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二十三节 公关

徐柯和陆为民走到窗前,他们俩比较熟悉了,两人说话也比较随便。
要说像长风厂这样好几千人的大厂,加上职工家属那是好几万人,那会没有几个漂亮女子,但是像杜笑眉和萧樱这样各具风情的魅惑角色,同时出现在面前,尤其是萧樱那一条彩花小丝巾缠颈,银灰色的职业套装,同样的发髻,只不过却顶在了头顶,比起杜笑眉来,少了几分成熟娇艳,却多了几分清雅脱俗。
陆为民的话徐柯彻底给逗乐了,这家伙啥时候都忘不了推销他们双峰,“为民,这事儿你得去和吴书记和老丁说,我不管这事儿,你把吴书记拉去看好了,没准儿还真有这可能呢。”
终于等到了吴庆忠的电话,他已经到了丰州饭店,一行人才从六楼下去到二楼的宴会厅等候,而另一位女角萧樱对出现,又让长风厂的一帮人刮目相看。
而且就算是两厂技校今后要搬迁到丰州,那双峰也可以利用这四五年时间依靠两厂技校的教学力量先把职业中学搞起来,借助他们的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先行摸索着尝试,为日后技校要搬走之后独立办校打下一个基础,最不利的结果也就这样。
还别说,杜笑眉在接待方面的确有一套,心思细腻,安排布置考虑周到,安排在锦澜苑也是杜笑眉的提议,先前可以喝杯茶营造一下气氛,同时也方便让不太熟悉的客人融入进来,在酒桌上也更有力推入m.hetushu.com高潮,这个建议得到了陆为民的认可。
短短几分钟里,杜笑眉就融入了进来,亲和却又不失大方的和长风机器厂的领导们寒暄着,尤其是和丁德顺更是谈起了打保龄球的要旨经验。
这顿饭席间几乎一直保持着高潮迭起的状态,这让陆为民非常满意,尤其是杜笑眉的表现更是堪称完美,而萧樱的适时助力,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这女人尤其是在穿着打扮上更是很有一套,一件紫红色中式绣袄既把女性柔美丰腴的一面展露出来,一个挽起的发髻让她的气质直接提升了几个点位,下体再来一件麻灰色的呢绒直筒长裤,顿时就多了几分都市白领丽人的气息。
吴庆忠建议陆为民可以效仿当时两大厂搬迁时的手段,让双峰方面同时也做北方厂的工作,争取北方机械厂技校也搬迁到双峰,这样一来,两厂的技校都搬迁到双峰,只要有一方有这个意思,另一方就铁定会跟随而来,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有你说的那么玄妙么?”徐柯笑了起来。
一顿饭下来,丁德顺和陆为民一行人之间已经彻底的消除了之前的顾虑和疏远,甚至连陆为民提出长风厂是不是可以考虑在骑龙岭风景区建一个可以兼顾对外营业的工人疗养院这个话题都被热聊了好一阵,丁德顺虽然没有说可以考虑这一类的话语,但是也说随着厂里生产m.hetushu.com厂区的建成进入正式生产运行,一些附属的配套肯定也要纳入议事日程,这其实也就是一个变相的回应,在陆为民看来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
他算是长风厂里的少壮派,文革之后第一批恢复高考时的大学生,刚四十岁就担任了长风厂的副厂长,陆为民还在地委办时,徐柯也还是厂长助理,两人在协调长风机器厂厂区规划以及厂区宿舍建设时就打过多次交道,陆为民的不少意见观点也很得徐柯的欣赏,觉得这个年轻人在看问题想事情上的确有些不一样。
“嘿嘿,那鲛湖人迹罕至,岸边草木葱茏,湖岸临山处有暗河想通,山间都是数百年的古木森森,纯天然氧吧,对人身体很有益处,尤其适合你们这些长期坐办公室的人去疗养度假,你去了就知道里边的好了,要不你们厂里有没有修一个疗养院的意愿?就在那骑龙岭风景区边上,现在趁着风景区还没有完全建成,还能批点建设用地,一旦风景区建成,估计就很难了。”
“真的有你吹得那么好?若是有时间吴书记不是喜欢钓鱼么?若是他有空你把他约上钓钓鱼,我就溜达溜达,权当放松一下。”徐柯也不怎么客气,陆为民这小伙是给夏力行当秘书出身,脑瓜子灵,悟性高,而且这人做事也实诚,在他面前没有必要矫情玩虚的。
长风厂技校厂里原本是有意要放在95年才会来和图书考虑,但是技校那边教职工闹得很厉害,加上北方机械厂那边也是如此,所以对陆为民提出来的把技校暂时搬迁到双峰,由双峰提供校舍和学生宿舍以及教职工临时宿舍,还是引起了厂党委班子的一些人的兴趣。
