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二节 担待

“第四,就是稳定问题,恐怕要请余江书记和元高书记扛起这个担子来,一要稳定各方情绪,防止出现谣言,二要最好干部思想工作,防止干部成为其中传话筒……”
“曹书记,你就居中坐镇,统筹指挥……”
他刚才提了一句“县农村合作基金会管理办公室在干什么”也就是在暗示陆为民,别以为自己没责任,县合金会管理办和县金融办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都是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在负责,陆为民你今天才算是正式就任代县长,这半年来的责任你也得负起来。
“第三,恐怕就是我们要考虑资金筹措的问题,就算是我们工作做得再好,估计凤巢合金会也会迎来一波兑付潮,而且会不会对其他合金会也带来冲击,我们都要有充分思想准备,所以必须要在资金上做最坏的打算,地区那边当然可以想办法请求支持,但是一来地区年底恐怕也很困难,二来就算是地区给一些支持,最终还是要落到我们身上,三来,向地区要求太多,也会让地委对我们县委县府的能力威信产生不利影响,我想我们还是要立足自我,这个任务,我主动请缨,来负责筹措资金,确保兑付难关渡过……”
邓少海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义不容辞,点点头,曹刚见邓少海点头,心里也是一宽。
谁都知道这个承诺一出来,也就意味着日后县财政要对其他各乡镇合金会都要承担责任,你不可能厚m•hetushu•com此薄彼,这个财政窟窿只怕比亚洲国际事件还要大不知道多少倍,县财政能支撑得起?而且你陆为民刚刚担任代县长,也就是说两三年内你想要挪动位置基本不可能,这也就意味着你陆为民要扛起这个填补窟窿的重责,这是常委会,你的意见都是要写入会议记录的,是要负责任的。
不过曹刚却忘了县合金会管理办和县金融办也是陆为民就任县委副书记之后才提议设立的,而且当时他自己还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甚至对县里全面清理各乡镇合金会账目的这项工作很有意见,认为这是陆为民在借机揽权,把合金会贷款发放权力都揽在县里边来了,为此他还专门给县合金会管理办打招呼,要求在遇到一些特殊事项上要考虑各乡镇经济发展,不能一刀切。
“为民,这个承诺意味着县里财政今后几年都要承担相当巨大的压力啊。”曹刚心里早已经同意了这个意见,但是还是得提醒一下对方。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如果陆为民发难,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压制,如果真的压制不了,他也会立即向地委汇报,坚决将这个苗头扼杀在刚露头的时候。
冯可行的话再度让会场气氛紧张起来。
曹刚心中一凛,定了定神,点点头,“嗯,为民说得对,你说说你的想法。”
邓少海、张存厚、叶绪平等人也都纷纷表示支持陆为hetushu.com民的这一观点。
陆为民话音刚落,素来沉稳寡言的孟余江这一次却是第一个表态,“为民县长说得对,事关大局,尤其是已经临近春节,务必要确保全县全地区稳定,这件事情任何风险苗头都必须要扼杀在萌芽状态,不能扩散影响,更不能波及到其他区乡镇。”
好在陆为民的表现让人松了一口气。
曹刚心脏就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一阵喘不过气来的发紧,自己来双峰可真是没有一天省心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梁国威给自己留下这个摊子真的称得上是外表裱糊得还看不出来,只有走进来的人才知道内里早已经是腐烂透了,到处都是脓包,到处都是麻烦,随便伸个手指头一戳,就是脓包破裂,脓浆四溢,血肉模糊的窟窿就现出来了。
他的话没有错,像这样的事情根本无法保密,昨天就没有兑现那个储户肯定心里在嘀咕,而付天华和张艳秋失踪的情况也隐瞒不了多久,加上尹朝荣的自杀身亡,这一连串的问题纠结在一起,储户不起疑才怪,若是再拖下去不兑付,那铁定出事,挤兑是在所难免。
曲元高心中一阵恼火,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斗气的时机,闭上嘴默默点点头。
