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二节 迫于无奈

张存厚观察着曹刚的脸色,心里却是一沉,看样子曹刚是动心了,来了这么久他也大致了解曹刚的脾性,这个时候谁若是去扫曹刚的兴,怕是没啥好果子吃,但是既然问起他,该提醒的他还得提醒。
陆为民给了曹刚太大的压力,现在双峰县内外上下都说陆为民思路开阔,发展经济有办法有胆魄,曹刚要想打破这个固有印象,那也得在这方面拿出一点本事魄力来,搞这个试验园区无疑就是一个突破,哪怕真要担些风险,看样子曹刚也要做。
对于曹刚,陆为民清楚现在最好的方式还是和对方携手合作,毕竟曹刚还是想做一些事情的,也许比起梁国威来,曹刚要更难以对付一些,但是就目前的形势来说,于他,于己,合作才是主流,无论是自己能不能登上县长的位置,这个趋势都是必然,自己清楚,曹刚只要够聪明,也一样清楚才对。
张存厚和孔令成目光在碰撞了一下之后,下意识的闪开,这道题不好做,做好了,皆大欢喜,做砸了,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思绪百转,但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曹刚也就认可了张存厚和孔令成的意见,“嗯,我看可以,让为民来负责,老叶和黄祥志、章明泉协助,招商引资局的工作也要围绕这个工业试验园区来做文章,力争要在明年年中拿出一份像样的成绩来,这样我们也能向地和*图*书区和省里有一个交待,另外省里边我们还要继续做工作,双管齐下,这样到时候也才能水到渠成。”
孔令成的话让曹刚心中微动,现在虽然还不确定陆为民接任李廷章,外边传言也很多,但是根据曹刚的判断,陆为民接任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孟余江可能性基本为零,除非李书记铁了心要从地区或者外县市派人来,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陆为民了。
张存厚知道自己在第一个问题已经失了一分,孔令成显然比自己考虑更成熟更周全,他已经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位新任县委办主任日后怕是要成为和自己在曹刚面前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甚至比叶绪平更难打发。
见张存厚和孔令成都不吱声,曹刚有些不悦,“怎么,这个问题也很有难度?”
现在自己给他送上的,固然是有些火中取栗的味道,但是这颗栗味道太鲜美了,曹刚也太饿了,哪怕冒烧手的危险,曹刚也要去做,何况从内心深处来说,陆为民也并不希望这是一个烧手事儿,自己同样希望这项工作能够实现突破。
关键在于叶绪平能否具备这份能力,若是叶绪平接手这个试验园区,弄得灰头土脸,那反而成了天大的笑话。
“当然,搞这个试验园区不是开发区,算是一个尝试,也算是上边鼓励摸着石头过河的一个诠释,只hetushu.com要规模不大,而且能出成绩效果,我想地委行署和省里边也应该能够理解我们求发展的迫切愿望。”
“嗯,这是关键,但是这个试验园区工作你们觉得由谁来负责呢?”曹刚抛出第二个问题。
听得张存厚这么一说,曹刚脸色稍微好看一些,又把目光转向孔令成。
这个试验园区曹刚估摸着就算是陆为民现在摸着马上就启动,要真正见成效也得要明年下半年去了,到那时候路为民若是到了县府那边,那这边试验园区以县委这边为主抓,事情就要好说多了。
“曹书记,试验园区更多的是涉及到行政事务和招商引资,您看是不是多听听老叶的意见?我估摸他应该有更好的想法和意见才对。”张存厚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觉得这事儿陆为民为主更合适一些,但是可以让老叶协助陆为民。”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曹刚想要通过在双峰做一番事情来捞政绩谋升迁,自己何尝不是一样?也许在谋升迁之后各人想法不一样,但是在这个出发基点上和目标上,两人是一致,有这个共同点就足够了,至少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决定他和自己合作将是主要工作方式。
“曹书记,先上车后买票的事儿不是没有,可是我听说中央现在正在刹这股风,审批开发区的大门基本关闭,短期内要想开启很难,先上车后买票的前提m.hetushu•com是上车之后能买上票,就是一个程序问题,可若是买不到票,那就成了无票乘车,无人过问大家装傻充愣也就罢了,但若是有人捅上去,怕是要问责的。”
