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十八节 用正则正

康明德还欲再说,却被章明泉打断,“好了康总,你所说的我清楚,但现实如此,我们只能遵循规矩,不能因为人家要走偏门,陆书记就也要去走偏门,陆书记也不是那种人,老康你也别去想歪了,那是害了陆书记,而不是帮陆书记!”
“陆书记,你说的话我信!这个试验园区是不是你在负责?另外,我再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康明德一脸严肃。
已经走到门口的章明泉最后又犹豫了一下,才漫不经心地道:“当然,康总,若是有些资源可以通过正当渠道为陆书记摇旗呐喊助威,那也是好事,有些东西,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嘿嘿,章书记,你可真是我肚里的蛔虫啊……”康明德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老康,你这话可问得有些难为人了,这个县长谁来当,难道是我能作得了主的?”陆为民端起茶杯掀了掀茶沫儿,反问道。
“章书记,你这话我爱听,可是这年头你们这个行道里水一样浑着呢,不是你能力强想要为老百姓干点事情就能行,也不是做出了成绩就能上,嘿嘿,老康虽然是乡下人,但对你们这一道里边的那些个道道儿也还是有所知晓的……”
“嗯,老康,我得承认,这一次你的表现的确让我有些惊异,我以为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坑儿,我是来游说你填坑的,没想到……”陆为民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来和图书形容。
章明泉板起的脸这才又松了下来,“康总,陆书记是啥样的人你最清楚,你民德公司这一年多的变化如此之大,陆书记专门提醒过你,要抓住机遇促成民德公司的发展,利用国家现在的政策放开和经济发展机遇,尽可能壮大自身实力。你民德公司要发展,就需要扩充自己人员、技术、经验和资金储备,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通过不断的做更大更多的工程进行自我积累,才是实现发展突破的最佳策略,而不要为了眼前一时利益而畏首畏尾,丧失战机。”
“老康,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上边的决定我无从知晓,我只知道做好现在的工作。”陆为民见康明德面露不悦,又笑了笑,“我还是那句话,我陆为民承诺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兑现,和我当不当这个县长没有必然联系。”
“谁好谁孬我老康心里明白得很,有些人只想着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有些人只想往自己包里多搂几个,老康是生意人,没办法,啥人都要打交道,甚至还要搅合在一起乐呵,表面上还要把酒言欢称兄道弟,但是并不代表我老康内心就尊重这种人信任这种人。”
陆为民也很坦率的把问题核心和盘托出,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康明德都能如此豪爽的表明态度,也就说明他并不是看好县里的信誉,而更看重自己。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能做主,但是都和图书这个时候了,我想至少你自己心里也该有些底才对,如果你能当这个县长,那我民德公司没话说,就算是垫资把这试验园区基础设施项目全部包下来,那也没问题,但如果是换了别人来当这个县长,我就得琢磨琢磨了。”康明德很直率的道。
“章书记,瞧你说的,我啥时候说不给陆书记撑起了?先前我不就说了么?陆书记的话我信得过,别人,那就要打个折扣,我是真心希望陆书记能当上县长,不是为了我民德公司能在这其中占多少好处,而是为陆书记这一年多做的事情!”康明德正色道:“一句话,这项工程我民德公司接下了!”
