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三十六节 迷乱

这一觉睡得很瓷实,因为陆为民入睡前似乎隐隐感觉到好像杜笑眉进来了,这也让他似乎放松了不少,所以也就睡得更香。
陆为民喝了水之后就再度一觉沉沉睡去,一觉拉到天快亮。
巩昌华既然算是上了陆为民这条线了,自然要考虑周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甚至是一种很阴微而又略带自私的隐晦暗示,那就是陆为民真要在这方面出点事儿,那也得出到能控制的范围内,别被人拿住了把柄,趁机捣腾,弄出大问题,那对这些跟随他的人就是一个灾难了。
杜笑眉踏进陆为民房间时,李晓佳已经收拾好了房间里的一切。
所以巩哥提醒自己,陆书记人年轻,有些方面恐怕自制能力差一点儿,她在他身边,就帮助注意看顾着一点儿。
这一觉下来,六点半,陆为民的生物钟依然准时启动,醒了过来。
在杜笑眉看来,自己生病那一夜或者陆为民喝了酒之后的一些亲热举动并不算什么,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身子还金贵得很,陆为民这些动作根本算不上什么,顶多也就是兴之所至有些放浪形骸了而已,而之所以对自己那样,也是觉得自己足以信赖,这一点甚至让杜笑眉都有点儿沾沾自喜,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陆书记真要看上哪个女人,只怕勾勾手指头,屁颠屁颠想要跑去讨好谄媚的多了去。
出了汗需要补水,李晓佳又专门叫醒陆为民多喝了一些糖水,没想到迷迷糊http://www.hetushu.com糊的陆为民手一歪水倒了一些在床沿上,李晓佳手忙脚乱的在那里收拾,身体倾在陆为民身上,李晓佳挺翘柔软的乳房正好挤压在陆为民的脸上,淡淡的女人体香萦绕在鼻息间,让懵懵懂懂陆为民立时就有了一些反应。
陆为民悄然起身,穿上长裤和羊毛衫,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沙发跟前。
巩昌华在担任县委办副主任之后专门让七姐问过自己是不是和陆书记有那层关系,有没有那点儿意思,问得很细致,杜笑眉也不知道巩哥是啥意思,但是她也知道至少巩哥不会害自己,所以也就很坦然的道自己和陆书记没那种关系,顶多也就是自己对陆书记有些好感那么简单,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出格的举动,言外之意也很明白,她杜笑眉不是那种松裤带的女人,如果是真的松了裤带,那也是自己心甘情愿,而不是为了某种目的。
不过对于杜笑眉来说,房间里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欲气息对她来说还是很敏感。
也难免冯薇薇和李晓佳这两个妮子是不是也再打着什么心思,杜笑眉虽然觉得这两个丫头秉性也算纯良,但是这年头秉性再纯良,在遇上关系她自个儿利益的时候,也难免要起一些小心思,这对于女人本身来说也许没啥,但是对陆为民来说没准儿就会成为致命的危险。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杜笑眉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醒来,站起身来,一下子两具身体hetushu•com就这样撞在一起,几乎毫无间距的挤在一起,一股馥郁的幽香窜入陆为民鼻中,似乎昨晚那模糊的一幕像火星子一样撩拨点燃了心间那份脉脉温情。
吃了药后,加了一床被子盖上,陆为民很快就开始出大汗,因为晚上又喝了几杯酒,人也有些迷迷糊糊,冯薇薇和李晓佳两人都随时侍候着,后来还替陆为民换了一件被汗湿透的内衣,陆为民这才沉沉睡去。
杜笑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陡然间看见一个人影站在自己面前,似乎还在自己肩头上摸索着什么,大吃一惊之下,猛地站起身来,险些惊叫出声来。
但是陆为民还是很坚决的把杜笑眉调到了县委办,先不说杜笑眉有无这个能耐把接待这一块的工作拿起来,人家至少是用她的行动用她的心来证明了她自己的努力,陆为民对他在杜笑眉屋里看到几本书,那本酒店管理类的书摆在床头,很显然是杜笑眉是在自我提高,就凭这一点,陆为民都觉得应该给杜笑眉一个机会,这还不说杜笑眉毕竟还和自己有这种若有若无的关系。
隋立媛的乳房要比李晓佳的大不少,那重丰硕坚挺感觉和李晓佳胸前这对蓓蕾的挺翘茁壮感觉完全不同,所以当陆为民手滑入对方的胸罩里逮住了那对可爱的小白兔觉察到异样时,他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巩昌华意有所指,换了一个人的话杜笑眉肯定会觉得是再暗指自己,但是巩昌和_图_书华是她姐夫,当然不会是指她,多半也就是指县招待所里边这些个女人了,都是已婚妇女,却有年龄不大,也不知道当初县里边在招人时还专门提了要相貌端庄品行大方,这都注意相貌端庄去了,品行这一点谁能说得清楚?招待所里大姑娘小媳妇那么多,真要搞出点事情来,对陆为民的升迁之路也有影响。
