做不得数。
这本来是她的建议,但是在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却没有考虑那么多,直到章明泉摇头表示这其中风险很大,她才反应过来,这会儿见陆为民的这种态度,她心里就更不踏实,若是陆为民真的采纳了章明泉的建议而后又真的受到影响,那她就真的要歉疚一辈子了。
巩昌华顿了一顿,却更勾起了章明泉和萧樱想听后话的欲望,陆为民也淡淡笑着,这家伙还真是会吊胃口,但是你却不能不承认这家伙在揣摩人性上,尤其是不同位置不同角色的人性上,相当厉害。
陆为民正琢磨间,门上响起敲门声,何明坤进来轻声道:http://www•hetushu•com“陆书记,巩主任来了。”
想到这里章明泉不自觉的哑然失笑,怎么自己现在也变得这般小家子气了,变得喜欢用条条框框来划界限看人了?孔令成也好,叶绪平也好,孟余江也好,那又怎么样?以前的自己又算是那一条线?
陆为民带着的话一出口,立即就把章明泉逗得哈哈大笑,而萧樱也被章明泉笑得面带绯色,莹白如玉的粉颊淡红如霞,鲜润欲滴,有些娇嗔般地看了陆为民一眼,但最后却是却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陆书记,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不是什么秘闻,县里都在说,这县长位置要么就是您,要么就是地区上边下来一个,这个时候何必要去冒险?真要来一个没本事的人来当县长,那才是多余时间都耽搁了,得不偿失。”
萧樱那一句“等情况明朗了”让陆为民笑了起来,忍不住打趣道:“萧樱,这情况明朗了是不是指我万一或许大概可能有机会当上县长?”
“现在县里都说这双峰目前的变化都是陆书记过来之后带来的,尤其是洼崮几个大项目的启动,更是陆书记一力锐意进取,大胆推进,地区里边领导也有这样的看法我估摸着啊,这话也给县里其他领导带来一些压力和想法,尤其是曹书记。”巩昌华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我琢磨着,如果陆书记主动去把这事儿向曹书记汇报,呃,甚至还可以表露出一些担心和畏缩……”
见章明泉把m.hetushu.com话说得这样明白,萧樱也幽幽的插话道:“陆书记,咱们县里的事儿还真不好说,小心为上,我和章局开始也商量过很久,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宁肯稳一稳,等情况明朗了,再来做事也不迟。”
章明泉从陆为民“正好”这个词儿里立即就体会到了不一样。
“哦,哪方面不一样?”陆为民笑了起来。
陆为民也没想到巩昌华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建议,细细一想,却不能不拍案叫绝,这一手虽然示敌以弱,但是不但可以拉近他和曹刚才弥合的关系,而且也能让曹刚有一种满足和成就感,这对于日后自己和曹刚的进一步携手合作还能打下一个更良好的基础。
“嗯,昌华来了?正好,让他进来吧。”陆为民点点头。
他是国庆节之后才正式到县委办这边上班的,双塬那边人事调整比较大,从孔令成到钱理国再到他,区镇上一二三把手全数调整,巴子通接任了他的位置,担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黄祥志给县委请示,要求让巩昌华再呆几天,帮忙把局面稳定下来,所以巩昌华拖到十一之后才过来。
自己上,或者地区来人,甚至孟余江突出奇兵,种种可能都存在,甚至不敢说谁的可能性更大,百分之一的可能只要变成现实,那就是百分之百。
巩昌华浅浅一笑,“章局,我知道你说的是那事儿,可那会儿陆书记兼着洼崮区委书记,县里边可以这样推,现在陆书记并不兼着双塬区委http://www.hetushu.com书记,要搞微型开发区也好,试验园区也好,都得有落脚之处,这双塬区委和双塬镇党委政府难道还能视而不见?而且我觉得曹书记恐怕也和原来的梁书记不大一样。”
巩昌华话音刚落,章明泉就马上接口:“老巩,如果县委又让陆书记斟酌处理呢?”
大垣和阜头的书记县长们也不傻,现在也许是没意识到,但是一旦他们觉察到这其中的分量,也许就立马要成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双峰要想脱颖而出,赢得竞争,就更难了。
“哟,章局和萧局都在啊,陆书记,那……”巩昌华一进来看见章明泉和萧樱都坐在办公室里,也相当热情的打招呼。
“而且什么?”章明泉有些不耐烦了,“老巩,别卖关子。”
还是章明泉直接挑明担心:“陆书记,现在是敏感时刻,尤其是您,县里传言很多,都说您是县长候选人,这个时候要搞这个,怎么说呢,若是县里大家都统一意见,曹书记能牵头挽总来做这件事情,那当然没啥,我们就怕县里边又轻飘飘的来一句交给你来操作,到时候真要出了成绩,摘桃子的人就来了,要追责了,就是您一个人的事儿了,嘿嘿,咱们县里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过,搞这个企业产权量化改制不就是这样么?连常委会过了都是含糊其辞,让您自个儿掂量着办,今日不同以往,萧樱和我都觉得您现在要去冒这个风险,有些不划算。”
萧樱和章明泉交换了一下眼色,咬着嘴唇却没m.hetushu.com有说话。
现在巩昌华过来了,替陆为民减轻了不少压力,至少在县委办这边也算是有了一个能够给自己搭手做事儿的角色。
但双峰还能等下去么?看起来只有这区区几个月时间,年后不管结果如何,自然就一切明朗,但是这一个年过下去,也许就是不一样的天地。
“原来梁书记他是发自内心的反感抵触这些事儿,甚至看得到长远好处,也不愿意去推动,从思想根源上就不想动,求稳,只是碍于上下压力不得不让一步,但是曹书记不一样。这件事情有风险,而且风险不小,但是我想他能够看到这项工作我们双峰走到前面的益处,作为县委书记,他应该分得清楚轻重,掂量得到这项工作的分量,而且……”
自己和萧樱正与他商量这件事情,而巩昌华照理说是从双塬出来的,双塬却是孔令成的老窝,甚至还可以说是叶绪平原来的班底,这巩昌华听说和孔令成关系很不错,而且原来还是从组织部出来的,与孟余江或多或少也有些关系,算是孟余江那条线上的人才对,怎么也“投奔”陆书记门下了?
“陆书记,章局,萧局,兹事体大,我一时间也还没有想好,但是我想陆书记现在的身份只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向县委提出来自己的意见想法也很正常,县委应该就此拿出一个明确意见和方案来。”
“当然,这种好事让给别人好像……”巩昌华还未再说下去,陆为民已经摆手制止,“昌华,不用说了,你这个建议,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