张存厚见曹刚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知道自己是没法推脱的,叶绪平和孔令成都是曹刚在双峰本土收编的实力派,唯独自己是从上边下来,如果连自己都不表明一个态度,只怕曹刚就得要对自己有些看法了,哪怕这项工作和自己关系不大。
孔令成也大略猜测到了曹刚的想法,但是他也一样不认为叶绪平能承担起这副担子,这试验园区一旦搞起来,说难听一点,最多半年必须要交出一份像样的答卷来,若是半年见不到成果,而上边又追究下来,那是要拿话来说的。
曹刚没有吭声,他一度想让叶绪平来负责这项工作,让黄祥志协助叶绪平,这样可以消除陆为民在县里经济工作上越来越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但是刚才孔令成的话提醒了他,这个上车补票的前提就是试验园区必须要取得让人满意的成绩,否则补票程序就会出问题。
但是他又的确不愿意让陆为民再来负责这项工作,所以这让他也是倍感纠结。
巩昌华并不知道自己这一个建议就奠定了他在陆系两员大将心目中的地位,连陆为民也得承认巩昌华这个建议是目前最恰当的做法。
“曹书记,我觉得既然您和图书决定了,那就去做,但是我觉得这最好还是通过县委常委会研究讨论确定下来,集体承担这个责任。既然是改革开放,那肯定就是要对旧有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以及为生产力生产方式服务的上层建筑有一些突破,我觉得这事儿风险肯定有,但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最大的可能还是先上车后补票,只不过补票会不会被问责,我估摸着这还要看我们这个试验园区能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成绩好,也许上边就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然后发一个准生证,成绩不好,那就不好说了。”
孔令成也没有吭声,他清楚自己和张存厚还不能比,张存厚能来县里当组织部长,自然在上边有些背景关系,而曹刚对张存厚甚为倚重,张存厚在组织工作这一块也很好的贯彻了曹刚的意图,连陆为民都对张存厚的不软不硬没辙,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引起张存厚的嫉妒。
“曹书记,张部长说得没错,这事儿县委统一领导下推进的试验园区,那么县委分管领导牵头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县政府协助也说得过去,何况招商引资局那边也需要衔接协调,所以请陆书记来主要负责更合适一些,这成绩出来也是县委的功劳。”
“曹书记,我觉得既然陆书记也支持这个意见,那么县里就在县委常委会形成一致意见,大家都表明态度,有什么责任也是县委来承担。”孔http://m•hetushu•com令成进一步打消曹刚的顾虑,“另外在这个试验园区的建设问题上,最重要的还是招商引资,促成项目进入园区,只有这一点做好了,我们也才有底气向地区向省里申请补票。”
拉拢提拔一批干部这无疑是必须的手段,这可以在组织上保障作为县委书记令行禁止,但是在县长位置上干过几年的曹刚也深知,若是他不能在工作上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那赢得的也不过是表面,而且也难以赢得上边的认可,秦海基在南潭的表现也就映证了这一点,所以他肯定急需用一项具有相当难度和挑战性的工作来证实他的能力。
“存厚,老孔,你怎么看?”曹刚抻了抻脸,来双峰这么久了,遇上的麻烦事儿闹心事儿不少,但今天却是第一次遇上这种让他有些难以取舍的事儿。
对于孔令成这番话,曹刚相当满意,这个自己钦点的县委办主任很合自己的胃口,甚至连陆为民都对孔令成很看好,这让他尤为得意,而且这番分析判断也符合他的判断,关键还在于这个试验园区能不能取得让人可喜的成绩。
曹刚恐怕也觉察到了自己在双峰的威信和影响超出了他的想象,作为县委书记,同样也是一个外来者,怎么才能最快速度最大限度的扳回这一局,就是他亟待解决的问题。
※※※※
所以他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慎重的考虑了一下,揣摩曹刚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