陆为民发烧烧得很厉害,本来冯薇薇和李晓佳是要送陆为民去县医院的,但是陆为民坚持不去,觉得没啥大问题,吃了退烧药,捂一身汗也就没啥大碍了。
迷迷瞪瞪的陆为民几乎是下意识的手沿着女人羊毛衫下沿就探了进去,恍惚中他还以为侍候自己的是隋立媛,而在对方惊叫捂嘴的动作和入手那对茁壮挺翘的手感不一样时,陆为民才猛然惊醒过来,背上汗又多了一层。
陆为民心中一股热流涌起,不管这个女人也许有这样那样的想法,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身边很多人都若有若无的暗示过,尤其是把杜笑眉调到县委办,更是引起像章明泉的反对,觉得这又会引来不少人的关注,也幸亏巩昌华担任县委办副主任了,似乎是自己为了照顾巩昌华才把杜笑眉调到县委办,勉强说得过去,但是章明泉还是很警觉,大概是有了隋立媛这个前车之鉴吧。
在杜笑眉略带警惕的目光中,李晓佳竭力保持着镇定离开了,本来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无外乎就算是陆书记睡迷糊了,也许把自己当做了他女朋和-图-书友,有了那么一下出格动作,而且马上就清醒过来道歉了。
李晓佳只是红着脸却也没有吭声,自顾自退开,飞快的离开了房间,然后又去值班室里重新到了一碗糖水,给陆为民喝下,这才收拾好房间。
好在李晓佳惊叫声中未曾出口就被她自己捂嘴压住了,而对方也只是娇羞般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要躲避,并没严厉制止自己的行为也让陆为民清醒了过来,他瞬即收回了自己的手,压低声音沙哑着嗓子道歉说睡迷糊了。
等到杜笑眉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陆为民时,她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开口说话,却未曾想到,对方突然伸出手来,从侧面揽住了自己的腰肢,将自己搂在怀中。
出道能控制的范围内,往深处想,那似乎也就是真要出问题最好也要出在信得过的人身上,也别出在那些可能对陆为民仕途造成危险风险的女人身上,杜笑眉不知道巩昌华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除了这层意思,她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意思。
臻首微微斜着靠在沙发背上,双手合十在胸前,半新旧的棉袄大概是杜笑眉留在招待所里遇上冷的时候应急的,这会儿却成了被子。
陆为民也无法定性自己和杜笑眉之间这种暧昧的关系,如果说之前自己和隋立媛之间的那种关系是在一种特定环境下的爆发融成,那么杜笑眉和自己之间的这种怪异关系却真还不好定位,有两次自己和对方都堪堪要越过那道界限,但都因为这样那和*图*书样的客观原因而没有逾线,但两人似乎也并没与这样的怪异关系而变得尴尬起来,依然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就这么过来了。
话语没点明,但是意思却很清楚,陆为民人太年轻,又是光棍一个住在县里边,现在风头正劲,难免就有些异性盯上他,若是那些个自认为条件好而又未婚的女孩子想要攀高枝儿倒也罢了,男女处对象说不上个啥,但若是那些个品性不佳或者说是有些企图的女人也想借着机会来魅惑勾引,陆为民日常应酬也多,基本上晚上都得有饭局,保不准哪天喝多了,在被人给瞅准了机会,也许就要沾染些难以解决的麻烦。
睁眼醒来,却看见一个身影蜷缩在沙发上,披着一件旧袄子,正在打盹儿,不是杜笑眉却又是谁?
面前这个女人睡得很安详,似乎这样一个很难受的姿势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而是一种享受,黑色的羊绒袜很匀称的紧绷在腿上,套裙略略向上收,露出半个臀部,似乎能够透过黑色的袜丝看到内里三角内裤的裤色。
室内的温度不算低,不过肯定不算暖和,这也看得陆为民有些心疼,这女人大概也是听到自己发烧头疼,所以放心不下才会守在这里,这初冬季节,夜里就靠这一件棉袄低档,也不知道到隔壁房间休息,就算是真不放心,那也可以抱一床被子过来,但转念一想,这刨床被子过来似乎很招人眼目,没准儿被人看见,还不知道会嚼出些什么舌头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