在这些私营企业心目中,他们看重的是人而不是这个政府,这虽然是一种错位,但是却更符合现实,一任领导欠下烂帐,拍拍屁股走人的情况并不鲜见,换到下一任手上,那要想收到就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在这些企业老板心目中,他们更看重领导本人的信誉度。
“现在都说李县长马上要走,你可能要接任县长,也有说县长会是从地区或者外边来,我想问一问,这个县长你有多大把握?”康明德一字一句地问道。
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很艰难的说服苦战,没想到没用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这让陆为民自己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上下打量着康明德,有点不敢置信。
“哼,陆书记,话不能这么说,你hetushu•com不当这个县长,若是日后书记县长都不愿意兑现协议呢?打官司?那我得打到猴年马月?你愿意履行协议,可决定权不在你手里,怎么办?”康明德不为所动,仍然不依不饶的道。
“陆书记,别把我老康的眼窝子看得那么浅好不好?老康虽然文化低了点,但是这脑子不比谁笨,眼水也不比人差,好歹是非分得比谁都清楚。”康明德收敛起了脸上的嬉笑神色,变得正式起来,“有人找过我,问我愿意不愿意接手这试验园区基础设施项目,我问了情况,拒绝了,因为没有人给我一个承诺政府这边怎么偿还垫付的资金,而且即便是他承诺,我也信不过,但陆书记你不一样。”
“我老康尊重那种一心想做事情,而且也能做成事情的人,你陆书记就是那种人,哪怕陆书记你看不起我康明德也没有关系,但我自信我没有老眼昏花,不会看错人,所以你陆书记说的话,我信得过,但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问。”
章明泉自打进了康明德的办公室,就一直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喝茶,基本上没有插话,一直到陆为民出门之后,这才慢吞吞的插话。
康明德语气变得很严肃,和他平时的那种轻浮浪荡的口吻截然不同。
“康总,你还要陆书记怎么说?有些事情不到白纸落黑字的时候谁也不敢打包票是不是?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你要记住,现在陆书记做的事http://m.hetushu.com情,是让全县受益无穷的事情,同样对你民德公司的发展也是一个巨大契机,刚才在路上我就在给陆书记说,康总应该能够看到这一点,你和我都希望陆书记能够更上一层楼,但是你也清楚这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决定的,能够决定这些事情的是上边,而上边作出决定的依据是什么?除开那些潜在的影响外,不就是要看谁能够带领双峰走上发展的道路么?我想陆书记这一年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一切,而邵省长来丰州地区考察就点名要看双峰,而看双峰看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洼崮?这说明什么,难道还不清楚?”
康明德这番话让陆为民颇为感动,他还真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有些轻佻浅薄的康明德竟然还能有这般见识,难怪这样一个无论是形象还是性格上都觉得难以成气候的家伙能够成为双峰县的名人,能搞出这样大的企业来,自然也有其成功之处。
“这一点刚才陆书记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县里这个工业试验园区启动,必定会带来许多招商引资项目地进入,如果说这个试验园区你民德公司做得好,我们没有理由不把这些投资项目建设工程交给你们民德公司,你说是不是?”
“嗯,老康,这么严肃,你问吧,我知无不言。”陆为民也有些好笑,难得看见这个家伙这副表情。
“那我就没办法了,老康,还是那句话,你若是信得过我说的,不管我在什么和图书位置上,也会兑现我说的话,若是信不过我,那这一次就当我什么也没说。”陆为民站起身来,拍拍手,径直出门。
“哼,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你要真想帮陆书记,那就在试验园区这项工作上替陆书记撑起,这比什么都更有用!其他我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掂量吧。”章明泉冷冷的道。
“怎么了,陆书记,是不是觉得我老康太耿直太爽快有些不可思议?”康明德压抑不住脸上的得意劲儿,似乎很以能够让陆为民吃了一惊为荣,“嘿嘿,看来咱老康是啥人,陆书记也还是不了解啊。”
“老康,你说的话有些夸张了,我陆为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什么能人圣人,一样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缺点,你刚才提到的试验园区是不是并没有获得上边的批准,我也不瞒你,没错,现在地区虽然已经把双峰开发区报到了省里,但是省里还没有批下来,能不能批下来也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我们县里才会先来启动这个试验园区,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开发区的一个试水,如果这个试验园区做得好,那么开发区也许就能批下来,如果干不好,也许就会无限期搁下来,就这么一个情况,但是我可以承诺,不管这个试验园区结局如何,县里欠你民德公司的钱不会无限期拖下去,最多三年,肯定会兑现。”
“哦,我可是有些受宠若惊啊。”陆为民笑了起来,但内心也有些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