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四节 真是欠抽

也罢,那自己就把这个局当着这么多的人来做足,让你把戏演够演足,省得到时候曹刚觉得是自己给他找不痛快,尤其是有黄祥志在,这就更好,正好通过黄祥志的嘴来向曹刚转述你叶绪平的嘴脸德行。
叶绪平太郁闷了,要说这试验园区不搞也就罢了,要搞,又让陆为民负责,这相当于是给了他当头一记闷棍。
如果这两条路都走不通,别说启动这个试验园区,就连年底这兑现干部集资都是一个大问题,这年都难得熬过去。
叶绪平也大概明白曹刚的意思,不能让陆为民把风头抢尽,只要钉在这工业试验园区里,可钉在这工业试验园区简单,但现在怎么钉?
这部分股权看起来价值不菲,但银行部门会不会认可接手,也很悬,叶绪平通过私下关系咨询了一下,像这种旅游资源的股权质押,在昌江这边还是第一遭听说,估计难度很高,银行对这种风险较高的质押物接受度很低,除非上边有明确的态度,这说穿了就得要有高层的指示才行,这又得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去了。
可这试验园区建设就像现在启动不了,最后背责任打板子打到自己屁股上,那滋味可不好受。
在场所有人都已经听出了两人话语里的火药味儿,一时间都不敢吱声,就连濮德旺这不算是县里圈子的人,也听出了这里边不对路的气息,更是低垂着头只顾着抽烟,装出一副和-图-书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嗯,那老叶你的意见……”陆为民已经料到叶绪平不会就这样乖乖的按照自己的意见来,肯定会找些茬儿来说事儿,尤其是在建设资金问题上,自己本来考虑到和曹刚已经达成了默契,自然也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打算下来和叶绪平一起琢磨琢磨,没想到叶绪平已经按捺不住,居然就在场面上向自己发难了。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党政分开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党委抓方向,政府抓具体事务,这已经逐渐被大家所接受,但是似乎在双峰却完全看不到这个迹象。
听得叶绪平有些情绪的抱怨,陆为民眯缝起眼睛,淡淡地道:“老叶,你什么意思?”
叶绪平把问题挑明,要想我来负责可以,那就得把条件说好,不然,对不起,咱干不了,你另请高明。
曹刚交待了,就是拖也好赖也好,扛也好熬也好,都要想办法钉在这个工业试验园区里。
陆为民冷冷一笑,既然你叶绪平要自己来找不自在,那就只能说你是给脸不要脸了,伸出脸来让自己抽,自己若是不好好抽一抽你,你还真难得长记性,骑龙岭风景区开发事项上的伤疤你还没痊愈多久呢,你现在又忘了疼了,真是欠抽啊。
没钱,怎么推进试验园区建设?让建筑企业垫资?要开发这几百亩土地,那可不是小数目,不是两三百万就和*图*书能打发掉的,三通一平要做到,按照现在每平方公里两千五百万到三千万的建设费用,这六百亩至少也需要一千万到一千二百万左右的垫资,哪个建筑企业敢垫资一千万?而且这还没有算上从园区到县城供水供电专线的铺设费用。
“老叶,我想不是每个项目每个工作都必须要县财政先拿钱出来建设吧?难道说我们县里每项工程都是县财政先垫资了的?”陆为民平静地道:“交通和城建每年的工程都不少,老叶,不至于找不到一个敢接这活儿的建筑企业吧?”
转让股权,说来容易,但实际麻烦很多,省旅投司无意增持,剩下就是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但是叶绪平和这两家公司之前素无交道,而且准确的说关系不太好,尤其是前期排斥了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现在又想要让人家接手股权,这张脸还真有些搁不下去。
何况现在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已经拿了几千万砸进来,虽然骑龙岭开发这边还算顺利,但是毕竟这也不是三五几个月就能见效益,要让人家把县里边这部分股权接手,人家会不会觉得是县里想套现脱身?
曹刚几乎没有给叶绪平争辩的机会就决定还是由陆为民来负责试验园区这项工作,而让他协助陆为民,陆为民也是超乎寻常的雷厉风行,拆迁征地交给区乡两级去负责,招商引资还是有招商引资局来承担,而和-图-书规划建设交给自己来牵头,可规划是要拿上常委会来讨论的,而建设这一块看似交给自己,可现在县里根本拿不出钱来,这建设怎么来搞?