曹刚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至少陆为民在这个时候头脑还是相当清醒的,谁都知道合金会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傻瓜都想得到付天华出问题不是钱理国的责任,而是黄祥志的问题,http://www.hetushu.com如果这个时候陆为民提出要全面清查追究,那么黄祥志固然脱不了身,但是问题就有可能被引爆,而这个问题一旦蔓延开来,那根本就不是双峰县委能控制得下来的,没有谁能把这个年过安稳。
“老鲍也打来电话说,死者家属情绪也很不稳定,说肯定是付天华逼死了死者,让死者来当替死鬼……”曲元高话音刚起,就被曹刚冷冷打断:“老曲,公安局那边你督促着继续调查,凤巢镇配合做好死者家属工作,随时掌握凤巢那边的动态。”
“为民,我想这里会议结束之后,我们俩马上去丰州,立即向地委汇报这个情况,求得地委支持。”说这番话时曹刚内心也是充满苦涩,这种情况是最损害县委也就是指这个县委书记的威信了,但是他却别无选择,地委会怎么看自己?推到梁国威身上,可能能推掉一些,但是归根到底还是得要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来扛起,陆为民才当选,而且还是代县长,凤巢区的问题肯定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这要牵连出来只怕涉及面就太宽泛了。
陆为民这个观点一出来,立即赢得了包括孟余江、邓少海以及张存厚、曲元高、关恒、蔡云涛、冯可行的一致赞同,连曹刚都微微动容。
“第二个可能要做的就是马上成立清理小组,对凤巢合金会账目进行全面清理,搞清楚目前凤巢合金会的真实状况,弄明白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什么状况,也好让和_图_书我们对日后可能面对种种麻烦心里有一个底,这一个任务我想请少海书记来承头,少海书记是财政局长下来的,对账目清理核实轻车熟路,人手可以在县金融办甚至县里其他银行和信用社抽调,纪委也要跟进,要和这些抽调人员签订保密协议,加强保密意识宣传……”
“曹书记,向地委汇报是必须的,但是恐怕我们要先考虑好一个全面的对策,心里也要有一个谱儿,否则地委领导问及我们怎么来应对时,我们回答不上来,那县委的印象就更糟了。”陆为民淡淡的提醒道,这家伙是真的乱了分寸了,不至于吧,出了问题解决问题就行了,只要自己个人问心无愧就行了。
冯可行等到众人的声音都落定,这才淡淡的插话,“我可以肯定,这些消息保不了密,最迟明天就要传遍全县,也就有可能要出现挤兑风潮,当人家拿着存单来要求提前支取,我们怎么办?资金问题怎么解决?如何核实厘清这些存单的真伪?是不是就全数支付?这些问题恐怕都要马上研究,另外也必须要马上向地区汇报!”
“我觉得这事儿恐怕对外瞒也瞒不过,不如主动宣布,但是在问题上不要说得太透太大,按照初步掌握的划定一个大框架,明确承诺县里对凤巢镇合金会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稳住储户的心,毕竟这些储户还要考虑如果要提前支取那要损失一笔利息,尤其是这些较大数额的储户本身就是冲着利息来的,更hetushu•com会在意这一点,只要我们态度鲜明的阐明这一点,我想绝大部分储户是不会提前支取的。”
“嗯,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就好,日后大家就要和衷共济共渡难关了。”曹刚点点头,“你继续说。”
这一连串的安排部署意见基本上是信口道来,有条不紊,就连对陆为民再不服气极度不满的叶绪平也不得不承认陆为民在应对这样棘手的难事时,居然有这般急智,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拿出这样完善慎密的应对方案,该担待的有担待,该分配的有分配,该自己扛的自己扛,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心烦意乱的曹刚一时间也有些乱了分寸,挤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是梁国威遗留下来的祸端,但是现在是自己掌舵,出了问题就得要打到自己身上。
“曹书记,现在我们不承诺,情况一旦恶化,地委也一样会要我们承诺的,那时候只会让我们更被动,让地委更觉得我们县委战斗力、判断力和决策力有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有别的选择么?”陆为民苦笑着摊摊手。
“曹书记,陆县长,控制局势不扩大影响不恶化,这是必须的,但是还有一个关键性问题,那就是要搞清楚凤巢镇合金会像类似的情况究竟还有多少,五十万不是小数目,这样大额存款未被计入凤巢镇合金会账面的情形还有多少,小额的又有多少,我们都必须要马上清理,否则我们既无法向地区汇报,也无法面对也许就是接踵而至的类似问题。”