“行啊,小杜,这保龄球不是靠什么天赋就能行的,业精于勤荒于嬉,这句话适用每一项运动,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三天不练手生,这话就是这个道理,保龄球这项运动,易学难精,大概是和你一起练的人太次了,所以这鹤立鸡群,你就觉得你有天赋了,有悟性了……”
毕竟这双峰要比黎阳那边山区里距离丰州主厂区要近得多,而且也还是在县城里,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生活条件也要好不少,作为一个临时性的校区还是可以考虑的,也可以算是对技校教职工们的一个折中性的交待。
陆为民的话让徐柯倒有些怦然心动,他是搞技术出身的,一步一步从车间技术员干到车间副主任,后来又到工艺部担任主任,又杀回到分厂担任厂长,最后才提拔为厂长助理,算是一步一个脚印干起来的,烟酒都不喜好,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闲暇时拿起相机拍几张,平时也借着出差开会之机到全国各地风景名胜去看看,照几张,也算是一个爱好。
“行啊,到时候我给徐哥打电话,可不能爽约啊。”陆为民含笑低声道:“抽两天时间,好好放松一下,住一住真正的m•hetushu.com山野木屋,等到明年春末初夏或者夏末初秋,带上嫂子和孩子,幕天席地感受一下山野精华地气,绝对让你觉得身体里边的渣滓都会被洗涤掉不少。”
丁德顺话一出口,才觉得自己的话似乎有点儿伤人,正欲解释,杜笑眉却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胸前那对蓓蕾更是乳波荡漾,即便是跟着一层夹袄,也能感受到那巨大的刺激,“赵主任,您瞧这丁书记这么损人,要不您做个见证,待会儿我和丁书记打几局,看看谁才是……”
杜笑眉浅笑盈盈,很自然的提起水壶替丁德顺和赵利丰面前的茶杯把水倒上,淡淡的香气在两个大男人鼻间萦绕,一时间还真有点儿遐思无限的感觉。
无论两厂技校日后搬迁不搬迁到丰州,那都是四五年以后的事情,而这四五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谁也说不清楚。
而建立职业中学,为双峰那些无法升入高中的农家子弟找到一条出路,也为双峰日后工业发展起来培养一批技术工人,这是陆为民既定的方案。
“双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现在县里正在大力开发藏在深闺无人识的旅游资源,像我刚才提到的骑龙岭风景区,在全省绝对找不出第二个那样钟灵琉秀的所在,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就是在全国也屈指可数,山奇水秀,林深景美,你只要去过一趟,只怕你就不想走了,留在那里有一种让人忘却尘世俗务的空灵之感,徐哥,你有时hetushu.com间我陪你去逛一逛,把你那专业相机呆上,绝对让你流连忘返,照出来的照片要捞个大奖不在话下。”
这边陆为民和徐柯说得挺热乎,那边杜笑眉与丁德顺和赵利丰也谈得相当投缘。
饭后吴庆忠婉言谢绝了要去打保龄球的建议,好在陆为民把徐柯和赵利丰给拉住了,陪着丁德顺一道去打保龄球,三对三,这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吴庆忠在离开时也给陆为民交了底。
但是要说到联办职业中专或者职业中学,这个问题就不是长风厂能够作得了主的,那需要部里边来统筹。
赵利丰心里倒吸一口气,这女人果然是天生媚人的主儿,骨子里的那股子冷艳稍加绽放,就能让人眼睛下意识的要往她那边扎,扯不出来,连丁德顺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癖好的人,脸色都变得生动起来。
“丁书记,那可说好了,一会儿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咱们就去较量较量,我虽然打保龄球时间不长,但是教练都说我挺有天赋和悟性,就练上几回,和我一起上手的,拍马都赶不上我的水准了。”
“为民,行啊,看不出你们双峰还真是出美女的地方啊,老丁虽然喜欢玩,但是在这方面却是很古板的,嘿嘿,能让老丁喜笑颜开,不容易啊。”
陆为民也有这个意图,要实现两厂技校和双峰方面联办职业中专或者职业中学这个目标显得跨度太大,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在首要的目标是把这两个技校说服搬迁到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