如果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不愿意接手,就得要考虑向银行质押贷款。
“陆书记,话不能这么说,这试验园区涉及几百亩土地的开发平整,还要考虑从县城将供电供水管线接驳过来,规划上还要设一个专用变压器,这算下来开支有多少你心里也有底,和平常的建设工程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哪家企业能垫资这么大数量?”叶绪平见陆为民语气不冷不热,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财政账户只要回来一笔钱,顶多两天就会被如蝗虫一把涌来的各单位出纳瓜分得连点残汤剩水都没有,去晚一步也就意味着你也许又得有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没法报账,就紧张到这种程度,还要让财政垫钱出来搞建设,纯粹是异想天开。
“陆书记,财政若是拨不出钱来,我觉得这建设没法搞,前期县里不是有意要把县旅游开发公司的股权转让或者抵押么?如果能够通过这个渠道来解决资金问题,我想也没问题,如果这条路也走不通,我只能说这工作没法做下去了。”
“陆书记,我觉得老黄他们那边拆迁征地都比较简单,毕竟拆迁户数没几户,坟堆子迁走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区乡村三级出面应该很快就能把这事儿处理好,招商引资那www.hetushu.com边据我所知老章他们心里也有些谱儿,好歹也能弄两个意向性的项目出来,可是这规划方案马上就要出来了,这建设怎么搞?”
杨显德早已经摆明态度,现在财政这边只能堪堪把教师工资保走,连县里干部们的工资都还得要寅吃卯粮,各机关部门的开支已经压到了极限,很多部门的干部们都捏着一大堆发票没法报销,这个情况他也和财政局那边核实了,的确如此,有时候甚至连曹书记打招呼的事儿,一样解决不了,只有等。
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能做到让哪家企业能拿上千万资金砸进这个无底洞,这试验园区本来就是一个黑户,说难听一点儿,那就是曹刚和陆为民为了弄政绩而冒险,万一这试验园区真要被上边叫停而黄了,这笔钱谁来付?县财政?现在这种情形下,那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付清,可真得要命长才行。
他很想撂挑子,哪有这样的事儿?好事儿没自己的份儿,难题烫手活儿全扔给了自己,这分明就是故意把自己架在火上烤,这建设如果启动不了,陆为民倒是可以很干脆的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是自己没办法把这出戏给唱起来,和他没关系,最终倒霉是自己。
“叶县长,这规划建设这一块恐怕就要劳烦你费心了,规划这边已经在做了,请建委要抓紧时间,督促尽快落实下来,虽然只是一个试验园区,但是曹书记和李县长都很重视http://m.hetushu.com,规划图出来马上就要提交常委会定下来,立即付诸实施。”陆为民语气温和,看着做沉思状的叶绪平时也是面带微笑。
最终还是得回到陆为民这边来,这让叶绪平也是无可奈何。
如果真这样,还不如自己啥都不管,就扔给他陆为民,你有本事就去玩,倒是要看看他陆为民怎么来把这台戏给唱起来,但是却又有些忌惮。
这个难题却一下子踢到了自己脚下,这让叶绪平也是又气又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没钱的活儿谁来干?尤其是规划方案设计进度很快估计一个星期以后总体方案就要上会,定下来之后就要说启动建设的事情,叶绪平也向曹刚提出来过这个难题,曹刚则让他和陆为民商量,一方面看看能不能把县旅开司的股权进行转让或者抵押贷款,另一方面看看能不能先找一家建筑商来垫资建设,先启动起来再说。
“没什么意思,杨县长那里说了,财政没钱,规划出来,就得要说建设推进的事儿,可没钱怎么建?没钱谁来建?”叶绪平也有些压抑不住火气,你陆为民未免也太霸道了一点,一句话就把自己打发了,让自己负责建设,说得轻巧,这建设怎么搞?
叶绪平最早还琢磨着自己负责建设这一块是块肥差事儿,建材商也好,建筑商也好,这要来接工程送货,免不了就有很多油水过手,为此他还美滋滋的,但现在才算是明白这是一个陷阱,就这样,谁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